来自 宗教 2019-12-03 18: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宗教 > 正文

丹房奥论【美高美】

丹房奥论

经名:丹房奥论。宋程了一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街类。

丹房奥论序

窃谓金丹大药,上全阴阳升降,下顺物理迎逢。

圣人所谓格物致知,大盘不过子母相生,夫妇配偶之理。

须藉水火无私之力,结构铅汞二物之精。

要得真土擒铅,真铅制汞,加以手法火候,故能超凡入圣,返老还童。

后世学丹之士,不识真土真铅,不知手法火候,惟求世问罕有之草木,街惑於人,各述己私,妄施工巧,迷迷相指,白首无成,深可叹惜。

某幼慕清高,乐闻至道,求师访友,未造玄机。

后因天禧、戊午宦游金陵,遇仙师魏君颜真人第斗j得传太清六一紫虚九丹之妙,与夫造化口诀。

遂回至湖湘,诣南岳,醮谢天真,依诀修持,一一可验信。

知手法火候,不易传之於世,遂使后学莫窥端涯。

某不敢私秘,敬将师授口诀,已试之效,集成一帐,目之曰《丹房奥论》。

得之者不宜轻泄漏慢,自当珍藏宝惜。

观此若能触类而长,实有益於同志矣。

天禧四年庚申上元学仙子程了一书。

丹房奥论

学仙子程了一着

一论真土凡土

土为天地之中黑,功能钻'簇五行,生育万物。

金得土则生,木得土则'旺,水得土则止,火得土则息。

修炼者无土不可成丹,不死此硫黄芽。

犹农家不耕田,而欲得禾,难矣。

故先贤立真土之说,以悟后学,可不知之。

夫八石察黑於天,成形於土,其性嗜阴而畏阳、,遇火则飞,莫知所向。

若经草木煮炼,金石温养,留形住质,能与天地齐坚,日月共久。

若以点化五金,制养诸药,皆可成宝,此名真土。

如磁石、石中黄、阳起石之类,亦可作外匮养药。

惟其形质顽嚣,志性愚浊,故其功不伴耳。

二论真铅凡铅

真人云:真铅不与世铅同,修炼全凭造化工。

一鼎可藏龙与虎,方知宇宙在其中。

此言真铅奥妙,世人不知是何物,拘泥黄丹韶粉。

或者铅中取银,砂中取金,谓其元黑未散,认作真铅,去道远矣。

真铅即水银一味,更无余物。

须是不经母气,入真土匮,温养日久,遇火成质,铿鞘不折分耗,其功可以起死回生,返童还老,瓦砾遇之,立成至宝。

此名真铅,乃五金之母,还丹之祖。黑铅再为药中之害,若用非其法,则诸药随成懦质,竟为弃物,尤难改制。

修丹之士,深宜察焉。

三论真汞丹汞

按八石《本草》云:朱砂,乃阴中金液,与离宫所交之黑,下降入地,结汞而成,借南方为体。

所以真人取砂中之汞,炼而为丹。

其讶日:抽为砂中汞,还烧汞作砂。

胎中受五彩,火裹现黄芽。此之谓也。

夫大丹以真汞为先者,经云:万般修行,先要伏心。

万般修炼,先要伏汞。

盖汞者,水银也,即朱砂所出,仙经所谓真汞者。

世人不究根源,妄求配合硫黄,虽可为灵砂,及其还返,则便疏虞。

此葛真人所谓但能求赤髓之意,砂中汞是也。

今修炼之家,又不能考究,朱砂受气之探浅。

夫天地五行之黑,锺於山川秀发之地,为金为玉,为瑞草,为醴泉。

朱砂之与水银,尤为天地精英之黑,结聚而成也。

若以受年月日计之,则相去又远。

经中真液与离宫之黑,千余年聚为水银。

又壹千年,结为朱砂。

如松脂入地,千年化为琥珀之类是也。

若取凡汞为用,则何以到同体乎。

盖凡之与真,相去千百年之远,则运几周,而可以足其黑数,以是言之,其差可知矣。

四论三砂

大凡制汞成宝,须要子母留恋,夫妇欢合,方能成丹,舍此而求不可。

汞以硫为夫,金银为母,得硫则坚,得金银则实,夫妇子母之道存焉。

子母尚义,时乎可离。

夫妇尚情,理不可去。

所以朱灵二砂,虽出处不同,俱是硫汞配合成体,得全夫妇之道。

若经神草煮缎,纵无灵药制炼,但得盐矾、硝鹏及磁石、石中黄等顽石匮养,便能住火成汁,惟不能成宝耳。

如受母黑,亦可到家。

母砂乃母汞交结而成,经草木盐矾醋等煮之则坚,用梅核、石莲球缎,便可乘槌。

若遇大火坏冷,则汞走而母仅存。

盖因母体遇火先燥,逼汞逃去,非徒无益,而又害之。

近世学丹之士,不知所自,但以母砂为捷径,理入玄微,诚难措论。

夫水银成宝,则与糁制同功。

故母砂须得真铅等灵匮制养,或作贴身煅炼真死,可过大冶不拆,谓之倚母糁制。

虽得真死匮温养,若非至神至虚之药,一坏一拆,母子仍旧分离,亦复何用。

今人或以草死朱砂及丹养二砂,二砂作母砂贴身,入梅核固毁,稍能住得半钱一铢,便谓之母砂成宝。

殊不知所住者,二砂中之翻身汞耳,非母砂汞也。

然感气砂,虽借母黑而成体。不为母所拘御,得以自如,见火未便飞走。

若用草药煮坚,须入水火鼎养缎,令受得火力,再入灵匮温养,返易成功。

机缄尽露,学丹者须践履而后知之。

五论三黄

凡修炼三黄,须当知药性火候。

苟不究其一药性之缓急,火候之轻重,悉成灰烬,虽悔何及。

硫内禀纯阳,火石精气而成质,其性通流,内含猛毒,见火易飞,最难擒制,药器中号为将军,谓其有削平治乱之功。

若得神草煮制,大火缎之,立可真死。惟有猛毒之威,不易消灭。

若便用养诸石,反见伤残。

犹将军难制而易死,虽千载之下,凛乎英气,亦不可犯之。

谓须是进火加养,直候脱去黑褐二色,随草变动,成真金色,或成朱砂色,或成雪白色,然后用之,大能去邪归正,

返滞还情j 健立阳精,消化阴魄。

雄黄则偏阳而无阴,雌黄则偏阴而无阳,丹家所谓孤阴寡阳。

虽易制伏,惟难真死。

先须用草煮过,然后缓缓进火加养。

死者良然,非得炮胆、死汞等药,不可点化。

非配合朱砂、硫黄,不可养物。

故药品中,以雄黄为辅佐之官,虽能通灵,谓其初无全功,若不配以诸药,实难独用。

直书以记,学者识之。

六论三白

经云:炮砂在五金为贼,五金皆畏之,附毗粉可通造化。

又云:毗霜草伏真死,可以点铜为银。

与粉霜最为相宜,得炮相附,可成至药。

世人谓此不过点化丹阳而已,殊不知础炮真死,久养无毒。

若得母黑郁蒸,亦能转制诸石。

及用之匮养胆石雌雄,名日五灵神丹,转白为 黄,其功尤大。

粉霜独水银一味,借盐矾、硝石构炼为霜,丹经称为神雪。

或云.j 佐以草死毗,同作丹头,入於神室,缓火养死,即是真铅。

其功岂柢换骨耶。

但其体本全阴,极难制伏,不易真死。

若非伏火朱砂,不能住质。

大抵亦须凭母黑而后成,去母离阳,万无一可。

经云:粉霜以阴造阴,微阳,亦无非真死三黄。

日神砂银等,非灵根不能成宝,非伏础不得软骨,非伏炮不得软润。

愚因见此说,常以粉霜,以毗炮合胎,入四神匮,养经百余日,用之点化丹阳,适然俱成黄金。

其神灵变化如此,岂易度哉。

七论用铅

仙经云:用铅不用铅,却向铅中作。

及至用铅时,用铅还是错,盖尝至此而疑之日:用铅是错,则不可用。

须向铅中作,何耶。

此非神仙馒语,乃常人不知其用尔。

苟得铅之法,何患乎丹之不成。

学丹者先当明其理,而后用之。

银由铅而生,铅银未分胎之前,神黑混成,用之匮养水银等药,则可成功。

分形之后,元黑既散,则铅为铅,银为银矣,岂可舍银而求铅,遽□ 欲以铅而成宝者乎,天下宁有是理耶。

法当铅三银四,同梼成末,再以灵草煮制,进火养炼日久,令其神黑归复,方可匮养朱灵二砂,或作铅砂,入母匮。

母砂入铅匮,久养而能成宝。

但非岁月久远,恐难成就。

凡八石曾经母匮养过,真死无性,再入铅匮养炼月余,其功又倍於常矣。

若见宝之药,亦入铅匮养毁,或用感铅气药作关逐销,庶无耗折之患。呜呼,龙居蛇腹,母隐子胎,物理迎送,造化之妙,

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与於此。

八论用母

凡夺天地造化,修炼金丹,唯水银一味而已。

须假祖熙,以全其质。

犹婴儿在母胞胎中,神黑温养,方能成形,故喻金银汞为母子。

汞性轻飞,随物感遇,不易制伏。

必先养炼朱灵二砂为丹基,然后制汞,成生生变化之道。

法当灵草煮制,火烧不动,大精作汁,胎色不移。次入金母,温养日久,可成大丹。

如火上烧之,犹有光焰,盖是硫黑未死。

若便用母养炼,则吞汞食母,互相吞啖,必致耗折母体。

母身既亏,元黑羸弱,岂能长生。

须要受母黑不吞,母为上。

有母不灵,无母不成,即此义也。

或谓硫不蚀金,辄便用金为母,养炼满,拟可成。

岂知金至刚,汞至柔,二黑偏负情不相亲,徒费岁月,不能成宝。

所以焦金不入丹砂。

故朱灵二砂用母,必先银而后庚,名为金筋玉骨。

若去银从金,不遇明师,岂能成就。

愚得口诀云:硫信未伏,必先吞汞,而后食母。

每银四两,入粉霜一两,同研和匀作匮,养炼二砂,则硫吞汞黑未竭,力已摧矣,何暇复母耶。

此为添子援母,又为诧女抱婴儿。

若以金养二砂之理言之,金汞虽刚柔不亲,久久相处,亦能情同。世之用金养砂者,盖不明金遇火则燥,汞见火则飞,

金汞难以共久,精神不交,所以无成。

每金四两,入粉二两,一处研细,用养二砂,则金欲燥而遽未能燥,汞欲飞而遽未能飞,得以久处,情相亲狎,何患丹不可成。

愚悟其理,遂历试之,一一果验。

但不可辄加大火,使汞易为飞走,不能成功。

宜缓火温养为妙。

如无粉霜,以母汞结砂为之亦得。

还源出母之法,入地坑中埋一二日,去其火毒。

金用青盥捺头,大火一缎,银四两,入水银一两,黑铅二两,夜明砂少许,同缎,后方入炉烟烬庶无屈折。

九轮假借

古云:家有死三黄,不用置田庄。

又云:家有真死毗,金银烂如泥。

此说固然不明,假借其理,幽微未易知也。

世所修炼者纷然,其真死三黄毗中问,岂无一二,不能成丹。

何哉,失其假借之道耳。

燕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若无真父母,所生俱是假。

今人但得一药真死,便欲制汞成宝,久而无成?

则归咎於草之不灵。

非草之罪,盖不得母黑熏蒸,精神不全之故也。

凡修炼雌雄硫毗,不要十分真死,须是存性。

先用金母养成其形,后用银母足成其黑,然后用此转养朱砂、灵砂、粉霜、汞牙、无母之药,亦可成宝。

前用母篇朱灵用母法,既言先银而后金,此却言先金而后银者,何。

盖取其汞易相亲也。

如硼砂硝炮等草伏住火,若用银母养缎,亦能制汞药。

虽真死,不经母养,祇可转制诸石,若欲乾汞成宝,不可同日语矣。

十论制转

修炼者不患为母之为难,惟患转制之为难。

若明转制之理,则一可成十,十可成百,生生变化,无有穷尽。

所谓得其,一万事毕,岂易为事哉。

今人不达斯理,恣意揣度,盲修瞎炼,至老无知,尤可哀悯。

夫五金八石,虽有递相制伏之说,中有可制不可制之道,存乎其问。

经云:硫养雄,道在同。

雌养雄,各西束。

又云:砂养砂,则砂折。

砂浇汞,则砂活。

若此之内,傥非师授 虽智适颜闵,不可得也。

转制之法,妙在神水华池。

经云:以铅入汞,名日华池。

以汞入铅,名日神水。

圣人喻真死之药为铅,未死之药为汞。

以铅制汞,则汞形全。

以汞滋铅,则铅气盛。

彼此相益,庶能长生。

真人云:以神养神,出幽入冥。

以气补气,寿永天地。

犹此理也。

今人却以盐矾露水沐浴死药,为神水华池,诚为可笑。

所以古圣秘藏,不可轻传於世。

修炼之士,尤宜细详。

凡八石真死,须是添得,方能通灵。

谓其本体曾授药毒凌持火逼,形质枯槁,精神疲弊,故加入本类添养,复其神黑,全其形体,方可转制诸石。

惟朱灵二砂,乃硫汞成体,势有偏枯,便难变化。

须当知砂养砂,则砂折。

砂浇汞,则砂活之妙。

虽是二砂真死,若欲养砂浇汞,须再用硫黄炒过,更加草药煮制,进火加养,大缎成汁,方可匮养生砂,及作丹基。

浇淋芽子,凡经三四次,必须又依前法,用硫制之,方能绵远,庶几不致崩塌。

或云..一黄死,众黄随。

一黄不死,众黄飞。

诚非确论。

若硫黄真死,可以转制诸石。

若雄黄真死,则可转制雌黄。未闻有雌养雄,雄能养硫之理。

世人但知真死毗,可以养粉点骨。

岂知以此养二黄点庚,尤更捷径。

所以古有一不.家有死毗,金银如泥之言。

粉霜真死,亦与真铅同功,不可拘泥於点骨。

学者自宜消息,不必形於多言。

十-论浇淋 浇淋亦转制法耳,但八石伏火,皆可转制。

惟有浇淋一法,须用朱灵二砂,草伏住火,入母养令真死,作汁,可以成宝。

再加母力,久久养炼,使其精神充备,根本坚固,立为丹基。

庶得母壮子灵,可以长生。

倘制度之不合,温养之未成,或独善犹且未可,又安能兼善哉。

今人不明此道,惟只计较糜费,柢夸母少为奇,殊不知所用各有法度。

若屑屑如此,非惟无益,亦且徒枉前功。

若欲二砂作丹基,须是多多换易新母,养过取出,添硫炒制,以不牯姚为度。

再以元草汁煮过,仍用滴炒,入水火鼎内,大缎成汁。

每丹基四.两,初次浇汞四两,或二两。其砂乾渴,汞不成芽。

至七日或半月,启合,又浇汞二两,或三两,或一两,方成芽矣。

如此浇至三次,或四次,看其形势如何。

或如龙蟠虎踞,或如鸾飞凤舞,或如琼林玉树,如此形状,皆为吉兆。

若见如冢墓之象,及油汞过多,则是丹基力竭矣。

急抽去芽子,取丹基,再如前用硫制过。

其芽子若有四两,抽砂中真汞一两,同研如粉,亦用硫黄煮过,更加些小母片,及生雌雄少许,依本法封固,再入炉养火,

则汞又复起成灵芽。浇及七次与九次,须以生砂代汞入之,此名七返九还。

如此积至一斤,取芽,又入砂中汞四两,及生雌雄少许,再以硫黄白水同煮,三五伏,以银二十四两作神室,纳芽於其中,

入真土等匮,养炼三七日,或五七日,或七七日,芽俱成宝。

取出分作五处,入水火鼎,大毁作陀,则又成五匮丹基。

仍依前法浇汞,生生化化,其道无穷,古仙所谓子生孙,孙又生孙也。

到此地步,脱胎在此矣,变化在此矣,糁制在此矣。

世人不见亦不识,借问何时得到家。学者不可视为泛常,更宜加意於此。

十二论点化

刀圭入口,换骨成仙。

锱铢入质,易贱为贵。

非丹头之至灵,造化之至妙,何由竟灌溉於骨髓哉,此乃移神易气之道。

犹世之染法,非透骨药及诸矾,不能成其妙用。

然汞真死,皆可点铜为银。

何故先贤惟以粉霜,为点铜之上药,盖其问曾受矾气故也。

若以朱砂灵砂、母砂粉霜之类点铜,先须用点铜毗同砂一时。

每一两丹头,用毗三钱,或用贰钱者。

然后将丹头毗与铜珠相拌同,昆仑纸数重包袅,装在甘锅内,上面下药关实筑,须用湿炭顶火坏之熟,煽二三千辅,慎勿触动,常令顶火实。

少歇,再煽一二千下,提出炉候玲,破锅取之,其物成一陀在锅底。

如有黑色,再用铅煎,不可用硝提。

如欲点银成金,非毗炮胆矾不能透骨,非雌雄二黄,非曾空二青,不能正色,非点圣银不能成。

至道有此数理,若非真土真铅匮养成诸药,不可为也。

举世皆知毗粉可以点骨,岂谓毗粉匮养雌雄胆炮、曾空二青,点庚尤妙。

或点化凡银,须用药瘦其本体,然后结成丹砂,和丹头同乳成粉,入鼎装顿封固,逼去水银,加以大火一缎,取入炉鞘,冶成至宝矣。

灵丹若就,虽瓦砾亦可成金。

非苦酒苦醋金盐玉豉煮炼,不能成也。

此理玄微,不传于世,学者亦当知之。

十三论灰霜

灰霜乃草木之精液,味咸,惟毒,残贼五金,丹鳌家所以多不敢用。

若以煮炼八石,立能拒火,功力甚大。

苟得手法,去尽咸味,加火久养,亦可变通。

绿其毒黑能透金石。

用之煮制,多是化药成水。

若得如此,则药死矣,切不可弃怀。

经云:不见其形,方为真死。

盖谓此也。

急用药水,倾入争器中,澄定十余日,候其上清下浊,逼取上清水,煎熬成霜,取下浊底,乃药也。

熬乾,入合装制,以熬成霜,捺头,养火七日,或十四日,药真死矣。

再用研细,用沸汤陶化搅匀,又入诤器中澄定。

药若坠底,又逼去上清水不用,再换汤澄之。

澄时须是缓性为之,不然.药随水去。

直待去得咸味尽,大火久炼,此药方灵。

用之转制诸石,可为至药齐功,不可以为灰霜而忽之。

余试之有信乎。葛玄所言灰霜最为下法,诸药见为厌死。

若得变转,亦成上法,非谬言也。

惟硝硼炮矾,用此煮制者,切不可用。

十四论烟煤

烟煤乃草木之神黑,丹鳌家亦多用此。

绿其精神不足制养诸石,未见全功。

若用本草煮炼过,却以烟煤捺头,入炉温养,方能伏火。

如独用此,不可成也。

余亲试有验,书以记之。

十五论作羹

凡用草煮制诸石,皆以新草汁为良。

安知一草制一药,若非有毒,其药不死。

人视之虽不见其毒药,视之即有毒矣。

先贤恐草毒伤残药性,不能通灵,故立作董之诀。

法当用草绞自然汁,置净器中,用纸蒙盖,春秋三日,夏二日,冬五日。

然后逼取上清水,煮药,庶几药性不受伤残,则有全功。试之可效。

十六论装制

大法为丹装制,手法最为要紧。

倘不明此,须有真铅真土等匮,则子母混杂,新旧相参,孰是孰非,莫可考究。

故转制之道,祖装制为先。且如八石匮养诸药,若础炮三黄等作汁之药,柢可筑在合底,用死匮药捺头,封固养火。

若言铺底盖头我莲等名状,此特言养灵砂朱砂母砂之法也。

凡养母砂,亦须用梅核石、莲橡斗药、葫芦等固定,方可入匮温养。

倘非如此,终有所失。

又如真土真铅养三砂,如硫匮须用生硫贴身,朱匮须用生朱贴身,惟四神三黄真铅等匮,须用粉霜贴身。

各以其类贴之,中存类死之理。

此虽是琐碎之语,苟不知蹊径,未可图也。

丹房奥论竟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丹房奥论【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