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济南版“蔡根花”!六旬保姆突成继母,要分亡父百万房产美高美:

   比淸琴年长二十岁的李老爷子终于去了另一个世界,这是她的第二任丈夫。
        四十多年前,生活在省城大杂院里的清琴,去了边远山区插队。几年后,眼见回城无望的清琴,在当地成了家,不久,又生下一子。清琴后来当了小学老师,一家子平平静静地在这个小山村里生活了十几年,但世事难料,那个男人竟背着贤惠的妻子,干起了沾花惹草的勾当,清琴一怒之下,与这个男人分了手,带着尚未成年的儿子回到了省城的大杂院。
        没曾想到,原本对清琴亲事就不满意的母亲,在成了家的弟弟、弟媳挑唆下,却不让清琴母子踏进家门。没法子,清琴请人在自家的山墙边盖了一个小坯屋,还没等小屋的粉刷干透,就凑合住了进去。
        清琴四处奔走,最终找到了一所愿意接收她的学校,但一说到住房,校长便连连摆手:“当老师可以,住房嘛,实在对不起,不可能解决!”
         夜晚,清琴搂着儿子,坐在低矮的小坯屋的床上,抹着眼泪,叹息自己啥时能有个安身的窝!
         过了一段蜗居里的日子,清琴的妈,见外孙子倒也活泼可爱,也动了恻隐之心,答应让外孙子搬进大屋,但还是将清琴拒之门外,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嘛!
         已过不惑之年的清琴孤身一人,依然过着无家可归的日子,思来想去,唯有走再嫁这条路了。经昔日老同学从中撮合,清琴嫁给了远郊一个比自己大二十岁的李老爷子。对方与清琴见面之后,口头承诺,等百年之后,付给清琴二十万的辛苦费,再将自己的这套小两居住房转至清琴名下,清琴心里明白,这哪是嫁人,这分明是卖身啊!
        走投无路的清琴,含着眼泪应允了这门亲事。清琴从大杂院的小坯房里搬进了郊区李老爷子的家,自此,成了李老爷子家里一个不花钱的终身保姆。那李老爷子前妻生有三个子女,且年龄皆与清琴相仿,见了这个继母,倒也尊重,一口一个阿姨的叫着。自此,清琴每天下班后,不管下雨下雪都急着往家赶,那李老爷子也是个油瓶倒了也不扶的主,无论多晚,都坐等清琴回家做饭。每天天还没亮,清琴就得先准备好当天李老爷子的早饭、午饭,再匆匆出门乘公交车进城。一次,天降大雪,公路堵的水泄不通,待清琴跨进校门,已是中午时分,见了校长和同事,清琴忍不住放声痛哭。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清琴的头发已全白了,李老爷子也已年过八旬,多年卧病在床。已办了退休的清琴,终日侍奉在李老爷子的床边,端屎端尿,喂水喂饭。五年多前,李老爷子连饭也不能下咽了,全靠清琴用针管将打成流汁的饭菜,通过饲管推入老爷子的胃里,连医生都说,要不是家属这么精心的护理,老爷子恐怕早走了。这时的清琴与其说是妻子,其实,更像一个保姆、护工。常年的劳累,清琴也落下了腰肌劳损的毛病,走路腰总向一侧弯曲,疼痛难忍。老爷子的几个儿女背后窃喜,有这等傻女人,悉心侍候老父,都心安理得,只是偶尔回家探望一下垂暮老人。
        不久前,李老爷子终于驾鹤西去,劳累了二十多年的清琴长舒了一口气,在办完老爷子的后事之后,清琴打算以继母身份,向老爷子的三个儿女,提出二十多年前,老爷子婚前的口头承诺之事。谁料,还没等清琴张口,那些儿女们倒先翻了脸:别想着二十多年前老爷子的空口白话了,没那好事!拿不出老爷子的书面遗嘱,啥也不算数。这老爷子的房产和存款大家都有份!
         清琴的心一下子凉了,无奈之下,清琴只得与老爷子的三个儿女对簿公堂。不知是老爷子三个儿女走了什么路子,还是法官脑子搭错了哪根筋,法院竟宣布将老人的所有房产和存款,先行冻结,这遗产中甚至还包括了清琴与老爷子婚后多年的积蓄。法官说,这是你们婚后的共同财产,必须冻结。
         此后,在法院尚未宣判的那一段时日,清琴终日以泪洗面,日常生活只得靠自己的退休金维持。三天两头,老爷子的儿女们还声色俱厉地上门催着他们的继母尽快找地儿搬家。
         可怜身材瘦小,白发苍苍的清琴,犹如当年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般,见了熟人都要絮絮叨叨地讲起这二十多年来自己所受的苦。朋友们都埋怨她,早该想着,让老爷子留下书面遗嘱。心地善良的清琴总是苦笑着说:“看着老爷子病得那样,我哪张得开口啊?”夜晚,看着路边一幢幢闪着灯光的高楼,清琴无声地抹着眼泪,叹息着,何日能有属于自己的一块容身之地?
         总算老天爷开眼,法院最终支持了清琴的部分诉讼请求,房产判归清琴,但必须再掏出三十万元,作为给老爷子三个儿女的补偿。至于老爷子曾口头应允的那二十万元辛苦钱,对不起,那只能是黄粱一梦,更无从说起了。
        用满头的白发和二十多年的辛劳付出,终于换来了自己晚年的一处栖身之地,你说,此刻清琴的内心应该是喜,还是悲?

济南市槐荫区人民法院抽丝剥茧,

面对错综复杂的案情,

原来,黎冰找到了多位其父生前的朋友、邻居,甚至居住地的楼长。这些人具有不同的社会身份,与该案没有利害关系,他们口中一致的说法,都是去世的老人黎前精神显示不正常,常有过激的行为表现。

法官王辉介绍,在前妻去世后,黎前一家人曾商定,前妻享有的1/2产权份额由小女儿继承所有。此外,因黎前所订立遗嘱无效,故其去世后应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其享有的1/2产权份额由其再婚妻子田秀与继子女各自继承,按照份额,田秀应分得1/10的产权份额。

继子女疑惑:父亲结婚是被骗

日前,六旬女子田秀向槐荫区法院提出起诉称:其与被继承人黎前,两人系再婚夫妻,于2010年成婚。2015年,黎前因病去世,留下了位于槐荫区的两套房屋,总面积超过100平方米。

但田秀通过亲属关系找到的两位遗嘱见证人,其证言不具有客观性,法院未予采信,故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对遗嘱的效力,法院不予采信。

法院:遗嘱无效,多名继承人分房产

根据多年前的病历记载,其父亲黎前并非完全行为能力人,登记结婚也不是本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父属于限制行为能力人,这一点周围的老友和街坊均可以证明。

黎冰还抛出一个“重磅”消息:其介绍,父亲黎前脾气暴躁、殴打家人,一直存在有家暴行为,其生母在世时,就曾经饱受折磨。

同时,他还拿出了之前其母亲留下的遗嘱,该份遗嘱系其母1996年去世之前,所书写的。其内容显示,其母因为对小女儿心怀愧疚,担心小女儿家庭不幸无法维持生计,遂决定把房产留给小女儿,并希望其照顾患病的父亲,几个子女互相扶持,维持这个大家庭。

而且迅速登上热搜,引发网络热议。

对于苏老伯的这个决定,同在苏州的女儿表示不理解,“可以每月多给一些费用,但为什么一定要赠送房子呢?”常年在外地的儿子很少回家看望父亲,则表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

近日,济南槐荫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特殊案件,可以称得上是现实版蔡根花。

黎前的一位老友介绍,两家人从上世纪70年代结识,一直走动。后来,黎前的精神状态不稳定,还经常语出惊人,让这个老友也非常担心。还有一次,其曾偶遇年迈的黎前挤公交车,其上前询问,不是退休金每月过万元吗,怎么生活得如此辛苦?黎前则自称,“你不知道,我雇了一个做饭的,管的可紧了!”

前来应诉的,为黎前的小儿子黎冰。黎冰介绍,其有多名兄弟姐妹,但他们对父亲再婚一事,却存在很大疑问。

邻居:去世老人精神异常,儿女孝顺

之前苏老伯老伴在世的时候,保姆就开始照顾他们,如今自己年事已高,唯一有价值的,也就是一套60多平米、市值约120万元左右的住房。保姆独自一人在苏州无依无靠,希望以此方式让保姆没有后顾之忧,更好地照顾自己。

六旬女子起诉继子女

为了证明父亲生前的精神状况,黎冰还拿出了多年前的诊疗记录,记述其父治疗的情况。

类似的事情近日在苏州也发生了,

黎前去世之前,曾自书遗嘱声明,其个人财产由其妻子——即田秀继承。因为继子女不配合,田秀起诉至法院。

子女:父亲有精神疾病,一直有家暴行为

因黎前立遗嘱时没有录音录像光盘,法院无法对其精神状态作出直观判断,其立遗嘱时是否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已无法通过鉴定的方式确认,只能通过其生前的病史、对其熟知的人进行了解。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济南版“蔡根花”!六旬保姆突成继母,要分亡父百万房产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