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妇产科有哪些毁人三观的故事?

  女儿凌晨开始阵痛,女婿出差在外,我和老公急忙把女儿送到妇产科医院,直接送往产房。助产士产房门一关,把我们这些产妇的亲人们都拒之门外。
  产房门外全是焦急等待的家属们。坐在我对面大嫂告诉我,他们是半夜三点钟进去的,到现在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时针指到上午十点,之前消息传出来生的全是女儿,有助产士把小孩抱出来让家属拍照,很可爱的一个小女孩。
  十点半有消息传来,是一对双胞胎女孩。女孩父亲一听是女孩立即就没了踪影,任凭护士叫喊家属签字,这个准爸爸一直没露面,到最后还是外公签的字。
  不久产房门打开了,出来的医生告诉家属是一对龙凤胎。只听到有人说:"这下好了,全解决了,有男有女。"忽然人群中一阵燥动,原来生龙凤胎这家人的外婆情绪激动,晕过去了。四个大男人七手八脚地抬起这位准外婆,往病房里送。只听到有人在叫鞋子、鞋子,原来是这位准外婆的。只见这个外婆紧闭着双眼,口里不停地叫着没人能听得懂的话。生个双胞胎就激动成这样,让医生们大开眼界。
  产房门又开开了,人群中自觉地让开了一条路,产妇睡在担架上。“张丽的家属在么?”无人应答,助产士提高了嗓门:“张丽生的是男孩,家属在么?”只看到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妇人走来,对助产士说:“我们可以先接走小孩么?”“不行!产妇和小孩一起接走。”助产士没有任何商量余地。一打听,原来这位产妇是未婚先孕,这位老妇人是产妇对象的母亲,她只想要孙子。
  中午时分,等待在产房门口的家属们根本无心吃中饭。重男轻女的思想,在产房门口以不同形式上演着,而我只要女儿与小孩平安,生男生女并不重要。我在分娩室门口等待着,关注着产房的门……   

  我拍着产妇肩膀,尝试拿出我最大的温柔“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到医院了,这里所有人都会帮助你的,配合我们好吗?”

产妇看起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肚子上有个疤,像是剖宫产留下的。

同时建立静脉通道以利抢救,完善入院化验检查,积极寻找家属进行沟通,六个人摁着产妇保持膀胱截石位,好让胎儿能顺利娩出,虽然镇定药用了,宫缩起来产妇还是力如猛汉。

只是可怜了这个刚出生的孩子!

然后她就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情况后,想让他来医院陪她,没想到的是她男朋友不仅不愿意来,还不愿意给钱……因为她就在门口打的电话,我们在里面能听出个大概。

  产妇依然死抓着床沿,拒绝配合。

大家注意产妇的产程进展,同时一起控制产妇的肆意暴动,以保持膀胱截石位,主任一边询问丈夫具体情况。

这种情况,明显作为小医生的我搞不定!以下步骤必须马上要做到。

今天经历了非常魔幻的一幕,故事的开头是接到助产士来电“医生,你赶快来,快点!”

后来,听说,孩子是他们直接找了人,从医院接走了。也就是卖了。

我拍着产妇肩膀,尝试拿出我最大的温柔“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到医院了,这里所有人都会帮助你的,配合我们好吗?”

旁边护士和助产士也都在好声好气劝着产妇好好配合,完全不管用!

人们都说医院是最能检验人性的地方,这话一点不假,尤其是妇产科这种涉及家庭和两性之间的科室,经常会发生一些毁人三观的事。

第二,产妇可能存在精神异常,拒绝提供病史及配合接产,可能为疤痕子宫,有高危因素,马上请示上级医生到现场指导下一步治疗。

好话不行,开始讲事实摆道理,但是,依然无用,侧身躺着、双腿夹紧、双手死死抓着床沿。谁动她踹谁,我们助产士肚子刚被她踹了一脚。

  午休时间刚躺在值班床上的我一接到这个电话,马上像弹簧一样弹起来,迅速冲向产房。助产士如此紧急呼叫一定事出有因,必须立刻马上到场,不容耽搁!

  隔了一会,她进来问我们能不能不做手术,我老师说不可以,必须要做。然后她又问,那可以不可以先回去,改天再做。我老师说不可以,为了她的安全她不能让她回去。 后来的事情是女大学生在《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书》上签字以后才让她回去的,但走之前一再嘱咐她第二天一定一定要来住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第二天她确实来了,但陪她来的是她的一个女同学。

病房楼炸开了锅,大家纷纷来看热闹。没办法我们去劝了好久:你们在这吵闹,实在不合适,还是去医院院子里面谈吧!

  很快,一个健康、充满活力的女婴顺利娩出,宝宝的第一声啼哭,让大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孩子还好!

  妇产科毁三观之——魔幻产房

第二天早晨,八点多,那个女的,产妇,自己走回来了。她婆婆在后边跟着。就像是上了个厕所一样,走回来普通病房。说是生完孩子了。她老公去班里出院手续。

产妇婆婆说:我儿子年龄太小,这钱我先帮他们保管,回头孙子大了再交给孙子。

女同事,聊天间得知她有一兄一姐。我也是无聊,问她:“当年你妈妈已经儿女双全干嘛还要生你啊?”

午休时间刚躺在值班床上的我一接到这个电话,马上像弹簧一样弹起来,迅速冲向产房。助产士如此紧急呼叫一定事出有因,必须立刻马上到场,不容耽搁!

在孩子出来之后,丈夫依然说,他没有能力养这个孩子。

就觉得这件事,挺毁三观的,谁家来了媳妇不是宠着,谁家媳妇生了孩子不是贴心的照顾。

本来到这个时候还是皆大欢喜,但是钱给了以后,就出现问题了:

说一下亲身经历的事吧,在我亲戚生孩子的时候,在医院安排了一个小病房,病房里有三张病床,有三名产妇入住,三家人为了照顾产妇,都是陪着住在产房的。

“你老婆这是第几次怀孕?你们有没有同过房?老婆平时精神状况怎么样?”主任问。

“你别把这床抓坏了,五十万,弄坏了你要陪的!”助产士JJ另辟蹊径,居然神奇地管用,产妇松开了紧抓着的床沿,但是依然紧夹双腿,这样孩子是没法生出来的!

2.同样也是一个小女孩,不过年龄稍微大点,16岁,怀孕4个月住在产房里。她之所以住在产房里并不是要把孩子生下来,而是女孩怀孕了,说还是是XXX的,女孩的家长想向男方要赔偿,但是男方不承认孩子是他的。女孩的家长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赶快去做流产,尽早减少对女儿身体的伤害,而是让女儿把孩子养大一点,等到足够大可以做脐血穿刺好提取胎儿的DNA,与男方做亲子鉴定。想想这种父母真可怕,关键是女孩住院的过程中一直都没有人来看她,可女孩自己每天还在那开开心心的玩游戏,吃零食,我也是无语了。

  “你老婆这是第几次怀孕?你们有没有同过房?老婆平时精神状况怎么样?”主任问。

  老公穿着隔离衣,戴口罩和帽子进来了,他接替了我们助产士WW的工作,固定产妇肩部及头部。在他来接替之前,我们这位助产士WW几乎算是抱着产妇的,一手放在产妇肩膀后面搂着,一手放在产妇前肩。对了,WW今天休息,是来科里看望正在住院保胎的亲戚,看到这魔幻状况,二话不说过来帮忙。

双方都坚持自己的做法,产妇自然听自己妈妈的,而这个儿子呢,也听自己妈妈的。于是妈妈和婆婆吵起来了,产妇和自己老公也吵起来了,公公和岳父也吵起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

  “好好好,你没有怀孕,你躺好来,我们帮你检查一下,想办法帮你把脓取出来好不好?”助产士好言安抚。

当然,儿科医生建议宝宝转儿科,丈夫也是拒绝的。宝宝穿的衣服、用的包被,全是用的是快生的助产士原本准备给自己宝宝用的。

  折腾这么久,病历等文书工作还没都没做,再次向产妇询问情况以了解病史,产妇居然对答如流,末次月经、孕期经过、既往病史、家庭住址、电话信息,身份证号码无一不准确回复。

  产妇老公沉默不说话,产妇沉默不说话。

“你们俩领了结婚证没有?现在是没有住在一起对吗?”主任问道,孩子亲生父亲的信息也需要明确,毕竟孩子出来情况如何,现在还不好说,后续可能需要巨额的治疗费用。

  “我们现在是分开住的,有一个小孩十岁了,现在在上小学,我一个月就两三千块钱的工资,肯定不能再养多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我们要不起。”丈夫冷静地先说着这些情况。

  大家注意产妇的产程进展,同时一起控制产妇的肆意暴动,以保持膀胱截石位,主任一边询问丈夫具体情况。

对于男人来说,妇产科都是个异常神秘的地方,作为一名男医学生,去妇产科实习是既令人向往又忐忑不安,说说曾经在那里的尴尬事。

  哟,你刚刚把双腿夹得紧紧的时候,你就不怕把你孩子夹死吗?不过,这话倒是没敢说出口。

上一年我们接生了一位年轻的小产妇,当然,她的老公年龄也不大,俩人一个19岁,一个20岁,连结婚证都还没领。只是在老家办了酒席,就算是结婚了。

  只见产床上躺着一个产妇,身体蜷成一团,双手抓着床沿,嘴里喊着“好痛,我没有怀孕,我肚子里长脓了!你们别逼我!”

“不管要不要,这孩子必须要出来,不能一直憋在肚子里!让她老公进来陪产!”主任率先下达指示。

对了,在出产房前,产妇还指责我们助产士“天气这么热,孩子被子捂这么紧,不怕把我孩子捂出病来吗?“

  “我跟你说,如果你们把这个孩子丢在外面不管,就是弃婴罪,是犯罪,要坐牢的,你知道吗?!”忍不住火气,对着产妇老公说,其实具体的法律内容我也不是很懂。

  助产士轮番上阵,劝老公好好照顾这个孩子,直说这孩子多可爱呀,难过的时光总是很快会过去的,孩子长大了,情况就会好很多的,妻子可能存在精神异常,要带到专科医院去看。丈夫听着不说别的,只说自己实在过得艰难。

  然后她就给她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情况后,想让他来医院陪她,没想到的是她男朋友不仅不愿意来,还不愿意给钱……因为她就在门口打的电话,我们在里面能听出个大概。

  我们也都疑惑了,产妇的精神状况究竟如何?可能只有等精神专科医生评估后才能得知吧。但是这个迷之存在的家庭,我们也无力了解或者帮助更多。

在产妇生下宝宝后,在扶产妇上病床的时候,产妇的婆婆与老公居然都撒手不管,医生护士说让拱把手过去扶一下,他们都没有动,最后还是隔壁床的陪床家人过去扶了一把,本来都是小事嘛,那时候产妇很虚弱,说话都小说,口干的时候,医生说要用棉签湿点水给擦擦嘴,不能喝水,那名产妇可能是口渴,一直在喊人,声音不是很大,可是那婆婆跟产妇老公都围在刚出生的婴儿那里,理都不理,最后隔壁床看不下去了,大声喊了一下,又拉了产妇老公一下,产妇老公才转身去倒了喝水,让产妇起来喝,让她起来喝!!要知道,那名产妇剖腹产,刚刚下手术台,哪里起得来,隔壁床就说让用棉签湿湿嘴就可以了,没有棉签,还是从隔壁床借的。

3.一个女患者来做检查,说最近白带很黄,很多,结果一做妇检,竟然在阴道里面拿出来一个避孕套。关键是这女的根本不知道避孕套什么时候掉到里面的。女的不知道也就罢了,可男的不会连套不见了也不知道吧?哈哈哈哈

  “不管要不要,这孩子必须要出来,不能一直憋在肚子里!让她老公进来陪产!”主任率先下达指示。

隔了一会,她进来问我们能不能不做手术,我老师说不可以,必须要做。然后她又问,那可以不可以先回去,改天再做。我老师说不可以,为了她的安全她不能让她回去。 后来的事情是女大学生在《拒绝或放弃医学治疗告知书》上签字以后才让她回去的,但走之前一再嘱咐她第二天一定一定要来住院,不然会有生命危险。第二天她确实来了,但陪她来的是她的一个女同学。

  好话不行,开始讲事实摆道理,但是,依然无用,侧身躺着、双腿夹紧、双手死死抓着床沿。谁动她踹谁,我们助产士肚子刚被她踹了一脚。

这两家人都是出来做生意的,家庭条件也都不差。生孩子都是订的单间产房走的vip,但是生完孩子以后,矛盾就出现了。

我说一个同事的故事。

特殊行业服务者隐瞒病情来做妇检欲备孕。遇到一例患有艾滋病的患者来医院就诊,从事xing服务行业。预备从良,来医院做备孕前的检查。查出艾滋病病毒阳性。再仔细问,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有这种病。然后,给她做过妇检的同学,洗了好几遍手,最后蹲在一边哭了——因为患者取了阴道分泌物。

第一次亲眼见卖孩子的,一直觉得,毁三观。

哟,你刚刚把双腿夹得紧紧的时候,你就不怕把你孩子夹死吗?不过,这话倒是没敢说出口。

同一个产房,一个女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个孕妇,下午五点多入院,产科。看起来肚子就像其他人五六个月那样,正是冬季,穿得厚,竟然一点不显肚子。

孩子呢?没有看见。

问:妇产科有哪些毁人三观的故事?

产妇老公沉默不说话,产妇沉默不说话。

  主任很快到场指导,产妇精神异常躁狂且有伤人倾向,马上予镇静,一针镇静药下去,产妇终于能消停会了。虽然不算完全放倒,好歹咱六个人能摁得住!

  今天经历了非常魔幻的一幕,故事的开头是接到助产士来电“医生,你赶快来,快点!”

妇产科毁三观之——魔幻产房

  “120平车入院,没有家属,没有产检资料,产前检查见胎头拨露,具体孕周不详。”产前护士汇报。

  我问”什么情况?先把心电监护接上。”

“120平车入院,没有家属,没有产检资料,产前检查见胎头拨露,具体孕周不详。”产前护士汇报。

老公穿着隔离衣,戴口罩和帽子进来了,他接替了我们助产士WW的工作,固定产妇肩部及头部。在他来接替之前,我们这位助产士WW几乎算是抱着产妇的,一手放在产妇肩膀后面搂着,一手放在产妇前肩。对了,WW今天休息,是来科里看望正在住院保胎的亲戚,看到这魔幻状况,二话不说过来帮忙。

  这种情况,明显作为小医生的我搞不定!以下步骤必须马上要做到。

主任很快到场指导,产妇精神异常躁狂且有伤人倾向,马上予镇静,一针镇静药下去,产妇终于能消停会了。虽然不算完全放倒,好歹咱六个人能摁得住!

所有人都没说话,好像这是意料中的事情。

记得实习期间,终于轮到我们组去妇产科实习了,首先是到妇科门诊实习。对于女患者来说,其实对男医生尤其是男实习医生还是非常有抵触心理的,我都能感觉到女患者不信任的眼光。好在带教医生比较负责,为了避免患者尴尬,让我们男实习生先全部背对患者,并和患者进行了沟通,取得了患者的理解。等开始检查时,再让男实习生过来学习。第一次面对女性的外生殖器还真有点不敢直视,被带教老师鄙视了一眼,然后通过窥阴器看了阴道和宫颈。说心里话,这种病态和衰老的女性外阴把男同学对女性的美好憧憬击的粉碎,大家纷纷表示以后不会从事妇产科专业。接下来来了一位年轻女性,等这位患者躺下后,一名年轻女医生直接拿着窥阴器就要检查,这时旁边的年长医生迅速拉住了她,问患者是否已婚,患者说是未婚,一查果然还是处女,年轻女医生已然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然就是一起人为损伤处女膜的医疗事故了。不得不敬佩老医生的经验,这件事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让我认识到作为医生丝毫不能马虎大意。

“你知不知道你肚子里有个孩子,现在宫口开全了,你不配合让宝宝出来,宝宝会窒息,你这样做跟杀人没有区别!你肚子上有个疤,是不是以前做过剖宫产?不配合可能会子宫破裂,然后你也可能没命的!”负责接产的助产士LL火气也来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妇产科有哪些毁人三观的故事?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