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良心的重量

  有一位社会学家,他打算统计一下全民的良心总重量,当然这需要一台精密的仪器,他首先要求助于科学家帮他研制一台这样仪器,可他找了许多科学家,这些家伙需要的研究经费太高了,不是他所能承受的范围。
  为了筹集经费,他求助于政府部门,市长秘书热情地接待了他,对于他的想法给予了支持和肯定,但是他说:“如今政府没钱,经费问题需要等,当然,你要是不想等的话,可以问求助于各大企业,求赞助。”
美高美,  这些大企业家不好见,他预约了很久才得以和这些财大气粗的人的召见,他带着希望去了,可这些企业家问他,如果我们投资了会有什么好处?这话问的他哑口,因为这不过是一项公益活动,根本没有什么好处,见他摇头,这些企业家一分钟也不等了,全部走得精光,弄得他心灰意冷。
  不过他是不愿意放弃理想的人,他在一个广场,打了一条横幅,上面写着,你们想知道自己的良心有多少吗?请捐款。
  这个横批一打,好多群众围观,但是没人肯掏出一分钱,因为群众都说,这人肯定的是骗子,良心谁还关心?

第二,国际合作项目支持渠道较窄。国际合作项目目前只能从科技部与基金委申请,最多4000万元。国内与国际项目的总经费实际上不到9:1。这造成我们无法推进国际合作项目,比如前述LIGO项目及其他一些项目。

第四,国家应该有论证机制,从现在就开始规划与准备,遴选优秀项目,开展预研,保证在未来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有重大成果源源不断地出现。

要获得重大成果,只有两个办法:参加别人的项目,或发起自己的项目。

要反思的是:这样的重大成果我们可以缺席吗?我们的科研投入是否有效率?如何才能更有效益?我们希望中国,特别是未来的中国有这样的重大成果吗?如何才能获得这样的重大成果?分析我们的科研体制及我们的科研生态,以期对未来获得类似的重大成果有所裨益。

表面上看好像大家都会回答“是”。其实我们已经承受了压力,现在可以推说过去投入不足,但10年、20年后,就不能那么说。不出重大成果就只能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失职和无能。我们现在需要重大成果,将来会更需要。重大成果的产出都需要很长时间,如果我们没有前瞻性,现在不开始策划,将来就不会有重大成果。

第三,规章制度与指导原则不够正确,且过于“一刀切”。国内某部门曾有“只支持研究,不支持设备”的说法,实际上,LIGO能够得到支持的背后,就是美国有些有关科研支持的指导原则与国内有所不同。

回顾这十几年我国科学的发展历程,虽然进步很大,但也不是没有遗憾。我们曾与加州理工学院讨论过参加LIGO及aLIGO的可能,但由于种种原因放弃了。总结起来,我国科研管理体制的具体问题有以下几个:

如果把代价考虑进去,大量的争议立刻随之而来。普通百姓会问,花这么多钱,有什么用?政府官员会问,这种太花钱的项目是不是让外国人去干,我们把钱花在能产生GDP的研究项目上?科研经费管理部门和科学家会问,这个研究现在不是热门,为什么要支持?能保证有重大成果吗?这些钱可以支持很多小项目。如果政府和经费管理部门不能回答这些问题,而是回避矛盾,普遍撒钱,暂时落得个皆大欢喜,只好以后年年羡慕别人的重大成果。

大项目全都由自己发起是不可能的,因此,应该有选择地参与项目,主要经费、任务是别人承担,自然风险较低,但回报也较低。好处是但凡有重大成果,我们不会缺席。以较少的经费分享成果,这是许多国家采取的策略。但目前我们参加国际项目的规模远远小于我们的实际国力,这影响我们分享成果,也影响我们发起自己的大项目。我们不参加,他们也不想加入我们。参与别人项目的一个重要作用是有来有往,吸引别人参加我们的项目。

如何选择大项目?

现在的一些问题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良心的重量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