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天黑请睁眼

  a大学篮球场上,刚刚结束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友谊赛。
  祥子最后一节没有上场,待三个室友归来,分别为他们递上了毛巾和水。并且告诉其中一个室友扬子,说他的女友李婷有事先走了,提醒他走时别忘记凳子上的衣服。也一并将衣服递给了扬子。于是四人一起向宿舍走去!
  “走,哥儿几个现在回去就买新装备,杀他几盘,我请客。”扬子兴致勃勃地一边说,一边说摸索着衣服兜。
  “行啊,大爷请客,小的自然赏脸啦!”虎子边说着,还装模作样地做些拱手作揖的动作,大家都乐了。
  “嗯?咋没了呢?”扬子嘴里嘟囔着,又把衣服兜翻了个底朝天,啥都没有!
  “找啥呢?该不是要说钱没了,反悔不想请我们了吧?别呀,咱都已经来了兴致了,不好把我们给撂半道上啊!”虎子挤眉弄眼地把胳膊搭在了扬子的肩上。
  “还真让你个乌鸦嘴说着了,钱真没了,就一张一百块钱,翻了几遍了,也没找着。”扬子无奈的说。
  “啥,真的?那可是衣食父母啊,赶紧的,回去找!”虎子带头窜了出去,四个人又回到了球场休息区。找了半天,啥都没有。
  “你是不是记错了啊?来的时候带钱了吗?”一直没开口的刚子说。
  “肯定没记错,出门前装的,本来打算和李婷去喝咖啡的。”扬子肯定的回答。
  “我知道了,肯定被你家那只美丽的飞鸟叼走了,一个人喝咖啡去了!”虎子又发挥着活宝的潜质。
美高美,  “去你的,李婷就不是那种人,她家条件那么好,钱比我多!”扬子说着拍了一下虎子的肩膀。
  “李婷走时,我刚过来,地上确实没有落下钱。”祥子说。
  “嗯,钱呢,肯定是被人拿走了,就看一直呆在这个地方的人是谁,那么他的嫌疑就最大。”刚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
  “哟,你可别在那里一副福尔摩斯的样子了,就李婷和祥子在这儿待过,不是李婷就是祥子了?我和祥子是同乡,他家条件虽然艰苦,但人品可是杠杠的!”虎子说完瞪了一眼刚子。
  “按照概率客观分析,条件不好的比不条件好的人发生率会高一些。”刚子没理会虎子的警告继续分析。
  “嘭……”虎子一个跨步上去,一拳打在刚子的脸上“去你妈的概率,祥子的人品,我拿人格担保,你要再敢胡说,我继续揍你!”祥子赶紧拉住了虎子。
  “你别打刚子啊,钱确实是丢了。”扬子帮刚子捡起掉在地上的眼镜,扶着刚子说。
  “快走快走,来者不善,赶紧撤。”刚子捂着鼻子往后退,一边小声说着,一边用胳膊肘不停的撞着扬子,下巴抬了抬又迅速低下了头,扬子顿时脸色变了,悄悄向后退了一小步。
  祥子和虎子看着俩人的动静完全不明所以。这时,从身后突然走出了四个大高个儿,一副社会青年的打扮,其中为首的抱着胳膊,边走边说:“呦,苏杨,就说找不着你,躲这儿了啊,看来你得罪的人不少嘛,又让人给修理了,哥几个正好凑个热闹!”刚子拉着扬子的衣角小心翼翼地往后一点点拽着挪动。;
  “你们怎么又来了?”扬子梗着脖子说。
  “怎么又来了?呵,问得好,上次怎么警告你的?让你离李婷远点,记性是让狗吃了吧!忘了是不,这就让你想起来。”说着,抬起胳膊手一挥,后面三个大个儿迅速把扬子和刚子围了起来。
  虎子故意大声说:“好啊,俗话说的好,恶人自有恶人磨,真不错,让他们打去,咱哥俩走,”搂上祥子的肩膀准备离开。祥子用力地拽住了他,摇了摇头,背着几人使劲儿晃了晃两人交握的手,虎子一溜烟地跑了。
  “他走我可不走,反正回去也没事,我在这里看看热闹。”祥子转身虎着脸说,又故意站远了几步,拿出手机玩了起来。
  “史祥,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我今天可算是认识你了了。”扬子一只手指着祥子声大喊。"
  “就是,看错你了,简直不配当我们的兄弟!”刚子也愤怒地看着祥子说。
  “你们是看错我了,那又怎样?”瞅了眼他们,祥子又低头继续玩手机,不再理会两人。
  刚子和扬子气愤的想冲上去打祥子,刚迈出一步就被那三个高个儿拦下来,接着就是一阵踢打。
  忽然,有人喊了声,“老大,有人来了”。
  几人迅速停了手,离三四米远站好,假装聊天,好像刚刚发生的殴打和他们毫无关系。
  接着,学校保卫科的人走过来,后面还跟着虎子。祥子赶紧迎上去把手机里拍好的视频给保安科的人看。证据确凿,几个社会青年被送去了派出所。
  刚子和扬子互相搀扶着走过来,向祥子和虎子道谢。
  虎子用拳头轻捶了一下杨肩膀,“扬子,你可想清楚了,哥儿几个的情谊远比你那一百元的价值高!”扬子重重地点点头,一把搂住了祥子,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四只手紧紧相握,友谊万岁的高呼声响彻整个操场!

(一)

坐了几个小时的客车,我提着刚从城里买来的东西,在山路上走着,抬头看了看天,担心能不能在天黑之前赶到家。正叹气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回头一看,是同村的虎子。

本来是没有坐他车回去的想法,但又顾念着天快黑了,这山路,一向黑了就不好走,加上最近,村里的好多摩托车都在这里出了事故,说是遇到了拦路鬼。想到自己孤身一人,索性把想法掐在了摇篮里,又念起这家伙平时没少向自己献殷勤,估摸着十有八分是对自己有点意思。便笑脸相迎,主动提起让他顺自己一程。

果不其然,在听说我让他载我后,他可乐开了花,嘴都快咧到耳朵去了,平常觉得这是一副老实人面相,然而我此刻从心底感到厌恶,一股恶心涌上心头,罢了罢了,不过也就十几分钟的车程,忍忍也就过去了。

一路上,虎子可劲找着话题,奈何话不投机半句多,燕子是进过几趟城的人,自然打心底是看不起从没有出过镇子的虎子,敷衍着答话。

没到村口,虎子把摩托车停在一旁,开着车灯,解着皮带。我眼看架势不对劲,呵斥了一句。

他一拍脑袋,点了点头,提着裤子,跑到不远处的一个丛林中去了。

等了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样子,眼睛都快看穿了,连半个鬼影都没看见,天蒙蒙黑,借着月色,不住埋怨着,又看了看路,离村口也没多远了,想着自己走吧。我便向他消失那方向,轻声说了一句,我先走了,虎子。声音小得怕惊动了什么人似的。

空荡的路上,只有一辆未关灯的摩托车,有未出现的虎子,当然,还有一个跟在燕子后面的黑影。

(二)

一回到村里,我赶忙提着去往燕子家,两手拿着东西,燕子忘在我摩托车后座上的东西。

敲了数下门,燕子家灯处于亮着的状态,然而并没有来开门的迹象,正纳闷想离开时,忽听一角落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寻声音找去,借着月色,勉强可以看清楚是两个人影,至于是谁,可就不知道了。看这身形,有一个人有点像燕子,刚想上前把手里的东西给她,看到那旁一人,拉起了燕子的手,顿时退了回来,强烈好奇心告诉我,此刻不能出去,屏住呼吸,躲在一旁听了起来。

听了几分钟后,我就明白了这二人是谁。一个是燕子,这点和我猜得没错。而另一个人我则万万没想到,是刚从城里回来的大学生李刚。之所以推断出那人是李刚,也仅仅只有两个关键词“大学生”、“刚子”。感情这两人早就有一腿呀。

这燕子听说李刚在外头有新相好,还没等她去质问他,他倒主动送上门了。

这李刚虽然是大学生,思想却封建得不得了,见虎子在燕子面前节解皮带了,一根筋就认为自己被戴了绿帽子,本想尾随燕子,没想到被她发现了。

又竖耳听了几分钟,这燕子怕是把我虎子当成纸老虎了,说什么要让我当孩子他爹,说什么和我干过那事了,要是李刚不娶她,就让这孩子不姓李,让我白白当爹。

自己还没发火,李刚先绷不住了,要知道,这些年,他李家死得死,疯得疯,也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到自己考上大学那年,李家就剩自己一个正常儿子了。如今老两口就时常催促自己,说隔壁张傻子她妈孙子都抱两了,念再多书又有什么用。如今好不容易怀了,这娘们居然还威胁自己。

我偷听得专心,全然没有注意到门开了,也没有注意到人向自己靠近,直到那人拍了自己的肩膀。

下意识吓了一跳,手里提着的东西落了地,要搁平时,这声音哪能入耳,风一吹就没了,可偏偏今天村里特安静,连那条大黄狗都没叫几声,这落地声就显得突兀。

说话二人也注意到了动静,李刚显然是不甘心,想再说点什么,燕子示意他快走。

说完,燕子朝我的方向挪了过来,警惕问了一句:“谁?”

“是我呀,燕子。”

燕子缓了一口气,母亲是知道自己和刚子的事情,也不用避讳什么。走近了,才发现,提着东西,站在她母亲身边的我。

燕子接过我递给她的东西,示意让我进去坐坐,还一口一个虎子哥,我心想,这婆娘,竟称我为哥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天黑请睁眼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