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我忘了他却记得

美高美 1
  在我当教师的时候,有一天,我给一个职业中专班上课,讲《商品流通企业会计》,布置学生做课堂练习的时候,我转到了教室后面,看见有个高个子男生睡着了。上课睡觉,是对教师劳动的不尊重,要是平日我会批评他的。可是那天我刚刚收到了一笔稿费,心情比较好,没有发火批评他。
  “醒一醒,同学,你怎么睡了,快起来做练习。”我和颜悦色地说。
  “啊,老师,您好!您别生气,我已经不可救药了,经常这样,听课的时候犯困。”他说话的口气似乎很老道,全然没有上课睡觉被老师抓住的尴尬。
  “来,我跟你一起做,你就不困了。”我拿起他的作业本:“胡小亮,蛮好听的名字,一看就是个聪明人,心中透着亮呢。”我故意和他套近乎。
  “胡小亮同学,你看咱们今天学习的这种存货结转方法叫做先进先出法,说白了就是假定先入库的存货,先出库。”我拿出讲课的架势。
  “老师,这个我懂,就是假设先购买入库的产品,先被出库卖掉。所以要结转已经销售产品的生产成本。”他说。
  “来我们一起研究这个题目:5月10日购进面粉500公斤,3元一公斤,共计价款1500元;5月20日购进面粉1000公斤,4元一斤,价款4000元;5月25日卖出面粉1000公斤,单价算多少呢?3元还是4元?卖出面粉的价款是多少呢?用先进先出法,就是先把5月10日那500公斤先转出库,价款是1500元(单价3元一斤),再把5月20日那1000公斤中转出500公斤,价款是2000元(单价是4元一斤),两项合计,5月25日卖出的面粉成本是:1500元+2000元==3500元,单价是3500元除以1000,等于3.5元一斤面粉。”我仔细地给他讲解了一遍。
  他高兴地说:“老师,我明白了,就是说只要我们卖出价不低于3.5元就亏不了。如果5月底再卖出500公斤,只能按4元单价计算成本了,因为库里面没有3元的了,上一次全卖了。”
  我问:“5月底卖出的总成本是多少?怎么算?”他答:“4乘以500,等于2000元。”他顽皮地笑着说。我表扬他:“哈哈,你真聪明,好好学习会计课,将来当老板用得着。”他羞涩地低下头笑了。
  我课堂总结的时候说:“其实,学习好的同学,跟学习比较差的同学比较,没有什么智力上的区别,说不定淘气的,上课睡觉的同学更聪明呢。区别是‘用心’二字,只要你用心,就一定可以成功地成长为一个企业家,一个新时代的老板,比如胡小亮……”
  我从事教师这一行多年了,性格都叫学生给磨练出来了。这样给学生讲题的事情多如牛毛,事后我就忘记了。
  退休以后,一次到北京旅游,回烟台的时候在北京站等车。一个高个子男士突然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指着我说:“您,您不是太行飞剑老师吗?”我很诧异:“你是哪一位啊?你怎么认识我?”
  “老师,您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您的学生胡小亮啊。北京的委培生,1987级职业中专班的。”他极力提醒着我。
  我慢慢地从记忆深处寻找到他的名字,但是形象记不清了,只有个“高个子”的印象。他说:“老师,您应该对我有印象啊,您给我们讲授《商品流通企业会计》,还手把手地教给我用先进先出法结转存货的成本,那一次您说我聪明,还说我如好好学习会计,将来能当老板……”
  我摇摇头,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他却说:“就是您的那一句话,鼓励了我,激发了我的学习欲望,后来我参加了自学考试,获得了本科文凭。一直是学习的会计专业……”我底气不足地问:“你现在是企业老板了吗?”他爽朗地笑了,说:“老师,不瞒您说,我现在是一家互联网企业的老板了,资产八千万。我实现了您的预言,可以骄傲地说,我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
  我的期望?我的预言?我忘了,他却记得,并为此改变了自己……美高美,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和其他教师一样,上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讲我的,他们随便,其实这样的上课方式,教师也成了混日子的一员,实现不了教学相长的目的,教师的教学水平也不能提高。

教学已经四年了,对于这些中专学生,他们其实更早熟,更成熟,所以,作为老师,我们总是拿他们当朋友对待,起码在各方面不会歧视他们,把他们当成普通学生而不是差生看待。

我也明白了,其实有些学生就是不可爱,他们就是差生,就是素质低,没教养,没礼貌,不懂得尊重别人。

常常看到一些文章大多是老师写的,基本上都是写学生多么调皮,最后经过自己的努力,学生听话了,改变了,懂事了,文末总是会说每个孩子都是可爱的,都有闪光点,关键是要老师去靠着耐心和爱心去挖掘。

之后有几个表现还可以的学生劝我回教室。

之后我再次和学生讲了尊重的重要性,并要求那两名下棋的学生和汪子皓同学离开教室,我勉强上完了课,还有十分钟让学生做练习,这时候一部分学生又倒下了,一部分学生连招呼都不打进进出出上厕所,还有几个学生在教室里打闹,一个叫做王振华的男孩用书使劲拍打着另一个女同学,课堂秩序再次混乱。

而我在他们身上的投入和产出必定不能成正比。

机缘巧合,我成了一名职业中专的教师,而到职业中专上学的孩子都是在初中表现最差的,实在没高中上了,只好来到了中专。

我稳了稳情绪,回到了教室。这样的老师,当得窝囊,当得憋屈,当得没有成就感。

有些学生不可爱,如果在其他方面有更大的收获,我凭什么要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这上面呢?

我试过上课给他们播放和专业课相关的视频,没想到下面有些学生该睡觉的还是在睡觉。

课堂讲不再是课堂,学生将不再尊重老师,这样的课还有必要上下去了吗?

在13年我刚工作的时候教的是12高职班,班里的学生还是听话的,表现也不错。但是在14年的时候我接了14物流班和高职班,物流班里有几个孩子上课调皮捣蛋,基本上有差不多三五个的样子,课堂还是可以掌控的。之后学校调整,加上我经历结婚怀孕生子外出培训学习,被抽调参加创城工作等,最后到了15高职和14高职物流班之后就达一年没有再教学。高职班的学生还是听话的,上课听讲的学生也很多。

总之,不是来读书的。

之后我去找他班主任救场,他班主任显然在忙什么,坐在电脑前连看我都没看我,我说完之后很尴尬的走了。

我想把这些不尊重老师的学生请出教室,但是他们第二节课又进来了,继续和他们纠缠势必耽误上课的时间和上课的进度,我想让班主任配合下,但是这个班里的班主任似乎并不积极和老师交流。

而我也找过几个调皮的学生谈话,这些学生来的目的很明确,一部分是来混日子的,一部分还是来混日子的,不过只是来混文凭想当兵。

我曾经也沉迷于这样的文章,也敬佩这样的老师,但是当我成为一名教师之后,我发现,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忘了他却记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