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宗教 2019-12-03 18: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宗教 > 正文

大还丹照鉴

经名:大还丹照鉴。一卷,出於五代宋初。底本出处:《正统道藏》 洞神部众术类。

经名:龙虎还丹诀颂。北宋林太古撰。谷神子注。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

大还丹照鉴

龙虎还丹诀颂

夫大还丹者,虚无之系,造化之包一气以为先,辟二仪以垂象,则所谓天兹显瑞,物禀含灵;总四象以成形,区五行以定体!窈冥之内,斯道莫可穷;恍惚之中,唯情不能度。适自厦古,迄至於今,广演繁文,细敷舆论,致后学罔明其旨,顾前贤毕了之机,俱隐玄言,曷探秘法?余生居梓郡,世本皇都,只自童稚之年,便慕神仙之道。心专弃官,不务荣名,知死事之毕期,遂求生之延驻,想世间多种,唯人最灵,万法登真,莫不由己。遂游胜境,或步嚣尘,访志友以讨论,冀明师以传授。洎乎天不辜愿,果值奇人,指示龙虎之形,方明龟蛇大体,乃更褊寻仙诀,广阅丹书,将明可久之元,用证返淳之理。迁凡易圣,非积行以难俦,转魄归阳,在虔诚而自偶。何况大丹者,光凝日月,玲浸云霞,澄兔窟之精辉,混龙胎之流影。灵踪罕露,尘迹宁谙,究此者悠哉,信死者倍矣 。其有贪财逐利,厚己薄人,纵妻妾以满堂,谁能代死?假使金玉以盈屋,岂续长生?万种千般,荒郊堆土,何曾百岁?唯恣既娌。奉道者无非欲贪,苟学者刚言深会,以至鬓销党色,容臧童颜,始叹隙影难留,仍嗟逝波不返。如此流辈,岂不伤哉!.或有近学之徒,恨执先师之作,论还丹则阴阳莫晓,言赋命则动息伤神。错认汞铅,妄求赤白,或云内化五脏,外化五金,点金须得庚,化银须用艮。或云金化金兮银化银,自此更无别神圣。此大谬,认上仙之说焉,得妄将草石,欲造金银,实为天地悬殊,可谓谬矣!予尝念愚昧,不知阳中有阴,阴中有阳,伏汞即汞结河车,吸铁者须明磁石,乃合夫妇之道,自然法度周旋,但明性情,克无不就。若世别有黄白之妙,则神仙之道全非。古今一门,更无二议。偶因闲暇,采摭仙经,重删先圣格言,留为后人轨范,名曰《照鉴登仙集》 。总成一卷,分作三十三篇,实谓鉴彼痕疵,厥号登仙,令妍丑便分,遣精微易会,悉是灵文秘旨,丹诀玄机。俾尽显於前贤,庶普明於后学。伏愿仙真鉴佑,上帝垂慈,洞化回匡护之心,太清资拔升之道,以贻同志,用涤弘襟。略览者似玩珠珍,得卷者如怀异宝,傥依经诀,必契超凡。若以自意修治,定是耗财罄产,非人勿示,轻泄阴诛。时广政壬戌二十五年寅月上元集序。

余生於巴蜀之地,长居齐鲁之乡。

北方歌曰

余者,先生自称也。先生姓林,名太古,字象先,,道号淳和子。其先并州太原人,因官生於梁州,洽长访道寻师,多游齐鲁之地。太宗皇帝知名召见,赐与京兆山居,遂称京兆山人。后隐居于益州之华阳,复号华阳先生。

北方玄武身本黑,家乡体住昆仑国,寻常定志有长生,方圆任性可生得。随流信运长为客,谁识我身性无白?不独含着五行精,就中偏感阴阳魄,调和兑震为夫妇,四象排来在高处。分明指似后人言,莫使昏迷错天路。

久慕安闲,常视寂默。

真水异号

薄名利,守恬淡,盖其志也。

曰白金曰灵珠,曰真身舍利,曰流汞曰流砂。曰玄珠曰众生,曰活宝,曰九转金丹,曰摩尼珠。曰丹砂曰夜光珠,曰太阴真水,曰窈冥华池。曰乌金矾曰昆仑矾,曰黑金曰圣石。曰金公,曰玄武乌驴乳,曰波斯矾。

道本自然之理,化归绵邈之源。

西方歌曰

言道以自然为宗,能施用者,则臻於绵邈耳。

西方白虎本属阴,为男为女亦为金,长立子宫胎产午,成形兑体坎同心。娇姿玉貌欺冰雪,素质含光洒轻血,则知唤作白琅讦,怎识我身是明月。无媒自嫁得黄芽,生死须归戊己家,炎烈下时寒国上,阴阳催促总成砂。若人会得吾此语,目前便是三清路,驾鹤冲天日有期,定知永劫抛尘土。

考定坎离,指归铅汞。

真金异号

坎水离火也,铅虎汞龙也。谓真火真水,真铅真汞也。

曰白虎曰白金,曰太白曰太玄,曰太真曰太素,曰真水银。曰水精曰秋石,曰石液曰玉液,曰真铅曰乾精,曰美金花。曰雄金曰河车,曰柔银曰真金,曰坎男曰玄液,曰水中金。曰神符白雪,曰圣无知,曰锡怯脂,曰白马牙,曰好丹砂。

颂成还丹诀六十四首。先圣所迷还丹之要,皆取法易象。

南方歌曰

故丹诀六十四首,以拟卦数也。如有后学详而习之,习而知之,乃见其妙。

南方朱雀,其身赤猛烈,雄强势难敌,性共乾坤,造化齐体,并阴阳难消息。水妻土母木家子,白帝金形胎受此。四象皆因我气生,万类须由我气死,性连甲乙气偏通,媾扇金娘嫁木翁,归投戊己到中宫,看看变转总交红。此歌不悟殷勤说,句句从头细分雪,莫言积学但阴功,始解消详吾志诀。

自从金室启神炉,

真火异号曰太阳曰恍惚,曰赤石曰赤盥,曰朱雀曰朱儿,曰红铅曰火铅,曰真火曰红石英。

室常珍严,故日金室。炉能变化丹砂,故日神炉。

东方歌曰

荡荡玄风扇八隅。

东方有木本名砂,为男为女亦为芽,受气午成须立子,含精育质长金家。自从成长多年月,朝朝各自向天涯,莫欺形貌黑皴皱,浑身总是日精华。忽若遇着阴家子,不假良媒自相曰许,迎归宝帐到中宫,阴阳气合情意与。特地为胎重造化,运动坎离巡八卦,十月怀胎母子分,定知霄汉胶鸾驾。

炉有八面,而风无不扇,故太白君歌日:坛置三层炉八面。

真木异号

幸得九重观万化,

曰青龙曰曾青,曰木精曰火精,曰玄女曰金液,曰姥女曰流汞。曰流珠曰明当,曰金津曰赤髓,曰离女曰雌金,曰坤精。

九重者,鼎器,匡郭阴阳也。玉囊颂日:古先名作神龙髓,还丹功毕籍九重。即其义也。

中方歌曰

岂无讶咏赞皇图。

中央戊己属句陈,体合虚无与道邻,纯抱元和精粹气,陶身万炼总成真。木妻火子水家鬼,水土相镇不能起,还教却产西方金,递代相承壮精髓。虽然我身无正形,志事限凭四象生,四象不因连我气,水金木火岂能成?褊通金木恩情熟,留向胎中亲养育,两物相和气总并,须凭丙火来煎蹙。丙火元来是我命,节候轮排依法令,自合天人造功机,谁见仙家真径路?

皇图者,所以喻神丹之尊贵。

真土异号

混沌分来我独尊,

曰黄土曰真土,曰紫土曰菊花,曰太易曰真黄芽,曰真龙虎,曰二气灵砂,曰大还丹。

万物芸芸,至尊者莫若大丹也。

论二气产黄芽第一

包含四象立乾坤。

夫黄芽者,乾坤感合,造化成形,阴抱阳魂,阳抱阴魄。阳灵而血辉莹彻,阴真而玉彩通明,夺月而素光争发,斗日而红霞乱起。金身医鬣遍,体生皮,长於阳位,暗共阴精。与五金之作媒,统一石而为主,明之者顿冲於霄汉,昧之者长处於风尘。日用而皆不识,波波而成皓首。

须识天地金木水火之精气,乃能炼成至药也。

歌曰

还丹须向此中觅,得此方为至妙门。

乾坤感应始为形,造化元因北户成,日月周旋魂魄合,阴阳交媾结为精。分明一气从金长,认取黄芽自水生,无限虚於尘世裹,时人日用不知名。

运用无成,乃造妙门。

识铅汞第二

时人皆取五金烧,谁识元君在海涛。

夫修大药,先明铅汞之真元;合炼成丹,须达坎离之正理。铅包阴髓,是为虎而坎方;汞产阳精,故称龙而离位。坎月离日,会来往之梯媒;离女坎男,应返还之纲纪。铅受辛育,故大还丹照鉴被褐而怀金;汞察甲胎,自着诽而含木。铅非世锡,汞岂凡银?铅是天地之根基,汞是阴阳之灵气。铅含曰魄,汞饮月魂,铅是真铅,汞非常汞。抽五行之筋髓,相结成金;合两象之精华,变凝成液。日亏月满,魄沉而自丧;阳魂月缺,日。盈魂消,而却终阴魄。阴阳感合,配成龙虎之夫妻;水火返交,断出乾坤之丹药。阳能制魄,运行而自作金;形阴以拔阳,返转而始为神质。阴阳满足,待成出世之丹砂;水火数终,便是腾霞之流液。红霜鼎上,忽赫赫之朝霞;素粉炉中,夺荧荧之瑞雪。澄澄血彩,晓日吐於扶桑;湛湛水辉,秋月浸於寒渚。青峰迅鹤,孤楼桂树之花;芳霄汉横,霓迥族芙蓉之翠艳。捣研之际,散芬馥之馨香;九捻之时,流光辉之微动。变炼成宝,服食回颜,刀圭而顿得冲虚,羽化而翱翔天地。

时人竞烧水银朱砂,以为灵丹。岂知金丹之要,自在华池也。

广成子口诀第三

欲炼鼎中红玉粉,先调炉裹白金膏。

世上忙忙没了程,百年如梦瞥然荣,不知道有云衢客,刚自争超尘裹名。若欲留年从太一,须吞灵药便长生,纯烧天地阴阳髓,炼取乾坤日月精。

《阴符经》云:知之修炼,谓之圣人。然则辨金膏玉粉者,其唯圣人乎。

传付二味

凡欲烧丹认取砂,光明鉴面始为佳。

要伏离宫亦等闲,搜求坎户取精研,但比夫妇成交感,孕出黄芽见本源。若不亲传师指受,此外徒劳虚费钱,火候仍修终九九,丹成直待是三年。

砂者自真铅而产,非世问朱砂也。陶真人日:砂者,铅中之至宝。元阳子日:丹砂不用辰锦州,路远应须近处求也。

杨真人口诀第四

根基本是青龙骨,仙者呼为白马牙。

淮王炼秋石,黄帝美金花,世人不悟莫咨嗟,神仙之药遍中华。不用铅不用砂,迷愚之者亦如麻,修取铅炼取砂,顷刻之问见黄芽。得黄芽,莫馒夸,将此黄芽配女家,夫妻和合岁月赊,身披紫服驾云霞,验之刀圭是河车。

青龙者,木也,汞也,汞产於砂也。尹真人日:丹砂木精。又日:坏解为水,马齿阑干。陶真人日:白马牙,好丹砂。即马牙之称,丹砂之美者也。

再歌

八卦神炉五岳形,

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既识砂中汞,须求铅裹金。二味实天地之大宝,日月之至精,炼得此者,下鬼不欺。

炉之形象八卦五岳,立而为之。

中排阳鼎制阴精。

水火互用,阴阳相制也。

君看龙虎交驰处,鼓动风雷百怪惊。

古歌日:五行颠倒衍,龙从火裹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水火既在鼎中,则龙虎交驰於内,风雷震动,百怪恐慑也。

才出沧波现杳冥,

金生於水,彰其化育。

鼎中堪重雪花轻。

元阳子日:丹砂为质雪为衣,雪花所以喻其轻明。

莫辞寒暑终阳九,炼出灵光五帝精。

节侯既足,则五行精气变化,而成大丹也。

时人欲炼日晶魂,

还丹以日为魂,月为魄也。

先觅玄源造化根。

玄源灵秘,为药之基。陶真人下篇日:太玄之精,为道根本也。

后立坎离为匹偶,

坎男离女,匹偶之象。

始交情性合乾坤。

性者,砂汞也。情者,金也。《参同契》日:性主处内,立置鄞鄂。情主荣外,以筑城郭。又日:龙为情,虎为性,情性相依,还返之义也。

每见时人论大丹,竞烧八石或居山。

古歌云:八石无非伤赤血,五金多是损黄芽。时人或居山炼八石,以为大丹者,皆非道也。

不知龙虎真形质,只在玄淇恍惚问。

至药不远,迷者莫悟。

铸金为鼎鼎为真,金鼎真时汞自亲。

古歌日:真鼎元非鼎,故能用真鼎者,则真汞生矣。

二物包持成至药,餐之方作出尘人。

非二物包持,则大丹无成也。

乾坤二卦方成体,水火千朝乃见功。

法乾坤二卦,运用水火,千日而成还丹。故青霞子授茅君谓日:大丹运用千日期,千日赫然成紫芝。

上下两弦通二八,不差毫末应西束。

青霞子日:芽八两为上弦,汞八两为下弦,合为一斤,以应两弦。故日上下两弦通二八,应药一斤之数也。

金丹秘诀在华池,

神水华池论日:池者,水火也。又中元论日:华者,火也。池者,水也。

学者如麻得者稀。

迷迷相指,得者盖寡。

淮王悟此成真后,鸡犬相兼拔宅飞。

汉淮南王刘安,丹成之后,鸡犬舐鼎,亦升云路也。

汞在砂中金在铅,若能如此自通玄。

砂中产汞,铅中产金,自然之妙,知之者乃造真境也。

虽然未得刀圭力,已向人问作地仙。

心悟至宝,非仙而何。

坎裹藏金人不知,离中有水识还稀。

陶真人下篇:金生於月,故坎男也。流珠生於日,故离女也。茅真君歌日: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即是也。

若能认得真金水,白日胶鸾上紫微。

能辨真金真水者,自几跻圣,列位仙官矣。

金花采得是铅精,狎猎鱼鳞雪色轻。

言金花凝结狎猎,若鱼鳞雪彩尔。

若向此中知巧妙,华池金鼎自分明。火中铅是水中金。

互相为用,变化无穷。

百度逐销色转深。

真精粹和,炼之益妙也。

不遇至人传口诀,只凭经论卒难寻。

大丹秘要,不载经论,圣圣相授,数句口诀而已。

阴裹抽来却属阳,时人不解细消详。

水以煮之,火以炼之,解此义者,丹砂可造。

若能认得阴阳祖,顿入长生不死乡。

能知此道,乃可长生。

地魄天魂是虎龙,

天阳为魂龙也,地阴为魄虎也。

千家经论载朦胧。

前圣赞迷,大道不远。元阳子日:朦胧只在君家合,日日君看君不知。

时人要识真铅汞,认取金公与水工D

金公铅也,水工汞也。

火裹有铅铅岂锡,木中藏水水非银。

真铅真汞,非世问黑锡水银之类。直晓真人歌日:不识火铅与水银,纵解万般无所济。

唯赖坎离凭震巽,令教甲乙合庚辛。

甲乙为木,庚辛为金。尹真人日:丹砂木精,得金乃并。故坎离震巽,常施用於其问矣。

一池秋水色显显,

九转阴阳降复升。

九转者,自正月至九月也。古歌曰:第九转,九秋残,黄芽瑞色紫光妍。吕先生日:上升下降谷神粗。

直待白金港化尽,一团精魄鼎中凝。

金体还丹,方为至宝。《参同契》日:金来归性初,乃有称还丹。

一气凝为鼎内霜,神仙称是药中王。

诸药惟能疗病,至於还丹刀圭之效,变凡为仙,故为众药之主也。

天然造化如鸡子,外应庚辛裹面黄。

鼎器药物,状同鸡子。

常究《阴符》、《道德经》,此来堪重吕先生。

吕先生名洞宾,盖近代得道也。

养药未论三载火,炼丹直指半升铛。

吕先生诗云: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

杳冥中有日精华,

言微妙中有至阳之精,生育万物也。

天地根基万物牙。志士知之依法炼,自然灵液变河车。

河车即黄芽之别号也。晋阳子日:乾炼至精为黄芽,坤转数足为河车。又歌日:河车载甲是君师,密守此道心自知。

炼海逐山制五行,其中擒得向幽冥。

言节制五行,擒捕元气也。

夫人若见真根蒂,请读玄元《道德经》。

玄元皇帝太上老君,所授关令尹喜《道德》五千言,其问备藏还丹真一之旨。

兔走乌飞西复束,百年全似梦魂中。人问有个长生路,贪恋浮华死不穷。

《神农经》日:知白守黑,求死不得。欺世人不知仙圣度世之衍,但汲汲於浮华,而遽至顶灭。

一中有一最难寻,名列西方位属金。

一,水也。水中之一,白金也。陶真人日:三五与一,天地之至精。金为水母,母隐子胎。水者金子,子藏母胞。又日:白者金精,黑者水基。水者道枢,其数名一也。

志士探之知则例,自然黑白两浮沈。

黑者铅也,白者银也。铅沈银浮,自然之妙。

天地炉烹日月晶,庚金甲木自相并。人能认取真金木,万化都来掌上轻。

晓达金木之旨,则造化归乎掌握。陶真人下篇日:得之者天地在乎手,造化在乎身,自几跻圣,列仙籍矣。

悟了还如涉大川,

悟者涉川,无有阻碍。

常修阴德感明天。若为不道兼轻露,必有神灵致祸愆。

苟不修功行,而泄秘理,则殃祸及之。

万卷仙经理尽同,还丹不离五行中。

不离五行,五行能为至药。

欲知九转阴阳足,只候三年水火功。

千日水火,乃成大丹。

微微收得木中津,自黍成参积到斤。

从无入有,积少成多。

力倦心疲宁不苦,大都先圣总辛葱。

言先圣皆由恋志,而得度也。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大还丹照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