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罗海燕:小 雨

美高美,  雨下得正大,年轻女孩拿包当伞顶在头上,跑向站台后五六米远的台阶上避雨,随着掏手机的动作,兜里的一元纸币飘荡着跌入泥水中。
  “阿姨,你的钱……”台阶上五六岁的小女孩喊起来。
  “别喊,阿姨打电话呢。”一旁的妈妈打断了她。
  女孩回头扫了一眼泥水里的钱,打着电话站上台阶。
  “妈妈,我帮阿姨捡回来。”小女孩说着就要跑向雨中,妈妈再次阻止了她,“钱已经脏了,阿姨不要了。”
  这时,走过来两个人。
  “老公你看,地上有一元钱,脏了!”
  “现在谁还为了一元钱弯腰呢?就是没脏也不拣,快走!”说着,夫妻俩跨过纸币走了!
  “张帅,这里有一元钱,赶紧捡了。”刚下公交车的一个中学生也发现了地上的纸币。
  “我不捡,脏死了,要捡你捡。”同伴两人互相催促了好半天,谁也没有动手捡起那一元纸币,背着书包跑远了。
  接着,一位大爷打着伞踩着纸币走了过去,走出几步又退回来,弯下腰,看了看地上已经脏污不堪的纸币,伸出了胳膊,就在离地面不到十厘米的时候,又顿住了,回头看了看台阶上避雨的几人,直起身走了。
  这时,披着塑料雨披的清洁工大妈径直走过来,她捡起地上的纸币,又从兜里掏出卫生纸,擦了擦纸币上的泥水,伸向台阶上的几人。
  “给,你们谁掉的钱?”
  “是那个阿姨的钱。”小女孩指向站在一边,已经打完电话的年轻女孩。女孩的脸刷得红了,低头接过纸币,轻轻说了声:“谢谢您!”
  “不用谢,年轻人,钱即使脏了,那也是自己辛苦挣来的,要珍惜!”大妈说完,摆摆手向远处走去。

瓢泼的大雨哗哗的下着…… 我打着伞匆匆走出家门,向单位走去。正走着,突然听见一阵银铃般的叫声:“阿姨!请等一等。” 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雨中。透过朦胧的雨帘,只见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正在仔细的打量着我,被雨水淋湿了的身子,在不住的发抖。我惊奇的望着他,问:“干什么?” 她眨了一下眼睛,爽快地说:“我想在你的伞下避避雨。” 我迟疑了下,说:“好吧。”嘴上这么说,可我心里实在不高兴。心想,你也真不顾面子,伞这么小,我一个人也只是勉强凑合,你又来添乱,真讨厌!我越想越生气,便有意将伞往我这边偏,立刻,雨水向她袭去,打在她那瘦小的身上。她惊讶的看了我一眼,使劲靠向我,依偎在我身边。但我仍然把伞往我这边偏,低着头,走自己的路。 雨,还在哗哗的下着。路上,积了很多脏水,很滑。我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滑,身子不由己大了一个趔趄。糟糕,虽然小女孩连忙扶住了我,没有摔跤,但我的裙摆意见脏了一大片。 天呀,这可怎么办呀?回去吧,离家这么远了,来回一趟肯定迟到;上班吧,裙子脏了,很难看。我实在着急了,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小女孩好像明白了什么,不假思索地从口袋拿出一张洁白的小方巾,微笑的递给我说:“阿姨,用这个擦擦吧。”我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一再推辞:“不行,不行。你的毛巾是干净的,一会儿给你用脏了,你用什么呀。” 她郑重其事地说:“没关系,我妈妈常常对我说,要做个助人为乐的好孩子。来,我给你擦。”说完,也不等我同意,就为我擦了起来。 我不知所措,等醒悟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为我擦干净了,洁白的毛巾变成了黑脸包公。我拿过她的毛巾,说:“我给你洗洗干净。”她从我手中夺过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我自己洗。” 我望着她那天真幼稚的脸蛋,亲昵的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叫小雨。”她笑着回答。 “小雨?”多有意思的名字啊。的确,她是小雨,滋润着万物,也洗净了我的心灵。 作者单位:永荣矿业公司永川煤矿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罗海燕:小 雨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