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琅琊令之英雄无名|紫渺悠悠

  三千痴缠浮生梦,繁华遍地满簇蓉。入骨相思谁人知?血染江山烬缘中。
  那一年,血染江山烬,山河日月出。
  那一月,魂断幽梦里,废城锁娇容。
  那一日,引君牵白发,月下许真情。
  那一刻,天涯剑相向,缘烬此梦中。
  初云涯上,一女子一身白衣,手握着一把青色古剑暗暗发着幽光!风吹衣袂,墨发飞扬!双眸凝望着远方,远处一片云雾缭绕,眼里看不出什么神情!
  她已经在这断崖上站了一天一夜!
  “锦儿……”
  心里猛然一颤,听见这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一种想去逃离这万丈红尘的感觉。眼睑微微一垂,面上途增几分痛色!
  阖目垂首,只是一瞬,兀自抬头,眼中已是一片清冷!
  侧眸,看了一眼手中之剑,转身,扬剑,恨意绝决!
  迎上一双不可置疑、神色痛苦的眸子!
  “呵……呵……锦儿,你竟要用此剑来杀我?”嘲讽一笑,可谈人世悲欢!
  
  那日身为夜琉国太子的夜倾城,仅带三万兵马,就灭了昌盛百世的苏漓国!夜琉皇帝喜得苏漓,赐予夜倾城一对上古有名情剑。碧云,清落!特为嘉赏。
  而她手中握的正是碧云剑!
  他们初遇苏漓,那时他还只是一名皇子,苏漓皇帝六十大寿,他代表夜琉国祝贺。那次宴会,苏漓国公主苏云锦,一舞倾城,名动天下!
  他亦被那倾城一舞,深深吸引。几回梦中!
  在他离开苏漓的前一夜,苏漓国一年一度的花灯节,城中灯火阑珊,烟火迷离。他和小斯在街上闲踱着,正遇上云锦公主,相邀赏灯游湖!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求!
  自那夜后两人便熟识了!
  三个月后,月色皎皎,整个皇宫如同白昼,正在亭中漫步的她,被打斗声吸引。几名侍卫正在追杀一名黑衣人!一眼,便认出是那个魂牵梦扰的人。拿出细娟,掩了倾城之貌!
  她抓住他的手,把他从混战中带离!躲过了重重守卫,把他送出皇宫!
  “多谢公主相救。”
  轻轻取下锦娟问:“你怎么知道是我?”
  入了心的女子,又怎会看不出来!
  此后,高山流水,心心相惜!
  此后,琴瑟和鸣,海誓山盟!
  
  “灭国之恨,杀亲之仇,我在你身边隐忍了这么久!只是为了今天,能够手韧于你,为苏漓报仇!”她拼命嘶吼着,眼中泪意汹涌。
  那时,他拥着怀中的人儿许诺道:“我回去向父皇禀明,等我再到苏漓之时,便是迎娶你之日!”
  “好!”眉目含笑,心中一片暖流!
  她日日在宫中期盼着,等着他来千里相迎,与君十里花嫁!待听到他来苏漓皇宫时,也迎来了苏漓灭国之难!
  她不信,不信他会如此待她。她跑到城门上,看见他穿着锦绣盔云甲,手握清云剑,来到这苏漓城下!直捣皇城,灭了整个苏漓!
  心已经千疮百孔,不可置信的看着城下的他,眼里已经没有昔日的柔光,一片肃杀之意,看得她有些害怕!待跑回宫中时,只看到她父母纷纷到在血泊里。昔日繁华的宫殿此时正被熊熊烈火吞噬。笑声哭声叫喊声连成一片,宫女太监侍卫尸骨已堆积成山,血染了整个苏漓城!
  眼里已经没了泪!心已一片死寂。
  脑海里母后的遗言依旧回荡在耳边!“一定要……一定要好好活着,为整个苏漓报仇!”
  “锦儿……我……”
  双手一抬,碧云剑已刺入胸膛。
  “你……当真这般恨我?”
  “如果你是我,岂会不恨?”刺入他身体中的剑,也在她心上一刀刀凌迟着!可是,尽管如此,眸色依旧清冷!“当初,我假装失忆,习武一载,就是为了……杀你!”
  当初从苏漓回来,他好不容易把她救了回来!她佯装失忆,他怎会不知!她眼眸中时不时拥着恨意,他岂会看不出来!只是他希望他能够感动她,弥补当初的过错!所以一年以来,对她百般呵护,万般柔情!
  他一得赏赐,便将碧云送于她。她想学武艺,自己也是倾囊相受!可是今日,仍是如此!只换得刀剑相向!
  他沉沉叹了口气,深情望着她,对她温和一笑,说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成全你。”手扶住剑柄,猛地刺入心口,穿没胸膛。
  泪,绵绵不绝,撒在这断崖之上,和着血,渗入崖底!
  多年之后,她才知道是夜琉皇帝欲取苏漓心意已决,夜琉皇以她威胁夜倾城,他为了保护她,为了保护苏漓,几日几夜长跪殿外,相求夜琉皇帝才让他带兵,亲自灭了苏漓!希望把伤亡减到最低!可是夜琉皇帝暗下命令杀了苏漓皇,屠了整个皇宫!他依旧没能救得他的父母,没能救下苏漓!
  待到后悔时,可是人已不再,只能在这断崖上徒自神伤!她每年的今天,都会在这断崖上,跳一支舞,跳给自己看,跳给他看!
  不知过了多少年,前尘往事皆成云烟,所有繁华皆已落寞。
  只有一个个故事代代留传!

图片 1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青山遍野凤凰花,何用离别才沉吟。我是紫离,紫气东来的紫,离别悲伤岁月催的离。其实,我本来是叫做暗九的,岭南,天凤王朝,九州之乾州唯一公主陶晓渺的暗卫。我亦从来不曾想过,这一生,会如此坎坷。暗卫,不应该有名字,有脸孔,我有了,所以,我便输了,这岁月,这情爱,这繁华苍生。

01

岭南,丘陵以南,江南山水,秀美石桥波心荡,冷月静静无声。我自小被安排在渺公主的身侧,和她一起长大,却因为身份关系,只能在暗处,公主待我如同弟弟一般,因了我年纪小,公主总喜欢唤我小九,她说暗字太过于寂寥,不适合我这温润的性子。

其实,她不知道,我只是对着她才温文如玉。

乾州的王,陶然,是公主的父亲,他太过于忠诚,九州分立,别的州都以国而称,虽然不是明面的,但是都是叫国主,只有陶然,是乾王。五十岁方得了小公主,前面都是儿子,这让老来盼到千金的他分外珍惜。

以身作则,这是父母教育的最好办法,陶然是个正直的君子。虽然爱女,但是却不曾纵容,养成了大家闺秀,许多州的公主飞扬跋扈,只有陶晓渺,那个如同我姐姐一般的公主,端庄大方,温柔如水。

犹记得,元宵节,小公主因为一舞倾城,被凤璇玑,当时的太子看中,选为太子妃。这是不出我的意料的,本来这次元宵节陶然是不打算带着公主的,无奈公主想见识凤城繁华,加之凤九霄本就有意拉拢陶然,这么好的机会,凤璇玑也不会错过。而且,天家之人,气质自然不必说,选妃从未选过丑的,一国太子,风度翩翩,渺公主的眼睛时不时的飘向凤璇玑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小姐姐,从此不再是我一个人的了。

02

陶晓渺十六岁,我十四岁。她嫁为人妇,大婚,是皇后娘娘了。我跟随她进了皇宫,每日躲在房梁之上,或者是偷偷的化妆成小太监去太医院学医,因为我偶尔一次救了太医院院首,所以,太医们都对我很是佩服,也都愿意教我。

这样过了一两年,我的医术已然是不错了,还有皇后姐姐为我搜集的医书,太医院的侧院是草药地,作为皇后娘娘宫里的小太监,自然是可以经常去的,种草药辨识草药,成了我的爱好。我以为以后,我会一直这样下去,待在皇宫,为她还有她的孩子医病,也是不错的。

天,总是不遂人愿。

皇后娘娘有了身孕,那个说要一辈子只守着她的皇帝立马宠幸了一个宫女,后来八个月的时候我没能瞒得过她,她小产了,从此再也不能做母亲。可是那个宫女却是自杀了,把孩子托付给了她,当做是她的孩子养大,“娘娘,妾是被皇上强迫的,妾本来是有心爱的人,如今是再也没脸去见他了,求娘娘怜惜,这孩子她是无辜的。”

她是个善良的女子,我一直都知道,她答应了,抱着孩子去找皇帝,那个时候,皇帝开始纳妃,说是要平衡势力,前朝后宫息息相关,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还有恨。

也许,爱情,真的是有魔力的吧,她开始指使我去害人,那些新晋的宫嫔,都一一落胎,她的心,或许是伤透了吧,自小的宠爱,一见钟情,成婚有孕,突然面临打击,没有得到的时候,倒也无妨,得到了,再失去,是谁都难以承受。

03

有一次,那个她养大的孩子,对她说一国之君必定会有很多女人,让她不要执迷不悟。她心里难过,在坤宁宫外站了半夜,我传信给乾王,半个月后,陶紫晴被送来,那是她唯一的侄女,或许是因为少时的性子相同,她开心了许多。

那个小丫头也有了一个表字,阿离。很可爱的名字。

紫晴陪着她好几年,每到节庆回乾州,父母跟前尽孝。她养大的孩子终于娶妻生子了,凤飞天,寄予厚望的名字,温吞的性子。却是先见之明一般的送了自己的孩子风千玦去了缥缈山学艺,但愿会好吧。

几年后,凤璇玑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子,叫江琉影,是个很美的女子,她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已然容颜不再,他们恩爱非常,江琉影仗着自己的美貌不曾对她行礼问安。她对我说:“忽然怀念从前,我在江南的高山绿水间畅游的日子,无忧无虑,小九,我后悔了。”

很快,江琉影也有孕了。几个月后,她告诉我,快结束了。我以为她要自杀,时刻看着她,却在一不小心的时候,被她跑出去,给那个女子下了药,难产,母死存子。她被打入冷宫了,乾王得知女儿被打入冷宫,起兵了,兵败后被灭九族,紫晴躲在枯井,逃过一劫。

她用了所有的势力,送我和紫晴到了离州。她说:“既然他不杀我,以后,我也就不会有事,我只希望,你们好好的,家族全部无人,只有你们了。一定要活着。”

04

我和紫晴到了离州,东方,江南,却又比岭南偏北。比之岭南,却又多了些柔润和温婉。我们买下一处院子,临着清江,紫晴喜欢临水照花,也是不错的。紫晴现在喊我哥哥,我现在的名字是紫离。

自从乾州陶家被灭九族之后,紫晴就在计划着复仇,我知道,渺公主不希望这样,她想让紫晴好好活着,但是,家国之仇,怎么能说忘就忘,我们筹谋了许久。终于,离州的王没有女儿,一次出游,看到活泼的紫晴,非要认为义女,她便是离紫晴了。我一如既往的留在她身边。荣华富贵过眼云烟,她都不曾忘,我还是在那个小院子里面栽花种树,几丛翠竹,亭下棋局落满花,草药在后院,我待的时间久的地方。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琅琊令之英雄无名|紫渺悠悠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