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海蓝·小说】劫婚美高美: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隐藏着许多精美的爱情故事。白居易晚年,因为他仍然还深爱自己的待妾樊素和小蛮,而又担心自己离世之后,她们俩会流落风尘,于是就坚定的把她们收为义女,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再把她们嫁出去。白居易找来好朋友元稹和刘禹锡,然后小蛮就变成了刘禹锡的女儿。
  刘禹锡认识一位上骑都尉,这位武将官级正五品上,但只是个虚名,因为在唐末时期,官职非常混乱,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卖来个官当。这个人姓黄,名字已不详,可以叫他黄都尉。刘禹锡带着小蛮回到家时,他已经疲惫不堪,好在一路上有小蛮的精心照料,否则他还真就有些吃不消。刘禹锡和白居易同年,他也是一位已经接近花甲的老人,所以小蛮就象侍候白居易那样照料着他。回到家中,因为有小蛮在身边,刘禹锡很快就恢复了过来,于是他就找了个时间,特意与小蛮商量,说抽空我过去找一趟黄都尉,他手下的将领众多,有些武将其实比文官的人品好,爹的意思就是抓紧给你找个人家。小蛮低下头去,她现在还不想马上就嫁人,刚刚离开白府,她还没有摆脱掉那种分别之后的伤感,但自己是什么身份小蛮还是很清楚,她摇了下头,但马上又点头,但什么话都没有讲。刘禹锡就接着讲了句,说小蛮,爹已经年近花甲,今日不知明日事,爹也是怕耽误了你的青春年华。
  话讲到这个份上,小蛮只能开口,但她只是淡淡的讲了几个字,说爹您就看着办吧。刘禹锡长叹了口气,说爹的意思是要给你找个年貌相当的人,另外武将长年都要在外驻守,他们身边不可能就养着许多女人。当时在白府时,我和元大人还讲过,最好这个人你能亲自看到,你自己要把握好他的性格,能处得来就嫁过去,处不来也不要勉强。我过去就跟黄都尉这样讲,让他帮我物色一个人选,然后就把这个人调出来。到时候你就装成赶路的样子,你们俩走在一起,这样就给了你们足够的接触时间,然后我再派人随后保护着你。小蛮瞧向刘禹锡就微笑起来,后面的故事她当时听樊素讲过,元大人把那个故事说成是“倩娘子千里寻夫”。在这个过程中,要有一个最重要的文件,就是自己手里得拿着一封指腹为婚的凭证。小蛮始终都认为这件事行不通,先不说那个文书是真是假,就是两家人的姓氏名谁,自己一时半会也记不准,万一要是弄出笑话来,自己真就没脸再去见人了。刘禹锡与小蛮讲起,说当时元大人有个很巧妙的安排,就是让樊素装扮成一个千里寻夫的女人,我觉得这件事情非常适合你,你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于是我就跟他说,这个安排还是留给小蛮吧。爹的意思就是想让你嫁人以后,能被男人一直都宠着。小蛮没有再讲话,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应当找个什么样的人。她是第一次有这样的经历,她甚至还认为,嫁人虽然是自己的事情,但找个什么样的人,那就是别人的事情,只能是父母替自己做主。
  没过几天,刘禹锡就亲自去了趟黄都尉府。
  黄都尉这个人的官职还真不低,或许相当于现如今军区副司令员这样的角色。来到黄都尉府上,守卫赶紧朝里面通报,而接到通报之后,黄都慰马上就吩咐下来,说刘御史不是外人,以后这个人要是再过来,他可以不通报!于是刘禹锡就走进了都尉府。
  都尉府里面的情况和刘禹锡头脑中的印象差不多,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前院很简洁,不是那种很奢华的景象,在通往后宅的长廊处,刘禹锡看到一个墙角那里面还飘荡着几块白布,好象是在遮挡着一块彩屏,但已经是很破旧的样子了。看样子这里曾经办过丧事,刘禹锡就有些后悔来的不是时候。再朝里面走,迎面就是曲桥和池塘,假山、奇花异草、精美的房屋建筑都隐藏的很深,直到这时,刘禹锡才觉得自己来见黄都尉那是找对了人。黄都慰已经迎到曲桥这里,他快步上前,并高声的讲着,贵客登门,黄某无尚荣兴。刘禹锡就笑着讲,我也是闲来无事,这才突然想起要过来看看都尉兄弟,实在有些惭愧。
  来到后宅,黄都尉赶紧吩咐下去,他要摆酒设宴款待刘禹锡,还说贵客就得贵招待。落坐之后,刘禹锡就低声询问起来,说兄弟,家里最近可好?黄都尉先是爽快的讲,都不错,但声音明显下降了许多,后来他就打开天窗挑明了讲,说夫人前些时候去世了,家里就剩下这个烂摊子,你也都看到了,就现在这个样子。刘禹锡马上讲了一堆安慰的话,说自己也是刚刚看到墙角处的挽幛,这才知道家里刚办过丧事。黄都尉淡淡的说,我有些愧对了夫人,所以一直和下面的人讲,这些挽幛等物品就不要摘下去了,我之所以能走到今天,基本都是借了夫人的光。刘禹锡就面感难堪,好一会才说,我过来的太匆忙,空着手与兄弟讲这些实在太难为情了。要不我明日再过来吧。说着话他就站起身来。
  黄都尉赶紧伸手拦住,说我的御史大人,兄弟我虽然出身行武,可一直都崇尚诗文,如果小弟有待慢之处,还请哥哥给予指明,下次小弟决不敢再冒犯尊严。刘禹锡只能继续与黄都尉寒喧下去,只是两人谈到最后,刘禹锡实在搪塞不过去,就只能把小蛮的事情如实讲出来,但还是把她的名字隐去,说我小女儿小红已经寡居了几年,如今我年事已高,很怕耽搁了她的青春,于是就想到了都尉,我想请您替她在军汉中找个与她年貌相当人。我们看重的是人品,但家境也要能说得过去,总不能刚一过门就让她跟着受苦。黄都慰连连点头,说儿女的事情为大,这个事情我必须要帮哥哥的忙,只是御史哥哥的女儿,那就不能让她去做待妾,怎么也得让她能穿金戴银、挥奴唤婢、光宗耀祖,衣食无忧。刘禹锡就笑着客气起来,说都尉您过讲了,小女没有那么高的身份,只要婆家人能拿她为重,我刘某就万分感激了。
  两个人谈来谈去,黄都尉就打下保票,说这个事情我一定要帮忙,哥哥提的那些要求都不算问题,只要侄女她能愿意,正好我最近还有些空闲,我一定能把哥哥托付的事情办好。
  最后的商定就是让小蛮抽时间先到黄都尉家里来,然后安排她躲在暗处,黄都尉再把几位合适的人选招集过来,只要小蛮能认可她就点下头,然后就可与这个人朝下一步发展。第二天刘禹锡就把小蛮带去了都尉府。
  前一天刘禹锡和黄都慰都没有考虑太多,因为两个人的交情很深,只是第二天与小蛮相见之后,黄都慰就暗自后悔起来,这个小红姑娘简直就是位天仙!这样的美人如果失之交臂,自己的肠子都能悔青了,关键是这个后悔药没处买去。小蛮她仿佛就能勾人魂魄,她的目光和身体具有一种魔力,并且紧紧的抓住自己的目光,似乎比放电还要强烈。黄都慰的感受是,心潮起伏、不能自已,他瞧着小蛮激动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瞧过去,说小姐你可是下凡的仙女吗?刘禹锡就有种预感,小蛮的婚事已经成了,只是黄都慰这个人特爱面子,这个弯子不知他怎样才能转过来,自己也只能见机行事,而小蛮过门之后,即使她不当家,黄都慰也不能亏待了她,就她这个精灵的劲头,黄都尉只能把他含在嘴里,哄着护着,那样还会再怕她受了委屈。小蛮她出身教坊,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平日里待人接物平静而含蓄,高贵典雅,落落大方。听到黄都慰这句赞誉,小蛮赶紧微笑着回了句,黄大人过讲了,小女给大人请安。
  有句话叫做如花似月,小蛮就是这样的形象,娇小抚媚,婀娜多姿,玉璧玲珑白府成,举手投足荡香风,身有魅骨天赏赐,娇柔精巧淡花容。也难怪黄都尉会询问出那样一句,小蛮她青春年少,不施粉黛天然成,连白居易都为之万分怜惜,所谓的情之深、意之切才可能还她一个自由之身,否则卖出去总还是可以的。
  黄都尉毕竟还有些身份,后来他没有再说什么,但酒宴过后,刘禹锡要带着小蛮回走时,他这才淡淡的讲出,说御史哥哥如此信任小弟,明日我要去府上回拜,再顺便探望家人和小姐,顺便我还要送些礼物给哥哥,还望哥哥到时候能赏赐给小弟一个薄面。刘禹锡就想到这句话深含着的那层意思,他无非就是要借机想把迎娶小蛮的事情讲出来,送礼或许就是要给小蛮的聘礼。这样想着,刘禹锡便与黄都尉讲,说都尉大人太客气了,那我刘某明日就专门候在家里等着兄弟光临。
  刘禹锡没再讲给小蛮提亲的事情,他只当没有这么回事。
  回到家里,父女俩便谈起了都尉府,刘禹锡叫住小蛮,说闺女呀,看来你的婚事已经有了眉目,爹的意思就不要再挑剔了。小蛮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但还是回复了一句,说爹,你做主就是了。刘禹锡就笑了起来,说我闺女如此优秀,我也算给你义父一个圆满的交待,只是这件事情还不知道后面怎么个发展,等明日黄都尉过来,我们再见机行事。
  次日上午,日上三杆之时,就有门子传来消息,说大人,黄都尉府来了许多人,并且带来许多礼物,他们正候在门外等着回话。刘禹锡便吩咐下去,说赶紧通知后面,准备酒席,我要亲自出去迎接贵宾。
  迎到门外,刘禹锡就见到身穿便装的黄都尉,他急步上前,就要往府宅里面迎请,可心里还是划了个问号。这个场面非常奇怪,黄都尉带着重礼,还带来了一顶锦轿,仿佛是迎亲的队伍光临寒舍。黄都慰上前两步,争先与刘禹锡寒喧,然后就指挥下人把礼品抬进府去,他根本就没有与刘禹锡商量,之后又急忙附身向前,低声与刘禹锡讲,说御史哥哥,小姐那件事情已经有了眉目,对方的人品肯定没有问题,家境也好,只是还不知道小姐能否同意,那个人还在我府上候着。我们现在先带着小姐去我府上,小姐那件事情如果办成了,我们再来你府上喝酒。刘禹锡就认为,黄都尉这是要先送礼,然后回去再提小蛮这件事。也就是:交来钱财路卖下,回头再走不能急。刘禹锡也巴不得推波助澜,还是赶紧成全了小蛮,况且黄都尉配小蛮怎么做都合情合理。于是他就吩咐下去,说赶紧请小姐出来,我要带着她去坐客。
  一行人来到黄都尉府门前,就听到鞭炮响起,鼓乐齐鸣,锁呐吹起迎亲调,春风和沐喜事来。这情景来的太突然,就连刘禹锡都为之感到困惑。就见黄都尉迎过来,他牵着刘禹锡的手,朝院子里紧走几步,来到门里影壁后面,这才低声说起,哥哥,小弟我从今日起,自愿降级为晚辈,今天这件事情,是晚辈我害怕夜长梦多,所以赶紧把小姐迎请到了家里,其实我这么做就是劫婚,我知道这有伤刘御史的尊严,可小姐的花轿已经抬来了,所以还请岳父大人成全了晚辈!
  黄都尉说着话双膝落地,直接就跪在刘禹锡的面前,说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事以至此,刘禹锡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小蛮她出嫁,自己怎么也得陪送些礼品,于是他便叹息了一声,说都尉你赶紧起来吧,既然你如此喜爱小女,我也没什么可说的,等我过去与她讲清楚,赶紧替她再张啰一下,不能耽搁了你们的好事。
  黄都尉站起身来,他冲着身后的几位家人吩咐下去,说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
  小蛮出门遇劫婚,御史作主荡天恩,都尉暗慕芳容色,玉女欣慰又一春。   

苏东坡有这样两句名言,“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讲的非常恰当,人吃五谷杂粮,说不上就会得上什么毛病,“今日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所有的生灵都有那么一口气支着,这口气一旦离去,再高贵的的身份,再富有的家庭,撒手西去,也是一场空。
  这一日清晨,小红从睡梦中哭醒,半边枕头都被泪水浸湿。黄都尉赶紧把她紧紧地搂到怀里,然后就百般安慰,哄劝她不要如此悲伤,有什么心事就尽管讲出来。小红调整了好一会才缓过劲,她告诉黄都尉,说官人,我做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梦,或许预示着什么人已经离开了人世。其实梦醒之后,小红所担心的是自己最尊重的那个人离开了尘世,有些话她还不便讲出。但小红还是接着讲了这样几句,说在梦里,我看到一个过去的干姐妹披麻戴孝,于是就陪着一起伤感。黄都尉又仔细询问了情况,后来就说:娘子,只要你能够守在我身边,即使天塌下来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另外你说梦到过去一个干姐妹披麻戴孝,那就更不需要难过了,虽然你们姐妹情深,可她的亲人去世,与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你实在放不下这件事,那也好办,抽个时间,我可以带你过去核查一下,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就顺便悼念死者、再安慰生灵,也算你对至亲的姐妹有个交待。小红含混了好一会,她只顾得上悲伤,并未讲明这个姐妹姓氏名谁,黄都尉也不便深问,因为小红前面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或许就有许多话她不愿意再提起,女人与女人相处在一起就喜欢拜个干姐妹,这属于人之常情,于是他也没有太在意,只要娘子她能与自己一心相守,就让那些不悦快的事情都远远的离开吧。
  这个小红,其实是白居易原来的待妾小蛮。因为白居易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她会失去依靠,于是就托付好朋友元稹和刘禹锡,把小蛮和樊素嫁了出去。小蛮是被刘禹锡以小女儿的身份嫁给了黄都尉。美女配英雄,百般都受宠,心灵面亦善,夫妻情宜浓。
  小蛮自从来到都尉府,她一步就登了天,并非红颜就都属于薄命。女人的命运大至有这样三种情况,可以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而每个等级又可分为上、中、下三个标准。前一个上、中、下为先天而成,是父母赏赐的。后一个上、中、下就是自己的奋斗结果。如果一个人出生时命运就非常好,那他的命基本就会不错,但如果这个人她什么都不愿去做,那她的命运就要发生改变,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坐吃山空,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确实有,那是父母积攒下的善缘投给她的,只是这只无形的手不容易被人们看到。小红后来的命运应当说很不错,这其中有两方面的因素。其一是她从小就受苦,无依无靠,在教坊里长大,她学会了要如何去讨好身边的人,见风使舵对人的命运起到的做用非常大,有些灾难降临到身边她就能躲避过去,所说的“圆滑”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其二是,黄都尉经历过大风大浪,而他却在中年遭遇到失去妻子的伤痛,这两层因素合起来,也就促成了小蛮后来的命运,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吃过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聪明的女人被丈夫宠着,她知道要如何来守卫这份幸福,有个娇滴滴的俊模样,还要保持好自己的芳颜,还有体形、以及许多生活习惯,比如要知道如何与丈夫相处,举止言谈方面的学问非常深奥,但有一个八面玲珑的头脑也就足够享受了。只是这其中必须要有一个真诚相待,任何虚假的东西都不要参杂在其中,这些外在的表现小蛮基本都已经具备,因为她内在的素质非常稳固。
  吃过早饭,小蛮先缠着都尉与他撒了一会娇,然后就讲出要回家去看看爹。黄都尉便点头,说我先派人把你送回去,我这边办完公事就赶紧过去接你。过几天我还要带着你出去玩。
  回到家里,小蛮见到爹精神状态非常好,她也就安心了许多,但还是和爹讲了早晨做的那个梦,她还悲伤的掉落了几滴泪水。刘禹锡就安慰起她,说小红,不要那么多愁善感,黄都尉他待人真诚,女人嫁出去就要以丈夫为重,不能动不动就跑回到家里来。小蛮知道爹为何要讲这样的话,她便上前搂住爹的脖子,并撒娇的讲,说都尉才不象爹你这么吓人呢。刘禹锡也感到有这么个女儿守在身边非常幸福,但还是劝小蛮要尽早的回家去。后来又告诉小蛮,说我马上就会派人去查看,你义父那里,还有元大人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几日之后,就有消息传了回来,原来是元稹在武昌突然去世。
  接到这个信儿,刘禹锡非常伤感,原本他还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小蛮,可她却随着黄都尉出去游玩,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于是刘禹锡就赶紧动身起程,朋友一场,他如何都要去送元稹一程,他是头一天中午离开的家。
  次日下午,黄都尉带着小蛮突然来到刘禹锡府上。原来是小蛮放心不下爹,路上她就和黄都尉讲,说我们出游有车、又有卫兵跟随、吃住都非常方便,不如把我爹也带上。黄都尉也觉得这个主意好,于是就半路返回,因为他与刘禹锡的关系非同一般。既然爱妻提到了,那就更应当把老朋友也带上。来到家里,小蛮就听到元大人去世的消息,当即她就痛哭起来,她又捎带把自己的梦境非常形象的讲给丈夫,说我讲的那个姐姐就是元大人的女儿,当时我就觉得那个梦非常蹊跷,果然就让我给预感到了。黄都尉也觉得爱妻的话有道理,可人死不能复生,于是他就深劝了几句之后马上又提议,说我们不如也赶去奔丧,一是这个元大人他很有名望,另外你爹也去了那里,怎么说有我们一路照顾,他也不会有什么闪失。黄都尉这番话其实就是在讨好妻子,人到中年得一红颜知己不易,他非常珍惜与爱妻之间的感情。于是黄都尉就带小蛮抄近路直奔武昌。
  路途上或乘舟船、或驾车辆,虽然名为奔丧,但也如同出游一般,另外这满目的青山绿水,就如同出入于诗画之中,同时又有丈夫陪同在身边,小蛮的伤感很快就烟消云散,轻风阵阵吹,碧野日日游,那种感受非常的惬爽。
  那一日车辆正行驶在路上,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原来是路不好走,迎面又有一伙人要折返回来,两伙人就发生了冲突。黄都尉听说有人挡往自己的队伍,当即就发起了火,说是什么样的狂徒竟敢拦下我的人马,赶紧传令,把这伙人给我冲散了!小蛮当时正倒在车里休息,她听到丈夫发火的声音,赶紧起身拦住,说官人,我们还要赶路,能让人时就躲避开吧,不算我们就低了谁一头。
美高美,  “家有贤妻,男人不做横事”,真就是如此,黄都尉马上就收回成命,说我们就先靠边,就让那伙人先过去。小蛮微笑起来,说官人你真好!黄都尉就抱起妻子,说还是娘子心地善良,以后你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就一定要提醒我呀!
  夫妻俩正在车里说着悄悄话,就听到外面就有个女人在说,让人一步不算短,我们是要赶去奔丧的,不是出来和谁吵架的!出门在外,我们一定要懂得礼让在前,不能动不动就耍泼动粗,我们可是诗书之家。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小蛮差一点就喊了出来,这不是我樊素姐姐吗!可她还是克制住,并低声与黄都尉讲,说外面说话的这个人可能就是我梦到的那个姐姐,她就是元大人的女儿。黄都尉赶紧命令把车停下,然后就陪着妻子从车上下来。小蛮顺着刚过去那伙人瞧去,里面并没有樊素,但有几辆车仿佛里面坐着女眷,于是她就赶紧叫人过去,说快去把刚才讲话的那个人叫过来,我有话要对她讲。
  那个讲话的人果然就是樊素。姐妹两个人相见,她们都惊喜万分,可谁都不敢太冒然了。不过樊素还是比小蛮要机灵得多,只见她直扑过来抱住小蛮就哭着讲,妹妹呀,你可想死茶花姐姐了!
  樊素和小蛮如何都没想到,她们俩会在这荒郊野外相遇,如果不是刚才樊素训斥家人,两个人也就擦肩而过了,或许赶到武昌时,她们两人也要一前一后,那样就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重逢。小蛮也很机灵,刚才她所以没有先喊出来,那是因为她还不是知樊素姐姐该如何称呼,当着她的家人决不能弄拧了。
  小蛮顺势就抱住樊素,她哭嚎着与樊素讲,姐姐呀,你可想死我小红了。
  两边的人都觉得很意外,这么美的女人太少见了,这里却一下子就冒出来两个。黄都尉这边的人还不算什么,因为小红是刘御史的女儿,另一位肯定就是元大人的女儿。他们很快就弄清楚这种关系。但樊素那边的人就不同了,因为他们始终都认为茶花是仙女下凡,那么她的姐妹就一定也是仙女。所以两边的人谁都不言语,大家都围在一起欣赏着美色。
  这次意外相遇,使樊素和小蛮都非常激动,因为两个人都有很多话要与对方讲,而且又赶上这样一个场合。樊素脑子转得非常快,她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出任何差错,另外她还不知道小蛮嫁给了什么人,总不能只顾了哭,一点影响都不去顾及,她很快就收住哭声,并告诉小蛮,说妹妹你先等一下,我先去把家人都安排好,然后再过来,不知你这边是否方便?小蛮就点头,说姐姐你一定要过来呀,我还有很多话要与你说呢。
  樊素把自己人都先赶了回去,并要求他们都远远的躲在后面,谁都不许乱讲话。然后又与丈夫杨元东讲,说我遇到一个姐妹,她也是下凡的仙女,她的情况家人可能还不知道,你要管住咱们这些人的嘴,谁都不许乱讲,我还要过去再与小红她说几句话。杨元东已经见到了小蛮,他对妻子茶花的话深信不疑。
  长话短说,与小蛮突然相遇,多少也缓解了一些樊素的悲伤,好在她们很快就赶到了武昌。只是这时,元稹的尸体已经腐败,虽然他早已经被装殓好,可现场还是有很强烈的腐尸气味。看到这一幕,樊素就再次难过起来,元大人他待自己恩重如山,如果当初没有他的帮助,也就没有自己现在的生活。小蛮此时只能百般的安慰樊素,她淡淡的讲着,说人都有一死,可千古留名的人并不多,元大人有句诗文讲的非常好,“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指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比如我和姐姐,我们虽然天各一方,可我们的心始终都是相通着的,我做梦就梦到了你披麻戴孝,而这些年姐姐也一直都关照着我,那些经历我永生都难忘,下一世我们还要再做姐妹。刘禹锡慢步过来,他低声讲了句,说前几天我看到你们的义父了,只是他没想到你们俩也会赶过来,他非常伤感,所以就先一步回去了。樊素和小蛮都觉得非常遗憾,义父他怎么就不多停留几天呢?后来樊素就淡淡的唱起来:
  面前仅有棺木停,人死气消叫不应,悲伤落泪天昏暗,留给后人只有情。
  这个“情”字的意思,平时似乎很容易理解,但其中真正的意思并非如此简单,那些没有过痛苦经历的人,他们怎么能知道樊素和小蛮此时的感受?还有白居易,他怎么就突然想到?并及时把两个待妾当做女儿那样嫁了出去,这份感情惊天地泣鬼神,千古也难以再寻到第二个人了。
  也正是在这次奔丧的过程中,小蛮和樊素都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所有的人都要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幸福,各自的那份亲情,无可替代,尽此一次相逢。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海蓝·小说】劫婚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