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偏方美高美

  许辉兵得了这个偏方,神情就开始了恍惚。
  那天,吃过早饭,许辉兵见无事,跟班长请了个假,就去了卫生队。
  医生见了,热情地接待,并小心地询问。
  许辉兵红着脸,一指自己的面孔,诺诺地说道:“能治吗?”
  脸孔上,正长着青春痘,甚为旺盛。
  医生听了,认真地看了几眼,一本正经地道:"能!”
  许辉兵一喜,连忙追问道:"怎么治?”
  医生嘿嘿一笑,附在许辉兵的耳上,说出了那个偏方。
  许辉兵听完,身上有了不自在,某处已有了强烈的反咉。许辉兵忽地站起身,又瞅了眼医生,逃似地离开了卫生队。
  此后的一连几天,许辉兵的耳边,总在回响着医生的话语。睡梦中,竟多了些动作。白天,许辉兵的神情,难免有了些微的萎糜。
  班长见了,问询了几次,许辉兵总是巧妙地遮掩了过去。班长初始也没在意,也信了许辉兵的话。没过几天,班长无意间发现了,班长也不再询问,只是处处留意,却总也找不出根源。后来,班长又跑去卫生队,才得知了原委。
  从此,班长对许辉兵更加的关心了。但那眼光中,却总透着些许的怪异。
  许辉兵却还浑然不知。
  年底,许辉兵复了员。
  临与班长告别时,班长想了又想,才道:“早点结婚,早点用上那个偏方。”
美高美,  许辉兵听了,笑脸僵住了。
  原来,班长也知道了那个偏方。
  多年后,许辉兵与班长见了面。
  班长看了眼许辉兵的脸,诧异地问:“还未结婚?”
  许辉兵笑答:“小孩都有三四岁了。”
  班长依然诧异道:“那你的脸?”
  许辉兵淡然一笑,道:“生活都忙不过来,还管那些?”
  说到这里,二人竟哈哈大笑了起来。   

  杜世玉刚进教室,一个叫陈东的男生叫道,杜世玉,这班长给我搞!
  杜世玉二话不说,连忙笑道,行,行,我也该歇一下了。又扫了一眼班级的其他同学,笑道,都听到,从现在开始,班级的班长就是陈东。说完,乐哈哈地走向座位,放下书包,坐下,专心温习功课去了。
  有个腿勤的女生跑去办公室,跟班主任说了经过,班主任呵呵一笑,劝道,就听班长的安排。班主任知道,这又是同学们不服。
  刚好那天参加全大队的会议。其他班级都已整队入场了,这个班却因换了班长,总在那里嘻哈,全没了往日的麻利、痛快。班主任也不管,只站在一边看热闹。
  陈东跑前跑后,却就是整不好那队。陈东自己却已累得气喘,还满头大汗。陈东瞟了眼班主任,又看了眼队伍中的杜世玉,陈东嗐的一声,蹲在了一边。
  校长站在远处大声催促,快点!
  陈东猛地蹿起,跑到杜世玉跟前,垂头丧气道,班长,还是你来!我真不是这块料!说完,竟向杜世玉躹了个躬,边擦汗,边跑去了队伍中。
  杜世玉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出来,边走边娇声道,还有谁不服?
  队伍中竟响起了整齐的回答声,服!
  有个个子稍长些的男生,口中虽在喊着,脸上已透出了不屑。
  下午,同学们拿出课本刚准备上课,却见班主任带着三队队长进了教室,班主任还未开口,队长却歉意道,队上还有几亩稻谷没捆起,麻烦同学们了。说完,又是歉意的一笑。
  同学们听了,只得收起书本,列队出了三队。
  毕竟人多力量大,不到几个钟头,稻谷捆完了。
  看着田中如石磙样的谷捆,那个男生狡黠地一笑,抢过两条冲担,冲着不远处的杜世玉叫道,班长,一人一担?
  杜世玉也不答话,询问了一遍,终在一个男生面前要来了一根宽皮带,系在了腰间。
  同学们见了,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喉结一个劲地蠕动。
  队长见了,刚想阻止,一旁的班主任拉了一把,又附耳低语了几句。队长笑笑,冷眼旁观。
  杜世玉操起冲担,又往手心碎了口涶沫,这才走向谷捆,猛地扎下,口中一声轻喝,挑起草头,风摆柳似的走了。
  队长见了,禁不住直点头,口中忍不住夸赞,这女孩,还真是个行家。又看了那男生一眼,直摇头,皱眉道,这孩这个样子,也敢比?
  从此,班上的同学再也无人敢在杜世玉面前呲牙。心中只有一个字:服!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偏方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