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房之难美高美

  有一批房子交工,又要分房了。大家都知道,这肯定是最后的福利房,再分房就得拿钱买了。那不再是福利房,是商品房。分房是有条件的。最基本的条件是结婚成家。单身职工是不给房子的。
  王惠英是工程师,有学历有职称,工龄长,业务上是骨干,完全可以分一套上乘的房子。但这么多年,一次又一次分不上房,就是因为她比别人少了一张结婚证。王惠英迟迟没结婚不是条件不好,恰恰相反,是因为条件太好了,许多人高攀不上,对她敬而远之。她长得很好看,即使现在已年过四十,也仍有动人的风韵,许多第一次见面的人都以为她只有三十岁。她条件好,心又高,年轻时追求她的人不少,可她好像谁都看不上。据说她曾有过一个男朋友,两人条件相当。后来那人去了美国。她不愿到国外去。唯一的恋人一走,自己也就抱定了独身的宗旨。人可以独身,可不能终身不要房子。
  朋友们都替她着急,来劝她:“你不会跟那些人一样,也去找个人来办个结婚证?这年头就得想开点,怎么实惠怎么来,别管别人说什么,先办了手续,要下房子再说。房子到手了,两人愿意过就在一块过,不愿过就离婚呗!现在想要房的都这样。不信你到结婚登记处那里去看看,有多少人突击登记结婚?那都是要房子的!”
  王惠英到妇幼保健站去看了看,只见保健站门口聚集了几十对男女。妇幼保健站是指定的婚检单位。最近报上说这段时间结婚的人猛增。她看着那一对对男女,知道都是来作婚检的。可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并不匹配,有的女小男大,也有的女大男小,年龄相差甚远。从形象和气质上看也大不相同,根本不像是恋人。看来他们都是为了分房办理临时结婚登记的了。
  经朋友指点,王惠英表示可以找个人同她办理结婚登记。但她有前提条件:只登记不结婚,不能假戏真做,领了证他就离婚走人,不能跟她要房子。否则她宁肯把房子退掉。至于怎么报答他,她都可以商量,不会让他白做。
  朋友还真把人给找到了,让王惠英去跟他见面。
  那人姓魏,都称他老魏,六十岁了没结婚。老魏是大学毕业生,自视条件好,不肯低就,没及时找到对象,后来又赶上“文化大革命”,论出身讲成分。他因有海外关系,谁都不敢和他接近,这一耽误又是十年。心灰意冷的他,干脆断了结婚的念头,过起了独身生活。一年前退休了,一个人在家看书练书法,倒也清闲自在。按规定他也是不该分房的。当时许多人也劝他找个对象。可是找对象不容易,这么老了他也不愿意结婚。许多老职工为他联名上书,折腾了很长时间,直到临退休了才给他分了一套小房子。这次应朋友的请求,也是出于同情,老魏愿意给王惠英帮忙。
  见面时,老魏坐在椅子上显得很拘谨。朋友先讲了一下王惠英的情况。话还没说完,老魏就摆着手说:“不用说了,她的情况我完全理解。当年我们单位分房的时候你们帮了我,现在我回头帮帮她也是应该的。方法不同,目的是一样的。人要不是被逼得没办法,也不会走这条路的。”接着他又冲着王惠英说:“你拿到房子以后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全听你的,我不会为难你。咱们就只当交个朋友吧!”
  王惠英被老魏的话感动了。她几乎不敢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人。
  接下来该办理结婚登记了。结婚登记需要本人到自己单位去开介绍信。这下老魏又为难了。他说:“结婚的介绍信一开,大伙都知道我要结婚了。我这么大年纪还要结婚,谁信?你不信也行,我就是要结婚,谁也管不着。可过些日子我又离婚了,这算怎么回事?这么瞎折腾,别人会怎么看?我这么大年纪了,真不想让人背后说我的闲话。”
  老魏说的是实话。王惠英也十分体谅。结婚是人生大事,不能当儿戏。一旦真相被人知道了,让他那张老脸往哪儿搁?要是自己真的跟他结了婚,让他娶上了媳妇那也算值了。可是……王惠英想到这里不免灰心,真不想要房子了。她的朋友却胸有成竹地说:“我那儿可以代开介绍信,老魏你放心好了,绝不会连累你!”
  第二天一早,王惠英到自己单位开了结婚介绍信。当天下午朋友替老魏开的结婚介绍信也拿来了。他们俩当即到妇幼保健站作了体检。
  第三天,王惠英和老魏拿着结婚介绍信和“同意结婚”的体检表,直奔结婚登记处。老魏前天晚上患了感冒,走路蹒跚还咳嗽带喘。王惠英有些于心不忍,一路搀扶着他,劝他不用着急,慢点走。这两人的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结婚登记的夫妻,更像是相依为命的一家父女。
  到了结婚登记处,王惠英把所有证件摊在办公桌上。办事人拿起老魏的结婚介绍信看了看,说:“这个信不行,不能办。”王惠英问:“为什么?”那人说:“现在结婚介绍信的规格样式都是全国统一的,连农村都一样。这个介绍信是别人代开的,不合法,不行。”
  王惠英和老魏面面相觑,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王惠英的心一下全凉了。她无奈地收拾起那些东西,为自己下台阶说:“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我们回去再重开吧!”
  出了结婚登记处的大门,王惠英的大腿像灌了铅,再也迈不动了,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距离住房申请交表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她还能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办好申请的手续吗?而最主要的是,下一步又该怎么办呢?
  看着王惠英无奈的样子,老魏说:“我回去开介绍信吧,你等着!”
  “别别!”王惠英连忙阻止。“不能再麻烦您了。”
  “那怎么办?”
  “不行就算了呗,房子不要了。”
  “这次不要,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了?”
  王惠英不说话。
  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老魏既然豁出去了,就让他回去重开介绍信。自己也豁出去,干脆以身相许,嫁给他,跟他结婚。这是现成的、也是唯一的办法,对于老魏也是最好的报答。
  可是,就为了一套房子,值吗?王惠英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她诚恳地谢过了老魏,搀扶着把他送回家,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宿舍。         

婚前检查,不言而喻,就是就是男女双方在结婚登记前所做的体检项目。这本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不管是对个人还是国家,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可现实情况是,大多数人对婚前检查不够重视,认为没有必要。

卫生部于9月12日发布的《中国出生缺陷防治报告》显示,我国出生缺陷发生率约为5.6%,每年新增出生缺陷数约90万例,出生缺陷在全国婴儿死因中的构成比顺位由2000年的第4位上升至2011年的第2位,达到19.1%。人们接受免费婚检的意识淡薄,新生儿出生缺陷率居高不下,这是我国取消强制婚检近10年来的两个不争事实。

取消强制婚检后

婚检率最低不足1%

2003年10月1日,新《婚姻登记条例》开始实施,考虑到人性化和尊重隐私,国家取消了“凭婚前医学检查证明办理婚姻登记”的要求。此后,婚检人数迅速“缩水”,婚检率最低时不足1%。

“强制婚检取消后,前来做婚前检查的人特别少。”某妇幼保健院专家说,强制婚检取消后的第一年,前来做婚前检查的人数不足结婚登记人数的3%。此后几年婚检率不断降低,2006年,婚检人数甚至只占到了结婚登记人数的0.7%。原本应该和婚姻登记处一样忙碌的婚前检查室冷清无比,经常一整天不见一对情侣来做检查,即使在九十月份结婚高峰期,每天也没有几对来做婚检。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房之难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