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檀香】记起当年下岗的那段日子(小说)

“京东名店,大通斋“的产品,怎么会滞销??”厂长杨志新觉得奇哉,怪哉!纳闷,着急。在屋里转圈儿,自言自语。额头亮晶晶的,满是汗水。
  桌上的电话急匆匆地响了:“厂长啊,账上可要出零元了,下个月的工资怎么办,你赶快想辙吧!”
  厂长心里急火火的,顺口说了一句:“我有什么辙?等着吧!”啪嗒一声挂了电话,心里的火气直往上撞。当了五年厂长,搞出了一个“金响卷”的新产品,火了两三年了,难道就要倒闭了?一直心高气傲的杨厂长,怎么会甘心?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张笑脸,是销售科长王红蕊!她提醒过:“有人假冒咱们厂的产品,不可小视,要反击!” 那时的杨厂长正财大气粗,哈哈一笑说:“我们是京东名牌,哪有大船让小舢板撞沉的道理”王红蕊当即反驳了一句:“别忘了‘船小好掉头’……想到这儿,忽然骂了一句:“真是混蛋透顶!”不知道他是骂冒牌者,还是在骂自己。
   此时,门铃一响,王红蕊走进来了、在厂里,她可是人见人爱的漂亮姑娘。红苹果一般的脸蛋上,俊眼修眉,长发披肩,显出潇洒自如的神态。三年前大学毕业进厂,一年后,杨厂长开始赏识她的才气了。那是在“金响卷”刚刚研制成功的时候。杨厂长和几个中层干部商量着起个产品名字。讨论一番之后,厂长拍版:“主料是黄粘米,就叫”黄米卷”吧。活刚出口,王红蕊就说话了:“既然是黄粘米做的,不如叫‘金响卷’更好!可以吸人眼球,打开销路!”,大伙各个点头称是。厂长眼睛一亮,当即决定让王红蕊进入销售科,几个月就当上了科长。
   决定宣布那天,干了30多年的副厂长黄石元找到杨志新闲聊:“让王红蕊当科长这决定太英明了。你叫志新,也该知道女孩的心,一年多来这姑娘对你可有意,给你送吃的,给你洗衣服,我可都看见了。多好的姑娘,你可别犯傻!再说,人家是大学生,家父担任过教育局长,也算是书香门第了吧!你也到了而立之年了,抓住机会,挺进!”杨厂长听着笑着,摆摆手说:“您还是少操这份心吧,她是干部家庭的娇小姐,我是根红苗正工人家庭,我能要吗?等等看,该出手就会出手的!”黄石元苦口婆心地劝几回,看来说不动他,心想:“也许这小子也许早就在大学里搞好了,甭管他的闲事了,嘴里还是冒出一句狠话:“你要看不上王红蕊,一辈子后悔去吧!”
   产品滞销,杨厂长眉头紧锁,一门心思在销路,叫来王红蕊,劈头就问:“咱们的产品卖不动了,你看你这个销售科长怎么办?”
  “我想好了一个办法,明天我试试,一切费用我个人出,你能支持就行,”王红蕊胸有成竹地说。
  “不管白猫、花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卖出产品就是硬道理,!你大胆地试吧,我全支持!那么,可否透露一点你的招数?”
   王红蕊笑了,紧紧抿着嘴唇,想了想,说:“我先试验,厂长信任,我还是不说为好,你就静候佳音吧!”
   第二天一大早,厂长开着车,到小城的各大超市转悠了一遍,就是想看看王红蕊是有什么招数打开销路的。没想到,居然没见到她的影子,只好回到厂子里来了。
   车子开到厂子门口。忽然看见好多人在厂门口围成一个圈,厂长下车走过去,才看到人群中间,有个圆桌,桌上铺着红绸子,上面放着一块金砖。金砖被三面的金响卷包装袋围着。王红蕊坐在一边小桌旁。副厂长黄石元直脖大嗓地喊着:“金砖20公斤,有人能一手抓起来,举过头顶,就是我们的金响会员,奖励一千元,送我们的产品。此时人声鼎沸,小伙子各个跃跃欲试。一连几个都上前一展身手,每个都以失败离开。金砖太重,拿起来着实不易。敢于试试身手的,金响卷可以随意品尝。正在大家犯难之际,不知是谁,打电话叫来一位壮汉,闷闷吃吃地走到台前,一把抓住,举了起来。赢得全场一片掌声,王红蕊立马兑现1000元奖金,还给了一大袋金响卷。那大汉不言不语,抱着袋子,笑眯眯地走了。
  此时,仍然有人上前试举。自然也不成功,大你可以得到随意吃金响卷的奖励。人们一边吃着,一边啧啧赞美。看到这儿,杨厂长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胡来!”
   就在他愤懑地想离开时,围观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七嘴八舌地叫喊着:“真的好吃,我们想买!”
   “好哇,今天购买,价钱打八折!”王红蕊的话刚刚落音。人们呼啦一下子就跑到厂子门口排队了。这时,最忙活的是搬运工,一车车的金响卷想水流一样,流到了顾客手里。最让杨厂长开心的。是附近的几家超市的老板。听到消息,赶紧来车到厂里拉货,那场面,真的火爆呀!
   不出一周,厂里的存货全都销售出去了。后来,副厂长黄石元才跟杨志新泄了底:金砖是从北京一家金店借来的。那大汉是她的姑表哥,一些围观者都是王红蕊的邻居,杨志新心里好顺畅,更对杨红蕊刮目相看了。内心一激动:就给王红蕊发了一条短信:“你很棒!爱你!”
   不一会,收到了王红蕊的回音,只有五个字:“雾霾散去了!”   

1
  1991年寒冬,厂部突然宣布限产,富余人员一律拿60%的工资下岗。厂子什么时候好起来了,就什么时候再通知上班。一个近千名职工的市属针织厂,谁是富余的?谁又是地球上少了谁就不转了?
  这一天上午刚上班,厂劳资科刘科长把下岗指标分发到各个车间、科室,并向工人们特地说明科长、主任不在本科室、本车间的下岗范围,这是厂部的明文规定。
  我们生产计划科一共六个人,各有各的工作岗位,各有各的工作职能。除赵科长外,科员有调度员小周,统计员小陈姐,设备安全督查员老李头,我是化验员,当属生产一线,而且副厂长的老婆还正在跟我学徒。我们科长、小周、小陈姐和我的徒弟小冷都是女同志。
  这次科里分了一个下岗名额,赵科长把我们几个都叫到她的办公室开会。在会上,她先是把厂长在昨天召开的中层干部会议上的讲话和厂部决定照本宣科地向我们作了传达,然后说:“这次下岗名额的落实问题,我们科采取先民主后集中,大伙先评议这个名额该给谁……”
  赵科长的话还没说完,大家一顿牢骚乱发,尤其是小陈姐,她是市里某局副局长的儿媳妇,直言不讳地骂起厂领导的娘来:“他奶奶的,厂子搞不好,还招这么多人进来,干脆垮了更好,大家都回去喝西北风。”
  坐在一旁的小冷听了小陈姐的骂声,心生反感,“你骂谁呀?我老公只是一个技术副厂长,他又不管招工的事。”
  小陈姐自觉失言,转过身来,连忙对小冷陪着笑脸解释道:“我不是骂你老公,我是骂某些个厂领导。”
  小周收起手里正在编织一件艺术品的钩针,漫不经心地对大伙说:“其实,厂领导也有难处,产品没人要,工资照样发。现在减员,这不正是在落实市局领导‘以销定产、限产压库’的指示嘛。”
  “你当然会逢迎领导,理解领导的难处,替领导说话,因为厂领导马上要提升你为副科长了。在我看来,你们两个都是稳坐钓鱼船,老李头你也不用怕,反正过两年就要退休了,厂领导会照顾老同志的。只有我和青锋两个人二者必选其一,铁板钉钉的事。”小陈姐心直口快,无所顾忌地当着小周的面顶了起来。
  一直坐在墙角处抽着烟不支声的老李头突然冷笑了一声,说:“怕?我怕什么?我怕它个鬼。我不是说狠话,谁能接替得了我的岗位,就让他来试试。”
  “要是有分房指标拿来分配的话,指不定就不会你推我让了,谁抢得赢的,谁是老爷。”我随口调侃道。
  “喂喂喂,大家不要转移议题,好不好?青锋,你也是厂里的技术骨干,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我……我说什么呀?”我迟疑了一下。
  “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赵科长催促道。
   “那我就真说了,说得不好听你们就当我没说,好吗?”
  “你有什么话就说嘛,别这么婆婆妈妈的了。”小陈姐白了我一眼。
  “好,那我就实话实说。其实,我们生产计划科早就应该撤消了。”我这一语既出,在场的几个人,连我自己都惊呆了。过后我发现,赵科长和小周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珠子瞪得都发绿了。小陈姐也鼓起眼睛看着我,小冷则是一副无所谓的神态,唯独老李头鼓起掌来,叫好。
  “青锋,你继续说。”赵科长毕竟当了几年的领导,很快就恢复了常态,但还是有点不高兴。
  “我觉得吧,厂里还拿着我们六个人当活菩萨一样的供着。产品都没人要了,还要生产计划科干什么?有用吗?我们这些人在生产上只会纸上谈兵、指手画脚。还计划,计划个屁啊?能计划出市场来吗?生产调度员不就是一个吃空响的主?我看这项职能就应该转给市场销售部得了。”我这个人就是实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从来不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
  “青锋,你说清楚,我一个生产调度员碍你什么事了?你凭什么要我下岗?”
  “我没说,也没资格说要你下岗。我就是就事论事,举一个例子罢了,”
  “那你刚才说的话是在放屁!”
  “你才放屁呢!”
  “师傅,你就少说两句吧。”小冷在一旁扯着我的衣袖。
  “好,我不说了,好男不跟女斗。”
  “青锋,我们都还年轻,你又是科班出身,不用怕,大不了出去闯荡一番,兴许比在这个要死不落气的厂里上班还强一些。”小陈姐嘴上这么说,谁知道她的心里在打什么九九。
  “凭什么要我下啊?凭什么?”我不服气。
  这样争来争去,快到中午下班了,也没争出结果来。谁愿意拿这60%的工资在家呆着啊?本来就那么几十块钱一个月的死工资,再这么一降,还能有多少。家里柴米油盐,蔬菜茶叶,哪样不要花钱啊?
  赵科长原以为按自己的工作能力和平日里对下属施舍的小恩小惠就能很快搞定这件事,这是她在昨天的中层干部会上是向厂长拍了胸脯的。但她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多年掌管的科室里,竟然会有人提出解散。她无奈地说:“时间也不早了,在下岗的问题上,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既然大家有不同的意见,这样吧,从下周一开始,大家轮流下岗。期限是一个月一轮。青锋,从你开始。散会。”
  
  2
  人家说,老实人吃亏,说真话倒霉。我原来不信,但这回我还就真信了。我就吃了这个老实的哑巴亏,也倒在这个说真话的霉上。别人在原则问题上都能东扯葫芦西扯瓢,我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呢?
  还好,也赶巧,下岗的第二天,副厂长托他老婆捎来口信,说是市郊有个同行厂家正在搞出口产品,急聘一名短期染整技术员,要我去把这个职位拿下。
  就在当天,我还真把这个职位拿下了。我的搭档是位女士,看上去比我小那么两三岁,个头挺高,长发披肩,穿着也挺时尚。她自我介绍说,她是这个厂子主管生产的副厂长,姓朱,兼着厂里的化验员。
  “哇,还是副厂长呢!”我随口脱出。这要在我们厂,哪个科长、主任不是脱产的?更何况是厂长级的领导。在我的印象中,厂领导都是成天坐在厂长办公室里算计着我们这些做工的人。
  “其实,我们厂只是一家乡镇企业,为了在纺织品市场占取出口创汇份额,提高知名度,就挂了块“市第二针织厂”的牌子。我们这个小厂可比不上你们那个国营厂哟。”朱副厂长风趣地说。
  “乡镇企业好啊。乡镇企业虽然起点低一点,但员工少,机制灵活,环境美,发展快。再说,员工也不用下岗。”我说着说着,想起自己是下岗来的,心里不觉有一种针刺的痛。
  朱副厂长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从她的文件柜里拿出一本样卡,说:“青锋师傅,你来看,这就是我们厂这次从省外贸争取的五千打纯棉针织T恤衫面料的六个色样。合同约定我们厂的交货期限是40天。按照我们厂的生产规模,织布车间正在加班加点生产坯布,制衣车间从打版、裁剪、缝纫到整烫等工序也招进来了一批熟练工。厂部要求我们这六个色样必须在本月24日前全部投试生产,以保障制衣车间的布料供应,确保成品按期交货。因此,只能给你10天时间,从小样到大样,到跟班批量生产。具体要求是匀染性好,色光正,有一定的光泽度和柔软性,门幅符合规定。这些,你能保证吗?”
  “能!”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就好。目前,我们已经对两个深色样品进行了投产试验,效果还不错。限于我们厂32S 纯棉坯布数量还不多,我想这两天把这两个深色样品批量生产,这样,制衣车间就可以启动生产了。至于另四个中浅色样品,我就拜托你了,因为这段时间,我很忙,厂里很多的基础工作要抓,怎么样?”
  我拿着样卡又仔细地看了看,沉思片刻之后,胸有成竹地对她说:“朱厂长,你放心吧,三天后见分晓。”
  从这一天开始,我一头扎进了试化室。这个试化室比我想象的要简陋得多,真的是不能与我们国营厂相比。一个操作台上仅有的是一个2000W电炉,一个恒温水箱,几个玻璃器皿,一台分析天平还是一个托盘天平,连一台精确度为万分之一的半机械加码电光天平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色牢度机、恒温烤箱等大型设备了。不过,染化试剂倒还算齐全。因此,我敢说,作坊式的生产就是时下乡镇企业的显著特征。
  简陋就简陋吧,只要用得着就行。眼下这四个中浅色样品还得好好琢磨一下,于是,我从染料选取、拼色到小样染色,反复推敲,多次试验,并依据染色车间的机械性能和染色条件调整工艺配方、工艺流程,绘制工艺升温、恒温、降温曲线图。这三天,可以这么说,试化室——车间几乎成了我的两点一线。有时顾不上吃饭,朱副厂长就把热腾腾的饭菜送到了我的手上。还有一个晚上,夜已经很深了,朱副厂长看到试化室还亮着灯,就走了进来。她进来时,还着实把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试化室的灯光很暗,我视力不太好,朦胧中,她像一具幽灵轻轻的飘了进来。她进来后又突然喊了我一声:“青锋师傅,还没休息啊?”
  良久,我缓过神来,问她:“朱厂长,几点了?”
  她告诉我:“凌晨三点了。”
  我“哦”了一声,接着又忙起手里还没做完的活。
  “去睡觉!”朱副厂长下起了命令。
  “好好好,我就去睡。”我回答道。
  ……
  
  3
  果然不出三天,可以全部投产试验了。试产的这一天,天气还算晴暖。车间周主任亲自操作染色机,我和朱副厂长镇守在染色操作台前,时不时地看看表,化料、加料、升温、保温,降温……一道道工序都是按我制定的工艺要求来完成的。就这样,当最后一道工序完成时,朱副厂长拿出样卡一对,顿时,眉飞色舞,满面春风。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朱副厂长通知我,今天投放最后一个色样。同时,她还告诉我,刚才,省外贸针棉部T经理来视察我们厂,对我们的产品非常满意,特地提出要到我们染色车间来看看。
  “真的?”我有点受宠若惊了。可我今天的心情不知是怎么回事?总有那么一丁点忐忑不安。
  室外,下起了小雨。
  工序在一步一步地进行,我努力镇定着情绪。临近中午,染色眼看就要出锅了,我发现湿布色相有点不对劲,糟了,偏偏在有省里领导要来视察的关键时刻。
  正在这时,老厂长陪同省外贸领导谈笑风生地走了过来。
  怎么办?染色机旁的几个人都傻了眼,一个个像木桩似的杵在那里。
  “怎么回事?”老厂长见状,立即敛容正色地对着朱副厂长厉声发问。
  “厂长,T经理,刚才机器出了一点小故障,造成染色后的色光有些不正。不过,没关系的,很快就会处理好的,请放心。”朱副厂长沉着地答道。
  “乱弹琴。尽快找出原因向我报告!”老厂长抛下这么一句话,领着T经理到别处转悠去了。
  这时,我的心里犹如一团乱麻,也是一头雾水,刚才幸亏朱副厂长反应快,她半真半假的就把老厂长给忽悠走了。我知道,她是为了我才敷衍她爸的。朱副厂长是老厂长的女儿,我是前两天偶然听车间工人们说的。今天发生的这起质量事故,显然不是机器故障,设备运转其实很正常。那么,问题出在哪?难道是工艺上?或许是操作上……期间,我就上了一趟厕所,而且就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
  虽说大学毕业才四年,可在我们厂里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低级的错误,偏偏又是在这节骨眼上,完了,完了。
  再过三天,这批染色产品就到了向制衣车间供货日期。如果延期,制衣车间成品交货就得不到保障。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误了交货时间,生产厂家是要负违约责任的,肯定要赔偿一笔不小的违约金啊。不行,我得马上从源头上分析,找出问题的症结。
  吃过午饭,我请朱副厂长通知染料仓库的管理员即刻来上班,重新取样,配液,准备再作一次小样试验。这是一个三拼色样,一般来说,拼色工艺比较复杂,工艺条件难以控制。
  不一会儿,仓库管理员来了。我们三个人一起到染料仓库取染料,仓管员开了灯,光线昏暗。我要求在上午发出的那桶染料里取样作原始样品。仓管员指着墙角处的一个染料桶说就是这桶。我走过去,看了一下染料桶上标识的染料型号。
  这一看不打紧,染料桶已经陈旧,上面标识的英文字母有些模糊,看不清到底是B字样还是R字样。从染料化学的角度上分析,B字样是带蓝光的,而R字样是带红光的。试化室存放的原始染料配液是R型的,我制定的染色工艺也是R型的染料配液。我估计是仓管员误把B字母当R字母向领料工发了料。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是否正确,我从桶中取出样品来,对朱副厂长说,我们马上配液,做个分析对比试验。
  一切准备就绪,我从中发现新配液与原配液色相有差别。
  问题的症结终于找到了,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接下来,我和朱副厂长一道,依照原工艺配方和工艺条件重新打样,两个人配合默契。试验结果证实了我的分析是对的。
  下午,继续试产……
  天,放晴了。我也该回去了。老厂长和朱副厂长都来为我送行。
  “青锋师傅,我们厂能保质保量如期完成这批T恤出口创汇任务,也有你的一份功劳。”朱副厂长边走边从她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实的红包塞到了我的手心。我估摸着有相当于在厂里干三个月活的工资。红包揣在我的手上,暖在我的心坎里。
  “谢谢!谢谢!”我连连地说。
  “再见!”我走出了这家工厂的大门,还看到朱副厂长在向我挥手。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檀香】记起当年下岗的那段日子(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