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流年】贼好想(绝句小说五篇)

图片 1 贼好想
  
  晚风掺杂馋人的迷香,鸭脖子的烧腊店,人来人往。
  老板,我要鸭脖子。她贪婪的目光撞上他的好奇打量,川妹子吧?
  你猜。她甩甩短发,笑着挑选,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他称重,打包,目送像风一样的姑娘。
  她闻闻鸭香,想起他的公鸭嗓,独自笑洒幽巷。
  淡淡的来来回回,胡乱的猜猜想想。他更加好奇她这个精灵古怪的模样。
  买吗?
  不了,辣得超爽,只是舌疼……她俏卷的娇舌逗红了他的脸庞。他的脸红又辉映着她化学反应一样的目光。
  喂……她的尾音拉得羞涩悠长。我想说,建议你注册一个品牌:贼好想。
  她一溜烟地跑了,他呆瓜一样笑望。
  不久,店名换了,公鸭嗓吆喝得更加响亮。“贼好想”传遍街头小巷。
  夜色下,她吻着他的颈项。这个鸭脖,才真香。(300字)
  
  小坏蛋
  
  夕阳落下梦的斑斓。他骑着摩托车,任凭八哥跳跃停落在他两肩。它机灵的幽瞳,扫描着车来车往,轻声警告连绵不断:“小心,大憨,小心,大憨。”
  他习惯于它的叨念。哧溜一下,他感到肩头温湿了衣衫。
  “小坏蛋,你在拉肚子吗?大憨没有再换的衣服了。”他伸手摸了摸了它的小脑袋,脸上漾起风吹的柔软。
  工地,菜市场,家园,他一日三点一线的辗转,从朝阳映窗,到夕晖入眠。
  “我们一起运动吧。”八哥看到他铺开床单,又撒起了娇欢。他憨憨一笑,沉默是他久经的习惯。八哥,是他温暖的伙伴。
  不凉不烫的鸡汤,刚刚好的稀饭,他端到她的床前:“老伴,吃饭。”
  地震将她带进植物的世界,八哥说着她曾教的语言,朝盼暮等,年复一年。(293字)
  
  香风醉雪
  
  红梅妖娆,雪凝如瑶。
  她回家寻找温暖的怀抱,却见娘华发如霜,形容枯槁,她将一场久盼的撒娇拥成别样的祈祷。
  风雪呼啸着长夜的寂寥。别碰我的长发!她在梦中惊叫。怎么啦?娘的询问换回她的自嘲。敏感的神经,如藤紧绕。
  一天,听说女儿为美容动刀,娘不顾一切连夜赶到。
  不见长发飘飘,却见光头戴帽。她拿出一顶漂亮的假发:“娘,这是我的长发,价值连城,送你养老。”娘掩饰内心的风暴,已知女儿为癌化疗。
  她蛾眉淡扫,红唇轻描,手术前,精心做着勇敢的告别和最后的微笑。
  苏醒,抢救,治疗,复查,她总不忘美美扮俏。珠流璧转,医生眼里写着大大的惊叹号:“你女儿的身体里已无可怕的癌细胞。”
  窗外,白发抖瑟,梅雪比骄,香风醉雪卧枝慢摇。(299字)
  
  激流
  
  半弦月,难圆难钩。
  塘边,婆娑的树影,她默守月夜的深幽。寂静,是心里别样的激流。
  他俩是合伙人,也是多年挚友。农园,承包的池塘,他想养鱼,她想种藕。他俩为一个最佳方案,争论不休。最后,她心累地说,我撤资,不再与你为谋。
  委屈的泪,苦涩了心头。她湿漉漉的眼眸,深藏难以愈合的伤口。晚风在枝头徘徊绸缪。
  突然,一件披风轻披她肩,他的低吟响在耳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双有力的手将她紧搂。不等她拒,不等她许,吻已封口,熊熊烈火烟灭于他爆燃后的温柔。
  他笑说,傻瓜,池塘里可以同时养鱼种藕。
  她嗔恨,你才傻,好男不跟女斗。君不见,淑女藕心,环环相扣。
  一个雨洒梨花,一个风抚垂柳。(292字)
  
  幽月无声
  
  夜深沉,梦已冷,露重更深。
  她倚门,泪珠双滚,娘在门外如泣如诉,心急如焚:“孩子,别辍学,读书才有好前程!”
  她的大学,夜夜挑灯,为挣生活费,她边读边当服务生。
  如今,娘离婚,却让残梦如风,渺渺若尘。
  她狠撕着协议书,想要撕烂不堪重负的人生:“娘,为啥要背着我离婚?”
  娘哭晕,如一片面朝大地的落叶,匍匐着坚韧。缓醒,女儿的哭似尖刀利刃:“孩子,不知他在哪,你千万争气,娘来打扫学院所在的城镇。”
  扫街声声,她陪娘扫走一个又一个日月星辰。她考上了研究生,又接到一个“好心人”的大笔捐赠。
  娘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幽月无声,泪雨飞,孤影斜横。
  当年,他做生意亏了血本,为躲债,为保妻儿,他净身离婚,未要分文。(291字)   

图片 2 小黄鸭
  
  毛绒绒的小黄鸭静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边,萌欢她一身奔波的疲倦。
  ​她走进茶坊,老板的公鸭嗓让她陡觉天设机缘。青花瓷杯,茶叶舒展似​载着幽思的小船。
  她长发披肩,紊乱的心思淹入茶色的浓酽,纤指托起一杯沉甸甸的想念。
  她看着捡来的小黄鸭,黑溜溜的小眼,黄嘟嘟的小嘴和她一样郁郁寡欢。
  她说:“老板,喝完这杯就买单。”
  迷蒙的心思似烟雨的帷帘,似曾相识的娇容让他狐疑商谈:“你等等,我也有一只小黄鸭的布绒,比你这个更好看。”
  他的小黄鸭正是她娘拍的照片。娘临终前说,爹的茶坊有一个“小黄鸭”的牌匾。
  他怅望,哽咽:“台风刚来,牌匾正修复重建。小黄鸭是你娘给我专属的亲唤。”
  知青的流年,滑入红茶的杯盏,漩动一怀艳丽的缱绻缠绵。
  (299字)
  
  蝴蝶肚兜
  
  从酒窖捧出久储的静候,无法启齿的心事斟满意味深长的眼眸。他说:“买我公司的品牌,我给你丰厚回扣。”她笑而不语,碰杯,签约,轻握默契的相投。
  静电击麻指头。他夸张抖簌:“难道你是机器美人?温润却感觉电手。”
  她婉尔一笑,拒绝他给的厚厚报酬,淡淡的清高透着不可捉摸的深幽:“新衣有电流。”
  合作继续,电话依旧,网聊,访问,共赢互求。
  他再次邀她到酒楼。雅间熟悉的兰花香萦绕心事的绸缪。
  他捏扯轻抖蝶吻花蕾的刺绣肚兜:“我秘制的绝版绢绸,唯你穿戴,勿传闺友。”
  她厌倦赤裸的金钱交易,却对袖珍霓裳爱不释手:“绢色恰像你自酿的果酒,那种绕唇三春的清愁。”
  光阴深深醉去。他眼饧骨软,她欲语还羞,皱褶的肚兜上蝶翅微微颤抖。
  (300字)
  
  雪儿
  
  窗外的粉雪缤纷产房的静候,婴儿的哭声嘹亮黎明的眼眸。
  她看一眼红朴朴的脸蛋,牵了牵女儿稚嫩的小手。从此,娘儿俩风雨同舟。
  没有丈夫的陪伴,他已成为富贵小姐的追求。雪在玻窗外轻扣。她问天,问地,问茫茫宇宙:就叫你雪儿吧,愿你洁白无瑕,钟灵毓秀。
  岁月的深河稀释了浓浓的哀愁。雪儿如蓓蕾初绽,芳菲四周,诱得大学的蝴蝶蜜蜂频频回首。
  图书馆的巧遇,食堂的邂逅,他是学生会主席,终于成为雪儿的男友。他的全家福相片,惊醒梦魇,妈妈坚决摇头:我不同意。
  男孩的父亲是妈妈原来的男友。雪儿不懂妈妈的反对,委屈化作苦泪驰流。
  一条短信发来:雪儿娘,我不是他爹,无意中验血发现的秘密,是我无法愈合的伤口。
  雪落的声音,涩涩发抖的清愁。
  (300字)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贼好想(绝句小说五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