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19 04:48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水果摊贩暴打女清洁工笤帚都打断了

美高美 1 “橡树,橡树,全都是橡树!”埃里克斯·豪宾一边愤愤地说着,一边踢踏着地上的树叶,用笤帚胡乱地扫着。
  显然他这么做是无济于事的,倒不如去树下躺着小憩一会来得舒服。
  照旧,祖母艾莉丝·罗宾娜跟埃里克斯·豪宾一起打扫橡树园,祖母顺手捡起两片橡树叶,并且指着一棵高大的橡树对埃里克斯·豪宾说,“你看看这橡树多么高大啊!多年前它还是一颗小树苗哩!它真的是长成了属于它自己的样子呢!”埃里克斯·豪宾不屑地说,“橡树当然只能长成橡树,不然还能长成樱桃树吗?”“是,是成不了。”祖母微微一笑。
  已经15岁的埃里克斯·豪宾跟祖母艾莉丝·罗宾娜住在海边一个破落的小山村。3岁时父亲出海捕鱼,因为碰上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而一去未归,母亲也在埃里克斯·豪宾6岁时感染疟疾去世。现在只剩下埃里克斯·豪宾跟祖母相依为命。而家里还留下了一大片橡树林……
  每天枯燥无味的生活让他有点厌倦,打扫,打扫,打扫!重复的生活让他变得浮躁没有耐心。
  一天,他打扫了一天的橡树园,放下笤帚,脱下脏兮兮的外套和满是灰尘的靴子时,祖母拿着破布包,虽然破旧,但却很是干净。祖母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了之前在橡树园捡的那两片树叶。埃里克斯·豪宾一脸茫然。
  “您还拿着树叶干什么,是我没打扫干净吗?”
  祖母不说话,只是示意埃里克斯·豪宾仔细看这树叶。埃里克斯·豪宾看了许久,一无所知。
  “你看,这树叶多有纹理啊!多么清晰的纹理啊!过了几天,这叶间的纹理依然可见啊!”
  “每一片树叶不都是这样的吗?”
  “是啊,每一片叶子几乎都是一样,可还是会有那么几片是那么不同。”
  “当然啦,可是……为什么呢?”
  橡树只能长成橡树,成不了樱桃树……是意外,是惊喜,还是命中注定,谁也不知道……

整天扫地的环卫老人,被人拿着笤帚打了,地上是断成两截的笤帚。非法占道售水果,还乱丢垃圾,清洁工上前论理,占道经营者用笤帚把清洁工击倒。昨日下午,颍河路一清洁工被打。昨日下午4点,在颍河路与文化宫路口西北角,一名上了年纪的清洁工躺在地上,脸色发白。她身边放着一个断裂的笤帚。“这个卖苹果的男子用这个笤帚打我的头和肩,把笤帚都打断了。”清洁工一边被人扶着坐起来,一边指着相邻的苹果摊的男子说。她吐了一口唾液,里面含着血。“今天风太大,树叶也多,我负责这个路口向北的300米路段,我刚打扫好,这男的就拿了笤帚把他摊边的树叶和垃圾向我扫过的地面上扫过来。我辛苦扫干净的地,又全被他堆满了垃圾和树叶。我上前和他理论,他用笤帚猛打我的头一下,又打我的肩,把笤帚都弄断了,我也被他打倒了。”老太太说,她63岁,名叫李书英,来自安徽省,每天都不停打扫自己承包的这段路。“要是有垃圾,领导发现一次,就罚不少钱,我一月工资800元,经不住罚几次。”水果摊的男子姓张,他说,当时他开始摆摊,看到摊边树叶多,就用笤帚向外扫一下。“我刚扫一下,这个清洁工就跑上来骂我。我说不扫了,她说不行,不让我在这里卖水果,还要搬我的秤,我上前夺,她不给,她不能拿我的东西呀。”该男子承认随后出了手。因为清洁工被打,围观的市民纷纷指责张姓男子。市民宋先生说:“在人行道上摆摊,本来就是占道经营,还打人,一定要给个说法。”几分钟后,颍河路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把张某带走调查。昨晚6点30分,李书英也来到派出所,随后,警方对双方进行协调处理。之后,张姓男子赔偿了李书英1000元。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水果摊贩暴打女清洁工笤帚都打断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