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东北】小狗熊与老林头(小说)

美高美 1
  他静静坐在公园一角的长椅上、柳色青青、微风拂面、他闭着眼睛、身边坐着一个很年轻的小女孩、年龄看上去是他的女儿!
  女孩挽着他的手臂问道:爸爸,你经常对我讲、人要时刻学会去感恩、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可具体我们该参照什么去学习呢?他微微说道:感恩就要像雪狼那样的动物!
  女儿不解的说到:可是书上说,狼是一种很凶残的动物。于是他轻轻一笑,给孩子讲起了一个故事。
  他那时候爱好出行、探险、曾去过茂密的森林,也去过广阔的沙漠,还去过严寒的北极!记得一次他去探险、在荒原上碰到了一只腿被夹子夹住后腿的灰狼。
  那只狼看上去很年轻、不过由于长时间困在这里已经显得很困倦、时间再长些可能就要死了。他走过去的时候、它对他充满了敌意、不住的疵牙、发出低微很微弱的咆哮怒吼声、他把一些食物丢给它、又找来水、就这样照顾了它两天、渐渐它对他的敌意消除了。
  他完了给它取下夹子、把它的断腿有丝带绑好、之后它便离开了!时间没隔多久、不幸的是他在这一带遇到了一只凶猛的野熊、他的猎枪在夜间生火,子弹都用光了、他的胸口已经给追逐的野熊给划破了。
  他已经在奔跑中跌倒在地、正在这时从远处传来一声狼吼、接着很多的狼向野熊攻去、数目很多、但野熊身体庞大、力量又强、很多狼都死在它的巨掌下、但是狼群依旧没有退缩、野熊也给咬得遍体鳞伤!
  就在这时一只腿上缠有丝巾的狼、凌空扑去咬住了野熊的脖子、野熊的巨爪打在它身上、它却丝毫没有松口的意思、直到死去!野熊颤抖地走了几步、由于流血太多、体力不支、庞大的身躯终于倒了下去。
  他看着遍地野狼的尸体、心里很是痛心、如果可以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它们的生命!生活在世间的人总是骂人禽兽、其实有些人做事为人、未必能比得上禽兽、禽兽在吃饱安全的时候、往往很少攻击其他生命,但人的欲望却是无止境的,贪婪自私!
  
  二
  故事里所说的冰狐是我构思出一种原本世上不存在的动物,它通人性,全身雪白,体毛柔滑光亮,而且很长,体型轻盈,奔跑速度相当迅速。样貌与狐狸很相似。
  最金贵的是,它的血液幽寒冰冷彻骨,在不管多么高温的地区,它的一滴血液流在那里,围绕四周一片寒凝。无一丝热意。这么名贵的动物捕捉它的猎人自然很多,因为它全身是宝。
  他是一个探险家,身体素质很好,不管在什么恶劣的环境下都能找寻到生存的方式。他遇到冰狐的时候它已经奄奄一息了,身上中了猎枪的子弹,他走到身前,原本冰原很冷的地方,走到它身前更感寒意,他仿佛能听到自己鼻孔气息凝结成冰的声音,他不顾一切,掏出一个袋子,包裹住它紧紧抱在怀中,迅速清理了血迹,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没过多久,就传来几个猎人的咒骂埋怨声。
  等哪些人离开以后,他感觉自己快冻僵了。但感觉到它还有微弱的气息,立马给它施救,经过努力终于把它的命救了回来,因为外出生存,它随身带着医疗药品之类的东西。之后冰狐一直跟着它,他从这里捕来鱼喂它,渐渐它身体康复了。
  在一日行程中,一场火山爆发,点燃了这一带蕴藏的石油,火势烧的到处都是,而且很猛,他最终因困倦倒在了地上,火势已经向他烧来,跑得很远的冰狐又返了回来,任凭怎么鸣叫啃咬他,他都起不来,因为已经晕迷了,冰狐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张开口露出洁白锋利的牙齿,咬向自己的脖颈,鲜血把他的周身滲出一片,最后靠在他身边倒了下去。
美高美,  烈火烧到此处一碰到冰狐的血因为至寒至极的气流都绕行而去,等他醒来的时候火势已经烧了过去。他抚摸着死去的冰狐,它此时已经身体不在像从前那么寒冷刺骨了,而是很温暖。   

美高美 2
  这个故事,还得从1985年的深秋说起,那年的严寒来的特别的早,在中蒙边境的阿尔山二道河子林场对过,半山坡下边有一处叫“黑瞎子沟”。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又地处中蒙边境上,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而且全是护林员家属所在地,东一家、西一家、南一家、北一家。
  
  黑瞎子沟北边背靠“木伦伯尔山”,在木伦伯尔山里边一直传说有狗熊出入,可是人们只听人传说,又谁也没有见到过大狗熊,当地人都听说过“狗熊打立正”,可是谁也没有见到过……
  这木伦伯尔山半山腰有一排小木房子,住着一个50多岁的半耷老人,这个老人叫“林鹏”,一直是一个人居住,也没成家、也没有处过对象。
  
  原来,林鹏年轻时候在一次打猎时碰上了野狼,在与野狼搏斗过程中被狼抓伤了一只眼睛,剩下了一只眼睛的人,是没有人与之交往的,因为多数人都害怕看见他脸上的恐怖表情。老林头另外也十分特性、孤僻、从来不与人往来。正因为如此,二道河子林场的领导也不喜欢这个孤僻的人。
  
  但是,毕竟是林厂正式工人,也只好把这个孤僻的人安排到离林场八十里地外的深山老林子,去当护林员、守护着木伦伯尔山区的原始森林。
  
  清晨,老林头将炉火升起来,准备烧一炉子后便进北坡的黑瞎子沟去看看,也好弄一些山货回来。他在木头房屋里边忙碌了一阵子,而后穿好衣服外套、拿起来自己的双筒猎枪背上,又弄了两、三个袋子捆了捆,随后熄灭了火炉里的剩下的余火。
  
  他骑着二八大凤凰自行车走出了家门,便往北边的木伦伯尔山走去……
  
  二个多小时的行程,终于走到了那一大片“洼地”里边,这里是两山夹一沟的地势,北边一处半山坡、南边一处山梁子,中央是七、八公里大小的洼地,往西边一直延伸进一处死火山下边。大洼地里边长满了各种新鲜蘑菇、黄花菜、以及各种野菜,在洼地里边还有几百棵白桦树。
  
  深秋的季节里,枯黄的落叶,撒满了黑土小路,人走在厚厚的落叶上,落叶铺盖下的道路,会发出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林头推着二八自行车,走在厚厚的落叶之上,一边走、一边倾听枯黄的落叶发出来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突然,一、两声“嗷…嗷…嗷…”的叫声传来。老林头顿时警觉起来,急忙停住了脚步,一边将二八凤凰自行车靠椅在一颗白桦树下,一边从自己身上摘下来双筒猎枪,而后从自己衣服兜里摸出来两颗猎枪子弹,装填进双筒猎枪的双筒里边,而后十分警惕地环顾着四周。
  
  不一会工夫,便发现是前边树林子里边传来恐怖的叫声。
  
  老林头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当他端着双筒猎枪走到一颗白桦树前边,这才发现树底下爬着一只狗崽子大小的小狗熊。原来,这只狗崽子大小的小狗熊左边的熊腿受伤了,鲜血淋淋,染红了左边的熊腿、以及腿部下边的荒草地。
  
  此时,老林头端着双筒猎枪没敢走过去,只是离着小狗熊五、六米远处观看着。
  
  这时,小狗熊也发现了有人走了过来,十分奇怪的是,小狗熊没有发出攻击性的状态,而是默不作声地流着眼泪,可怜惜惜地看着远处的人。
  
  老林头看了好一会,只见小狗熊正流着眼泪看着自己,老林心软了。
  
  于是,他将双筒猎枪轻轻地放到自己脚下的地上,而后慢慢一步步地往前走着,当他走到小狗熊面前、并且蹲下来伸手查看爬在树底下小狗熊的伤腿,原来小狗熊的左腿是被铁夹子打折了,而且还有一个手掌大小的铁牙夹子咬在左腿的下边,铁夹子上的三角牙尖深深地扎进小狗熊腿部,三角铁尖扎进去的地方还往外淌着鲜血。
  
  老林头看到这里,也不顾危险了,急忙双手按住铁夹子两边牙子,用力使劲掰开铁夹子,而后轻轻将小狗熊的伤腿拿了出来,看着小狗熊还是没有出现敌意,于是彻底将铁夹子扔到了自己身体后边,而后拿出来自己兜里边的小小玻璃瓶的云南白药和一块手帕,给小狗熊的伤腿上好红伤药,并捆绑好小狗熊的伤腿。老林头帮着弄好伤脚后,一直蹲在那看着小狗熊,此时小狗熊也看着老林头……
  
  最后,老林头用袋子驮回了这只小狗熊,并在自己的小朩屋饲养着这只受伤的小狗熊。
  
  时光荫染,三年过去了,当地人听说老林头饲养了一只受伤的小狗熊,经常来观看,这个故事传开了。一时间,老林头与狗熊成为了热门话题。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林场的厂长带着三名森林警察来到了老林头家里,并要求释放小狗熊归隐深山,以免将来狗熊长大了伤人。最后,老林头与三名森林警察一块开着半截的拉货的汽车,将小狗熊送进深山里边。可是十分奇怪的是放回山林一次,用不了几天,小狗熊自己又跑了回来。
  
  就这样,几个人来来回回将狗熊五次放入深山、小狗熊又跑回来五次。
  
  最后,林场有人出主意说用黑布将狗熊眼睛蒙上,再走远一点狗熊就回不来了。,就这样,几个又忙碌了好一阵子,终于走到了中蒙边境的阿拉扎马山里放走了小狗熊……
  
  一年多过去了,小木屋里只有老林头一个人,过着平静的生活。过年了,大年三十夜里,有人敲门,老林头从睡梦中惊醒,披着棉衣打开房门,只见一只狗熊站在门口,嘴里叼着一只野狐狸,摇摇晃晃走进了小木屋。老林头高兴坏了,自己饲养的小狗熊回家了,并且新年送礼、拜年来啦……
  
  后来,二月开春,老林头下山购买生活用品时,死于一场车祸,他的远房亲戚将他就地安葬于黑瞎子沟北边的木伦伯尔山山坡上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开春的头场雨刚刚下完之后,当地人发现老林头的坟墓上躺着一支死去的狗熊……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东北】小狗熊与老林头(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