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指间】阳老师(外一篇)

阳老师二十七、八岁,未婚,头发毛楂楂的,又硬又乱,乍一看像刺猬。他常用手指去抹,可那头发好有性格,刚抹好,不一会儿又恢复原样。为此,阳老师很闹心。
  同事间好开玩笑:“阳老师,你的头发好有艺术,太美了……”
  知道是说的反话,阳老师心里不是滋味,但也很无奈。
  青年人好上进,想出人头地,阳老师也一样。刚改革开放的年代,他不打牌不去舞厅,闲时只看书,偶尔到校门看农民们做买卖。他看不得那些抬高物价的卖菜人,一次见卖鱼人的价太高太离谱,他便走过去说买鱼,一个劲地砍价。卖鱼人被他磨得不耐烦:“算了算了,这样的小气麻皮老师,前世少见!”阳老师眯起笑眼:“我小气?”他甩给农民几块钱,用手指一抹毛楂楂头发说,“不用找了!”
  阳老师的隔壁是刘老师,刚结婚不久,他很是羡慕。刘老师指节骨一敲,门里会迎出一张女人的俏脸……多幸福!他很想自己也有这样的生活。
  不久,学校来了一个实习的女老师,就住在他的对门。他发现女老师好像也有点喜欢自己,想了几天,决定向她求爱。十多天的时间,他跑图书馆,翻阅各种名著,从书海里爬出来,终于完成了一封很阳光的求爱杰作。
  夜里,他悄悄爬到女老师的窗口,冷汗直冒,抖抖地将信塞在门帘子底下,急匆匆地回来,躺在床上,考虑“可行性”,突然想到,这位女老师有令他伤心的两个优点:学历和个头都比他高,便认为这事是不可能的,又来不及穿长裤,拿回了刚塞进去的情书。
  不失眠的阳老师终于失眠了——他客观地分析了自己,认为这辈子出人头地是不可能的了。
  但事情往往是你认为不可能的东西,它却有可能。
  命运宠幸了阳老师:学校的财务科长,因婚外恋出了问题,撤了职务。老校长那天站在二楼思考,见阳老师端庄地走过,忽地觉得他这个人是棵好苗子,他想起了阳老师的很多优点,是别的年轻老师所没有的,特别是那次开会,隔壁的录音机舞曲一响,年轻的老师们都不禁脚动屁股动,他却端正地坐着,认真地听他作报告。如是老校长推荐了他——他成了阳科长。
  当了财务科长后,他不再教课,一门心思地对物价和时事进行研究。久了,也学会了在某些小场合作“报告”。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一次酒宴上,他的好朋友出卖了他。
  那天老校长找到他,板着脸说:“你说了些什么?年轻人,头脑不要太热……”老校长放了一盘录音带,是他的声音:“万般皆上品,唯有教书低。中国的物价令人担忧……不信你只要戴上校徽,扒手是不会动我们的,因为他们确信我们没钱。”阳老师听后无语,这话是他在一次朋友家聚会说的。望着大步走去的老校长,他只有一个劲地用手指抹着自己毛楂楂的头。
  阳老师撤了职,恢复了原来的样——上课、看菜买菜、煮自己的饭、洗自己的衣服……只是,他不再像过去那么要求进步了,多了一些深沉的东西。
  实习女老师常常碰见他,很是谦虚地向他请教。
  “阳老师,中国的物价怎么样?”
  “管那干什么?”
  ‘我想写一篇价格的论文……”
  “你心理学课程很好嘛?”
  “……”
  “小姑娘哪,不要太热……壬戍之秋啊!”
  “什么?我不懂。”
  “你会懂的!‘七月既望’……”他半闭着眼睛道。
  “这和物价有什么关系?”女实习老师说。
  “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他边走边诵,旁若无人。
  “原来阳老师改行了,《赤壁赋》倒也值得研究?”女实习老师扫兴地走了。
  后来阳老师有了新的爱好——钓鱼。他时常坐在柳树下,垂钓着自己的心事。
  同事们看阳老师真的变了,说他头发,他不再难受,还会笑:“头发乃父母授之,乱而硬,像我的性格。好!好啊!哈哈……”
  倒是刘老师,用朋友般的话语提醒他,“硬,不好。岂不闻柔能克刚?你要是稍微柔一点,也不至于丢了乌纱帽呀。”
  “什么?”阳老师不解。
  “校长上次生日,你送礼没有?”
  阳老师顿悟,但对于送礼,他坚决不送。
  一年后,阳老师收获了爱情,对象,就是女实习生老师。她说,阳老师学问好,人品好。
  
  
美高美,    王玉娥
  
  
  如今的小王——王玉娥,谁都不敢惹她,为啥?她当了公司肖总的贴身秘书了!这年头,端老板的碗不容易,稍有不慎,就会被炒了鱿鱼。
  
  这天,王玉娥来到了小余的办公室。
  
  小余……她一股风样,冲到了小余的办公室里。
  
  小余正在电脑前专心致志地敲打着一份文件,没听见。
  
  王玉娥睨了他一眼,蹙起眉头,大喊一声:小余!
  
  小余抬头,见是王玉娥,立马像学校的值日生喊起立那样,霍地站了起来,旋即拉了一把藤椅放在她身边:王秘书!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工作太用心了,没听见,请您谅解!
  
  她收了怒气,露出一排笑齿,走前几步,把连衣裙的下摆一裹,坐到了藤椅上,说:肖总说,我的这名字是从红苕堆里刨出来的,有股泥土气息……你是我们公司的秀才,你得给我改改。
  
  改你的名字?小余一听脑袋就发麻了。肖总是谁?他是上过北大的高才生。这话准是肖总和她作爱时说的调皮话,她竟当个真了,这个王玉娥,你真是个蠢得死的家伙!
  
  改还是不改?不改,她的耳边风一吹是受不了的,公司曾有个管理,因她追他未愿而记恨,前些日子,这位管理莫名其妙地离开了公司,显而易见,这是王玉娥耳边风的结果。若改了,肖总那脑袋灵猾,万一他乱想,扯进了我和她的关系,那也没好果子吃。如何是好?小余的额头出汗了,他呆呆地坐在椅子上,手脚无措。
  
   小余!王玉娥见小余半天没有了下文,站起来,一声大喝,吓了小余一跳。
  
   小余无奈地看着王玉娥。他看着看着,还真的有了想给她给改名的灵感呢!这王玉娥变化真大:一头黑发像溪流,直泻到肩头上,翻起几朵浪花,质地很好,款式也新颖;着水红色的连衣裙,一幅白金项链挂在裸露雪白细嫩的上半胸前,胸脯高高地隆起,脚上穿一双缀有饰物的米黄色高跟凉鞋……这哪是过去的那个身着工作服,在检验室打卡的小王哟!王玉娥——王昭君?杨玉环?嫦娥?对,有了。
  
    小余故作神秘,呀!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太好了!太好了!
  
    ……听我爸爸说,生我的时候,有位教书的老师到我家作客,我爸爸请他取的。
  
    好!小余一拍腿站起来说,这位老师真是个人才!人才!我细细一想,这名字取得妙,真妙啊!
  
    王玉娥睁大了眼睛……
  
    小余背着手,在办公室踱着步子,又不住地称赞:这名字取得寓意很深远!很深远啊!
  
    快说!咋妙?咋个深远?王玉娥经小余这么一说,心花怒放,急毛毛的要知下文。
  
    这位老师把我国古代两个著名的美人,和古神话中一个仙女的名字,分别取其首、中、尾三字,组合成你这个名字一一你看你,有多福气!
  
    哪两个美人?哪个仙女? 快说!快说嘛!
  
    这王,取的是王昭君的头一个字。工昭君是汉朝元帝时的宫庭待召,美得很呢!因为她没有贿赂画师毛延寿,被画丑了模样,没被选上皇妃。后来,为了‘汉匈和好’,她自愿请行,去做匈奴单于的阏氏---相当于皇后,成为千古美谈。我们芒果电视台准备拍片,消息一传出,收到自荐扮演王昭君的照片就有几千张,多美哩!
  
    哈哈,还有呢?王玉娥笑了。
  
    玉,取的是杨玉环的中间一个字。杨玉环就是杨贵妃,唐朝玄宗皇帝最宠爱的妃子,著名的美人儿!诗人白居易在《长恨歌》里这样写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意思是说,杨玉环是如此的美貌,她回头一笑,皇宫里所有的妇女都不值得一看了。
  
    娥,取的是嫦娥的娥字。嫦娥奔月知道吧?,这故事出于西汉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所著的《淮南子·览冥训》注本。嫦娥是仙女,自然美貌非常一一你想想你的这名字,美吧?
  
  嘻,看你说的!我还有个急事儿要办,走了!
  
  小余见王玉娥一走,抹掉额头的汗水,放下心来,喃喃自语着:人倒是还长不土,姓名的确土了一点……         

“好,老师叫你刘炵强,你为什么不写呢?”

继而教室安静下来,绝大多数同学要么沉思,要么写,只有一位名叫刘炵强同学还在东张西望,不停的转着手中的派克钢笔。第一天的时候,我就发现这刘炵强不简单,一个小学生用上千元的派克钢笔,就是我母校那些富二代大学生也没有几个人用那样的钢笔。

“写你的家,会写不来?”我惊讶,从面部牲征和玩手机的动作上看,他不会是智瘴儿童,怎么这么简单的作文会写不来呢,莫非是有意为难我这个实习老师。

“好。”其他一部分同学觉得这个题目太简单,马上鼓掌。

“说就说,哪个怕哪个。”

“题目有什么问题呢?”

“我都算不清我有几个家。”

“又写作文。”台下几个调皮鬼马上发作,好像他们很讨厌写作文。

“你出的题目有问题,我就写不来。”刘炵强再次肯定。

第二天,我照着指导老师的吩咐,让同学们写作文:“同学们,我们今天来写个作文。”

“老师你说我写啥?”

“题目只说写我的家,我不晓得我写哪个家,我当然写不来。”

“老师听不明白。”我像走进了迷宫

“你听好哟,你听不清楚,不要说我没说清楚哟。”刘炵强嘴一歪,鼻子一抹,挽着袖子,好像要同我打架一样。“我上学的时候,住在我爷爷家,放暑假的时候住在我爸爸家,放寒假的时候住在我妈家,我妈不在,我住在我外婆家。我外婆出门了,我又住在我姑姑家。我每年住的都不一样。今天住这套房子,明年住那套房子。你说写我的家,我写哪个家?”

“我的个妈哟,这么多,老师可不可以少点。”一个小胖哥站起来,嘴里还吃着什么。

“今天的作文要把你们的家介绍清楚,要写400字。”我用教鞭敲着桌子。

“对了,这才是哥们。”刘炵强拍着我的肩,高兴的回教室了。

“你为什么不写?”我态度温和。

“这是你做的事,你怎么问老师呢?”

抬头一看,刘炵强还在构思,还在转他的派克笔。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指间】阳老师(外一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