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十几年了!是该走?还是该留?

  有些爱看似很强大,就似穹庐,能笼盖四野,可不知怎么就走向了无奈,让你不得不面对台风海啸一样的灾难,面对灾难过后的满地狼藉。
  我一个叔叔家生了两个妹妹,大妹性格温顺,内敛,一直是叔叔婶婶的贴心小棉袄。她初中就学习不好,自己主动退学。之后就开始打工,但也只是在家附近工厂里做做,半死不活。叔叔婶婶不需要她赚钱,就这样混混,到了年纪找个好婆家。但是女孩进入青春期,内心里就开始鼓满了幻想。电视里那些衣着华丽,妆容精细的女人,踩着高跟鞋在灯红酒绿里徜徉,让大妹的心里也真个心痒。
  那时候大妹关注化妆品,服装款式,喜爱拍照。突然得了一个机会,东北一个亲戚家的姐姐在繁华都市开了很多服装店,缺帮手,就让大妹过去帮忙。叔叔婶婶内心里纠结,但是大妹早就捂不住幻想的翅膀了,一门心思要飞去。那时我正好结婚,嫁给东北人,就顺便带着大妹一起坐火车将她送到亲戚家,一路上她显得紧张兴奋。
  大妹一直在老家小县城里混,头一次出远门,连普通话都不会讲,也不能马上上手去店里帮忙。亲戚一家就安排她现在家附近的饭店里帮忙,熟悉下环境。婶婶就开始一天无数次打电话,关心询问,没到三个月,就把大妹追回去了。她说她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梦见大妹死去的姥姥要坐火车去找大妹,所以婶娘就害怕了,天天电话追着大妹回家。
  我们在江苏落脚,一年过年回家,我半开玩笑地说:“让大妹去我们那里打工吧,那里环境还行。”婶娘立即否决:“那么远不去,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就在家乡就好。”大妹笑笑,幽怨地说:“你们就把我憋死在这个穷乡僻壤吧。很快我也就老了……”
  后来,大妹在县城找了一个对象,俩人成家做个小生意,又生了俩孩子,日子过得倒也甜蜜。偶尔也会向往一下外面的世界,但那种向往就如梦幻,昙花一现,她立即就又埋在生意和伺候孩子的忙碌里。叔叔和婶娘却一直拿她作为模板,总是对二妹和周围的人说:“你看,外面有什么好?离家那么远,也赚不到很多钱;跟在父母身边,父母还能经常照应,日子也越过越甜……”
  如果说大妹温婉,安适,能压住青春的幻想和渴望,二妹却完全不同。二妹比大妹小两岁,但是她性格里的横冲直撞和不安分却不是叔叔和婶婶的亲情捆绑所能化解的。她也初中就退学,可是退学之后立即离开县城,去外面打工。哪怕只是临县或本省的市区都好,就是不在自己家的县城。她不想错过青春的绚丽,虽然并不知道方向,但是却一直奋力飞翔,叔叔婶娘的捆绑,只会增加她想挣脱的力量。
  叔叔和婶娘对此动不动就批评唠叨,说她一天到晚瞎逛,钱也赚不到,也不安分。甚至明确地告诉她,再不听话不会理她了,也不要回家。
  一次我们正好带着孩子回老家,二妹也恰好从外面回来。那时候只有十六岁吧。人瘦瘦的,长得也高挑,穿着也时髦,说话也礼貌有加。当时确实很让我刮目相看,我内心不免疑惑,这还是小时候经常跟在我屁股后面爬山,去田野里赶鸟的小屁孩吗?
  可到了晚上我们再去叔叔家,却听到更令我吃惊的消息。原来二妹偷拿了家里的六千块钱,人消失不见了,打电话也关机。叔叔婶娘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担心焦急,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们劝说,二妹那么大了,不用着急,她可能就是怕跟你们要钱你们不给,又急用钱。等天亮去找大妹那边打听打听什么情况。
美高美,  最开始,叔叔婶娘还不停地骂,说找到了非打断她的腿不可,让她偷拿钱。慢慢地,他们冷静下来,开始了各种不好的幻想,一会说:“哎,你说她会不会进入传销组织啥的?被人家骗了去受罪?会不会她赌钱,欠赌债?会不会……”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起打车到了大妹那里,大妹说不用瞎担心,她找了一个男朋友,可能他们需要钱吧,你着急也没有用,现在也找不到她。等着吧……
  到了年底,我听说二妹后来回家了,但是领回来一个男朋友,比她大七岁,而且还怀孕了,说是要结婚,那时候她还不满18岁。
  叔叔和婶娘知道了更是气疯了,连家门都不让进,告诉她,要么打掉孩子离开那个男人;要么永远不要进家门。
  二妹和男朋友屡次带着东西上门,都被扔了出来。二妹每次都哭着离开。她最终没有打掉孩子,一直待在婆家,直到生孩子。生孩子的时候叔叔和婶娘还是不理。大妹回家对婶娘说:“妈妈,你去看看二妹吧,她一直在医院里哭,还是剖腹产。”
  这时婶娘才心软,带着东西去了医院。也慢慢地认可了二妹的男朋友和婆家。
  二妹找的男人并不靠谱,喝酒赌博不务正业,叔叔借钱给他,希望他能找些正事干,而且还把自家种的蔬菜水果拿给二妹去摆摊卖掉,补贴家用。奈何女婿始终扶不起来。借给他几万块钱,他很快挥霍掉,做的小项目还得叔叔给拿钱收尾。
  后来,这个男人又买了一辆二手车,很早以前他开车压死过一个人,被判刑赔钱;这次竟然没有驾照也买车开着到处招摇。没想到又出了车祸,撞死了人。
  这时候二妹的天才是真正的塌了。老公入狱,二妹公婆每个月4000多块钱的退休金都得赔偿给死者家庭,只留800块钱生活费,用来支撑孩子和公婆的开销。
  二妹就得立即出来工作给孩子赚奶粉钱。叔叔和婶娘又劝着她离婚。二妹打工好几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她的小孩都拉着妈妈的手不放开,二妹也只能每次哭着狠心离开。
  公婆那边知道留不住媳妇了,只得说:“你走可以,孩子留下,而且永远不能回来见孩子了。”
  二妹离开了婆家,离开了孩子,又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了。听说她又谈了个男朋友。我有时候心里纳闷,那个孩子在二妹心里如何了?可很多事情似乎都浑浑噩噩。
  我看到了每个人都流了泪,都不得不面对命运的无奈。可能这就是成长,成长就是这样磕磕绊绊,你越是不耐烦它就就越会向你做鬼脸!只有懂得尊重和顺其自然,忍着不舍放长手里牵着的感情线,给彼此成长的时间和空间,说不定就能避开受伤和埋怨,让亲情爱情的线自然发展,不去崩断……
  我也有两个女儿,我也需要知道他们的性格和路线不能复制黏贴,我也要学会尊重她们自己的选择,忍住自己的干涉……

外面的世界好大,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来到大城市郊区的工厂里上班,这里有全国各地的人,她也认识了很多新同事,相处下来大家也都熟了,有时候一起吃饭,工厂里的男同事,有时候也会对她说“早点休息”!“注意保暖”“吃饭了没?”……之类温暖关心的话!她感觉好极了!因为这些很普通的话,是她的丈夫从不曾对她说起的。

人生有太多的事,我们无法评论对与错,只有当事人的感受才是最真实的,在这里她的公公婆婆对她一直以来都很尊重,没有拿道德绑架她,她也是幸运的,但是反过来想想她的公公婆婆辛苦大半辈子,最终还要带着儿子孙子去过下半辈子,又感觉她有点残忍!在很多需要做选择的事情上都是一把双刃剑!你委屈自己就能让身边人幸福,你选择尊重自己的内心又会让身边人受伤……

于是她在县城租了房子,把孩子们都带到县城读书,全职来照顾孩子!可能她也思考了人生,感觉想要遵循自己的内心,越想越觉得很受不了现在的丈夫,她觉得他虽然不傻,但实在不想看到他,跟他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可谈,她的人生不能就这样过下去,于是她向家里人提出了离婚……

就这样他们结婚了,婚后一年她们的女儿出生了!丈夫和公公外出务工,挣的钱都交给她保管,婆婆和她在家带孩子!家里来了亲戚都是她下厨做饭,厨艺非常不错!亲戚也都对她评价很高!生活也是美满的……

公公婆婆找她谈话,说:婆婆身体也不好了,还要在家带两个孩子,希望他能就在家里,不要再出去了。其实老两口的意思就是不想她再出去了,怕时间长了再发生他们不想看到的事情。

这一年儿子出生了,一儿一女凑成了一个好字,女儿也七岁了,她把儿子带到一岁多,感觉自己还年轻不想在家待着了,婆婆给她带着孩子,她和村里另一家的媳妇一起出去打工了。

那年梅子也二十了,山里姑娘长得不漂亮还比较胖,小学毕业!但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也不断有人到家里说亲,最后媒人给他介绍一个家庭条件比较不错的,但就是男方人比较实在,不怎么爱说话,长得也很一般!所谓“爱情”对于她是陌生的……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十几年了!是该走?还是该留?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