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人走茶不凉(微型小说)

  下派村官唐任宁,在茶林村驻村两年。届满调走那一天,老村长为他倒下一杯茶,对他说:“喝下这杯茶吧,不然人走了茶就凉了!”老村长说完就笑笑。他听得出老村长的语意深长。
  老村长又说:“咱乡下事多,平常大事小情的,找你的人络绎不绝,可这一走,就不定有人还记得你了。”听着老村长的话,唐任宁心底的感触一下子都涌上来。他想起他履任前的一段经历。
  唐任年大学毕业,便开始自主创业。没几年,事业就做得风生水起,公司越做越大。可正当他事业鼎盛、如日中天的时候,忽然一场金融风暴,让他几乎在一夜之间,公司倾刻破产。宣布公司倒闭的那一天,他看不到有一个人留下来。坐在公司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他想找个人喝杯茶都找不到。他倒下一杯茶,心里暗自感慨:都说人走茶凉,我这人还没走,茶就凉了!
  离开了冷酷的商场,他开始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就在这一年,他参加了公务员招聘考试。录取后,他便被派到茶林村,成了一名派驻村官……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嚷嚷声,打断了他的思路。老村长出门看了看,然后进屋对他说:“小唐,枫木岔子的王婶看你来了。
  枫木岔子的王婶,小唐知道,那是两位离村独居的老人,住着一处远离村子的单独的房子,喝水都要到半里外的村前的水井去挑。才来的第一年,他看两位上了年纪的老人还要到离家那么远的村前水井去挑水,便跟村委商量,用村里的扶贫款替他们在自家门前打下了一口井。为这事,老俩口一直很感激。
  王婶一进门,就对他说:“小唐村官,听说你要走,我这给你送来了两瓶酒,是用你替我们打下的那口井里的水酿的。”
  正说着,又听到门外有人嚷嚷,说横木冲的“韦蘑菇”送来了一篮子蘑菇,说是当年他不肯种蘑菇时,是唐村官给他请来了蘑菇培植员,并答应他等蘑菇投产后一定上他家吃蘑菇的。
  接着,门外就围了越来越多的人,有南坳的养猪户,西岭的烟叶种植户,……。唐任宁喝下最后一口茶,就拉着老村长出了门。忽然,人群里有人说:“唐村官,你来我们村的这两年,替我做了不少事,我们知道你要调走,我们也不能那么自私的让你留下来,我们只想来送送你。”
  唐任宁说:“大家的心意我心领了,那些事,都是大家伙自个儿做的,我跟村委,只不过牵了个头。大家请回吧,我以后会来看大家的。”
  这时候,又有人说:“我们村这条路,都俢了五年了,一直都没有俢通,要不是你找来了茶林公司,签下那片荒山的流转合同,我们这条路,至今还铺不上水泥。”
  唐任年又想起来,那是一条刚挖好的村道,路上连沙石都没有铺。一到下雨,路上就满是泥泞。开始时,他试图向村民们分摊集资,但因一些困难户集不上资而没有成功。他向上面申请拨款,也没有获批。后来,他打听到一家油茶公司准备建一片油茶基地,便通过同学的关系,联系了那家油茶公司,然后通过村委商议,将那片荒山流转了出去。在签合同时,他提出要以铺好那条路为先决条件。油茶公司考虑到自身的需要,也欣然答应。于是,一条拖延了五年没有修通的村道,终于顺利的铺上了水泥。
  他听着,缓了缓说:“那也不是我的劳,那是因为我们那片荒山让人看得上呀。”说完,他便连忙招呼大家:“请回,请回吧,我会记住大家念我的好的。”
  劝走了送行的村民,老村长拉着唐任宁进屋,倒下一杯茶,老村长感慨地对唐任宁说:“百姓心里一杆秤,称着呢!你这是人走茶不凉呀!”
  唐任宁也感到一丝欣慰。
  正所谓:予人与利,以利还之;予人与情,以情还之;予人与心,以心还之。
  唐任宁忽然觉得,他似乎找到了人生的价值。

“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古语大伙都清楚,我们这里站在山岗上都望得见淮河了,我不同意,副主任涨红了脸,说话有些激动。
  是啊,这种植柑橘毕竟是没把握的事,还是种植速生杨比较稳妥,国家还有补助,会计附和。
  大学生村官小唐乜了一眼一唱一和的副主任与会计,给人一种书生般的清高,补助补助,能不能不去贪图眼前一点蝇头小利,国家的补助每年也就几万,若柑橘种植成功的话,每年效益都在百万以上。
  副主任抢过小唐的话茬,对,你自己也清楚,前提是种植成功,你说说,你有几成把握?
  小唐把手头的和字典差不多厚的资料往前一推,至少九成,这些是关于土壤、气候、水源、光照等等方方面面的资料,并且这里的土质不适合种植速生杨。
  副主任扬扬手,打断了小唐的话,加大了分贝,就算你的考察论证充分,种植柑橘可行,可资金投入怎么解决,从苗种到后期管理,再到挂果,没有上百万的投资能行吗?
  副主任的一席话像是戳到小唐的软肋,小唐憋了一口气话愣是没说出来,扭头叹了口气。
  一直没有发言的支书老唐说,好吧,今天先研究到这,咱们抽空再合计合计。又嘱咐文书把今天的会议记录整理一下。
  推开村委会议室的玻璃门,刚才还争得热火朝天的几个人,都同时下意识地紧了紧身上的棉衣,刺骨的寒风还是顺着脖领、袖头使劲往里钻,不由自主的打寒噤。望望阴霾的天,不知谁说了句,预报有暴雪啊!村官小唐和支书老唐请假,马上就过年了,自己家在邻县,虽说不远,可好歹赶在暴雪之前回去的好,村前千亩荒山开发种树的事过完年再商议好了。
  今冬的雪特别的厚,像小唐的心事。元宵节刚过,小唐就赶回来了,回到他任职的淮河边的一个小山村。省农大毕业的小唐,迫切地想干一番事业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的。半年以来,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村前的荒山开发种植项目上了。单单是土壤取样送检化验就上百次,还有打机井的位置,送电架线的图纸,每亩用苗的数量等等早就烂熟于心。但现在却遭到副主任会计他们的反对,要知道,他们可是代表着一大帮人的意见呐。小唐的心情有些像雪初化后的山坡,有些清冷、寂寞和荒芜。支书老唐的态度越来越暧昧不明,这让小唐的心里有如这初春的雪欲化还冻。最让小唐揪心的是这前期资金投入至少需要五十万,这笔资金不解决,一切都是空谈。
美高美,  小唐借拜年的机会再次和支书老唐深入地谈到项目资金问题,小唐决定把父母准备给自己买房的三十万拿出来入股,自己找在农行工作的同学再贷十万块钱款,希望村里能再募集十万,这样前期资金问题就解决了。让小唐感动的是,支书老唐竟然满口答应了下来。有了支书老唐的承诺,小唐心里就有了底。小唐清楚,支书老唐在村里威信极高,在乡里又有关系,有了支书老唐的支持,这个项目就成功了一半。
  小薇的反对等于来了个釜底抽薪,小唐的前期资金解决方案宣告破产。面对女友的坚决态度,小唐很无奈也很苦恼,更觉得孤独,最亲最近的人对你不理解不支持会使你如临深渊。小薇又做通了小唐父母的工作,彻底把三十万买房资金冻结了。原本答应放贷的同学现在也反复劝小唐,你一个外县的,在这么偏远的山村真的能扎下根吗?一句话把小唐问傻了。小唐还真的没有认真想过这个问题。难道自己想干一番事业非得把自己嫁到这个山村吗?小唐恨恨地问。小唐终于明白统战工作的威力有多大了。
  不得已,小唐在网上四处招商,希望有人能愿意到这里投资。小唐心里很清楚,一旦种上了速生杨,这里将失去一次摆脱落后现状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即便不是唯一,也绝对是前所未有啊!可惜的是,仅有一个浙江的柑橘商来实地考察过,对小唐的论证材料也很认可,只是对方开出的条件太苛刻,与村里对半出资,村里不干涉生产,还要求控股。这不是扯淡吗。
  眼见油菜花骨朵一天天伸展起来,眼下正是种树的黄金时节,可资金的事一点头绪都没有。草长莺飞的好时节,小唐却愁肠百结。文书偷偷告诉小唐,种柑橘的项目怕是要黄了。小唐吃了一惊,忙问究竟。文书说,前几天有人看见副主任和会计提着好多东西到支书老唐家去了,在你准备种千亩柑橘项目的同时,他们又申报了速生杨种植项目。小唐不屑地笑笑说,老支书决不是这样的人,再说这里的土质根本不适合速生杨,专家考察绝对过不了。文书摇摇头,你真书生!要知道,政策上是倾向种植速生杨的,市里计划在附近建大型纸浆厂,这一切都是配套的。文书叹着气走了,剩下小唐一个人杵在村委会的院子里发愣。
  后面的发展果如文书所说的那样,村前的千亩荒山被抢种上了速生杨。小唐看着案头厚厚的资料,不由泪湿衣襟,这大半年的心血只能付之一炬了。小唐主动和小薇分手了。心有不甘的小唐在村委会院里种下两株柑橘,纤弱的橘苗承载着小唐的满腔热情和一颗爱心,是如此的沉重,以至于看似难以支撑。半年后,小唐考取了本县的公务员,要离开了。或许,他本就不属于这里。
  离开前,支书老唐送别村官小唐。老唐说,孩子,咱们都姓唐,俗话说“一笔写不出俩唐字”啊。我的做法你或许不屑,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你特别需要理解的是你的女朋友,她背着你来过,让我劝你,你太年轻,风险担不起啊。你想过吗?在山上打一口井就要二十多万,万一不出水你怎么办?你打得起第二口第三口井吗?千亩果园的管理你有一点经验吗?有些时候做事不能只靠满腔热情啊!无论做什么都要脚踏实地,只要你用心,以后机会还多的是……小唐悄悄地转过身去,摸出口袋里的纸巾。
  支书老唐从村委会院子里出来,篮子里是刚刚摘下的新鲜的柑橘,这会儿的时光已经悠悠地晃过去七八年了。小唐当年种下的两株柑橘炫耀似的,每年都挂满了红红的小灯笼。支书老唐剖开一枚看上去甜润可口的柑橘,准备往嘴里放,斜了一眼山岗上羸弱的速生杨,竟然不幸被小唐言中,水土不服,一副营养不良的昏昏欲睡的模样。
  支书老唐知道柑橘皮是味中药,于是扯了一大块放进嘴里,不紧不慢地嚼了起来。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人走茶不凉(微型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