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海蓝·小说】拜茶花

  清早,天已经完全亮了,茶花瞧着丈夫好一会,这才推了一下他,说元东,我得起来去厨房照看一下,下人们做饭,她们总是丢三拉四的。杨元东就笑嘻嘻的在茶花脸上亲了口,然后才松开紧搂着妻子的臂膀,说你再接着睡吧,我的仙女姐姐,这种粗活不用你去做。茶花知道与丈夫不能动粗,他精神受过刺激,另外元东他根本就不能让自己起来,争也争不过他,他这个人死心眼,他前妻去世那段时间,他几乎就要跟了去。茶花只得吩咐了一句,说元东,你先安排人去挑水,再打发长工们下地干活,回来再顺便告诉厨房一声,铲地的活很累,要多添加一个菜,油水也要大一些,干活的人吃饱了,他们才有力气。杨元东就重复了一句,说有三件事,挑水、干活、伙食。茶花就冲着丈夫微笑着点了下头,说就这些了。
  妻子茶花原本是大诗人白居身边的樊素,后来因为他担心自己百年之后这些待妾会失去依靠,于是就把她和小蛮认做女儿,并托付好朋友元稹把樊素嫁了出去。元稹也希望樊素能有个不错的归宿,于是就让樊素冒充他的表弟杨元东的媳妇茶花,并编了一整套瞎话,这才骗过表弟和身边的那些人。
  看到丈夫下了地,樊素也赶把衣服穿,家里的事情还是女人更心细,她不想就让男人小看了自己。
  樊素是很无奈的来到杨元东身边,嫁人并不假,茶花前后俩,樊素很无奈,这里才是家。与杨元东生活在一起,一个全新的身份从此就赋予给了樊素,她必须要担负起那个已经在大火丧生、杨元东的媳妇茶花所有的身份。这个过程非常艰难,也极具挑战,更容不得樊素从中挑三捡四。
  先是茶花的家人,她们很快就找上门来,人死复生属于今古奇观,而茶花又是被上天贬下界来的仙女,她的家人既惊喜也疑惑,茶花如果真是仙女下凡,那么家人都会跟着借光,如果这个人对家人没有感情,那么她的身份也就不可能是真的。
  从后院来到前院,樊素相遇到几个下人过来打招呼,他们基本都这样说:夫人,你和从前一个样,只是老爷他现在却与先前不同了。
  茶花有个双目失明的老母亲和一个瘸腿哥哥,她从妓院被杨元东带回来之后,哥哥多少也借了些光,于是就把家成上了。只是茶花与嫂子没见过几次面,两个人并不是十分的熟,这件事情当初元稹与樊素待的很清楚。回到家里,樊素头几天脑子里都反复在考虑这些事,如何与身边的人相处?如何把茶花过去的社会关系都接续上?有亲属这里,与茶花熟悉的人,自己就得与她们走动的近一些,还有茶花过去的生活习惯,差了哪一块,杨元东他一眼就能识别出来。所以最初樊素才讲出那样一番话,说自己的身子骨刚刚才捏好,要九九八十一天才能长成,她就是想要多了解一些茶花的事情。后来元稹从中指点了一句,说素儿你不要那么死心眼,男女之间的感情,能骗就骗过去,能编就另编一套,你只要能自圆其说,那你就是茶花了。现实中的元稹也是这样的生活态度,比如先前他与莺莺偷情,也就是《西厢记》中的那个故事,其实那就是元稹的自传。后来他又抛弃了莺莺,这是个实例。但元稹为人刚直不阿,对朋友情感真挚,他和白居易是好朋友,所以才对樊素讲出那样一番话。后来也是在元稹的指点下,樊素茅塞顿开,她很快就随着杨元东回了家,从此她就把那些想不清楚的事情,责任全部都推给丈夫,每当遇到尴尬或难堪,她就会和杨元东撒娇,说都怪你!都怪你!我和你说过许多次,不让你碰我,我的身子骨还没有长好。现在可好,原来那些事情我什么都回想不起来了。杨元东就劝她,说茶花,我们俩是好夫妻,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我想你想的都不想活了。我现在也不觉得原来的那个你好了,你现在比过去更漂亮。
  太阳刚刚升起来,茶花的嫂子就找了过来,开始下人不准她进门,于是她就反复强调,说我是茶花的嫂子,我有事情要与小姑子见面。当时樊素正在厨房这里边查看,就有人私下过来汇报了这件事,说夫人,外面来了一个女人,她自称是您的嫂子。樊素脑子就猛的转了起来,嫂子她可不是外人,茶花过去的事情,估计她都能知道,不如趁这个机会,赶紧留下她,最好就把她安排在身边。樊素猜想,茶花的嫂子也就是个普通的乡下女人,否则她也不会嫁给歪脖子哥哥。来到院门口,樊素果然就见到一个长相有些龌龊的妇女,她也从没见到过这么难看的人。但樊素很快就默认下了嫂子,不管怎么说,她都是茶花的嫂子,那以后她就是自己的嫂子了!
  快步走上前,樊素心里就难过起来,茶花她刚刚给元东生下儿子,大人和孩子就丧生火海,这样想着,她两行热泪就流淌了下来,然后哭喊着:嫂子!就猛扑了过来。茶花的嫂子当时还愣住了,这个女人是谁呀?她并不是茶花?嫂子还用力的推开樊素,说你是谁呀?樊素就和嫂子仔细解释,说嫂子,你不认识我,可我却认识你,当初我哥成亲那会,我们可是见过面的!看门的几个下人就围过来插话,说你不认识我们夫人那就对了,她原来那付皮囊已经没了,是上天又给她重新捏了一个。
  其实嫂子在赶来之前知道这件事,现在听到下人的插话,她马上就转过向来。她还很不好意思,并连连的解释,说茶花,你看我这臭脑子,在家时我知道这件事,是刚才与他们看门的争吵,于是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樊素拉着嫂子朝后院走,她随口问了句,说嫂子,妈怎么样?她还好吧?嫂子轻摇了下头,叹着气说:茶花,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那场大火过后,妈也跟着上了一股火,没几天她也死了,就埋在茶花的坟对面。樊素听明白了嫂子这句话,嫂子的意思是说,茶花死后,妈也跟着去世了,并且还和茶花埋在了一起。她说的是在杨元东的妻子——茶花,也就是自己冒名顶替的那个人。这个话自己必须要接下去,樊素就同情的掉下泪,说那场大火烧得我是真惨!躲没处躲,藏没处藏,这才被天兵天将捉了去。嫂子赶紧拉住樊素,说茶花,嫂子听说了那件事,当时眼泪都哭干了!樊素就与嫂子哭抱在一起,她悲痛的讲着,嫂子,经此一劫,我还没有缓过来,要不我早就回去看你们了。
  与嫂子相见,有些事情樊素才突然反过劲,茶花虽然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可这里毕竟就是她的家,自己却是跑过来冒名顶替。这其中有亲情、交情和友情,差了哪一个环节自己都走不到这一步,如果天地间有神灵存在的话,自己总得去找个地方拜一下,如果找不到这样的地方,那就应当感谢茶花,是她给自己腾出一个很不错的栖身之处,另外还有元东,他早不做梦晚不做梦,偏偏就在自己与他相见的功夫,茶花就给了他那么多指点,这些事情都让樊素万分感激,于是她就轻轻唱了一段“拜公婆”:
  上苍袒护我入门,咱把公婆拜作神,亲兄爱弟护屯邻,要替祖宗留好根。
  樊素一边唱着,心里还在琢磨,自己要把茶花当做亲姐姐或者公婆那样来对待,因为元东的父母都已经离开了人世。即使女主人已经不在,那也要把她的亲人百般来善待。于是就又接着唱了一段:上前低声来询问,咱家亲邻有几门?媳妇一心要向善,不会忘记祖宗恩。
  樊素刚刚唱罢,嫂子就在旁边低声哭泣起来,樊素赶紧哄起嫂子,说嫂子,我在上界时就喜欢唱这些,改不掉了!嫂子猛的就抱住樊素,说茶花呀!嫂子我开始还不信,可听到这唱段咱熟悉,就在我成亲的前几天,你还给我反复的提。过了门之后,我一直都把婆婆当妈待,早起问候晚间礼,就从没有过把老人逼。我人长的虽然丑,这相貌就没法与你比,可咱们当媳妇的,就得孝顺长辈把礼仪袭,茶花呀,茶花,嫂子我认识你!
  姑嫂两个人越说越近,越讲就越亲,樊素就提出要去给母亲上坟,其实她就是要去把茶花拜,这个事情要越早越好,总不能住进家来,还不把主人拜,那就失去了礼。另外有些话也只能和嫂子讲,因为只有她对茶花才更熟悉。这样的场所选在坟地那里最好,没有外人,讲话方便,樊素的意思就是,善待了别人,别人才会更高看自己,不管是现实还是神灵,都是一个理。
  准备妥当,姑嫂两个就出了门,嫂子这才与樊素讲,说茶花,刚才我没好意思讲,咱们家的事情你都知道,就是你哥哥他不能下地,另外前些时候妈又刚过世,于是就欠下了许多外债,我真不好意思跟你把这个事情讲。樊素笑着点了下头,说这个事情先不提,等回来之后,我就给你和我哥都安排个事情做,即使我就养活了你们那也不算什么,经过了这次灾难我才知道,世间只有亲情才能排第一。
  两个人来到墓地,樊素就瞧向嫂子,说我妈她过去一直就缺钱花,那一年是给我哥看病就欠下了许多债,过年的时候就被债主逼,于是就把我抓去卖给妓院,每次想起那件事,我都觉得热血拱脑皮。如果不是元东他在妓院遇到我,说不定这辈子咱都没有戏。嫂子为人快言快语,她指点着,说那边的是婆婆的墓,这边的是茶花的坟,拜过母亲烧着纸,樊素就唱了两段:
  弯下身跪在了地,咱茶花的泪水滴,拿人心再比自己,人生一世都化泥。
  母亲倒下就安息,穷困卖女我不提,来世我家去落户,茶花肯定喜欢你。
  这几句唱完,嫂子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樊素就哄劝起了她,说嫂子,你不要太难过,其实咱们谁都逃不过一个命去,先前我只以为自己会来人世,于是就偷偷的跑下界,可没成想就又被抓了回去,如果不是还跟嫂子你有缘,我们也就不能再相聚。嫂子这才慢慢的说起,说当时妈听说你出了情,她不吃不喝,整天就哭着嘀咕着你,说对不起你了。结果谁都劝不了她,那天晚上她就偷偷的上了吊。
  上面那几句唱词,其实是樊素临时编纂的,可嫂子她并不知底,她只以为茶花愿凉了母亲,于是她就冲着婆婆的坟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说妈呀,妈!茶花讲的话你都听到了吧,她并没有生过你的气!
  来到茶花的坟前,樊素就再也挺不起,她悲痛的哭起双腿跪地,葬身火海,这种事情想起来就可怕,茶花她才刚刚生完孩子还没下地,跑没处跑,逃没外逃,只能悲哀的被大火吞噬。这回又轮到嫂子劝起了她,而樊素却低声唱起“拜公婆”,只是她把其中部分的语句临时改,于是就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走回家门暗伤心,只和茶花人最亲,家里事情我来管,感谢上苍再造身。
  敬天敬地敬公婆,敬亲敬邻敬鬼神,敬草敬木敬茶花,敬火敬灶敬家门。
  上天管理凡间事,茶花咱要护三邻,让人三分不会短,施舍穷苦不会贫。
  家里勤俭存千金,不可乱用传子孙,茶花牢记公婆话,为人要把祖宗尊。
  樊素嘴上虽然这样唱,可她心里却还有另外一番话:
  茶花姐姐你放心,樊素不是乱来人,有事你就托梦去,你是杨家敬的神。
  樊素的主要意思就是要和茶花讲,姐姐你有话就尽管说,妹妹我虽然愚顽难化,可我是个明事理的人,只要你能托梦给我,只要你能给我指点,我就会想办法满足你。另外我听过这样的话,这一世享受不到,下一世你就会排在最前面,你可以回去慢慢的等,我会象你一样大度,只要你能回去投胎,我就会给你一份家业,直到你满意为止。
  从墓地回来,樊素始终都没有高兴起来,她总觉得自己内心被什么压抑住,胸口似乎就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那样难受。三天之后正吃着早饭,樊素刚刚吃了几口,她就觉得胃里翻卷起来,于是就急忙朝外面跑,可还是没有躲过去,只见她张开嘴,一大口就把刚刚吃下的东西全都吐出去。杨元东随后就跑过来询问,茶花你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正在厨房摘菜的嫂子听到喊声也赶紧跑过来,她只是瞧了樊素几眼,然后就笑起来,说茶花,你不是就有了吧?
  祭拜完茶花回来,樊素已经感悟到许多事,家里、外面、亲邻、自己都要细心来照料,做人就不能总想着自己。嫂子还说,杨家积攒下这么大的家业,他们从祖辈起就做过许多明夺暗抢的丑恶事,而茶花做着月子就突然葬身火海,做人怎么都得有个反思,自己尤其要重视这件事!不能人死了仍然还要昧着良心,这也是樊素心里最大的压抑事。樊素认为,杨家人过去的行为必须要改,对于杨元东也要慢慢的调理。
  上对天,下对地,心里有神明,与人一步路,自己才好行!
  拜完茶花心难安,子女投胎来核勘,谁说世间无鬼神,做事宽容才坦然。   

  白居易年老时,他把自己的两个待妾樊素和小蛮认做女儿,然后又把樊素送给了元稹,给他去做女儿了。目的就一个,就是让樊素能很体面的嫁出去。才子佳人搅在一起并非就只有风花雪夜,他们重情重义,演译出许多凄美的故事。
  
  明月当空,繁星点点,或许那就是世人的心灵。群星抱月,也恰如人们追逐着幸福。
  
  元稹与樊素在回家的路上,他突发奇想,如果让樊素去冒充自己已经去世的表弟媳妇茶花,即劝解了头脑有些愚痴的表弟,也算是给了樊素一个很不错的归宿。这样想过之后,元稹就与樊素讲述起表弟的情况,说素儿,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你要很好的配合爹才行。樊素便马上点头,说爹,有事情你就尽管开口,即使去上刀山下火海,素儿也在所不辞。元稹微笑起来,说爹怎么会让素儿去上刀山下火海呢,这关系到你的终身大事,爹肯定不会乱来,爹就是让你去扮演那个贬茶花中的茶花姑娘,具体情况,回到家里爹还会仔细的跟你讲述。
  
  元稹所以要樊素去冒充茶花姑娘,主要是他刚刚才想起了一件事。在此之前,元稹始终都认为,一定要给樊素找个文人嫁出去,家境虽然不能和白府相比,但那个人总得有点身份,这样才能不委屈了她。才子们做事都很浪漫,元稹也如此,只是一路之上通过与樊素的谈话,他才发现自己原来的想法不现实,先不说樊素如何,只是她如此这般单纯,给她再好的家境,发展到最后她也只能是个待妾身份,与其如此,就不如找个能让樊素当家作主的角色,即使这个男人没有任何身份,只要他能保证樊素现实中的生活,一辈子不愁吃穿,那也就可以了。
  
  元稹想起的这个人是当地一位自命不凡的土财主,这个人是元稹的表弟,他继承祖业时间不久,本来已经娶妻生子,只是这个人命运有些不济,一场大火就夺走了妻儿的性命。元稹的表弟叫杨元东,这个人非常痴情,媳妇和孩子的突然离去,对他来说简直天塌了一般。杨元东的媳妇当初是从妓院带回来的,她的名字就叫茶花,并且也唱了一口很好听的“贬茶花”。
  
  上天有意巧安排,元稹好意动歪才,樊素变成茶花女,美好姻缘莫表白。
  
  许多人都知道,诗词谱上曲就可以演唱,这种形式在唐朝时就已经很盛行了。诗人和乐师相互配合就有了歌舞,当时的娱乐基本就歌舞这一种形式,而且也仅局限于权贵们欣赏,但有些富人,他们在遇到重大的喜庆时,就会把歌舞妓请到家里来演唱,所以在民间,也有很多人也能认知这种表现形式。“贬茶花”就属于这种情况,有唱歌的有伴舞的,有点类似于现代歌剧,只是情节没有歌剧那样复杂。歌舞妓们就是工作在剧团中的演员,但她们的身份要归属于教坊,个人没有人身自由,所以樊素才会演唱全本的“贬茶花”。
  
  却说元稹带着樊素回到家里,他马上就对家人宣布了一件重要新闻。元稹说,今天我算是开了眼,仙女下凡这么稀奇事情就让我给遇上了!然后他就指向樊素,说就是这个人,我是亲眼瞧见她从半空中飘落下来的。
  
  樊素始终都低头不语,可她却总是跟随在元稹的身边,元稹与家人打招乎,樊素就跟着点下头,仿佛与这些人原来就很熟。后来元家人都拥挤了进来,下凡的仙女谁不想多看几眼?这个女子也太漂亮了!她跟凡尘中的女人就是不一样。
  
  清秀身材娇艳浓,仿若当空挂彩虹,紧锁眉头胭脂色,淡月哀愁浅装容。
  
  有人在低声讲着不放心的话,并出着主意,说仙女下凡,最后肯定还会被捉回去,另外她自己也要往回跑,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她关起来。元稹就示意大家都不要乱讲话,他再次又讲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大家都听我说,这件事情只限于咱们元家人知道,对外一律不得走漏风声!她的来历在路上我已经询问清楚了,她就是元东的媳妇茶花。因为她前世是天宫里的茶花仙子,她是私自下的界,所以才被天庭抓回去审问。可惜她原来那个身体已经被天火烧坏了,否则她就还是原来那个模样。
  
  当天就有人去通知元稹的表弟杨元东,只是这个人赶过来时,樊素已经睡下了。
  
  表兄弟平时很难聚在一起,落坐之后,元稹就把如何与茶花相遇的情况详细讲述出来,说元东啊,有些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到,比如我今天就见到了下凡的仙女,她直接就降落在我的车前面,当时她跌倒在地,我下车时,她冲着我只喊了“表哥”两个字就晕了过去。后来她醒过来,我费了许多口舌才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她就是你媳妇茶花。杨元东当时并不相信,因为他还没有看到樊素,他有些呆憨的摇着头,说表哥,你就不要骗我了,茶花她已经被大火烧化了。杨元东说着话两只手就捂到脸上悲伤的痛哭起来,并断断续续的讲着,我的茶花呀,你死的也太惨了!
  
  阴差阳错好缠绵,呆傻梦中心泛酸,茶花与之来相会,劝说将要大团圆。
  
  元稹陪着杨元东一直喝到小半夜,此时他也不想劝得太深,过犹不及,是不是姻缘靠的是天意,如果天公做美,他们俩人就都能把对方看顺了眼,那就最好了。如果樊素还能将就杨元东,这个姻缘也可以做成,怕就怕杨元东这个呆傻之人他钻进牛角尖里不出来,那样樊素的姻缘就只能再择机去另找他人。
  
  谁都没有想到的是,天亮之后,杨元东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他一惊一诈的大呼小叫,茶花!茶花!你在哪呢?茶花!你到是出来呀,你不是说回来要跟我团圆的吗?茶花,茶花呀!
  
  有些话或许是头天晚上元稹和杨元东讲的,当时杨元东已经喝过了量,昏昏沉沉中,元稹就反复讲了几次,元东啊,茶花她可是真的回来了,她可是回来跟你团聚的。元稹说者无意,而杨元东就总觉得自己确实听到茶花与他讲的那些话。或者他就真的做了梦,并且也见到了茶花,那些话也确实就是茶花在梦中与他讲的,只是没有谁能够证明这个情况,是不是幻觉已经不重要了。
  
  元稹和杨元东当天晚上睡在一个房间,他比杨元东大二十多岁,他的觉也比杨元东轻,当听到杨元东呼喊起来时,还把元稹弄糊涂了,当时他还劝了一句,说元东啊,茶花他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梦中的事情可不以当真。杨元东突然就明白了过来,他扑过来就恳求起元稹,说表哥,昨天不是你说的吗?你把茶花已经接回来了,你还说是你亲眼看到茶花从半空中落下来,当时她还冲着你喊了一句表哥,然后她就晕了过去。表哥!就在刚才,茶花给我托了梦,她说她真的回来要跟我团聚。元稹这才转过向来,他急忙拉住杨元东,说元东啊,表哥怎么能骗你呢,只是茶花说她过去那个身体已经被烧化了,于是天庭审理完之后,就重新给她用泥捏了一个身子,她就是“贬茶花”里面的那个茶花,这个事千真万确,是真的!
  
  于是元稹就带着杨元东来面见樊素,两个人见面,他们都显得有些尴尬,因为他们之间根本就不相识。另外樊素当时也没有看好杨元东,这个人怎么瞧都有些呆傻,愣喝的。但樊素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力,她只能接受,于是她便淡淡的对杨元东讲,说元东,我是茶花,有些事情容我以后再慢慢的跟你讲。我这付身子骨刚刚才捏好,一时半会还不能随着你回家去。另外我这次被贬下界,不能再回去了。还有个事情,就是所有被贬下界的人,都要在人间重新认下父母,就和“贬茶花”那里讲述的一样。在回来的路上,我查找了很久,就表哥他能够担得住我,所以我还要认表哥为义父,另外还要等到九九八十一天之后,我这付身子骨才能长好,那时候我们就可以团聚了。最后樊素又唱了几句:
  
  茶花犯法遭天谴,偷逃下界理不该,感谢上苍仁心厚,从此安份守尘埃。
  
  原来那个茶花就会唱“贬茶花“,当樊素婉转的唱响之后,杨元东两行热泪就流淌了下来,后来他只喊了一句“茶花!”就两眼发直,身子一挺就昏厥了过去。杨元东实在是太激动了,他跟本就没想过,自己的茶花还能重返人间。另外元稹的家人也都没有想到,那个“贬茶花“中的人物真就来到了现实之中,而且就在自己家里。茶花的善良所有人都知道,这不需要再去做任何解释,元家人仿佛都与樊素很熟,于是大家就都抽出时间来陪着她,当人们看到杨元东昏厥了过去,人们赶紧上前来抢救,掐人中的、高声呼喊的,还有人与樊素讲,元东他是太激动了,茶花,你赶紧再唱上几句,元东他听到你的声音,那就不会有危险。
  
  恳求恩君请留步,莫让女子再番哭,我本天界茶花女,遭贬尘世来寻夫。
  
  茶花低声来讲述,前世与你就相熟,约好红尘来相会,不想绕道走错途。
  
  天兵天将将我诛,赶尽杀绝必要除,天火烧来无处去,拘走灵魂身子无。
  
  被贬下界急声呼,那里去找我的夫?我家男人真豪杰,居家创业不服输。
  
  难怪白居易当初讲出了那句名言,“樱桃樊素口”。樊素她头脑机敏,灵牙利齿,就连唱起这“贬茶花”,那也能见风使舵,即兴她就编出了几句,或许是在大诗人身边住久了的缘故。“拘走灵魂身子无”,那几句就是她临时添上去的。
  
  再说杨元东,在昏昏沉沉之中,他就看见了自己的妻子。茶花哄着劝着、连说带唱就把他推了回来。醒过来之后,杨元东就听到樊素正在清唱,他一个翻身起来,上前就紧紧的抱住了樊素,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在讲着,茶花呀,茶花,我找的你好苦呀!樊素此时仍然还没有接受杨元东,但他还是理智的与他讲,说元东,你赶紧放开手,我现在这个身子骨还承受不了你。元稹就趁机补充,说元东,你听表哥和你仔细说,茶花她这身子骨是刚刚才捏好的,万一要是被你碰坏了,你们俩的缘份也就尽了。众人也都跟着劝说着杨元东,说你先别这样,茶花在我们元家她肯定不会再出事。
  
  此时樊素心里确实就感受到了,那种被贬下界是什么嗞味。虽然白居易已经年迈,可怎么瞧怎么都觉得顺眼,而杨元东虽然年少,却就是瞧着不如意。悲伤细讲心头苦,天庭为何把我除,偷下凡尘人从众,唯有茶花最无辜。听茶花这样唱着,元稹就及时劝了她一句,说茶花,你不是说只有我才能担得住你吗,还说要认我为义父,那你就得听我一句劝,好好的待着元东,他原来并不是这样,你也知道!这回好了,即然你已经回来了,元东他的毛病也会慢慢的恢复过来。
  
  其实元稹是在提醒樊素,你不要再任性了,元东他有万贯家财,你这辈子都吃不光花不净,要见好就收!樊素怎能听不懂呢,她赶紧就与杨元东讲,元东,你容我住在这里几天,等我身体再恢复恢复,我就随着你回家去。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杨元东的精神状态恢复的非常好,他似乎就换了个人似的。樊素对杨元东的感情也逐渐加深,到了第二年的夏初,樊素一胎就给杨元东生了两个儿子,夫妻之间的感情也随之加深。
  
  福祸相依至,谁人能看明?天无绝人路,做事宽处行。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海蓝·小说】拜茶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