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4-11 23:1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姐,我们回家

图片 1 姚乐喜欢一个人走路,看天看风景,对着一片流云一个陌生人微笑。喜欢一个人跑进墓地,写字唱歌,对着一块墓碑一个灵魂诉说……
  她的梦想是可以遇到一个有着温暖笑容和内心的男子,他会摸摸她的头,牵着她的手带她一起走路。
  音乐学院与A大隔了不远的距离,每天下午,她都会穿越几条街,在A大的门口等谭希,身边清一色的穿着白色上衣深蓝长裤或裙子的学生走过,总免不了对她侧目,“音乐学院的女生就是时尚啊。”“最讨厌那样的人了,把自己打扮的像个妖精。”……她毫不理睬各种议论,依旧每天变换着各种造型。看到谭希推着单车出来,就兴奋地跳上去。
  她叽叽喳喳地讲话,声音很高,时不时还会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没话说的时候就唱歌,很好听。季星辰骑在他们的右边,微笑着看她,想,这真是个招摇的女孩子,却并不惹人厌。“你们音乐学院的人唱歌都这么好听吗?”听着他不露痕迹的赞扬,姚乐骄傲地说:“那当然!”“姐,你少臭了,还没我唱的好呢。”姚乐使劲地掐他的腰,单车摇摇晃晃地前进着,撒下一路欢笑。
  因为不喜欢集体宿舍,姚乐就在外边租房子住,两室一厅,宽敞明亮。谭希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提出要和她一起住,苦口婆心求了半天,最后因为他愿意分担一半房租并负责做饭才勉强答应。
  他抱怨说:“哪有这么不公平的事啊?我免费保护你给你当司机还要压榨我的劳动力敲诈我的钱财。”姚乐转过头笑眯眯地说,小希同学,我可没逼你哦。“唉,谁让你是我姐呢。”他无奈地系上围裙走进厨房。
  看着他的身影,姚乐心里总会涌出一种暖暖的感觉,却又夹杂着隐隐的疼痛。她摇摇头,走进厨房。
  “小希,你和季星辰那么好,怎么不邀请他来我们家玩呢?顺便尝尝我们谭大厨师的手艺啊。”接过她递来的青椒,他漫不经心地说:“好”。
  他知道,姐姐是喜欢季星辰的。每次,那么大声讲话只是因为怕他听不到,也只有看到他眼睛才会那么明亮,喜欢问他学校里的事情,最后总会绕到季星辰身上…也许,她自己并不知觉,她是个多么不善于掩饰自己的人,哪怕一点点。
  “啊!”他一声低呼,姚乐惊叫起来:“怎么了?怎么了?”抓起他流血的手臂,一边责骂他怎么那么不小心,一边吮去他指上的鲜血,拉他去客厅包扎,“姐,你是吸血鬼啊?”他嘴角一抹坏笑。“我还是食人狂呢。哼!这下你小子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偷懒了,是吧?真狠毒!看来这顿饭只有我亲自出马了。唉…”想起上次让她做饭差点失火的情景谭希怎么也不敢冒险,最后,勉强同意他在旁边做指导。
  看着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姚乐感慨着,做饭真TMD辛苦啊!我是宁可吃一辈子快餐也不会做饭的。“姐,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哦,饭可都是我做的。”“笨蛋,你又不会给我做一辈子。呵,要不我聘你为我的终身保姆吧?哈哈……”看着她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谭希也不和她计较,只是想起一句很美的话,因为可以和你共撑一把伞,我开始喜欢雨天。
  没过多久,姚乐和季星辰交往了。看着她坐在季星辰的单车后座上渐渐远去的背影,谭希总会感到莫明的失落。
  季星辰是本市人,所以常带姚乐去一些风景很美很好玩的地方。
  他是那种看起来很帅却让人感觉很难接近的人,所以,当他在山顶抱着姚乐的腰轻轻在她耳边说我爱你时,姚乐想,幸福大概也就是如此了。
  有时,他会牵着姚乐的手去菜市场买菜,俨然一对甜蜜的小夫妻。当他接过钥匙开门时会忽然把姚乐揽在怀里吻她,姚乐就笑他情场老手。
  7月,A市举行了一场平民歌手赛。姚乐费了好大劲求谭希,他才答应陪她一起参加。他们轻易通过海选,并结识了一个叫雅子的女孩,美丽,高傲,歌唱的很好。姚乐想,也许,将来她会是她最大的对手。
  后来,他们过五关斩六将的一路杀进了十强。
  看得出来,雅子很喜欢谭希,姚乐常常开他们的玩笑,说他们金童玉女什么的。季星辰总会不耐烦的打断。
  当爱走了,其实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可是,聪明如姚乐却始终不愿承认。他开始不再约她,不再对她说很多甜言蜜语甚至不接她的电话……姚乐依旧不愿承认他在等她说分手,季星辰从来都是善良的王子呢,他怎么会伤了姚乐。
  九月一日是姚乐的生日,她像往常一样在校门外等他,谭希走来说,姐,我们回家吧。她固执地摇头,“我们说好了要一起过生日的,我得等他。”“他不会再陪你了,姐,我带你回家。”“不!你自己先走吧,我要等他。”谭希无声地扶着单车坐在她的身后。秋日的雾总是起的很快,很快就看不清楚人影了。街上也早已行人稀少。不知道过了多久,姚乐突然蹲下来哭了,“小希,他怎么可以这样?”谭希回忆着季星辰和雅子在一起的画面,鼻子酸酸的难受,轻拍姚乐的肩膀,姐,我们回家。
  姚乐从来都是一个骄傲的女孩,她发信息给季星辰,我们分手吧。良久,他回来一个字,好。姚乐笑笑对自己说,爱情不过一场游戏,自己怎么可以当了真?
  十进七的那场比赛,姚乐因为状态不好被淘汰掉。谭希和雅子顺利晋级。
  结束时,雅子追上谭希,问,一起喝杯咖啡吧?没等他拒绝,她说,关于姚乐的事情。
  在一家西式咖啡馆坐下,雅子漫不经心地抚摸着杯子望着窗外。
  谭希问,我姐,什么事?
  你姐?哼!难道在你心里真的只把她当姐姐吗?你拒绝我难道不是因为她?
  谭希沉默不语。
  谭希,我和季星辰交往只是为了证明姚乐离不开的是季星辰不是你。所以,你的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
  谭希用力地握着杯子,眼神里写满痛苦和隐忍。他愤怒的走出门外。
  雅子在背后喊着,谭希,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回到家,姚乐还没回来,他发疯的四处找她,直至深夜才在酒吧找到醉的一塌糊涂的她,推开围在她身边的那几个恶臭的男人,扶起她,“哪来的臭小子!她是你什么人?”谭希的心忽然黯淡,他是她什么人?拨开她垂下来的头发,轻轻地说,姐,我们回家。
  好不容易让她躺下,转身去倒水,背后传来姚乐无助的哭泣,“为什么你们都不要我?为什么?……”
  他把她放在怀里喂她水喝。
  姐,即使离得这么近,你也从来感觉不到我心里的声音吧?
  谭希和雅子顺利进入决赛,同时,也成了媒体热于炒作的对象。
  姚乐有时也半真半假的开他几句玩笑,解释多了他选择沉默。
  最后,谭希终于因为姚乐帮他写的歌夺下冠军。
  不知道为什么姚乐最近总感觉饿的受不了,仿佛肚子里有个魔鬼在挣扎着,只有食物可以让它平静。
  午夜,姚乐去冰箱里找东西吃,谭希刚好经过,姐,你等会,我做东西给你吃。他揉着惺忪睡眼走进厨房。
  当他端出莲子粥的时候,姚乐已经消灭了大半袋薯片。
  “姐,不要吃这些垃圾食品,你饿了我就熬粥给你喝吧,有助消化。”
  她看他拿走薯片接过他递来的碗埋头狼吞虎咽,全然不理会他的慢点慢点。
  她不想告诉他,他们的父母已经离婚了。
  她的妈妈梅梅是家著名时尚杂志的主编,漂亮,能干。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幸福完美的女人,只有姚乐知道她内心的贫乏,她结过两次婚,却从来没有深爱过,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爱情都不符合她的梦想。
  曾经,她以为,谭希的父亲可以让她安定,可是,这段婚姻维持七年还是走向了灭亡。
  她打电话告诉女儿,乐乐,妈妈要移民国外,过段时间帮你帮移民手续。
  姚乐说,嗯。
  一天,吃过晚饭,姚乐看起来心情很好,她提议说,小希,我们去搂顶坐坐吧。
  靠着他的肩膀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讲话。姚乐指着天上的星星说,看它们离的那么近,可是,你知道吗?它们之间真实的距离却遥不可测。谭希低头吻住她转向自己的脸庞。
  姐,我们不是星星,是人,可以爱的无能为力的人。你懂吗?
  他讲第一次看到她心疼的感觉讲他压抑逃避的爱。
  姐,我爱你。也许,我只能说这一次。可是,这一辈子,我都不可能停止掉。
  他们像所有情侣一样,开心幸福的生活着,没有诺言没有人索要未来,好像深爱了好多年的老夫妻一样。
  姚乐拉着行礼到机场的时候,梅梅已经等候她很久。
  看着妈妈在一个英俊的外国男人怀里一脸妩媚,她忽然觉得幸福,也许,她终于找到想要的幸福了吧。
  那个男人绅士的接过行李,微笑的用生硬的中文说,乐乐,我们回家吧。
  她忽然愣住。那句谭希说过无数次的我们回家吧,一下子全部涌现在脑海。
  妈,对不起,我不能和你走,谭希在等我回家。
  梅梅爱怜的抚摸着女儿的头发,转向自己的丈夫,看到他微笑的对自己点头,笑着答应了她,姚乐兴奋地抱着他们说谢谢,转身飞奔而去。
  身后,梅梅喊着,乐乐,行李!
  谭希夺冠的那首歌飘在耳边,如果没有你,即使到了天堂花海又有什么意义?亲爱的,带我回家吧……

小时候幸福很简单,长大后简单很幸福。

我常常反问自己一个问题,你追求的幸福到底是什么?拥有什么你才能感到幸福?

有人说幸福是拥有很多钱,自己的事业,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也有人说幸福就是吃到妈妈做到一顿饭;在外疲惫了回到家亲人的一个拥抱;周末坐到阳台看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籍,喝到一杯想念已久的茶点。

那么你认为你的幸福是什么呢?

其实幸福很简单,儿时的玩伴梅梅每次放假都喜欢来找我玩,我去镇上回来的时候特别喜欢带“羊城饼屋”的蛋糕和面包,价格稍微有点贵,但味道真的是美极了。那种甜而不腻的味道,吃了总是让人觉得充满阳光,梅梅来的时候赶上了我开吃,我都会分给她一大块。

梅梅拒绝了我的蛋糕,并说,十三姐,不用啦,你吃吧!你吃吧!

我说,梅梅,怎么了?赶快吃呀,味道可好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姐,我们回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