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酒哥 ——《风流巷纪事》之三

风流巷是块风水宝地,名流辈出,先有茶爷,接有俏姐,而今又有酒哥.
  酒哥者,铁匠肖万隆第九胎崽仔肖九狗之绰号也.
  铁匠,历来与木匠、石匠、泥匠等并列为靠卖苦力赚钱营业的行当,列位三教九流的末端,是为下三流.”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同是人,一个治人,一个被人治.这是中国漫长封建社会的阶级写真.由于生产力低下,卖苦力者即治于人者是不赚钱的,只有那些读书、出仕,平步青云即治人者,才可以一人得道,富甲三城且鸡犬升天.”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久而久之,论资排辈就成固疾,简直恶瘤,除之不去,****巷也不例外.尽管封建早己尘埃落定,但是固疾仍在.虽然人们生活中,不能没有铁匠,不能没有肖万隆,但是,眼中还是看小肖万隆和他的家人.假如有人要找肖万隆,问人,那人就会说:”是不是那个姓肖的打铁佬?”找肖万隆的老婆,就说:”那个姓肖打铁的老婆呀?”找肖万隆的崽仔,就说:”是抡锤子打铁的肖佬的崽仔?”总之,必须清楚他的阶级,明白他的地位.
  特别是当了镇长的肖猴子和他的家人,更不正眼看肖万隆和他的家人,从来称呼肖万隆和家人不叫姓名,也不叫师傅,只说:”打铁佬!”,”打铁佬的婆”,”打铁佬的崽”.崽仔多,就在崽字前加冠阿拉伯字数字.
  肖猴子镇长的独生崽癞皮,与肖万隆第九生崽肖九狗同庚.但是猴子镇长不许他们同玩.只是孩子的天性,使得他们自觉不自觉又会一起玩.孩儿都是三分钟新鲜,一玩久,免不了,吵口打架.特别是癞皮,甭看他人长得干麻死结,羸弱无力,可是特样霸道呈强,不占便宜不罢休.他明摆斗不过九狗,但是,还是要斗,斗不赢就大哭,耍赖皮.这样,可引来家人帮忙,癞皮的娘则泼骂,癞皮的爸则找九狗的爸”打铁佬”的麻烦,马列东,马列西,口沫飞溅,道理一套又一套,罗嗦肖万隆.肖万隆没文化,有理说不出,只好当听者.厉害时,猴子竟手指”打铁佬”的鼻脊:”你不会教,我可要帮你教!”肖万隆崽多不贵,被人打了,不伤身坏体,也就无所谓,计较不起,但是,他宠爱九崽,容不得九崽挨气受欺,哥们里,谁惹了九崽,准挨他的打,外人想动九崽,更是没门,弄他火了,他会挺而走险使蛮:”你敢动他一根毫毛,我锤烂你的头美高美,!”面对”打铁佬”的发蛮,猴子镇长也无奈,秀才碰上兵,有理说不清,不敢造次,悄悄走人.万隆前八崽都非野即傻,读不进书,考试成绩,几乎个位数,要不鸡蛋鸭蛋滚滚来.八崽有些小聪明,脑袋瓜转得快,好使,嘴巴也善说,但是,就是静心不下,动辄逃学,四处野玩,成绩上不去.万隆想培养他,逼他去上学.但是,他不听老师讲课,考试时,一盯试题,头脑一片空白,做不了,就在卷上写打油诗”我本不是读书材,父亲逼我读书来.考试题目深似海,鸡蛋鸭蛋滚滚来.”
  唯有九崽,不仅人聪明,天赋好,又能静心,非常勤奋,一有空就看书做作业,极少疯癫野玩,六岁就能背好多唐诗宋词.肖万隆高兴,把九崽视为心肝宝贝,家族出息的灯塔明星.宁肯每餐少喝一两酒,省下钱为九崽交学费,送九崽进校读书.尽管得到父亲的宠爱,由于劳力少人口多,家里经济入不敷出,九狗的童年少年仍然非常苦涩.九狗生于一九六0年,连续三年天灾,加之苏联逼债,国内物资极为匮缺,物价上涨,不要说肖万隆家没钱,买不起好吃营养食品;就是有钱有势的猴子镇长家,想打牙祭,还得走后门找关系哩!九狗的娘常常喟叹:”九崽贱呀,偏这个时候出生!”人家的子女,吃香喝辣,挑肥拣瘦;万隆家的,甭说平时,就是逢年过节,也少有大鱼大肉的机会.崽仔年幼,好吃不羞,常盯望癞皮碗中的鱼呀肉呀蛋呀半晌一眼不眨,口水直流.癞皮跟他猴子爸样是孬种,明明看见九狗跟随他,想要他碗中他吃剩的鱼肉蛋,可是,他不给,倒给鸡和狗吃.
  能够芋子、红薯、南瓜煮粥,能够食以果腹,就是肖万隆的崽仔们的奢望.特别特别困难时,家里用餐还排队,为了保证大人劳动体力,万隆被迫宣布,先大人,后孩子,先大孩,后小孩.九狗最小,排队最后.于是,九狗的饭碗里,几乎没有芋头、红薯、南瓜,只剩汤水,娘不忍心,就扔些菜叶去煮,再盛给九崽,算是特殊照顾.
  世事很多时候离奇古怪:九狗吃的是猪食,却长身体,还长智慧,不足十五岁,身个儿就牛高马大,大人似的,走路撼山动地,虎虎生威.不仅如此,学习成绩又非常好,科科都优.与九狗相比,癞皮就汗颜,这家伙吃肉不长肉,干麻死结,一如他爸猴子般单瘦.脑袋又木,他爸请的辅导老师,一道数学题,老师反复演数三次,让他做,仍然举乎搔头,考试成绩全年级倒数.居委会主任四婆婆,不止一次感叹:”襁褓不养儿!”
  一晃,九狗初中毕业了,并以总分全市第二名的成绩,考入了省级重点高中----A城一中.但是,十分遗憾的是,不早不迟,就在九狗快去报到入学的前夕,娘病下了,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要人照顾.九狗的哥们都从师学艺去了,中途停止,不仅丢了拜师礼金,耽误前途,而且影响家庭收入,生活继续困难,特别,娘生病了要治疗要钱.前算后计,左排右推,权衡结果,还是让九狗辍学.原本娘的会快好,谁知一躺就是两年,九狗也辍学两年.九狗的同学,都高中毕业了.各奔了东西.万隆要九狗去学,九狗死活不肯去,气个万隆七窍生烟,如不容易看到家庭唯一盏希望之灯,要熄灭,他心不甘情不愿呀!
  在这辍学的两年时间里,除了照顾娘,九狗借阅了很多古典小说,《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还有”二拍三言”等.他迷恋小说,也爱给娘和其他人讲故事.九狗记忆力特好,描景叙事,栩栩如生,如果他上了大学,今天的百家讲坛,绝对给他讲席位.
  父子为入学的事,闹起了矛盾,万隆不知如何是好?于是酗酒.酒是万隆的嗜好,也是他的命.这是万隆的习惯.一不顺心,他酗酒,醉酒后,谁惹他谁就倒楣,打你钻地洞.那天中午,买回一斤酒,他喝了半斤,剩下半斤留待吃晚饭喝.晚饭时,提瓶一看,空的.九崽在床上睡觉不起,他入房,凑鼻一闻,酒气熏天.万隆恼火,破天荒,提起九狗就打,打得九狗屁滚尿流.万隆不单是恼怒九狗偷吃了他的酒,更窝火的是孩子不听他的话,不顺他的意,不去入学.他想通过狠打逼九狗去学.没想到儿大不由父,九狗不仅不去学,竟然趁夜离家出逃了.
  儿孙自有儿孙路,莫把儿孙作牛马!古人说得不错呀!万隆很后悔打跑了九崽,担心九崽的三长两短.又气又急,肝火攻心,就病了,倒床不起.崽仔听到父亲生病,纷纷从四面八方赶回来探看.问大崽才得知,九狗正在乡下跟大哥学打铁.万隆摇头,却也放心:”晓得人在哪儿就好!”万隆一宽心,病就好,此后,他不再提九崽读书的,死了这份心.
  九狗在乡下学铁匠,白天抡锤,夜晚点个煤油灯啃小说.大哥吃饱喝足就呼噜大睡.九狗精力好,捧着刚从老表哪儿借来的《薛仁贵征东讨西》,常常看到夜半.看后每每工余饭后,他就对围坐在铁匠铺的男男女女讲故事.九狗滔滔不绝,口惹悬,听得那些憨厚但孤陋寡闻的老表傻愣愣,一会哭一会笑;静则鸦鹊无声,闹则沸反弥天.九狗见了很开心.
  匠规,从师学艺,三年乃成.九狗没有学到三年.举大锤六个月转抡中锤,也是六个月就铐小锤.这铁匠也似部队,当兵扛长枪,提干后佩驳壳或手枪,官职级别大了,竟不带武器,警卫员帮带着唱.练打铁,拷了小锤就意味着出师了.九狗就是天赋好,别人点而通,一点一通,或点而不通;他却一点数通,不点也通,有点必通.因此,拷小锤不到一个月,锻打的器具就比大哥的好.大哥择个黄道吉日,备了酒菜,庆九狗出师.匠者,体力劳动,易疲,烟酒提神生劲也.做匠的,不烟即酒.万隆的崽仔,没吸烟的,都似他爸喝酒,且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个比一个会喝,能喝.大哥不知九狗的酒量,开始他逼弟喝,接二连三,干了五大碗,大哥没事,大哥海量,能喝八大碗.九狗没这么喝过,五碗下去后,浑身躁热,十分兴奋,九狗不想再喝,怕喝醉.这酒是糯米酿的,存储时间一久,芳香弥漫,入口绵甜,酒劲大.不过,喝醉了,也不伤身坏体.老表叫它腊八酒.大哥不酣,继续强要弟喝.拗不过,九狗硬着头皮陪大哥喝.终于喝到大哥酣的程度,八大粗碗.大哥惊讶:这九弟不仅铁打得比他处,酒量也不比他差,担心再喝下去,连这海量招牌也端掉,于是变主动为被动,趁九狗小使时机,把酒罐藏到床下.九狗兴奋,想喝,换守为攻,频濒举碗敬大哥.小便回来,不见酒罐,一找,在床下,又拖了出.大哥也挡不住,咬牙,又吞下两大碗,立即身子有些飘.大哥是远近有酒英雄,有次对饮,把乡里的酒仙六大壶子灌个醉如烂泥巴,趴倒桌下,可怜兮兮,猫样叫:”甭尿(要)!甭尿!”六大壶子,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醉酒了,老婆勺水浇他的头.六大壶子习惯孬,喝醉了,不骂人就打人,大闹天宫.老婆气得是七窍出烟,她哭过、闹过、甚至打架过、寻死觅活,不起作用,三天新奇后,依然故我.一天,六大壶子又醉了,追打儿子,儿子跑到菜园,老婆正浇地.六大壶子追过来,老婆火了,勺了一瓢水,扣到他头上,他双膝一跪,举手抱头,猫样叫:”甭尿!甭尿!”此后,六大壶子醉酒胡闹,老婆就这般治他.
  大哥酒量已经超,九狗还举碗:”大哥!我还敬你对我的关心!”又一大碗一饮而下.
  大哥不胜酒力,倒床就睡,呼噜雷鸣.九狗异常兴奋,冲匠铺观看的男女喊:”薛仁贵征西,横搁一枪,摞倒十八大汉.咔嚓嚓!”围观的男女被九狗模拟薛仁横枪的飞跃动吓得四面躲散.人们亲眼了九狗喝下十一大碗酒,把曾经罐醉六大壶子的大哥弄趴了,都目瞪口呆,惊叹:”九师傅真厉害!真行!
  “不!”九师傅手一挥:”薛仁贵才厉害,才行哩!一餐吃完一筝饭.”
  “吃不得是病,吃得是命是福呀!”男女齐声附和.
  “对!吃得才有力有劲,有力有劲才能干能战……”
  就这样,九师傅名扬遐迩:一是技艺;二是酒量.慕名来请他制具和喝酒的人,纷至沓来,络绎不绝.九师傅越喝越能喝,也越喝越会喝.划拳、酒令,游刃有佘,技控火候,气氛浓郁.九狗还学会了,击败对手保护自己的一套办法:先被动防御,再冷热相持,最后积极反攻.一旦进入反攻阶段,原谦谨的九狗就变得生龙活虎,且咄咄逼人:”来,感情深,一口闷”,”不喝不兄弟,不喝不义气,不喝不感情”,”喝醉伤身事小,不喝害情事大”.豪言壮语,不绝于耳.九狗最多一次喝下十二大碗腊八酒,吓得对手举手求饶:”九(酒)哥,你海量!小弟称你大师,甘拜下风!”那以后,九狗或九师傅的称呼没了,代之对九哥或酒哥,酒哥大名,如雷贯耳.全A城的酒君子知其名惧其威.
  除了喝酒,酒哥也用心工作,他肯动脑筋,不断革新,锻打的器具不单外表美观,还轻便耐用,质量上剩,又价格便宜,深受用者好评.酒哥的铁匠铺门庭若市,生意红火,效益特好,每年上交万隆的钱最多.
  中秋节回城,酒仙阿三摆台,请酒哥赴宴.阿三想把酒哥整下,自已好坐头把篙椅,挂第一酒字招牌.一上桌,定下规矩:头瓶喇叭,再一杯一杯对饮,最后定赢输.阿三吹喇叭的招数忒厉害,有些毒.酒家都心知,能喝会喝怕猛喝,猛喝喝倒能喝会喝.吹喇叭就是猛喝,一瓶要求一气喝下.这对(竞)酒不仅对酒量,也较胆略,很多能喝会喝的,由于缺乏胆略,败了.
  俩人你来我往,频繁举杯,三下五除二,不一会儿,每人两瓶高度白酒就下肚了.阿三己达限,见酒哥没有败下,不便自已败下,硬着头皮第三瓶.等到瓶空,阿三醉倒,被人架走,酒哥也云里雾,飘飘然,不能正身,但是,还能自已行走.夜深人静,星光满天.酒哥踉跄回家.走近公园那片茂密林地,听到女人呼喊”救命”的声音,酒哥心一惊,突然清醒,追跑过去,见是一个男人,半抱半拖着一个女人正往密林里去.酒哥模拟薛仁贵横枪姿势,呦喝:”住手!”那人站住,见是一个连站立都晃惚的人,认为是酒鬼或神经病人,拔出匕首威胁:”滚开!否则,白刀进红刀出.”酒哥还在醉中,不害怕:”臭流氓,看我收拾你!”一个飞跃,四五米,轻捷似猱.那人吓住了,放开女人跑了.
  被酒哥救下的女人名叫韩月芳,是国绵厂的会计,由于赶做报表,才这么晚回家,意外遭遇流氓.韩月芳的父亲是市委书记.
  酒哥救美的故事,被记者知道,写了通讯,登了报,酒哥竟成英雄.
  每年春节,韩书记都请酒哥到家喝酒吃饭.韩书记很喜欢酒哥的憨厚,有意让酒哥和女儿认了姐弟.
  一九七八年,恢复高,知识分子走俏吃香事.韩姐怂恿酒哥去报名参加考试,酒哥感觉自己没上高中考不上,不敢去.韩姐说:”试试吧!考不上也没关系,说不定,又考上哩!”
  酒哥放下铁锤,进了补习班.流金七月,初中毕业的酒哥参加了高考,结果榜上有名,而高中毕业的癞皮却名落孙山.

从前有一位苗族老长工,一辈子哪样苦都吃过了,等到最后不能为财主出大力的时候,财主随便给他一点工钱就把他给打发回家了。老长工回到家里,就把三个儿子喊到面前说:“你们哥三个难道还要像我一样到财主家去受罪?我干了一辈子,攒到的钱也不多,现在分给你们三个,你们准备一下,出门去各学各的本事,将来好在人间混碗饭吃。”三个儿子经过两天的准备,各自带着简单的行装出门去了。临行时,老长工吩咐:“你们三个人,第三年的三十晚上必须赶到家里来过年。”他们记住了老人的话含泪离去了。哥三个同行了两天。两天的行走中,边走边谈论各自要学点哪样本事。老大说:“我想学点铁匠手艺,今后除了修理自己的农具外,还可以帮助乡亲们忙。”老二说:“大哥想对了。我想学木匠手艺,将来可以盖点好房子。”唯独阿三不出气,过了半天,老大老二问:“阿三,难道你一样都不想学?”阿三慢慢地回答说:“我想学杀人的手艺。”老大连忙说:“阿三,你疯了,别样手艺不学,你学杀人的手艺。”阿三向老大老二解释说:“我学杀人的手艺是专门杀财主。你们想,阿妈死在财主家,阿爹苦到不能出大力才被赶回家。”几句话说得老大老二哭了起来,但还是劝阿三,你说的是有道理,可这个手艺你能学得来吗? 阿三肯定地说:“能。”第三天,哥三个就各自分头走了。三年的三十晚上,老大挑着铁匠工具先回到家里,高兴地告诉老人:“爹爹,我出去这三年是学铁匠手艺,两年我就出师,又干了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吧。”老人刚刚接过银子,老二挑着木匠工具也回家了,还在门外就高声叫:“我学的是木匠,两年出师,又干一年,攒得五十两银子交给爹爹。”老人接过银子,愁眉不展地向门外张望,过了好半天,仍然不见阿三回来。老人焦急地问老大老二:“你们可晓得阿三是走哪条路,学哪样手艺?怎么还不见回来。”老大老二望望都不敢把阿三要学杀人的手艺告诉老人,只是答应不晓得。 黄昏时分,大家以为阿三今天不会回来了,才把大门锁上准备吃饭,老人倒了三碗酒,父子三人各自一碗,老人端起一碗酒对老大老二说:“祖宗保佑你们回来,就是还差阿三,不过阿三这个人比你们两个都机灵,他不会吃亏,一定会回来的。”老人话音刚落,阿三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立刻接上老人的话:“爹爹,我回来了。”父子三人立即起来迎接阿三,请阿三入席就座,老人又高兴地倒了一碗酒递给他。阿三接过酒,很不好意思地对老人说:“爹爹,我学的手艺和大哥二哥不一样,不过我所学到的手艺是够对付财主了。”老人看他一个鹞子翻身落在院子里早就心中有数。只说了一句,就怕以后吃亏。阿三说:“请爹爹放心。” 回家的第二天,正是大年初一,阿三准备当晚收拾当地最大的财主。这家财主有十匹大马和十匹大骡子,共有银子二十驮,其他财产无计其数,一定要想办法叫财主乖乖的把银子送出来。当天晚上,阿三首先闯进了县官的住处,县官正在熟睡。阿三手指县官,往上一抬,县官就像一个木头人似的站了起来。醒来时,想喊救命。阿三用手指朝他的脸上画了一个圈,县官话也喊不出来。阿三对县官说:“你穿着便服跟我到大财住主家去一趟,可以饶你一命。”县官见事不妙,只得乖乖地随阿三去了。 半夜三更,财主家全部熟睡,阿三一个翻身跃进财主家,把大门打开让县官进去。阿三从财主家厨房抬出酒菜和县官吃喝起来,喝了一碗酒,阿三有意把酒碗砸在地上,响声惊醒财主老爷,财主老爷大喊:“有贼,有贼。”阿三跳上房顶,财主的五个儿子爬起来见有一人,于是就吊起来打,刚打了几下,外面看牲口的长工叫马厩着火了,马厩着火了。五个儿子一齐冲出去救火。当他们冲出去时,阿三又由房顶跳下来,把县官放下来,将财主老爷吊起来。五个儿子救完火回来。吊着的人喊:“赶快把你爹放下来。”五个儿子听了又急又气地说:“你这个贼,还敢称爹。”忙乱中不分青红皂白的又是一场乱棒结果了财主老爷的狗命。刚把人打死,和财主老爷睡的小孙子醒来,摸摸他老爹不在。就恶喊辣叫哭喊起来,五个儿子一听情况不妙。跑进屋去看果然不见财主,出来仔细一瞧被打死的人正是自己的父亲。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酒哥 ——《风流巷纪事》之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