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那个问我要钱的陌生女人

  “我当时愣了。我把资料放到窗口,再拿身份证发现钱包没了。我是把身份证夹在钱包里,钱包放到提兜里。所以我拿身份证的时候要从提兜里找钱包,一找才发现钱包没了。”说话的人看看放在腿上的提兜,往上扽扽,把包口卷了卷,抓在手里,继续讲。
  “我第一反应就是让小偷偷了。我就对窗口里的姑娘说:‘哟,我钱包没了!让地铁里的让小偷偷了。’我为什么那么说啊,因为我突然想起,我往车厢里挤的时候旁边有人撞了我一下。
  窗口里的姑娘说:‘你别着急,好好想想是不是没带呢?’
  我说:‘不会的。怎么办啊?钱包里有身份证有银行卡,银行卡密码是我生日,小偷要是去银行取钱一取一准。’
  窗口里的姑娘说:‘那报失吧!’我一想也只有报失了,于是我就站到一旁用手机报了失。
  报完失我只好回家。我很郁闷,我早上临来时先打的电话。打完电话九点四十,仔细算算人家十一点半关门,坐地铁到金融街要一个半小时,紧着点来得及。于是我拿资料,换衣服,脱了拖鞋穿皮鞋,提起提兜就往外走。走到门口想起还要带身份证。我平日是把身份证放在钱包里的,钱包放在提兜里,到哪儿去拎起提兜就走。可今天我没敢大意,万一没带哪?那不白跑一趟?我又回到客厅坐到沙发上打开提兜掏出钱包查看。看清了才出的门。
  她抬头看着车门口,有一会儿没说话。
  门口站着一群人。车门开了,人群往外涌,外面的人往里挤,人们搅成一团,像一团掐架的蝗虫。
  站在她右前方的男人撞了她腿一下,她扭头看看男人笑了笑,好像是她撞了男人。“今天人真多啊!”她往左面蹭蹭又说话了,她说:“我刚才说了半天也没说到关键的地方,关键是我特感动。我早上不是很匆忙吗?一匆忙就忘事。我没带糖,没带糖我也不知道,等犯了病我才发现。那时候我刚走到百盛旁边那个报摊。我从办事的那幢大楼出来想坐地铁回家,就得经过那个报摊。我快到报摊时就不行了,我感到嗓子发紧浑身哆嗦,我赶紧伸手去提兜摸糖。一摸就急了,‘没带糖!糟了,钱包丢了,一分钱没有,怎么办啊!’可也不能等死啊,我就奔到报摊的冰柜,对那个老板说:‘您给我拿根冰棍。’老板伸手去拿。我说:‘我没钱,我钱包丢了,我......’老板手停在半空,看了我一眼,缩回手,转身去干别的。我眼泪哗地流下来了,老板的表情我这辈子都不会忘。那种鄙视让我比死还难受。我哆嗦着说:‘我不骗你,我钱包让小偷偷了,我有低血糖,出门又没带糖。’其实我那时候是想扭头就走的,我宁愿死也不想再站在那儿现眼了!可我不能让他们那么以为我,让他们以为我是一个伸着手要饭的乞丐。”
  她的话突然停了,探头看向左前方。凄婉的歌声从那边传来,声音越来越大。人们往两边靠,一个杵着拐杖的老头从人群穿过朝这边走来。老头胸前别着耐克风,腰里挂着小唱机,边走边说:“行行好吧,行行好吧!”
  她掏出十元钱递给老头。
  “你一定纳闷我钱包不是丢了吗?怎么又有钱了?”她看老头走远说,“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讲,讲完你就清楚了。”于是她又说:“我就快不行了,浑身在抽,眼睛开始模糊。这时一个中年女人掏出10元钱说:‘给这位大姐拿两根冰棍,钱我付。’那个中年女人和我岁数差不离,正在报摊买杂志。你问我怎么知道?哎,我不知道。我当时快失去意识了抓过冰棍就吃,不到一分钟两根冰棍就被我消灭了,我才想起来向女人道谢。
  “我四下寻找才发现女人在报摊哪儿翻看杂志。我那时候已经好多了。我走到女人身边说:‘谢谢您,您给我留个地址吧,我把钱还您。’女人说:‘不用还,您没事就好。’我说:‘不行,钱一定要还,要不您加我微信好吗?’我的口气是商量的,我不好意思强求人家,我怕人家以为我别有用心。女人说:“好。”说着就翻出二维码让我扫。你看人家多有教养,有教养的人不叫别人难堪!
  “我就掏出手机去扫。就在那时,在我扫二维码的一瞬间,我脑子忽地一下:微信红包!我红包里有钱!你说这人,就差那么一点,我光顾着想丢钱包的事了,就没想起来还有微信。微信、支付宝,都可以付钱啊!结果我以发红包的方式还了女人钱。为了感谢她我发给她一百元。女人不要。人家也没硬把多余的钱重新发红包给我,那多尴尬呀!人家给了我九十元现金,人家说:您拿着,一会儿您在路上万一需要钱哪?拿着方便。你看人家,这叫什么,这叫教养!”
  地铁车厢门口又开始涌动。她停止讲话,看向门口。过了一会儿她回过头来说:“真快,都到八角游乐场了,再过两站我就该下车了。谢谢你,听我叨唠了一路。”
  旁边的男人说:“不用,应该谢谢您,您让我感到很愉快,转眼就到站了。”

        那个问我要钱的陌生女人,是一位妆容精致的女人,皮肤白皙,衣着干净。她旁边站着的是一位穿着整齐、体型健硕的男人,男人推着儿童小推车,紧闭双唇,一言不发。小推车里躺着一个玩着手机的两岁左右小男孩,一脸天真无邪。 


        女人拦住我的时候,我正在找我的公交站牌。她说他们一家过来旅游,钱包被偷了,身上的所有东西都丢了,当然除了小男孩正用来看动画片的手机,她说:"小妹,我们一整天没有吃饭了,孩子那么小也饿了一整天,你能不能行行好,给孩子随便买点啥,或者你给钱我们自己买,我们回去立马把钱还你。"我看了看安静的躺在小推车里的不哭不闹,认真看动画片得小男孩,和一脸严肃死盯住我们的她男人,顿时知道我遇到了什么状况――我又要被套路了。我告诉她,她应该找的是警察,而不是我这么个路人。她说:“警察已备案,但最终给的说法是管不了。”我说,那现在网络支付这么发达,你都不用带钱包呀,你不是还有手机吗。她说:“我微信、支付宝都没钱,没绑卡,出事后跟朋友借了,但是他到现在都没有回信过来……”。我心想,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交的朋友都是塑料的吧,或者说,你们人缘也太差了吧。但是最终,我还是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转给她20块钱,我说,给孩子买点吃的吧,不用想着还我了。孩子始终是无辜的。她说,要不转30吧,我们三个一人十块买吃的。哎呀,我去,还有这么脸皮厚要钱的,我很不爽,所以我拒绝了她加钱的提议。


        当我跟我的家人讲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得说这很明显是骗钱的把戏,并且都数落我傻,还真给他们钱。但我对于这件事和这件事涉及的人,都有很多想说的。          从我自己来说,我从被那个女人拦下来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不对了,因为,我曾经遇见过类似的情况,那时候我还很单纯,我也是一个人走在路上,被人拦下来被迫听了好多谎话,最后被骗走了三千块钱,我一个月的工资。从此我想让自己变得多疑和冷漠,但我到底还是个善良的人,我会为自己的多疑和不够热情自责,我怕她真的有困难,这也是我会耐心听完那个女人讲述遭遇的原因。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个问我要钱的陌生女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