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扭曲了的婚姻美高美

  李富终于结婚了,娶了个上过车的还带了个十岁女孩的,模样各方面都不出齐的女人,对李富来说,已经很知足了,今年也快三十岁的他,受家庭的影响,英俊的他没有人喜欢,更没有人愿意嫁给一个疯子的后人。
  李富从很小母亲就抛弃他和妹妹走了,那时也不用离婚,因李富的爸爸不知为啥疯了,成天的光着身子满屯子跑,见谁打谁,家也不知道回来,亲属们给他弄回来锁在屋里,把玻璃全砸碎,还是跑出去,耍疯打人的,他家在村子最把边的大道边上,很多人都不敢一个人过,妇女们更是,天天人心慌慌的,全大队都知道李疯子。
  李富和妹妹小英子吓得不敢回家,在这样的环境下,李富的妈妈走了,那时的李富五岁,妹妹只有三岁。
  李富从妈妈走后,就和妹妹在大伯家住,那时的农村穷,吃饭都算计着吃,李富和妹妹小英在伯母的白眼中一天天大了,李富十岁那年,爸爸李疯子掉河淹死了,他什么也没留给李富,只留下三间破草房。
  大娘看李富也大了,能吃能喝的,就和李富的大伯商量,把他们哥俩送孤儿院去,大伯没办法,只好同意了,就这样,十岁的李富,和八岁的小英子被送进了敬老院。
  在敬老院的帮助下,李富和小英子上学了,只念完小学的兄妹,一直在敬老院生活。一晃李富长成个大小伙子了。
  高高清瘦的个子,英俊的脸上有一双特别好看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十分英俊。十八岁那年,他从敬老院回到了自己的家,父亲为他留下的三间草房里,和妹妹相依为命,互相的照顾,渐渐大了的小英子结婚了。李富就一个人出外打工,干些活够吃够用,地也不种,给大伯家种,随着他的长大,房子也漏的不能住了,李富在大伯和大伯家哥哥们的帮助下,盖了两间砖瓦的平房,用石棉瓦盖的房顶。后来他又在房子的后面接盖了一排的偏房。
  住进不漏的房子里的李富,开心极了,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他起早贪黑的在外面打工,在县城的钢厂上班。因他非常忠厚老实,干活实在认真,工作单位领导非常喜欢他,便给他介绍了个对象,死了丈夫的张红霞。带个闺女,她结婚早,十八岁就结婚了,比李富还小了一岁,那年廿八岁。
  结了婚的李富非常知道疼媳妇儿,对张红霞的女儿也好,为她办了转学手续,继续念书。可是就有一件事情让李富活在痛苦中,就是他不知什么原因得了阳痿,而且还怀不上孩子,张红霞这个人有些差劲,缺心眼,见着村中的妇女就说,李富有病,怀不上孩子等等的一些粗俗的话,李富大伯家的大嫂把这事告诉了李富,李富气得对媳妇第一次发脾气,告诉她别在到外面乱说,张红霞也就再不敢胡说了。
  终于结婚两年后,经过喝中药的治疗,李富的病好转了,而且张红霞还给他生了个儿子,李富高兴的没法说,大办了酒席,开心的不得了。
  有了儿子,李富的干劲更大了,可他做梦也不会知道,就在他每天早出晚归的工作时,他的老婆张红霞竟和他的表兄躺在他的床上干那个事,表兄比李富大五岁,身体非常棒,是个车轴汉子,因家穷一直没说上媳妇儿,张红霞是个耐不住寂寞的女人,李富虽然治好了阳痿,也不能满足张红霞的欲望,她天天等女儿上学后,李富也上班走了,便拿起电话用微信叫来表兄,与他一顿狂喊乱叫,不管儿子的哭嚎,就这样持续了近一年的光景。
  蒙在鼓里的李富终于知道了,一气之下把张红霞打了个半死,杀猪似的叫饶,又找到大姑家,表哥跪地认错,说再也不会去他家胡来了,要出去打工干活了,不会再呆在家里了。
  就这样,李富忍气吞生的继续工作,为了儿子也只能这样,他不想让儿子和他一样从小没有妈妈的照顾,俗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张红霞没了表哥在身边,竟又搭上村中一位年近五十的男人,这个男人家有老牛,天天在李富家道边放,有一天去他家屋喝水,见李富的媳妇儿奶孩子,白白的身子全露在外面,下身只穿一个小裤头,张红霞从来不收拾屋子,常年炕上一床被,她早上不会给李富做饭吃,和儿子天天躺到中午才起来,李富起早做完饭和女儿吃完了放在锅里,等张红霞睡够了起来再吃。
  张红霞见放牛的进屋喝水,竟不知羞的把盖着两个裸露乳房的内衣往上拽了拽,整个全露在外面了,男人的眼睛看傻了,他早就知道李富媳妇儿是啥人,二话没说,上炕一顿翻云布雨的折腾。
  心满意足了的张红霞竟管放牛的男人要钱,男人没办法,给了她十五块钱悻悻地走了。
  这样的日子也在继续,李富上班了,家里只剩下张红霞和儿子时,放牛的便找机会来,每次完事都扔给张红霞十几块钱,她的名声不易而飞了,本家的一个远支亲属也来她家住,叔叔辈的。李富撵也撵不走,没办法的李富只好把工作辞了,天天在家看着自己的老婆。
  日子还是要过的,儿子也要养,地还没种,张红霞的女儿上学也用钱,坐吃山空,没法李富只好又去工作了。
  歇了几个月的张红霞在老公上班的第二天,意离家出走了,扔下了两岁多的儿子,和十二岁的女儿,不见了,下班回来的李富从大伯家接回儿子,张红霞临走时给儿子和钥匙送给了大伯看管,问她干啥去,她也没说,李富的心伤透了,这样的娘们有没有都不重要了,可是孩子怎么办,还有张红霞的女儿,一口一个爸的叫,李富没办法,把儿子送到了妹妹家照顾,自己在家上班连照顾张红霞十二岁的女儿,后来可怜懂事的小女孩不念了,回了姥姥家。
  过了近一个月,张红霞竟然回来了,和领她走了的那个男的,在秋收前。玉米快熟了的时候,她是回家取衣物的,李富气得想打她,又一想,算了毕竟为自己生了个儿子,他打电话告诉了大伯及大伯家的两个哥哥,不一会来了一屋子本族的人,他们不容分说,拿起棒子把那男人一顿揍,男人被打的跑进了玉米地,那也没让他跑了,叔伯哥哥和大伯拳打脚踢,棒子乱飞,张红霞跪在被打成一片的玉米地里,磕头如鸡啄米的求别打了,再打会出人命的。
  李富也跪在了大伯的脚前,大伯,大哥,二哥为了这种人犯了人命不值,让他们走吧。
  玉米地里的一顿打,李富赔了人家地的损失一百块钱。
  张红霞也走了,再也没回来看她扔下的儿子。李富的儿子在姑姑家长到了七岁,被李富接回来送进了封闭学校。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扭曲了的婚姻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