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历史/古言】子秫杳(18)

  他握着手中的剑,猛的刺进胸膛!
  “不要……”她撕心裂肺的吼叫着。血浸染了白衣,如同一朵朵妖艳诡异的花绽放开来。刺痛了她的双目。
  她泪如雨下,早已泣不成声!
  他伟岸的身躯,豁然倒下。依旧温柔含笑的望着她,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淡淡说道“念儿,忘……忘了我,和他幸福的生活下去。”
  “殿下……殿下……”声声嘶哑,可是,再也叫不醒怀中的人。
  “来人,请皇后回宫。”
  “哈哈哈”她仰天大笑,胸中一痛,兀自吐出一口血来。
  “殿下,念儿这就来陪你可好?”说罢取下头上的白玉簪刺入雪白的脖颈!
  “这黄泉路,殿下一个人走未免有些孤独,还是……还是让念儿陪着你罢,这样……念儿才……安心。”她浅浅的笑着,抱紧怀中的人“殿下,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再也……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了,真……真好。”她渐渐闭上双目,再也未曾睁开过。
  说好的碧落黄泉,你怎可丢下我?   

太子救美

  “公主呢?”

    刚走出二三里路,子秫问道。自己在大军中来来回回看了几遍,怎么就不见姝杳呢。

    一路上浓情蜜意的陶渰和念儿此时也回过神来,是啊,公主呢!

    念儿从小就被安排去服侍公主,虽然比姝杳小,但是却一直是最疼她的人,大军已经走出这么远,忽然发现公主不在,最着急的当然也是她。念儿一着急,当下就调转马头,作势要回去找人,陶渰担心她一个人有危险,只好让子秫先带着队伍行军,自己和念儿去找姝杳。

    子秫虽然也担心,但也只能这样了,只好自己带着部队继续往扶州赶路。念儿和陶渰回到了皇城,但是没有圣旨召令是进不去的,皇城的守卫例行公事地拦着二人,说什么也不好使。把念儿急出了一脑门的汗。

    其实姝杳早就出来了,大军走后不就,她就随着运粮队出了皇城,一出皇城,四下开阔,出路就更加迷茫。半晌,她从怀中拿出国书,父皇,任务我完成了,姝杳可以歇歇了吗?为什么自己承担这么多,付出这么多,上天还不肯开开眼,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当初就让自己死在桃林,又为什么要让自己遇到他呢。

    这种感觉真可怕,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依赖的?从桃林相逢,从城墙上的夜,从一次次的生死和患难……

    抬眼看看大军离去的方向,震国是不能回了。再看看别的出路,自己也不知道该往哪边走,信马由缰的晃出了城,胯下的马儿还没收到指示,就顺着路边的嫩草一边吃一边走,一副悠闲的样子。而坐在马上的姝杳却很忐忑,不知道他会不会发现,他会放着十万大军来找她吗?他的妻儿……

  “公主殿下”

    一道雄厚的男音响起,熟悉的声音让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在姝杳出神的空当,马儿已经驮着她走出了好几里地,老马识途,走的正是一行人来时抄的小路。在这条路上,有着陶渰和念儿一路的浓情蜜意,也有自己一路在眼里心里看着想着的子秫。还有,就是在后面追赶了一路,而现在终于出现在她面前的,铁烶!

    铁烶跟了他们一路,眼看着他们进了洛阳城。他不敢进城,他总觉得只要在洛阳城外,自己的身后就有强大的震国,而一旦进去,自己就是孤身一人了。他不敢进去,他是乱臣,他出师无名,看到威严的牌匾,他更是心虚。

    在城外等了三日,探子来报说大唐组建了二路兵马,本来想快马加鞭赶回扶州应战的,没想到自己迟走了一步,居然碰到失魂落魄的公主一人独行,这就有意思了。

    姝杳知道自己打不过铁烶,心里已经打起了鼓,左手偷偷摸向佩剑。

    铁烶把她的小动作全看在眼里,冷笑一声,看着姝杳心虚的样子,像是盯着自己的猎物,“来人,请元帅夫人回府。”

  “铁烶,”公主怒了,“你杀我皇兄,夺我皇城,如今还想要认我这个元帅夫人,真是痴心妄想!”姝杳气急了,骂人也变得伶俐。

  “公主,这你可就错怪在下了,连你都是我的,还分什么彼此啊!哈哈。”铁烶厚颜无耻的说道,身后的士卒也一并起哄,人人吹着口哨此起彼伏。

    是可忍孰不可忍,姝杳被他气红了眼,一脚踩在马背上跳了起来,手中的长剑直直冲着铁烶的咽喉刺过去。

  “公主,你当真要试?”铁烶勾起半边嘴角,后仰在马背上躲开第一击。

    姝杳回过头来,站上他的马背,铁烶已经坐起,姝杳从背后飞快的一手勾上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中的剑已经抵上他的动脉。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历史/古言】子秫杳(18)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