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扶贫两部曲(微小说)

一、驻村书记
  
  杨林最近心里窝屈,烦不胜烦。
  单位有风声传出,到石头村当驻村第一书记的事儿要落到自己的头上。他闭着眼睛也能猜出来,单位不大,就那么十几个人。党员更少了,除了局长就是他,难道能让局长下乡当书记吗?
  杨林从部队复员参加工作十几年了,混到现在还是个小科员。唯一拿得出手的是党员证,还是在部队入的。县里几个一起入伍参军一起复员参加工作的战友,最小都混到副科了。
  老婆多次提醒他让他找找关系走走后门。
  好几次,他半夜三更地提着老婆买的高档礼品向领导家走去。可是,每次走到半道,都又折回来了。老婆问为啥无果而返,他理直气壮地对老婆说我是党员,绝对不能助长行贿的歪风邪气。
  礼品送了十几年,结果一次也没有送出去。
  扶贫工作开始后,他就成了单位的人物,被委以了重任,每每县里有啥会议,他都按时出席,回来后一一汇报。为此,局长专门开会表扬了他。
  这次被抽调下乡任驻村书记,他又是单位的不二人选。
  下乡就下乡吧,至少远离城市的喧嚣,就当给自己放个假,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美妙风光。杨林坐上了单位的专车雄赳赳气昂昂地驻村了。
  驻村后,杨林深刻体会到了山区老百姓的不易。石头村三面环山,一面靠水,交通闭塞,经济来源全靠山洼里的那十几亩庄稼,有的家庭倒是有经济意识,种植些香菇,可是找不到销路,卖不出去,反而赔了钱。于是,有劳力的年轻人就出门打工了,剩下的全是老幼妇孺,有几家情况特殊的,一日三餐温饱都难以解决。
  杨林是农民的儿子,看到大爷大妈饭碗里的苞谷糊汤,眼睛不觉湿润了,他下决心要改变石头村的面貌。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河吃河,杨林决定围绕大山大河寻找出路,为石头村找一条致富的路子。
  杨林驻村一星期后,妻弟第一个来看他了,给他带了鸡鸭鱼肉,外加一条大中华,亲自下厨给他做饭,酒饱饭足后妻弟拉着他进了里屋说:“我老婆娘家是这个村里的,能不能给整个贫困户当当,补助点钱。”
  杨林傻眼儿了,贫困户还有争着当的吗?难道为了钱就不要面子了?
  妻弟说:“面子能值几个钱,人民币才是钱!”
  杨林摇了摇头,妻弟妹的娘家他清楚,虽然比不上城里人富裕,但其夫妻俩出去打工了,一年最少赚好几万,比他这个公务员都挣得多,怎么能是贫困户呢!
  妻弟气哼哼地走了,临走恶狠狠地说:“怪不得我姐骂你没出息,就你这死巴劲,我姐嫁给你亏死了!”
  杨林心里嘀咕:“亏不亏你姐说了算,你说的不算。”
  没过三天,杨林接到了岳父的电话,还没顾上问候,岳母在那边就咋呼开了,还是那个意思,照顾一下她儿媳妇娘家,怎么说也是亲戚,亲戚不帮亲戚,能叫亲戚吗?
  杨林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靠在床头抽了一夜的烟。
  驻村期间,杨林挨家挨户摸底。精准扶贫,就是要精准到细微,不能漏掉一家,也不能蒙混过一家,让贫困户实实在在感受到政府给的关怀和温暖。
  又一个礼拜天,杨林刚走到自己的住处,意外地看到自己的老婆笑眯眯地依在门框上,落日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显得那么的静怡、那么的淡雅,仿佛和当初谈恋爱那样美丽动人。杨林眼眶一热,疾步走了过去,紧紧拥住了老婆……
  两人相拥进屋,时间不长,屋子里忽然传出了两个人的争吵声,紧接着柴门呼啦被打开了,老婆气呼呼地夺门而去,气势汹汹地扔下一句话:“你不答应的话,明天早上回城离婚!”
  第二天一大早,杨林换了身衣服,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老婆站在院子里,他长舒了一口气,很平静地说:“走吧,回家。”
  老婆一个箭步跑过来扑到他怀里,低声说道:“老公,我错了。”
  杨林愣怔了,急忙问:“这是啥情况?”
  老婆低声说:“昨晚从你这里出去后碰到了村妇女干部小石,她带我去了村里的几个贫困户家里转了转……我以后再也不拖你的后腿了,你专心在这里扶贫,争取让乡亲们早日脱贫致富!”
  “老婆,你真好!”杨林用力抱住了老婆……
  
  二、贫困户
  
  为了争当贫困户,葛二娃可谓是煞费苦心。这会儿他躺在床上,看着打着石膏像面袋子般的两条腿,心里喜不自禁。
  葛家庄千把口人,按照政策确定十户贫困户。贫困户补助多少钱,葛二娃不清楚,但是贫困户国家给钱那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这事儿想想都美,只要穷,就给钱。
  自打听说给贫困户补助钱,他脑子就灵活起来,盘算着自家的情况。
  老葛家四代单传,到了他这辈,他爹娇惯着他,疼爱着他,捧在手里怕捂着,含在嘴里怕咬着,也就养成了他好吃懒做的习惯。村里年轻人出门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家家门楼高修,两头狮子站在门口,那气势,要多排场就有多排场。
  再看他家,还是结婚时他爹给盖的那三间平房。老婆时常嘟囔着让他出门挣钱,他一听“打工”俩字就火冒三丈,打工那是人干的吗?吃苦受累不说,还像孙子一样受气,他葛二娃是那种受气的人吗?
  经不住几场吵闹,老婆的心脏病犯了,这下可好,啥重活也干不了,只能在家洗洗涮涮,后来闲的捯饬起微商来,没想到手机那么个小东西竟赚取了大钱。葛二娃心里那个美气劲儿就别提了,天天督促老婆玩微商去,做饭洗衣的活都让他妈给包了。
  前些日子,他爹胃不舒服,他立马找车把他爹送到医院检查。要是能检查出胃癌啥的,不是大病吗?谁知道检查结果出来是胃溃疡。
  后来,他妈的肚子疼,故技重施,他立马找车把他妈送到医院,检查结果是阑尾炎。
  这段时间为了父母看病钱花出去不少,可贫困户的模型还没有出现。眼看着扶贫小组就要驻村了,葛二娃慌了脚,咬咬牙,狠狠心。那天他骑摩托车疯跑,一下翻到沟里了,从沟里爬起来的时候,满身是血……
  后来,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两条腿断了,打上了石膏。
  葛家上有年老的父母,下有读书的孩子,女人心脏病长年干不了重活,唯一的男劳力葛二娃又突然出车祸了,村里的乡亲们对这一家除了同情还是同情。
  葛二娃终于梦想成真了,成了村里为数不多的贫困户之一。他坐在轮椅上,看着手里的贫困户卡,心里就像喝了蜜一样。他腿上盖着一条褥子,靠在轮椅上晒着太阳。门前偶尔走过村民,都带着同情的目光问候着他。
  这时,年迈的王老太背着捡来的半蛇皮袋子包谷穗,蹒跚着路过葛二娃的门口。
  葛二娃一头雾水,大声问道:“王奶奶,你家不是贫苦户吗,国家会补助钱的,干啥还要去捡苞谷穗?”
  刚好走到他身边的村支书听到了,拍着他的轮椅说:“你得好好感谢王奶奶,你家的贫困户是她让出来的。”
  葛二娃疑惑地看着村支书,“啥情况?”
  支书叹了一口气说道:“王奶奶家你也知道,她革命烈属,一辈子守寡,收养的儿子小时候得了脑膜炎,成了憨子,她才是村子里最贫的困难户。但是你家情况特殊,你出这么大的车祸,失去了劳动能力,两个孩子正读高中……王奶奶找到我们,要求把她家的贫困户名额让给你家,她说,她现在还能干活,啥时候干不了再说。”
  葛二娃脑袋瞬间嗡嗡地乱转了,已经八十岁的王奶奶腰弯得像一张弓,那沉重的苞谷袋子压得她的头都快挨着地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偷吃王奶奶家的枣,她就坐在树下装作没看见;他在池塘里洗澡,漩涡太大了,打着转往下沉,刚好王奶奶路过……
  葛二娃流着眼泪,腾的一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随手抓起了一块石头,砸开了腿上的石膏,满眼泪珠子,歉意地说:“支书,我错了,我不是人,把贫困户指标还给王奶奶吧!”
  ……

图片 1

                          (小小说)

    “扶贫路上,一个都不能少!”自从党的十八大后,脱贫攻坚战的号角在全国大江南北迅速嘹亮吹响。同时,也吹进了彭家湾,吹活了彭二的心。

  彭家湾人口不是很多,什么条件符合贫困户,彭二不知道,没钱就是贫困户,没钱国家就给钱,那是硬道理。彭二就想着这美事儿,脑子灵泛了起来,想方设法要拿到建档立卡,争当贫困户。

    彭二家五代单传,打他出生起,爷爷奶奶就娇惯着,事事宠着他,养成了他好吃懒做的习惯。村里,一般像他这样年轻力壮的,出门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大多回村建起了高楼大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他呢,平时就在村里喝酒聊天,插科打诨逗乐子,房子也还是结婚时他爹给盖的那一层楼。老婆秀美勤劳能干,养了一群鸡鸭,多次劝他去打工挣钱,他一听就火冒三丈:“打工,是人干的事吗?是我彭二该干的事吗?吃苦受累不说,还被外人欺,我彭二虽说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主,但也是喝香吃辣长大的人,要去受别人的气吗?”

    几场吵闹,秀美一气之下,撂下担子,回了娘家。她一走,别说家里的鸡鸭没人喂养,灶台上洗洗涮涮的事都没人做了。饭桌的菜碗边上即便有砣鸡屎,彭二都懒得去擦掉。气得他爹娘直骂:“懒得做猪杀。”他不做声,看着父母亲盘算开了。灵机一动,把老婆养得肥肥壮壮的几十只鸡鸭全卖了,收拾东西搬到了爹娘的土墙屋去住,做饭洗衣的活让他娘给包了。

  后来,他爹病哼哼地躺在床上起不来,他立马找车把他爹送进医院检查。心想,要是能检查个大病来,没钱治,不就是贫困户了吗?谁知道检查结果出来是胃溃疡;他娘以及他儿子稍有不舒服,他也会积极找车把他们送到医院,检查结果均是属于气胀、消化不良的小毛病。

    一段时间下来,虽说为了爹娘和儿子看病钱花了些钱出去,可家里稍有积蓄,贫困户的模型并没有因此出现。眼看着驻村干部就要来核实情况了,彭二慌了神,把心一横,骑上摩托车在村里疯跑,连人带车翻到沟里,被人发现时,满身是血,不省人事……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荷塘“有奖金”征文】扶贫两部曲(微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