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丁香青春】签字(微小说)美高美

美高美 1 “喂,请问是刘工吗?”
  “是,哪位?”
  “我是富强设备制造公司的业务员王林,有一批设备已经货到现场调试安装完毕,现在需要您的签认,请问您最近有时间吗?”
  “原来是这事,没问题,随时过来都行。”
  “那太感谢您了。”
  “没关系,应该的,到了记得打电话。”
  “好的,好的,谢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
  王林挂了电话,便忙着准备资料,这是他到公司半年来经手的第一件事,他很仔细,不敢有丝毫的差错。大学生就业形势越来越严峻,但王林挺幸运的,还没毕业,就被这家设备制造公司录取了。只是来公司以后,王林除了打杂以外,就是熟悉设备制造的具体环节。他很郁闷,急需展示自己的机会。说来也凑巧,那日有个急事,其他业务员手头都有事,王林听说后,连忙给领导应承了,再三保证自己一定干好,领导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手,而且事也简单,就只好安排给他,并吩咐一定要办好,王林很高兴,拍着胸脯打了保票。
  待王林整理好资料准备前去时,突然想到如果客户一旦问设备后期保养之类的问题,那他就无法回答,虽然在公司一线待了半年多,但只是走马观花,对于很多原理,他并不清楚,于是他想了想,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先弄懂,以免届时因此误了公司的事。公司主管售后技术支持的张工为人平和,不管待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没有一点架子,张工虽然没有任何职权,但由于资格老的缘故,就连总经理对他也要敬三分,但他并没有得意忘形,依然是过去的行事风格。王林来到张工的办公室里,说明来意,张工便立刻拿出那套设备的技术资料,将设计原理、制造过程,以及后续的保养事项全部认真讲解一番,王林听得很认真,遇到张工强调的重点,及时记在日记本上,准备路途再温习温习。就在王林谢过张工准备离开之际,张工忙拉住王林,悄悄对他说:“过去办事时,记得带点礼物。”说完,张工指了指自己装钱夹的衣兜。王林一时没明白,只是稍稍点了点头,就准备前往车站。
  客户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坐火车要整整一个晚上,待王林准备妥当、买好票后,时候已经不早了,他匆匆吃过饭,就急忙赶往车站。那时正逢盛夏,虽然天色将近黄昏,但空气中依然弥漫着炙热,王林走在路上,纵然热得浑身上下大汗淋漓,心间却是非常舒爽的。路途无话,到了车站,等待片刻后,到了列车检票的时间,他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上了车,找到自己的铺位躺下。看得出来,王林对手里的工作有十拿九稳的把握,他很轻松,没有一丝紧张的感觉,脑海里不断想着自己在客户面前展示自我风采的场面,如同三国时期诸葛亮舌战群儒那般的精彩。
  那一夜,王林睡得很香,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也不知道,只是梦中迷迷糊糊听到列车的广播,待他睁眼一瞧,车厢里的同行乘客纷纷忙着整理行李,原来列车快到站了。王林快速起来,梳洗后,整理好行李,便等待列车到站。在等待的空档里,他顺道吃了早饭,准备下了火车就直奔客户处将事情办了,然后马上返回公司。
  列车徐徐进站,王林早已站在车厢门口,他很着急,不断催促乘务员赶紧开门,他好前去办事。待车厢门刚被打开,王林就一个健步冲了下去,飞跑着出了车站,根据手机搜索的线路前去客户处。路途,王林给刘工打了电话,得知他就在公司等着,那个瞬间,王林恍若看到了刘工为他爽快地签字的场景。一盏茶的功夫,王林到了,他无暇观看那些高楼,只是根据刘工之前的提示,前去找他办事。
  王林几番寻觅,终于到了刘工处,他礼貌地敲了敲门,耳边传来亲切的一声“请进”,王林推门,只见刘工已经站了起来,面带微笑朝他快步走了过来,紧紧握着他的手,好像老朋友久别重逢那般的亲密。王林连连谢过刘工,将随身携带的资料呈给刘工。却说刘工只是稍稍翻了翻,示意王林就坐,便将那些资料放在桌上,右手的三个手指相互搓了搓,面带笑容说:“东西呢?”王林连忙起身指着那些资料说:“所有的资料都在这里,我仔细检查了好几遍,都齐着。”刘工继续笑着说:“这只是一部分,还有更重要的。”王林听完,顿时拍了自己的脑袋,心道:幸亏提前去找了张工,要不然真就出了岔子。王林连忙将自己复印的那些售后技术资料全部交给刘工,刘工还是之前的样子,接过来,只看了一眼,继续带着微笑说:“这些都不重要,你就坐在这里仔细想想,我还有事,先忙了,待会再来找你。”说完这些,刘工便摇摇头,转过身向外走去。王林带着歉意,连连称添麻烦了,刘工只是摆了摆手,让他好好想究竟忘了什么,再顺便多说了“出门要会来事”之类的令王林感到奇怪的话语。
  却说王林坐在原处,绞尽脑汁想了小半天,也没能弄懂自己究竟忘了些什么,他将带来的资料反复检查好几遍,都齐全着,而且所有的数据都没有问题,设备也正常运转,他想不出来究竟是何处有了差错,惹得刘工稍稍不悦。王林能感觉到刘工对自己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从自己进门开始,到他离开,虽然一直笑着,但临走时的笑里有了很多生分,还有一种令王林始终捉摸不透的意思。
  这该如何是好?王林边苦想着,边翻着那些资料,突然他灵机一动,有了法子:直接拨通刘工的电话,然后问问他不就行了,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怎么没想到呢。王林打定主意,马上拨通刘工的电话,他还没说出自己的想法,只听到刘工冷冰冰地问了一句:“弄懂缺了什么吗?”王林答不上来,还没来得及说话,耳边就传来“嘟嘟嘟”的盲音声。王林还以为刘工的电话信号不好,再次拨了过去,耳边传来“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的提示。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将王林打蒙了,他想不出来究竟是何处有了问题,他更不懂刘工对自己的态度为何有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王林待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接下来究竟该怎么办,更想不到解决问题的法子,他也不好意思给领导和同事打电话咨询,临走前,自己那信誓旦旦的样子,犹在眼前。直到将近黄昏,刘工的电话依然是无法接通的状态,虽然王林一天没吃饭,但却没有饥饿的感觉,他满脑子都是刘工那莫名其妙的笑。
  黑夜如期来临,一盏盏灯渐渐亮了起来,将漆黑的夜照得如同白天一样,日光灯发出的亮色与天边圆月的银辉搅合在一起,使得王林渐渐有了困意。就在他快要进入梦乡时,耳边传来一声亲切的问询:“小伙子,来这里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吗?”王林揉了揉迷糊的双眼,只见一位四十出头、身穿西装的男子弯腰站在自己跟前。有人来了,总比一个人傻待在这里好,问问他也可以,王林看来人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心间立刻有了主意。王林站起身恭敬地说:“领导您好,我是过来找刘工办理签认手续的,他说我的资料不全,让我去准备,不知怎么的,我一时就困了,没想到,被您给瞧见,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这事,我也能办。”王林听完,顿时惊道:“真的吗?”“这还能有假?实话告诉你,我是这里专管设备的牛副总,请跟我来。”王林听完,连连鞠躬致谢,自己想了老半天困惑不已,却遇到这位牛总,简直太幸运了。王林边想着从天而降的好运,紧跟着牛总走出待了一整天的办公室。
  夜色真的很美,就连路旁的树木也多了几分特有的韵味,王林瞅了瞅天边的圆月,那一刻,他觉得当时看到的月亮是几十年来见过的最圆、最亮的。不一会儿,王林跟着牛总来到他的办公室里。牛总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从抽屉里翻了一会,拿出一摞东西,示意王林前来,牛总笑眯眯地说:“不知,方便不方便?”王林先是一愣,上前一瞧,原来是一些发票。牛总接着说:“只要你能为我解决这些,你的事就好办,懂不?”那一刻,王林猛然想通了临走时张工对自己的特别嘱咐以及刘工态度的瞬息变化,再看到眼前十分明晰的这一切时,王林有种掉进冰窟窿的感觉,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美高美 2 牛总坐在宽松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的雨帘,虽然天气不好,但他的心情却非常好,他翘着二郎腿、哼着小曲、半眯着眼睛,回想着自己当总监以来的辉煌战绩。再过半年,他就要退休了,一想到以后那有滋有味的生活,他更得意了。牛总当了十多年总监,业务能力没有任何提升,反而全部回归原点,但肚皮却一天天地鼓了起来,而且有了自己的小金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古人一句话就概况了牛总这些年的勾当。他时常以“清官”自居,遇到找他签字的,往往都是装作非常生气的样子将来人送的礼品全部退回,后来找他签字的都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也很爽快地在工程验收单上签署自己的名字。
  就在牛总沉醉于回味过去那些战绩的时候,耳旁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头也没抬低声说:“进来把门关上。”
  “牛总,您这小日子过的挺舒坦的嘛!”
  牛总一听来人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对劲,睁大眼一瞧,把自己也吓了一大跳,只见一高一低两位警察站在自己面前。牛总定了定神,带着献媚的语气笑眯眯地说:“两位到此,不知有何贵干?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一定办好。”
  高个子警察稍稍笑了笑说:“这事还真需要您的配合,跟我们走一趟吧。”牛总听完他的话,还没回过神来,只见低个子警察从手里的文件袋里抽出一份文件在牛总眼前晃了晃。“逮捕令”,牛总没看清具体的内容,仅仅那三个红艳艳的大字就把他吓个半死,踉跄着向后退了好几步,差点跌倒在地。两位警察押着牛总出了办公室,临出门前,正遇到牛总的司机王乐拿着茶杯走了过来,牛总连忙给王乐眨了眨眼睛,他使劲点了点头,牛总便放下心来。
  从牛总刚当总监那会起,王乐就给他当了司机,而且王乐会办事,几件事下来,牛总非常满意,便将王乐视为自己的心腹,遇到自己不方便的时候,便让王乐出面帮忙应对。就拿签工程验收单这事来说,有很多场合都是王乐替牛总应付的。刚开始,王乐只是本着替领导办事的角度着想,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接手的事件越来越大,直到他尝到一些甜头时,才发现这里头竟然有很多玄机。日子久了,王乐的胆子便渐渐大了起来,很多事都是偷偷背着牛总干的,在他看来,这是替领导分担工作,没什么不好的。
  别看牛总时常接受好处,但他并非所有情况下都会接受的,遇到会影响工程质量的情况下,牛总是万万不会答应的。但王乐却不同了,他只看来人的“诚意”,只要诚意足够,就敢做,而且签字时写的是牛总的名字,又不是他自己的,怕什么呢。王乐平日里没什么事情,就对照牛总的亲笔签名练习,长时间的练习下来,和原版毫无差别,就连牛总本人也分不清。记得某日,王乐替牛总办完事,回来给他汇报时,却发现牛总不在,只见桌上有一份文件,王乐拿过来看了看,手有点痒痒的,于是提笔签下牛总的名字,便扬长而去。等牛总回来提笔正准备签字时,只见签字的地方已经有了自己的名字,他看了看喃喃自语道:“瞧我这记性,自己刚刚办的事,都能给忘了,真是不应该啊。”牛总回头喊来王乐,让他将文件送到资料室保管,王乐见牛总并没有发现自己做的手脚,后来胆子变得更大了。
  王乐见牛总被警察带走了,连忙开车前往看守所探视牛总。
  牛总耷拉着脑袋坐在审讯室里,对于两位警察询问的事情,他毫无印象,但摆在眼前的犯罪证据(工程验收单)上面确实有他的签名,他绞尽脑汁苦想好久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签的,而且字迹和自己所签的毫无差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铁定的证据面前,牛总想不出开脱的理由,他面如死灰,心里乱糟糟的,甚至听不见警察的问话。两位警察见问不出个所以然,就先将牛总押回牢房,准备择日再审。
  午休时,王乐到了看守所,他来这里已经好几次了,都是前去探视一些犯了事被羁押的总监。没想到这么快轮到了牛总,王乐给了看守的狱警一些好处,让帮忙安排下。片刻之后,牛总便被两名狱警押了过来,坐在王乐的对面。昔日神采奕奕的牛总,此刻却是一副颓废的模样,双目无神,满面憔悴,满头的黑发也白了一大半。牛总小声给王乐说了个项目名称,让他赶紧回去查查存档的验收单,然后请求他替自己好好周旋。王乐点头应了,自己能有今天全靠牛总的信任和提携,他没有一刻迟疑,直接驱车赶回公司。牛总望着王乐速速离开的背影,苍白的面容渐渐有了血色。
  王乐开车回到公司,连忙跑到资料室里寻找牛总提到的那份资料,可他翻出那份资料看到签署的名字时,头脑一阵发麻。
  某日,王乐忙着在牛总的办公室里找资料,就在他找到后准备给牛总送去时,遇到一位陌生人走了进来。那人见到王乐,直接小步跑了过来,紧紧握着王乐的手欣喜若狂地说:“牛总啊,可找到您了。”
  王乐一听,顿时明白了,原来是找牛总办事的,冷咳几声说:“别那么夸张好不好,我又不是神仙,值得你这么兴奋吗?”
  那人听王乐的语气稍稍有点不悦,连忙回话,王乐见了,乐得笑出声来:“说吧,什么事?”
  “我是供应钢材的厂商,过来办签认手续,这是我的名片。”
  王乐一看,来人叫马乐,看起来还和自己挺有缘分的,顿了顿说:“不知那个……”
  马乐是个明白人,连忙从背包里拿出两盒高档桶装茶叶恭敬地递了过去,王乐接住,拧开盖子瞧了瞧,抿嘴一笑,很爽快地给马乐签了字。马乐接过签认单,翻了翻,见所有的签字都完整,便笑着说:“不知牛总晚上是否有空,我这边已经安排好了。”王乐没搭话,直接拿着茶叶走了。马乐还以为自己办错事了,准备上前给王乐认个错,只是手机却响了,待他一看,只见手机里多了一条信息,信息很简单,只有几个字:时间、地点,牛。马乐顿时兴奋极了,连忙跑去安排。
  王乐看了看手里的工程验收单,面色苍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究竟该怎么办呢?王乐不断在原地跺着碎步想着,总不能直接给牛总说字是自己代签的吧,那样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况且马乐早已不知踪影,王乐边恨恨地骂着马乐,边绞尽脑汁冥思苦想着。只是脑子里越来越乱,他什么法子也想不出来,满脑子都是过去签字、玩乐时的得意情形。
  夜已经深了,雨早已停了,深秋的夜晚,天气很凉,但王乐却浑身冒汗,突然,他灵机一动:先去告诉牛总自己正在四处奔走,然后直接开溜。想到这里,王乐忙擦了擦头顶的汗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连夜开车前往知会牛总自己会妥善处理,并让牛总安心,静等出狱的那一天,牛总满含热泪不断默默地谢着王乐。
  某日,牛总正接受完思想教育坐在牢房里数日子,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不用说肯定又来了新人。虽然牛总入狱不是很久,但监狱里的事他却懂得不少,而且这里还有比他早进来的几位总监。牛总听到新人的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连忙站了起来,只见一位低垂着脑袋的犯人在狱警的押送下进了牢房。牛总仔细瞧了瞧,怎么有点眼熟呢,待他再细看了看,那不就是王乐吗?这是怎么回事?牛总还指望着王乐为他开脱呢,这下倒好,王乐也进来了。他心间的期望瞬间破灭了,两腿一软,如同一块烂泥般瘫软在地,两眼无神,傻愣愣地望着不敢抬头看自己的王乐。
  却说王乐离开牛总后,开车先回到公司,然后请了长假,一路往南走,直到一处谁也不认识自己的地方,他才停下奔波。约莫过了半年,王乐见没人来找自己,便放下心来,整日里吃喝玩乐,很是自在。
  一个飘着零星小雨的清晨,王乐正准备外出游玩,却看到一陌生人站在自家门口。王乐先是一惊,迅速静下心来,冷漠地对来人说:“敢问阁下来此,有何贵干?”
  那人笑着说:“牛总,您可让我找的好苦啊。”
  王乐忙说:“我不姓牛,你找错人了。”
  那人接着说:“既然不姓牛,那你为何总签牛总的名字呢?”说完话,他便拿出握在手里的文件、证件,待王乐一看,直接哑口无言。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丁香青春】签字(微小说)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