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雪夜茫茫

  深夜,风裹着雪花,雪花仗着风势,在肆虐地飞舞,扑打。
  “爸,爸,冷......我冷!”在白茫茫的雪帘里,一个抱着的孩子微弱地哆嗦着。
  在这雪夜里,无法看清孩子那冻得发紫的嘴唇和红萝卜似的小手,但他父亲清楚,儿子现在的境地无异于被人扔进了冰窟。“噢,噢,宝宝快要到家了。”他把孩子的那双冰一样的小手塞进自己的衣襟里。此刻,他似乎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做父亲的人了。
  在这之前,他满脑子里有筒子、束子、万子而唯独没有儿子。现在看着儿子受冻的模样,又疼又悔。感到有罪于儿子,有愧于美貌温柔的妻子。随着一阵痛苦的忏悔又袭上一阵恐惧。
  上个月初,妻子向他下了最后通牒:如再赌博就一刀两断。妻子金口难开,开口便值千金。他想到将会离婚,浑身打了个寒噤。
  “宝宝,如果妈妈问,就说在奶奶家。别说在打麻将......听到没有?”
  孩子睡意朦胧地答:“知道了。”
  他顶着风雪默默地走了一阵,又不放心地问道:“妈妈问你,你怎么回答?”于是,孩子把他的话一字不漏地重说了一遍。
  “不!不!”他惶恐地否定着,又教道:“你就说,在奶奶家。”
  “孩子应了一声,眼皮稍抬了一下,哆嗦道:“在奶奶家。”
  这次回答使他很满意,他的步子加快了。零时五十八分,他们终于回到了家。房内的温暖驱散了孩子身上的寒气和瞌睡,他快活地钻进了被窝里,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发着嗲。母子的亲热并没有给做父亲的带来危害,孩子按他的意愿作了回答,他也在一旁作了理所当然的解释。惹得妻子着急起来,询问阿婆发病的情况,又责备丈夫不该在阿婆退烧前回家来。他大为感动,毫不吝啬地把嘴唇像雨点似地落在妻子的脸颊上;直到妻子催他去盥洗,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床头。
  洗漱完毕,他踏进卧室听到孩子在向妻子讲述:“奶奶那边太冷了,冻得我和奶奶浑身发抖。睡着了还梦见大雪落在我身上......”
  他怕孩子说多了露了馅,装作生气阻止道:“别说话了!快睡觉!”话音刚落,被窝里钻出一个小脑袋,诡秘地对他眨了眨眼道:“爸爸,爸爸,我没有跟妈妈说你在打麻将。”
  孩子话不啻是一声霹雷!他浑身一颤,接着便像一个等待审判的罪犯低下了头。
  突然,他听到“哎呀”一声,他猛然抬起头,只见妻子忙着掀起被褥口里自语道:“真浑!衣服还晒在露天里。”
  “别起来,别起来,我去收。”他绝不会放弃这赎罪和献殷勤的机会,返身就往外跑去。
  房外大雪纷飞,晒衣的铁丝架上空无一物。正当他诧异之际,房门“砰”地关上了。继而传来了孩子的哭喊声。
  他省悟了,下了一整天的雪还会把衣服晒在外面?!可要纠正自己的懵懂已经来不及了,房门已被关得严严实实。
  雪,纷纷扬扬,落满全身,融化在心里,是鞭挞?是洗涤?还是惩罚......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雪夜茫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