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三个震撼心灵的故事

  伟大的母爱!哦是的,先生们,你们没有听错,我说的就是“伟大的母爱”,一个曾经由神坛掉落人间,略带些尘土而且老套的话题。你们会猜测吧,说我接下去要开始赞美吗,或许是像基督徒一样虔诚地歌颂?哦,我会说你错了,真错了伙计,你不该以自己的臆测揣度他人的想法。我会批判吗?就像玛乔瑞·帕罗夫一样搞些“批评”出来?好吧,我会大笑,就像撒拉看到了神明。真的伙计,如果秃子脑袋上站了只蚂蚁,你也会笑。我的意思是说,你又猜错了。因为接下来我想要做的,只是讲一个很小、很短的故事,仅仅如此。太出乎你们的意料了吧,哈哈,这还是我一天夜里的触动。说是触动还好,更多的是感受,皮肉外加精神,让我辗转反侧,不得不找个机会去倾诉。
  伟大的母爱,哦是的,母爱是这个星球上唯一一个可以超越所有极限的爱,我想这是没有人可以否定的。就像给你一个公式,不用硬逼你终结最后的悬念,大多数情况是可以脱口而出的。我想在我接下去之前先问大家两个问题,极不沾边的问题,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只是希望每个人可以以“极其简单的思维”来回答,因为这种“极其简单的思维”大家要从现在开始启动,不然一会儿听了我的故事,就会笑我太幼稚了。现在大家可以想一想两个词,一个是“痛”,一个是“痒”。设境来想,什么是痛?我用针刺到了你,你会大叫:痛,你的心情会不快乐。而相反,什么是痒?当我用手挠你的腋下,你会笑着叫:痒,心情也会随之变好。所以简单地说:不快乐叫痛,快乐就叫作痒。
  好的,现在让我们开始我们的小故事吧。故事就发生在一个晚上,确切地说是在深夜,夜深人静的时候。主人公出现了,一个母亲。只有一个母亲,哦是的,你没听错。我敢肯定她是一个母亲,基于她的性别,而更重要的是她在特别的时间出来做的特别的事——寻找食物。哦朋友们,亲爱的朋友。衣食无忧的我们早已忘却并告别了贫困的时代,所以来自“食物”的恐怖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即使你可能因为挤迈哈密的地铁而放弃了法律给你吃早餐的权力。也正是因为了食物,所以才会牵扯到了孩子,她的腹中,或许在我们不知的家中,有待哺的孩子。如果两处都有,那么她的负担会更重。但母亲是伟大的,正如我开篇所说的,因为母爱的伟大,她要出来觅食。我或许能够想象:在她所居住的阴森的小屋里,等候了不只一个孩子在找妈妈。那小屋的黑暗,让我现在想到都头发一竖。在这个资源不该匮乏的时代,你不得不说还有看不到阳光的生命,这,也许就算是悲剧。更可怕的是,找寻食物有时比喂饱自己简单。这个母亲每一次的行动都是涉险,毕竟找寻有时意外着侵犯,世界上不会有不反抗的对手。所以,一道“血色的光环”则更显得这位母亲高大异常。哦对了,朋友们,这位母亲的身材是足以让在场的小姐们嫉妒的。只可惜那瘦弱的身躯,有时在夜里更显无力。她需要鼓劲,需要打气,她不住的呻吟显出了她的着急。这增加了别人对她的厌恶,每一次驱逐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可是,她还在努力。
  这里,我又要插上一句,因为是有了欲望,所以才生了好奇。又因为有了好奇,所以才添了欲望。有时因为好奇而产生的欲望,即使罪恶,但也是自身好奇的本性。有时又因为欲望而产生好奇,那么即使愚蠢的探索也是可以被原谅的。
  对,这就是我为这位母亲的辩护,即便她有的事对我而说是做错了。先生们,你们是自由的绅士,是联邦国的构合,当你们静下心来的时候,你们完全可以重新找回对她的尊重,这位母亲,仅仅因为她对得起“母亲”这两个字。不再有什么别的理由,我想也不该再有许多,这已经足够了。先生们,足够了。
  到此,我的故事,短短的、暖暖的,可以结束了。在这个夜晚,我的胳膊被这位母亲亲吻。仿佛上帝的恩赐,留下了唇印。我明白,当我有所反抗,她的“血色的光环”真正被血液浸染,我会一时快乐,而后留下痛苦。我想我会的,真的先生们。人,总会是这样的,痛苦在快乐之后……
  就在这个夜晚,我被蚊子叮了一口。蚊子逃走,我也在“痒痒的快乐”中“痛苦”一宿。可惜我甘愿,我是个大傻瓜。不然今天我不会站在这儿为大家讲一个没意思的小故事,我也没有故事可以讲,今天的夜晚我们不会见面,见面或许也不是在这个房间……好吧,好吧,先生们。这就是我为我的愚蠢,所找到的借口的最佳宣言。   

三个震撼心灵的故事

三个震撼心灵的故事

有生以来,我听到过三个“血色母爱”的故事,它们强烈地震憾了我的心灵,把“母爱伟大”四个字深深地烙在我的心田。

当知者插队时,一位老农给我讲了一个黄鼠狼脱皮哺子的故事:三年困难时期,他一家人经常找不到吃的。好在他会下夹子,偶尔也会夹到狐狸、黄鼠狼什么的。一天清晨,他去收夹子,见夹子夹到一只黄鼠狼,拿起一看大吃一惊,手里只是一张皮,黄鼠狼脱皮逃了。要不是亲身所见,实在让人难以置信。他想,没有皮的黄鼠 狼肯定死在不远的什么地方,捡来一家人可以吃一餐。于是,他沿着血迹寻去,在河沟里发现黄鼠狼藏身的地洞,挖开一看,他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一窝七八只还未睁眼的小黄鼠狼,在趴在脱了皮的已经僵硬了的母黄鼠狼身上,不断地吸吮着奶头。他呆立了许久,把那张皮盖在母黄鼠狼身上,才含悲转身而去。

从此,这位老农不再下夹子捕兽了。听了这故事后,我也不忍看山民捕杀母兽了。有一次我还掏尽口袋里的钱,从房东那里买下被活捉的母山麂,把它放回山林。

另一个故事是在20多年的一次出差途中听说的。一位人高马大的唐山汉子,在火车上流着泪给我说了一位母亲断指哺儿的故事。唐山大震中,一对母子被深深压在废墟下,母亲半个身子被混凝土板卡着动弹不得。七八个月大的婴孩在她的身下安然无恙。几天后,救助人员挖洞接近这 对母子时,母亲刚刚咽下最后一口气,而那婴孩口里还含着母亲的着食指,抱起孩子,发现母亲的食指只有半截。原来母亲在危难中一直用乳汁延缓着孩子的生命,乳汁吸干了。她拼力咬断着自己的指头,用鲜血让孩子存活下来。

夜晚,列车在北方的原野上飞驰,伴着哐口当、哐口当的轮响,我难以入眠,唐山汉子的“血色母爱”的故事一直在脑海萦回。我想起我近邻的一个女人,她也是我小学时的同学。有一年夏天,她的三岁的儿子,在路边的油条摊边玩,在油锅倾倒的那一刻,她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滚沸的 油,孩子仅一条腿被烫伤,而她的半边脸却破了相。此后,丈夫渐生嫌弃之意,她自己也陷于无尽的苦痛之中。这时,我真想来到她的身边,告诉她这个“血色母爱”的故事,对她说:“你是伟大的、美丽的女人”。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个震撼心灵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