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26 10:5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奇葩考察法

  到现在,张万才都还想不通,他怎么就当了村长?
  张万才本是村里的水利员。因为身份的特殊,结交的人自然也多。那时,张万才年轻,也不谙世事,经不得别人的说劝,没几年功夫,抽烟,喝酒,打牌都来,且还有模有样。等到自己有了把持力,再想收手,却都已上瘾了。烟酒自不必说,特别是那牌,三天两头不去触碰,浑身开始不自在。
  这一日,张万才安排了活路,慢悠悠走到镇指挥部,迎面碰上了水利镇长。
  镇长一见,即刻堆满了笑。笑呵呵地说道:“小张,正想去找你,走,陪个客去。”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去。
  张万才也不作声,只是面带微笑地在后面跟着。
  走到一处绿树掩映的小屋,镇长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张万才也跟了进去,又反身关上了院门。
美高美,  镇长回头见了,默默地点了下头,脚步却一刻都未停歇。
  进到屋中,见堂屋正中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正有一副麻将摆放着,屋内还坐着两个陌生人。
  镇长冲那两人笑笑,又作了个请的手势,两个陌生人笑笑,坐了上去。
  张万才坐上去,仍是不作声,只是飞快地码牌,搬牌,又眼紧盯着桌面,眼角的余光却紧盯着镇长的动作。见镇长小心翼翼,张万才心中有了底,出牌也紧随镇长的意来。
  两个陌生人初始还紧绷着脸,可一圈下来,却都喜笑颜开了。
  张万才见了,更加笃定两人的不简单。
  四圈下来,张万才竟一次都未胡,还连连点冲,手上所带的千把块钱,也仅只一百块了。张万才却也不着急,依然沉着应对。
  对面的镇长竟投来了赞许的目光。
  此时,工地上已响起了收工的喇叭声。
  其中一个中年陌生人道:“算了,下午还有事。”说完,推开身后的椅子,看了眼张万才,笑了笑,走了出去。
  年轻些的陌生人收起桌上的钱,冲着张万才,镇长点了下头,匆匆跑了出去。
  镇长笑呵呵走到张万才面前,拍了拍张万才的肩膀,说了句:“等着听消息吧。”说完,也连忙追了出去。
  张万才却抠着后脑壳,云里雾里地走回了大队。
  没过几天,张万才走马上任,顶替了已空缺多月的村长位。
  直到过去了多月,张万才都还在云里雾里,仿如做梦一般。

偏居一隅,他似乎就是这座山头的山大王,静静地驱赶人们离去,也保护着心灵避难之人。扎札镇坐落扎札山下,也是所有大山居住民的大本营,它不规矩地守着这座山,也守着静谧的安逸。

因着工作需要,刚毕业的我以“基层学习”的名义被派往扎札镇驻扎工作,的确,像我这样不讨喜的性格,终于是被那群人给打发了过来,原本以为会在这里老死,却没想到有一天,我也是会被扎札镇“驱赶”而走。扎札镇是本县最偏僻的一个村,但却顶着一个镇的名号,当我拿着我的包袱和介绍信来到村头敲桥桥头的时候,那一股裹着大山清新味道的风狠狠地欢迎了我这个“外乡人”。来往的人,却老是对我这个穿着白衬衫提着行李箱的年轻人,发出玩味的微笑。

镇长办公室坐落在村口不远处,我站在院子门口的时候,拴着的大黄狗一直吠吠,我朝里面喊了一句:“有人吗?李镇长在吗?我是上面派下来学习的宋煜同志。”不一会,里面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儿,开门问我:“你是谁?”

“我是上面派下来学习的,我叫宋煜。请问李镇长在吗?”边说我拿出介绍信递给他。老头扶正自己的老花眼镜,默默看了看,又看了看我,开门把我迎进去,并说自己就是镇长,“每次都派人来我这儿,说是来学习,其实就是来流放的吧。小子,我是镇长老李,你多大啊?”

“李镇长,我刚毕业参加工作不久,今年23岁。”我毕恭毕敬回答道。

“你坐吧,喝水。”李镇长向我递了一杯水,我握在手里竟有些紧张。

“小宋,你以后不用叫我李镇长,叫我李叔或者村长就好,你其实也知道,我们虽然是一个镇的名头,其实就是一个村,扎札镇这些年来派下来学习的干部,很少,所以被派过来的也就是那么回事,我们都清楚。当然既然来了,我们扎札村的人和我都是十分欢迎的。”李镇长说完喝了一口水,被人识破调离真相的我涨红了脸,却是无奈,也很是尴尬,刚要说什么,镇长又说话了。

“你别看我们虽然有点偏僻,但是每个人都是在认真的生活着,慢慢地你也会感受到这里也不错。啊,说回来,我得带你去住处放东西,走走走,带你看看我们这里最高级的也是唯一的招待所。”随后李镇长带我来到了招待所的房子,招待所旁边是一家布店和书铺,房子收拾的很干净,总共四间房间带厨卫,我住进了其中一间,推开窗口可以看见扎札河流,风景不错。行李放好以后,他带我和旁边的布店、书铺主人做了介绍,随后带我逛了逛扎札镇。

“村长,我的日常工作是什么?”我问道。

“生活,处理些日常琐事。”镇长答。

“生活?虽然我是被“流放”过来的,但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帮镇里做些事情的,我大学学的是中文,虽然感觉用不上,但整理文件、写东西什么的我都是可以做的。”我有些激动地回答道,虽然不得志,但不希望自己成为生活的俘虏,忘却理想才是,也许这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并不懂得我这个二十二岁年轻人的内心热忱想法。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奇葩考察法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