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非常倾诉

  “深呼吸,深呼吸……”这是影子急急忙忙地找到我之后,不断说着的话,和她不断重复着的动作。我使劲看着她,不明所以。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渐渐平静了下来。然后,我一直注视着她,静静地等着她开口说话。她看上去,实在是一副有许多话想要对我说的样子,可是,显然她也在琢磨着,犹豫着,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才好。
  又沉默了一会儿,她终于说话了,她说:“别人的关都好过,这人啊,最难过的始终还是自己这一关啊。你可千万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不想说的时候,对谁也不会说,你问了也是白问。也许,有一天你会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些什么,因为我始终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但是让我把这件事情从自己嘴里说出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地说出来,我真的是做不到。我表面上可以装的无所谓,心里的结,我想在有生之年都难以打开了,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拿自己也没办法。时间会冲淡别人的记忆,可是我自己的,却不能。”
  我呆呆地看着影子,听她断断续续地低声说着,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该在哪儿插上一句话,又该说些什么,才能给她一点安慰,才能让她的心里好受一点。
  她又接着说,语速缓缓地,她说:“有人说,每个人心里都一些不能对别人说的秘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只知道,人活着,真的不应该有那种只属于自己的秘密,这是一种残酷的折磨。你明明知道应该怎么样更好,却又不能怎么样去做,只能沉默着等待,等待时间帮你忘记。可是,又常常事与愿违,有时候时间就是那么可恶,偏偏会是你想要记住的事情,怎么也记不住,你想要忘记的事情,却又怎么也忘不掉。”
  说这些话的时候,影子始终低着头,傍晚时分,屋子里的光线也很晦暗,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可是听了她说的这些话,她的表情也就不难想象了,我想,就算她的表情再难看,也一定抵不过那一刻她心里的痛楚更难看。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以我对她的了解,这已经算是达到极限了。再追问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意义,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想说的话,她自然会说出来,不想说的,再怎么追问,她也不会说,影子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悲天悯人,很善良,活得也很纠结,善良是她的优点,同时也是她的缺点,因为很善良,会让她对自己的要求总是比别人更高,甚至有点苛刻,容不得一点瑕疵。有时候不得不说,追求完美比追名逐利更累人。所以,影子活得很累,而这所有的累又全部都是她自己带给自己的,谁也帮不了她,她把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壳子里,封闭的太久了,她出不来,别人也进不去。她唯一的、真正的朋友应该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她自己。
  影子不说了,我也不再问,彼此沉默着,对于影子这样的人来说,把不想说的话说出来,未必会比她自己闷在心里更好受些。
  由她去吧,对她来说,此时的沉默的相视,也是一种无声的抚慰。
  我和影子静静地坐着,后来我用力握了握她的手,她的手有点凉。那一刻,影子抬起了头,我看到她脸上挂着浅浅的泪痕。
  “够了,足够了,这样和你说说,我心里好受了一些。”这是她临走的时候对我说的话。
  不知怎的,看着影子离开时候的背影,我的心里酸酸的,很心疼她,却也真的帮不上她什么,一种无可奈何的挫败感拉低了我的情绪。
  倾诉,是把自己的心里话说给别人听,却并不是每个人轻而易举的习惯。有的人,是把话说出来,心里就痛快了。有的人,可能是压在心底里,才觉得更有安全感吧!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影子这样不安呢?想了半天,完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影子平时工作很忙,属于她自己的独立支配的时间并不多。工作上她积极努力,经过几年的打拼,在单位也算是站稳了脚跟,而她为人处世谦和低调,和同事们相处的都还不错。
  至于生活上,影子是个单纯又简单的人,她的业余爱好并不多,也就是上上网,偶尔去看个电影,听个音乐。和丈夫结婚快两年了,因为两个人工作都很忙,所以至今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
  这样在我面前失态的影子,真的让我感到很意外。
  但是,她并不想说出是因为什么事情才会这样,我也就不好再去追问,这是对彼此的一种起码的尊重吧!
  后来,又过了一些日子,我偶尔听到了一些关于影子的闲言碎语,而且还是不同的版本。
  再见到影子的时候,依然是我什么都没有去问她,她也什么都没有解释过。我们喝着咖啡,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倦了就各自回家了。
  又隔了大约两个月的样子,一天中午,影子打电话约我去她家吃饭。她说,“今天就是我一个人在家,来我家吃饭吧,陪陪我。”那天我正好事情也不多,没有别的安排,就早早的过去了。
  我过去之后,影子正在厨房忙活着,我要帮忙,她说不用了,让我自己照顾自己。我就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坐在餐桌旁,看着影子忙活。
  “我给你做几个好菜啊,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影子说。
  我打趣地说着,“我这口福,是托你老公不在家的福了。”
  影子正在忙活的动作,似乎是悄悄地慢了下来,沉默了片刻,她忽然说:“我准备和他离婚了。”声音低低的,但是很坚定。
  “为什么?”这是我一时之间能做出的唯一的回应。
  “说点别的吧。”影子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我,也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她在忙,不光是手上在忙着,我想,她的心里一定也是异常地忙碌着。
  我迅速的想到了那些不同版本的传言,哪一个才是真的呢?或者都是无中生有。
  “吃完饭,陪我去逛逛街吧,我想去买几件新衣服,柜子里的旧衣服都不喜欢了。”影子说。
  我说,“嗯,好吧,正好我也想去逛逛了。”
  “你去客厅看电视吧,我马上开始炒菜了,一会儿咱就开饭。”
  “真的不要我帮忙啊?”
  “不用,等着吃现成的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啊!”说着,我就起身去客厅看电视了。
  影子喊我开饭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整齐干净的摆好了四个菜,一个汤,色香俱佳。
  “咱俩喝点红酒吧。”影子一边开瓶一边对我说。
  “还要喝酒吗?”我有点疑惑的看着她。
  “嗯,喝一点吧,就喝一点。”她说。
  “好吧,我陪你。”影子也知道,我平常基本上是不喝酒的。
  这餐饭,我俩吃的时间很长,东拉西扯的先聊着,从我和影子小学时候的同学说起,一直说,一直说着。
  影子一边说,一边喝酒,喝得多了,话就多了,但是影子却一句也没有再提及想要离婚的事情。虽然喝的不少,但影子始终是清醒的。
  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我俩就出发去了商场。在商场里,影子看上了两件非常艳丽的衣服,她试穿的时候,就像是换了一个人,我看着她,看着这个既熟悉,又让我感觉十分陌生的女人,有点失了神。
  有一瞬间,在她的花枝招展里,我分明地看到了几分落寞的,飘忽的眼神。
  那一刻,这个独自坚强的女人,让我的心里蓄满了悲伤。   

图片 1

八斤正传


有时生命就像一片早衰的叶子,没等到秋天就枯了。一经风,风不用多大,就零落了。孤单的零落了,离开在本应属于他翠绿的季节,却难以描画出生命之秋的凄美……


目录    「乡土」八斤正传

上一章  八斤正传(55)


八斤跑出了一个下午,也不知道是去哪里了,赶太阳落山的时候回来了。回来了,也不跟素珍说话,素珍也不会跟八斤说话,但两个人没有再吵架。

八斤独自一个人在豆腐房里把黄豆泡上,把做豆腐的大锅涮干净,把豆腐包卷起来,放在豆腐板上,然后,又把其它的工具收拾了一下。这些事忙活完,时间已经比较晚了,这时候素珍和克己克俭都已经睡觉了,素珍连八斤的被褥都没给他铺。八斤很是不乐意,但也没有别的办法,他看了一眼自己在地柜里的被褥,心想你不给我铺,我就不铺了,没那玩意儿也一样能睡觉,便直接躺在炕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做豆腐的时候,素珍也没有跟着起来,八斤自己又忙这个,又忙那个,忙的满身臭汗,但也已经耽误了时间,等把干豆腐包好装上了自行车,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

回到屋里想吃口早饭再走,可一到屋里才看到,屋里已经没有人了,克己和克俭已经上学去了,素珍也不知道哪去了。翻了翻碗架子,掀了掀锅盖,一口吃的也没有。八斤气得心里就骂这个养汉老婆,他妈的一口饭都不给做。但也不能空着肚子出门,就只能抓住两张干豆腐,再扒两棵大葱,蘸着大酱囫囵的吃了一口,算是早饭了,然后,就出门了。

素珍早上起来的时候,看到八斤一个人在豆腐房里忙活的满头是汗,有心去帮忙,但昨天打仗的气还没消呢,这一会去帮忙,不就是在给八斤服软吗,心想你八斤不是能耐吗,能耐就自己忙活吧,看你能忙活成啥样。早饭也不多做,正好她和两个儿子够吃的,吃完早饭克己和克俭上学去了,她涮完锅洗完碗,就也出门了。这一大早她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便直接来到了作者我的家,去找我妈她这个关里老乡去发发牢骚,唠唠嗑啥的。

中午的时候,素珍回到家来。本来,她是不想这么早回来的,她想,这段时间八斤都差不多这个钟点回来,早上没有给他做饭,中午她也不想给八斤做饭,想好好的饿八斤一下,甚至做好了在我家吃中午饭的打算。但在外人看来,两口子打架的事,不能打破头楔,得说合。我妈就一个劲的劝素珍,素珍很多事情也听我妈的,在我妈好说歹说的劝说下,算是回家来了。

回到家来,本来也不想做饭,但看了一眼外屋的大锅,锅盖没有盖严,就知道早上的时候八斤一定是找吃的来着,心里就不住的犯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盯着大锅流了几滴眼泪,素珍深吸了一口气,急忙把眼泪擦干净,开始忙活着做饭炒菜。

可是,当素珍把饭菜都做好了,八斤却没有回来。素珍把饭菜端到桌上都凉了,八斤还是没有回来。于是,素珍就把饭菜又闷到了锅里,热乎着,自己站在院门口,东张西望的等着八斤回来。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非常倾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