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忏悔:我也有过一个“追风筝的人”

美高美 1 天已经很热了,白天也变长了,吃过晚饭,窗户外边还是明明亮亮的,杨丽准备下楼去转转,习惯性点开手机,就看到金峰在同学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保利女儿考上了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一石激起千层浪,群里立马就热闹起来了。祝贺的,感念的,高兴的,表扬保利媳妇张英有骨气的,感叹张英把女儿培养得那么优秀的……
  张妮考上大学了,一下牵动了所有同学的心,原因是保利八年前食道癌去世了,留下了孤儿寡母。
  张妮考上了大学,杨丽也感慨万千。杨丽一下子又回想起保利年轻时淳朴、厚道的样子。两人曾经为班委会的工作流程安排争论了一路,后来都有些气咻咻的,到了宿舍分道处,争论得脸都红了。第二天又没事人一样开始说话。
  又想起他们一起打乒乓球,一起练习体育老师教的旋球,保利笨笨地、稳稳地发球时的憨态。
  还想起毕业晚会上,同学们抱在一起哭完了。晚上十点了,保利和建凯默默地送杨丽几个去火车站,分道扬镳时,又泪洒车站的情景。
  杨丽忽然感觉保利没有离得很远,但杨丽知道他确实去世了。杨丽瞬间喉头凝结,眼睛湿湿的,她想知道他媳妇,他女儿过得怎么样。
  杨丽早年去往外地做生意,之后就一直忙,断了和同学的联系。等到想联系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很多人事调动、变动,直到后来,偶然在网络上,通过第三方的帮助她才联系上一个同学,才回归了同学群。杨丽才知道保利去世了。虽然是事后知道的,杨丽还是抑制不住地伤心流泪了。
  同学也都很忙,偶尔见一下,彼此的情况都诉说不完。居然从来不知道保利媳妇,女儿的情况。
  杨丽立即给同学金峰打电话,问了情况。知道班上三个同学已经开车去保利家的路上了,杨丽接着打电话给车上的建凯、旭荣、征兵。建凯说不能组织,有这份心,就各自尽心,后来商量了一个结果。建凯说:“杨丽,保利虽然不在了,我们都有心关心、帮助他的女儿,这样,我们这次去他家里解决一些当下的问题,你就不要来了。她们随后要到西安报名,你负责接待。”
  建凯一行代表同学们看望了张英母女,帮忙协调了保利兄弟间的一些纠纷,去的同学,每个人都给了孩子红包,资助保利女儿上学。
  后来,建凯和杨丽在电话里商量如何帮助张英母女的方法,既不能引起张英的心理不舒服,又能让同学们自己安心,无愧同窗四载的情意。同学们设想最好要来保利媳妇的银行卡号,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同学,可以定期给银行卡打款,打款凭条发给建凯管理,统一掌握情况。
  谁出面要银行卡号成了一个难题,谁和保利媳妇都没有那么熟。建凯把保利媳妇张英的手机号给了杨丽。
  杨丽打通了保利媳妇的手机,里边传来一个干脆,利索的女声。杨丽说:“你好!我是保利的同学杨丽。“
美高美,  张英说:“你好!你好!杨丽,我知道你。以前听保利说过,一直没机会见面。”
  杨丽接着说:“不好意思,我早年出去做生意,离开单位了,就和同学失去了联系。后来联系上同学的时候,才知道保利已经去世了。”杨丽有些哽咽,张英凝噎地静默了……
  张英嘟囔了一句:“都过去了。”
  缓了一会儿,杨丽接着说:“是这样,上次建凯他们去你家时,我电话打晚了,他们已经到渭南了,他们让我不要去你家了,安排我负责接待你们来学校报到。你们计划几号来西安?”
  张英客气地说:“你看,保利不在这么多年了,你们还都记得他。帮助我们,真是太感谢了!你那么忙,就不麻烦了。”
  杨丽:“那怎么行呢吗?你只要告诉我几号到西安,我负责去接站。”
  张英说:“是这样的,我们同事要到西安办事,把我们捎到西安的同事家住几天,然后30号去学校报到。我们30号在学校见吧。”
  同学们彼此通报进展情况。29日晚上,杨丽给张英打电话:“张英呀,你们明天几点到学校?”
  张英说:“十一点吧。”
  杨丽说:“好,我提前赶过去等你们”。
  第二天,杨丽提前了十分钟赶到学校,等到十一点还没有见到张英一行的影子,又给张英电话,他们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堵车,马上到。
  杨丽侦查了校门口的餐馆,一家“百岁鱼”,两家自助火锅,想着一行人见面,适合吃炒菜,米饭。就去了唯一一家炒菜馆,上了二楼,也没有包间,只能坐在大厅了。杨丽点了几个费时间做的菜,其他的等客人来了再点。并告诉了张英地址,张英一上楼,她们彼此都快步向对方走去,大厅里那么多桌人,谁也没有认错人,两人亲热地握手,拥抱,落座,张英又介绍了一行的同事夫妇,那同事姓何,在西安机场工作。
  点了菜,说话,杨丽看看张妮,和她爸一样,很朴实的女孩,性格很阳光,看得出来,张英的努力和用心培养。杨丽举起杯,因为彼此都要开车,喝的饮料,杨丽提议大家难得这么有缘分相聚,喝一个。第二杯非常动感情地说:“张英,感谢你!真的,保利真有眼光,找了你这么个优秀的媳妇!他去世这么多年,你把女儿教育得这么好。我代表我班同学感谢你!我给你鞠个躬吧。”说着朝着身侧的张英深深地鞠了一躬。眼泪流到了杨丽脸上,张英也流泪了,在座的都擦拭着眼睛,有阅历的人,都明白张英的不易和可敬。
  下来大家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轻松,何同事给杨丽讲保利住院时的一些情况,以及治疗方案,杨丽感叹同学保利遭受的罪,并感叹保利人品的忠厚,周围的人,对他的善良和厚道的赞赏。
  那顿饭接近尾声时,杨丽走过去给了张妮一个红包,并对张妮说:“张妮,你好好学习,不管你是大学四年,还是之后继续深造,我们都会帮助你,我是一个人,但我身后有一个班级,你爸爸永远是我们班的一员,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尽管展翅飞翔,一个班的叔叔阿姨,都会支持你的!”
  张妮流泪了,抱住了杨丽,人和人是有感情的,人间自有真情在。
  何同事一看,就起身了,杨丽立即喊他,并拉住他,说:“这顿饭我请,你不要动,你做的已经很多了。”
  何同事说:“这不合规矩!”
  杨丽说:“没有什么规矩,只要彼此舒服就好!”
  杨丽买了单,提议陪着张英给孩子报名,张英才说:“名已经报过了,今天送张妮到学校开始军训。”
  饭后,张妮和大家告别后就进校门了。
  杨丽邀请张英去她家住几天,张英说要赶回去上班。
  她俩和和何同事夫妇就找了地方喝茶,聊了很多,有保利生前的,有保利去世后的,聊得投机,舒坦。杨丽和张英熟悉后,就向张英要到了她的银行卡号。
  杨丽体贴地对张英说:“张英,这些年,你一个人肯定很不容易,你都坚强地挺过来了。张妮考上大学了,以后毕业了,她也会有自己的小家,你就孤单了,有合适的,再成个家吧。不要太苦着自己。”
  张英爽快地回答:“姐,放心吧,有合适的,我就成个家。”
  聚会结束后,杨丽还没有回到家,建凯的电话就来了,说:“杨丽,张英让我在同学群表扬你一下,说你做得非常好!你的意见呢?”
  杨丽赶紧阻止说:“别表扬我!应该表扬的人太多了!我们都是各自尽心,帮助张妮上大学,给张英减轻负担,尽一份心,谁也不是为了出风头,得表扬。以后的路还长。建凯,你拿个笔,我把张英的银行卡号给你。”
  建凯说:“嗯,这样好,我们就可以直接给她打款,不要长途奔波了。”
  开学两个月后,张英电话给杨丽,说孩子在学校不太适应,情绪不太对。杨丽赶紧去学校看了孩子,和孩子聊天中,开导了张妮因为争不到第一名的落差心理。却听说旭荣后来又去学校看过张妮。
  杨丽每次给张英卡上打款后,都会把凭条发给建凯,以便了解情况。
  一次建凯电话里感慨说:“很荣幸,和这些同学为伍啊!同学群里少了一个人,但我们心里一个都没有少。”
  是啊!一个都不能少!

前天同事问我借书,我带去了两本,一本是《别相信任何人》,是一部悬疑小说,另一本就是对于我而言有着特别意义的《追风筝的人》。我在高二的时候看过由这本书同名改编的电影,大二才把原著拿来看。这一次,因为这个发生在阿富汗的故事,我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了。

美高美 2

        我想起一个最熟悉的朋友,张妮。

我和张妮有多熟悉?穿开裆裤的时候我们就混在一起了,长大以后在学校里我们一个班,要是论辈分,我得叫她一声姑姑。她出生后的第十天我就出生了,这件事情她到现在还挂在嘴上说个不停,说她比我大,我应该叫她姑姑。我从来没叫过。

        张妮的名字是她爸妈一起给取的,本意是好的,希望张妮文静秀丽,可万万没想到她是个会爬树、会翻墙、会抓蜘蛛的......张妮小时候有个让我们大家都害怕的本领:她不怕各种虫蚁。当我们这些女孩子因为蜘蛛而大声尖叫、毛骨悚然的时候,蜘蛛已经无法提起她作乐的兴趣了。我小时候一直在想,她玩这些东西,难道不会中毒吗?

张妮还有个“拐卖孩子”的伟大事迹。那时候我们都太小,大概5岁或者6岁的样子,住在平房院子里,我爸妈和他爸妈都出去上班,把她放在我家,我姐也在,但我姐忙着看电视机,没空理我们。玩到无聊的时候,张妮想去厂里找他爸妈,她让我也去,我不敢去。但是我看着她小小的身体从紧锁的木门下面的空隙钻出去的时候,我的内心也蠢蠢欲动了。于是,我们走丢了。后来据双方家长的说法,她们下班以后发现孩子不见了,发动所有的亲戚来找我们俩,最后发现我在一个卖雪糕的冰箱旁边,张妮在另一条街上迷茫地晃悠。是的,我们迷路了。经此一事,我爸把木门换成了铁门,门下面的空隙连猫也钻不出去了。

美高美 3

          上小学的时候,张妮依然是班上的活跃分子,而我则是默默无闻的那一类人,有时我在学校里一整天,一句话也不会说,就自己做自己的事。大约是三年级的时候,我记忆很深刻,那时候我开始不大愿意和张妮在一起玩了。

可能是我太过内向,那个年龄段的男孩子又过于调皮,下课的时候他们喜欢招惹一些同学,从楼上直追到楼下,从教学楼跑到操场,听见上课铃声才收住愉快的心情飞奔回教室,还要比谁跑得快。男孩子之间招惹够了,他们觉得女孩子追他们更有意思。有一天,我遇到了这种事,因为我在班里过于内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张妮当时还在和其他同学玩笑,看到我的橡皮被一个男孩子抢走,她立即飞奔过去追他,我透过窗户看到张妮追着那个男孩子,绕过篮球场跑了一圈又一圈,上课铃响了,张妮把橡皮拿回来了。

放学的时候,如果没有什么事,张妮总是先收拾好书包,然后在我座位旁边等我。我们再一起去我姐的教室找她。我比张妮矮一点,放学路上她总是习惯把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就像哥俩好那样,高高兴兴地说着每天发生的事,谈论班上的同学,我也会很开心的听她讲,有时候甚至哈哈大笑。我和张妮什么话都能说,可是有些事情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那时候的我却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更无从说起。

我之所以不想和张妮一起玩儿,是因为我的自卑,这也是我读了《追风筝的人》才真正明白的事。

无论是过年,还是家庭聚会,我和张妮总能见面,亲戚见面无非就是聊聊工作、生活。几个孩子凑一起玩,过年的时候出去玩雪,放炮。我懂事之后,开始听大人们谈话,谈到我和张妮,总要把我们拉在一起背靠背,比比身高。比完了身高就开始比成绩。我的成绩和张妮是不能比的,她比我聪明,也比我更爱学习,那时候她就开始买辅导书看了。她总是班上前三名,表现活泼,在班里也是被老师表扬的对象。而我总是成绩平平,默默无闻的那一个。我们之间似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亲戚们可能以为我还小,不懂事,于是肆无忌惮地谈论、比较。我的父母,我后来了解到,他们也并没有在意这些事。

这些对大人们来说无关紧要,谈天唠嗑的话,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一次又一次扎了根,而他们毫无所觉。

美高美 4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我变得更内向了,我开始故意地疏远张妮,我不再等到放学后才收拾书包,而是提前收拾好书包,什么也不说,放学后直接离开教室。我知道我做的不对,但是说实话,我嫉妒她,我嫉妒她成绩比我好,我嫉妒她比我受同学、老师的欢迎,我嫉妒她得到亲戚一致的表扬,所以,我的想法很简单,我想让她难受。后来,除了体育课,张妮会主动跑过来,问我是不是现在下楼去操场以外,我们的交流越来越少了。她没有问我为什么,其实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不再愿意去参加家庭聚会,除非是过年的场合,过年的氛围会让我们重新玩在一起,我会趁大人们开始讨论我们之前,把张妮叫出去玩,那时候,我们都是开心的。

我和张妮在学校的关系真正断裂,源自一件事情的发生。

五年级的时候,班里转来了一个眼睛很大的女同学,长得十分漂亮,她叫周晓晓。周晓晓是个非常爱表现的女孩子。另外,她一来,就考了班里第一名。这样的女孩子和大家都不一样,所以大家比较排斥她。她苦于没有同学愿意和她玩,上体育课之前就找上了我,问我可不可以和她一起上体育课。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忏悔:我也有过一个“追风筝的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