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宗教 2019-12-03 18:1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宗教 > 正文

庚道集卷之八

庚道集卷之八

庚道集卷之三

升仙大丹九转灵砂诀许真君

太上灵砂大丹

诀曰:

朝议大夫知南剑州军事杨勤序

取透明硫四两,先用水田公子草,即水上大浮萍,叶圆大,中十字画开路者。捣自然汁煮三伏时。如无,只用瞿麦末,以河水煮,亦好。其汞用管仲一两,五倍一两,松脂一分透明者,上件三味为细末,用酽醋,进慢火煮半日,候凝结如糊为验。裂取痴汞,方用铁跳一只,捣生姜自然汁,又煮汞半日。候乾,用文武火上烟煮了硫成汁,取起离火,倾入痴汞,铁匙慢慢搅和,得所成青金头。次用柳木槌研细,再於慢火上炒,不得有鬼焰起,常将柳枝洒酸醋,至七个时辰方住。且如寅时下手炒,换人直炒至申时住。炒得砂子老,方入水火鼎打,时贵无游汞也,又得灵砂坚实。

采天地之精,日月之华,炼成大药。以火烧阴而破毒,服之则强壮筋骨,补髓填精,杀九虫,断三尸,聪明耳目,返老还童,回骸起死,延年益算,所以成九转之功。恐修丹之士狐疑而不信,故细论之。得之者全在积功累行,利物救人,切要制造精专,不可始勤终息。正用阴阳匹配,水火相承,飞伏子母,温养金石,以成。飞伏子母,温养金石,以成变化。夫遗躯换壳,坐脱立亡,龙蟠金鼎,虎绕丹田,此内丹也。水火相承,铅汞至宝,烹之不走,炼之不飞,此外丹也。世人好外而不能成内,达人修内而不肯为外,内外两全,其惟丹砂乎。鸡餐成凤,鹊食为鸾,犬饵化龙,人服成仙,功高而后得传,其造化不可测,其变动不可度,其精妙老者服之返少,死者得之再生。灵砂已就,捻白髭而换黑色,用乳汁制灵砂,则乳汁复成血矣,此灵砂之内景也。不假无名之药,不用难得之草,其用省而不费,其功简而不繁,下手而铅色变,进火而汞体乾。加之以金石之药,增之以贴身之匮,千年之气,一日而足。山泽之宝,七日而成。十两可以点百两之铅,一觔可以乾百觔之汞,此灵砂之外景也。前圣所传,后圣所演,书之玉册,秘于神匮。非名山不可隐,非上士不可传。始自太上授之徐真人,徐真人授之葛仙翁,仙翁授之抱朴子,抱朴子授之西华真人吕先生,西华真人吕先生授之张侍中,侍中授之任宝区,区得之而叔其法於前,张仲和因之而演其法於后。今则本末备矣,首尾全矣。获之则七祖超升,得之则必登云路。施大用则富国安民,发於小用则肥家润屋。若初学修行者,习炉火之士,闻灵砂妙诀,而尚生犹豫之心,遂使沉迷,不得省悟。是以再叙其事,以明其本,显扬大道,指正玄机,九转之功,一一具述。初煮以药,次炒以砂,煅之於混元之鼎,养之以长生之匮,琼林生而上士皆惊,玉树粲而天仙皆喜,汞於是而真死,宝於是而发现,而更换骨,裹以金箔,若向之庚化赤,若向之辛化白矣。由此观之,灵砂之法,论其要妙,合天地之造化。言其功绩,成圣贤之修养。推其义,同周易之八卦。原其理,符老氏之九转。是以变化出没,无所不在,纵横曲直,无所不合。《道德经》曰:视之不见曰希,听之不闻曰夷。故名曰希夷之道。今此神丹名曰灵砂,其义一也。正阳真人日:金丹一粒定长生。乃此丹也。其名虽殊,其实则一。历代圣贤皆修於此,万卷丹经亦名於此。灵砂者,炉火之管辖,修养之领袖。或曰灵砂。既如此之妙,何假母而后见宝乎。殊不知燕雀不生凤,狐兔不乳马,孤阴不产,孤阳不成。汞乃纯阴,铅乃至阳。《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是以假母而后见宝也。今世之人得灵砂者,服之不能轻举,炼之有诸障碍者,何也。曰:行、浅也。经云: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苟非其人,道不虚行。是以制伏一药,可以升仙,而况灵砂乎。得其术而必诚,诚者行全也。闻灵砂之君子,修身修行,何虑不升真乎。所用药品,所制法度,敬而欲之,条列于后。

诗曰:

修丹炼士,须要清净身心,焚香发愿,启告天地,修丹谨行,济物利生,得无魔障,方始下手。若不至诚,恣情放思,吾神不佑。张仲和先生曰:修炼之人切要知,不修行业莫为之。一朝行满功成后,始信灵丹出世奇。

二八配阴阳,离君子细详。

升灵砂丹法

调和变万化,姥女嫁刘郎。

诗曰:

铸鼎法

二八配阴阳,离宫子细详。

鼎深一尺四寸,三山在外,水盘底不可太厚,只可一米来地为准。

谁知真造化,放嫁刘郎。

造炉法

第一炒灵砂法硫黄四两,舶上者,选透明不夹石最好者。可用水田公子草汁,煮一伏时,即田字草也。如无,瞿麦代之。为细末,入河水煮之,水银一觔,用管仲五倍子各一两,松香二钱半,通明者,同碾匀,好米醋浸煮半日,候如稠糊为度。

用博,先阁起高一尺,便在上泥一级,高阔在人。第三级约高三尺,至底为风门,方圆一尺六寸,炉下一级,安铁鼎。已上二级,着火。下一尺空脚,左一门方,右一门圆,配之日月。所以门阔八寸,二八卯酉。正路建左右二门,谓凡风只东西多,南北少故也。

右件取出,用新铁铫,先将生姜汁煮半日,拭乾,安慢火上,先溶开硫黄作汁,次下汞。却以铁匙慢火炒,或成磈,用柳木槌碾令细,再於慢火上炒,切不可令烟焰起。如觉有黄烟起,急取跳离火。亦不要住手,炒不得心性急迫,亦不要用醋洒。若犯此戒,最为灵砂之后患也。须要炒一日为度,如炒得青金老,则灵砂坚实,贵无游汞。

打灵砂入鼎法

第二造炉鼎法不录

将前砂炒了青金头,又乳二三千转,入鼎中,酸醋调赤石脂涂鼎上三山,次下水鼎盘,天地相合,如法固济口缝。一宿,入炉内盘中,入水炉中,着火水,勿令溢,火不欲高。初进火三斤,候水耗一二浅,次添上热汤。再进火一二斤,更候水耗三浅许,不住添汤,直候打得五个时辰。次又上火五斤,一煅,候煅至一十五斤,火足煅绝。寒炉取出,具造法如后。

第三打灵砂入鼎法

大凡打灵砂不坚实,有游汞则不成宝,养之不断胎色,灵砂吞母,以上诸病者,只因炒青金头不熟之故。如不制硫,则汞不成矣。如不痴汞,则功不立矣。入水火太高,火力小,不知鼎底厚薄,俱不成也。水火鼎须造铁者,庶无败坏之患。

青金十两 朱砂一两,颗块者好者,用研令极细

老君曰:其甲庚之元,号日青金。入炉安鼎,假令火十五斤,用既济一伏时,周足天地,乃成灵砂。须要休坚坚实者,是也。然用火十五斤,可敌九百年,太阳十五周,甲子之数。一日一夜,可有九百年之造化,汞成砂也。内藏离坎,本汞内赤色属阳。故日:坎离交会,既济烹煎,水火金土,混一造化。故立此别之,以显正道。

右先将好醋浓研好墨,涂水鼎下三五次,令厚,庶灵砂易取。外用醋调蛤粉、赤石脂,入蜜少许,封固令密。又以铁线扎定,再用六一泥黄丹和匀,通身固之。候一日一夜乾透,入炉水鼎内,安水令满,鼎下着炭火三觔,烧底,候水耗一二盏许,再添炭二三觔,候水乾,三鼎许,不住添汤添炭,候五个时辰,加炭五六觔一煅,待十五觔,火数足。寒炉取出,看其砂要坚硬有声。大凡砂不坚硬,更有油汞,不能成丹,其养不断胎色。又食母多已上诸病,皆因煮硫汞不伏,炒青金不熟,不用米醋,火数不匀,火力微小之故也。更升法,水鼎内须要添汤,忌添冷水,添火忌高,不要过水鼎缝处。

诗日:

太上日:真甲庚号曰青金,入鼎炉,下十五觔火,既济成砂体要实。其用十五觔火,可敌九百年,太阳十五周,甲子之数。是一日夜,有九百年造化也。故曰:灵砂内藏白,属坎。本色赤,属离。所谓坎离交姤,既济煎烹,水火金木土,混一造化,凝结而成大药也。

五斤既济坎离宫,混一功成体固红。

诗曰:

内察阴阳交会力,九旬甲子一周终。

五金既济坎离宫,混一成形体本红。

炼时大火精神透,藏处千年不朽宗。

妙禀阴阳交姤力,九旬甲子一朝终。

若服长年延得寿,明知一法万皆通。

第四煮制灵砂法

煮灵砂药方将前鼎内打出灵砂,以刀斫作珠子大块,以竹箩盛贮,投桑灰汁中,悬胎煮三昼夜,须是新铁锅。入药如后:

青桑条烧灰淋汁 明矾二两 雄黄二钱 川椒一两 青盐一两 胆矾三钱

白矾一两 川椒一两去目 解盐一两 胆矾二钱 雄黄二钱

右五味药,入灰汁,加醋,安新铁跳,或砂石器中,将灵砂成块子,细密竹箩盛之,入药汁内悬胎,煮三伏时,候乾同炒取出,以川椒汤汁浴。

已上五药,次第研细,添酽醋,煮灵砂三昼夜,长远尤佳。取用川椒汤沐浴过,去药祖,控乾方可。

或问日:何以煮之。

老君日:何必用煮,谓其硫汞成形要死,方用煮倒。惟用此五灵药,按真五行,此是死硫汞之药,故日五灵。桑灰煮者,制硫也。硫倒则汞死,故假死硫,而后汞可死。既死则何用硫,然则硫可作、糁制,有此大功也。

太上曰:硫汞成形,须要真死。必用煮倒,其五味药,按五行也,故曰五行桑灰汁煮硫法,谓硫倒则汞死也。

诗日:

诗曰:

阴阳相制可成金,全假桑君方济贫。

阴阳相制未成珍,全藉桑青可济贫。

炼至九功能变化,皆绿丹力见仙君。

炼至九功能化石,皆因母力见仙真。

造匮法

第五炼道华池铅硫匮法

山泽艮一斤,烹成汁,入荷叶末搅之,旋令离火,搅作碎珠子,倾入水中,洗去灰,筛取碎细元者。若用大者,则匮不灵。如黍米大者,要令透气,亦在好母。母若不好,则功难成。

黑铅一斤 硫黄二两,舶上者透明,恐水田煮熟者

诗曰:

右件将净铫安火上,镕铅作汁,次将熟硫研细,旋投入铅汁中,铁匙不住手搅之,任其硫炎如火蛾儿飞,如见星斗现,即取铫离火,仍不住手搅之,候火星渐息,再安火上镕,徐徐下硫末,不住搅之,以尽为度。候冷取出,碾为细末,立为华池。谓铅汞交姤,二气相扶,阴阳配合,荣卫和同,乃火中得其水,阳中得其阴也。是故长生之道,运转元穷,滋养不竭,其理明矣。立成艮道华池。用度有诀。

子母正灵通造化,子灵不与母相亲。

第六立艮硫匮法

造成大药君须爱,不共迷途受苦辛。

右件如熟硫四两,用山泽半觔,打作箔子,稍厚,不拘片数,逐片於火上炙令极热,糁上熟硫末子,再炙再糁,直候硫作青黑色,如釜焦片剥起,依上炙糁,候钻入山泽箔内了,再炙糁,渐次剥尽为度,碾作细末,别入药和匀作匮。

但以母四两,养子一两为率。其灵砂须用贴身药隔之,入匮覆藉,层层须遍了,固济合口,入灰池,进火养之,以受灵气。

代赭石火煅七次,醋淬酥为末 无名异为末 赤乌脚三味,各四两 艮硫四两

贴身药

右件三味为末,如艮硫一两,此用三两,和匀作匮。又将前炙硫、真山泽作粉,如法细用作贴身,用醋膏湿其灵砂,一表上贴身山泽粉。次用上等山泽箔,逐块裹之,绵子包纽,令其坚实。去绵,入艮硫匮, 莲排定覆藉。次用山泽作神室。如无,只打山泽圆片子,安艮硫匮上,却安上贴身灵硫,再用山泽片盖之,合定,过华池,固济口缝,铁线扎定,外通固济,入灰缸内,进火二两,养二日。加火二两半,又养二日。再加火三两,又养二日。第七日,加火五两,插四维,养一伏时。七日数足,取出砂,去贴身药。再煮二味。

胆矾透明片子者四钱,研 舶上黄一钱,研用水田草汁,煮七伏硫

胆矾四钱 舶上硫黄八钱 黄药子 白药子研令细

右将二味,入新跳中炒,至色转紫方住。候玲,细研为末。将灵砂於酽醋中拌令润,入药末内滚过,遍令为贴身。却又用银箔逐块裹纽令紧着,入匮哉莲法。

右矾硫二味为末,育上灵砂、候乾。再用前黄药,白药二味,同入铫,微火炒,紫黑色为度。为细末,以醋膏育灵砂令湿,育上药末,令不透药。次用昆仑纸包,绵扎定,入母匮养之。

老君曰:何以金石硫胆为贴身,此二药乃死汞之根原。汞见胆可成粉,见硫可成砂,故两用之,不失其义。

或问曰:何用此药贴身。

诗日:

太上曰:此药皆死汞之根,用之死汞,万无一失也。

金木交加入火宫,须寻卯酉好参同。

第七化母匮温养法

七周诧女无情外,更请刘郎入碧空。

诗曰:

入灰池养法火候数

母正子灵通造化,子灵不与母相亲。

入匮讫,封合毕,入灰池内,用纸灰五斗,将药合放中心,下以铁三脚子架,阁起合子,覆藉留顶上三寸口上,每日卯酉时,各进新火二两,於顶上抽添,去旧火,养一昼夜。至二日,加火至四两。如是三七,或四七,昼夜足。直候绝玲,只取出一块,看用多年白梅肉袅定,煨一食久,入酽醋中悴浸,所出雪白色,如觉轻,其硫去也,只有死汞,其'母不耗。如未十分倒,当时去贴身,便见有胆色,只是火太高,不是灰力不到也。便将酸醋煎沸,用母末匮入於苦酒中,用白矾二钱,入手心重重揩之,洗诤控乾,入合,再进火五两,卯酉抽添,养三日,无不成功。药合须用铁铸成,约重五斤,火系熟火。

南星更使三棱助,若用乌龙亦作星。

老君日:何故用卯酉下火。故日:日月出入之门,问隔不得之意。乃水火土加之,卯酉二时进火,则五行全备也。

右用上等山泽一觔,依法粉之,或如黍米,亦可作匮,仍用神室。或问曰:何用神室。

诗日:

太上曰:恐上下铺盖不到,神室则周旋偏满,又庶砂受母气之壮也。

不晓玄机达要处,何时造化九功成。

第八温养火候法

老君日:以醋中沐浴其母,再养之。缘其母被汞硫及贴身气冲,无光精则质塞不悦,不能造化也。如此母养子三五次了,若折些小,但用四一之数添之。如人有力,所将前养砂子,却用别泽艮,依前造化,准前火候,抽添进火,养之七日,其物坚固无比。若用转数,其力浩大,但聚得二十以上,两入沐浴,谓之超凡入圣。

诗曰:

诗曰:

金木交加入丙官,须知卯酉可参同。

狐兔不乳马,鹰鹤不卵雀。

七问放成仙质,再见刘郎入碧空。

金丹不离铅,终不离铅脚。

将前砂贴身了,入母匮,□莲排定铺盖,如法固济,入灰池。第一日火,卯酉各二两。第二日,各三两。自此每日,各添一两。至七日加火半觔,养一日。寒炉取出,将一块,用两半白梅肉裹定,入火煨一食时顷。次入醋中浸之,取看雪白色。如觉轻,是硫去也。止余汞存,其母不耗不折。如未十分倒,当时去贴身,便有胎色,只是火太高,力不到也。次用米醋,入白矾煎过母匮,於手心揩洗令挣,候乾,入合再养三日,卯酉火各五两,无有不成也。

第一转

或问曰:用醋浴匮。

去贴身及余硫,并盗食者。但用此法脱之,万不失一。火凡炼灵砂到此,乃渐入圣域.

太上曰:恐母力弱,再以助之。

诗日:

诗曰:

再坏再炼故令坚,盗去玄精体自然。

无精光兮子不灭,母体尪羸子不生。

修得容颜端的矣,神仙口口递相传。

不会玄机三要法,如何造得大丹成。

用铅不用铅,须向铅中作。及至用铅时,用铅还是错。

如有力者,别用山泽一觔,依前造匮,再养七日,其砂坚固元比,用之转制,其力浩大,沐浴超凡入圣,方入第一转,制珍成宝。

将养出灵砂,入铁臼中捣碎,以昆箭纸包作一球,又采地丁花根叶全者,拜草麻仁、巴豆仁等分,捣成膏子,球定灵砂,入大砂合内,用银箔四下围了,四围却入圣无知实填,灵砂球子中心,球子上钻孔二十三个,坐合中,固济口缝,如法入炉,进火半秤,养一宿。取出开看,但见一片在合中心,如银炉,取出烹之,依前匮扑碎珠用。

第一转制珍成宝

诗曰:

地丁花乃一干黄花也。如元,金灯根代之 巴茎肉 萆麻子肉已上各等分

丹鳌七返九三成,汞炉妙诀要分明。

右将前件灵砂,去贴身,入铁臼, 中,捣为末,昆仑纸裹作一球。却用前药三味,捣作膏子,裹定前砂,入大砂合内,用盐花铺盖盐花上,穿孔子二三千个,安铅饼子一个在上,再用盐花填满,封固口缝,通身固济,候乾,入灰池,火五觔,煅一夕,寒炉,取出一片,如银鳓樱取出作匮。

黑白既能通造化,华池沐浴自飞升。

诗曰:

将沐浴了灵砂,用酽醋一升,青盥半两,硝石三钱,同入锅中,煮一日,要紧坚实,造化成新真宝,此为第一转功法。良无头,釜无耳,不用药,直下制,天地理,审斯义。

灵砂七返有三乘,妙旨师传最要明。

第二转灵砂点化成真法

黑白能分通造化,华池沐浴自飞升。

每以母匮脱出沐浴了者灵砂,造匮一斤,依前入合,却用二八数,将打了者灵砂,依前煮,又用脱壳白体灵砂贴身药:粉霜三钱 硵三钱 鹅管石四钱 朋四钱 白胶香二两

右将前灵砂沐浴,用米醋一升,青盥半两,盆硝三钱,同入铫煮一日,要坚造化,方成第一转丹头也。

右件五味为细末,用苦酒调作贴身,再将昆仑纸裹定两重,更用麻线紧扎了,剪去余者,入第一转银匮内我莲,并依前固济口缝,入灰池,火候抽添,依前法养七日足。候玲开合,其灵砂颗颗如荔枝状,其硫汞与贴身作一块白体银。亦不须过铅池,其贴身药若聚得四两,可作三七母砂子长生匮,用亦灵砂矣。

第二转脱凡入圣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宗教,转载请注明出处:庚道集卷之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