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5-03 21:1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姥姥的温柔,藏在那蹿起的火苗、飘起的饭菜香中

  妇人病了,癌症,晚期,她的丈夫去询问医生妻子还能活多久,医生说:“她活不过今年冬天了,准备后事吧!”
  丈夫哭了,把妇人带回家修养,她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柴火垛说:“这些柴火烧完了,我也该走了。”
  她的丈夫听了,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妇人的病没什么变化,她每天都要起来看一下柴火垛,看着并没减少,很奇怪,就问丈夫:“你没烧柴吗?为什么柴都没见少呀?”
  丈夫瞪着眼睛说:“烧了,每天都烧,你没感觉屋子里特别暖和吗?”
  妇人点点头,不过她并不相信丈夫的话,她觉得丈夫在骗她,所以她挣扎着坐起来,去看,果然丈夫在烧柴火,她安心了,躺回了床上。
  日子还在一天天的过去,柴堆不但不见少,还比以前多了,妇人很纳闷,她咬着牙站起来去看丈夫到底在搞什么鬼,她蹒跚地走到门口,看见丈夫满头大汗地挑着一挑子柴火往回走。原来每天烧一点,但是他又去拾回烧掉的一倍,这样一来柴火堆当然不见少。
  妇人被丈夫的行为感动了,她挺直腰板慢慢地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慢慢的她开始能做饭了,到后来她能自己出去挑柴火了,她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原样,再去医院看时,医生惊奇地发现,她的癌症消失了。
  不管遇见什么事,信心和希望不能丢,有了这两样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图片 1

探亲回家,每天仍是6点起床。朋友点赞:“回家都不睡懒觉?到底是部队的人啊。”部队生活的影响固然有,但如果将“六点”和“起床”这两个词并列在一起,我首先想起的还是小时候在姥姥家生活的时光。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文章——

姥姥的温柔

■孙振者

探亲回家,每天仍是6点起床。朋友点赞:“回家都不睡懒觉?到底是部队的人啊。”

部队生活的影响固然有,但如果将“六点”和“起床”这两个词并列在一起,我首先想起的还是小时候在姥姥家生活的时光。

那时的暑假,父母通常把我撂在姥姥家,尽管我很不情愿。姥姥家的床板硬硬的、厕所臭臭的,除了3块长满草的玉米地,没啥好玩的。尤其让我厌烦的是,每天清晨不到6点,我便会因耳朵痛而惊醒,睁眼一瞧:姥姥正揪着我的耳垂,嚷嚷着:“起来啦!”

姥姥心灵手巧,没有她玩不转的活儿。“人有两件宝,双手和大脑,双手要做工,大脑要思考。”说这话时,姥姥将碎麦秆掺进调好的黄土,开始和泥巴。很快,黄泥巴就被姥姥盘成一口小巧玲珑、有三只脚的小灶。小灶上有4个孔,前面大孔进柴,后面小洞跑烟。火苗穿过上面的圆孔舔舐锅底,燃尽后又从下面一根根铁条空隙里落下。姥姥会用铁簸箕提前伺候在灶底,接住草木灰烬,把它们撒在被鸡鸭猪狗们踏烂的黑泥巴里,用小脚细细踩实。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姥姥的温柔,藏在那蹿起的火苗、飘起的饭菜香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