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舟山古沉船65处疑有文物 泥沙成为考古头号大敌

太平洋,烟波浩渺之中,传说有一岛国。这岛国在我国古老的地理古籍《山海经》中出现过,后来李汝珍写《镜花缘》时,也曾经提到过。看来,并非杜撰虚妄之说,反正,我在阅读这两部作品时,是真信其有的。后来,我费了许多力气,遍寻古籍,却再也查不到这个古老岛国的一丝线索了。
  我不得不把自己的疑问,说给了一个叫车丹的喜爱考古学的朋友。这位把头顶都考证得不剩几根毛的朋友听我说完,象跳蚤一样弹起来,瞪着眼指着我的脑袋埋怨:你怎么不早说?
  我惊奇又纳闷儿,怎么还说晚了呢?难道他真有这个岛国的什么线索?我的朋友跟我讲述了他十年前参与海上考古的经历。他们在太平洋的一片波涛汹涌的海域里,潜水打捞时,在海底发现了一些古老建筑的遗迹。不过是古树封存于海底,不过是沉没的寻常瓦舍,还有一片突出的山峦,山峦上有一座塌陷了的宫殿。如今的那里,丰盛的是摇摆的水草,和水草丛中的珊瑚,还有,成群结队的拜访的鱼。
  车丹和他的同事们,成了不同于鱼的奇怪的来访者。他们发现了这个沉于海底的秘密,可发现之后,却又出现了更多的谜。这一片陆地为什么沉没了?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在沉没之前,是什么样的人们曾在这里生活?他们都去了哪里?象这片陆地一样,都沉入了海底?谜,就这样一团又一团地象海底的淤泥一样,时而落下,时而又泛起,如果不能揭开,它就会死一样的沉寂,如同这片陆沉的海底。
  车丹神神秘秘地掏出了一张海域图,我也找出了古籍,用考古学的方法,敲打着文字的陈砖烂瓦,我们惊奇地发现,那片陆沉的海底,正是那个消失的古国所在地。
  这个古老的岛国,叫长舌国。
  车丹说,他曾经请教过一位地质学家,推测那里曾发生过一场地震,地壳的变动让这个岛国沉没了。但由于海水太深,实在难以取得确凿的证据。车丹一直疑惑,一个国家呀,怎么说沉就沉了呢?它的国民就没有一个存活的?
  车丹就是带着他的疑惑,利用他成为考古学访问学者的机会,遍访了太平洋周围的多个国家,每走一地,都去接近和探寻当地的居民,希望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解除这心中的疑惑。并时常把他得到的一些线索,不厌其烦地说给我,让我从他零零碎碎的访问资料中,竭力地发挥想象,以求揭开一些谜底。我也耗了很长时间,才逐渐地弄清了一些事情的大致轮廓,直到最近一件事的突然发生,才算取得了重大突破。
  也就是去年4月1日那天,车丹在日本参加一次民间的学术交流,闲暇之时,沉醉于东海岸的海滩斜阳里,海风携着潮湿,杂着淡淡的腥味儿,海水翻泳着,随浪打来,又随浪退去。岸边的一块礁石上,坐着一位任海风雕刻的老奶奶,背对夕阳,遥望大海,两眼象岁月一样深邃,象大海一样迷茫。有些陷进去的嘴唇,些微地颤抖着,嗫嚅地哼着一些带有长长嗓音的话,更象让人无法听清也无法听懂的歌。百无聊赖的车丹,看着老奶奶爬满皱纹的那张老脸,他想,这皱纹里或许会藏着什么。
  老奶奶,您在看什么?车丹搭讪着问。
  老奶奶抬眼扭过脸来,只是和善地看了看,并没有回答,依然念经似地又说又唱。
  老奶奶,您唱的什么?
  老奶奶这一次连眼皮儿也没抬一下。
  车丹再三地没话找话,可老奶奶并不搭理,车丹觉得好没趣,心想有可能是个疯子呢,就站在岸边,向海上望了一会儿,也对着大海,自顾自地郁闷地喊了几声:长舌啊长舌!他既是想起了挂着他心的长舌古国,又在用中国话讥刺那个老太婆。然后,悻悻地转身向住所走去,背后留下烟波茫茫,海天一色。还有那个老奶奶在海风里不停地又唱又说。
  刚走了几步,却被迎面走来的又黑又凶一副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挡住了去路。他瞪着眼,狠狠地跟车丹说:
  你是不是中国来的,一定是了,要不,怎么能这样没礼貌?老人家在后面追你呢!
  这话有些挑衅的味道,车丹觉得有点特意辱没中国人的感觉,但并没有顿时发作。他回头一看,只见那老奶奶踉踉跄跄地追过来。那中年男子招呼车丹停下,迎上去扶那老奶奶。老奶奶在男子的搀扶下,着急地走到车丹面前,深深地鞠躬并致歉。
  对不起,小伙子,刚才我还没祷告完呢,是不能说话的,要是中间停下了,龙王天帝都会怪罪的。我不能,我怎么能停呢?我妈妈教会了我,我妈妈的妈妈也是这么做的,一代一代地就这么传下来的。
  老奶奶喘息未定地说着。扶她的男子以一副鄙夷的眼神儿,瞅了一眼车丹。
  车丹停下来,按日本的礼节还了礼,微笑着,彬彬有礼地用疑问的眼光,打探老奶奶有何吩咐。
  先生,您刚才说长舌啊长舌,是在说我吗?老奶奶显然听得懂中文的。
  车丹看着老奶奶有些愠色,马上意识到刚才的失态。连忙向老奶奶解释,说他刚才想起了在大海中的考古发现,有个古老的国家叫长舌,顺口就说了出来,并没有骂人的意思。
  老奶奶吃惊地看着车丹,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摇着对车丹满脸敌意的中年男子,说:
  听见了吗,孩子?他刚才说什么?他说海里有个长舌国不是吗?我说什么,你也不信的,别人也这么说了,看来是真有的。
  那中年男子怀疑地看了看车丹,又扭头安慰老奶奶说:别听他胡说,他是个中国人,善于说谎的。
  你才胡说呢!连中国人都知道,就更能说明问题了。老奶奶恼怒地训斥着那个中年男子。
  先生,请您一定不要介意,这是我的孙子山本小二,他参加的那个党派,一向对中国印象不好的。可您是尊贵的客人,我今天是第一次听说,还是一个中国人说的,海里有个长舌国,我就说嘛,我妈妈说的是对的,妈妈的妈妈也是对的。
  老奶奶的话,让车丹尤其震惊,这说明,关于长舌国,老奶奶一定知道些什么。车丹的兴趣被一下子激发起来,象饥饿的牛突然发现了青草,牵着赶着都不会走的。
  车丹跟山本小二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可山本却一副不屑的样子,车丹还是显示了自己的涵养。他想知道这个老奶奶刚才在祷告什么,为什么那么专注,连停顿都不能呢?车丹在琢磨着,犹豫着,老奶奶到底知道些什么?愿不愿说出来呢?
  可是老奶奶的脸上充满盼望,写满企求,眼睛直直地看着车丹,十分焦急地问:小伙子,你是怎么知道长舌国的?它一定曾经有的,对不?老奶奶说着,示意他的孙子山本小二,让他给车丹找个地方坐下,以便能仔细地问个清楚。
  山本小二很不情愿,但又不好违背祖母,勉强请车丹到海边的一个凉亭子上坐下来,尔后扶着老奶奶颤巍巍地也在凉亭里的长凳子上坐下。山本小二把脖子一梗,便再也不理会车丹了。车丹不知道,这个初次见面,并不互相了解的日本男子,为什么对自己有着这样的鄙夷。车丹也不理会,他觉得跟一个粗俗无礼的人,实在没必要计较太多。
  倒是老奶奶的急切的不舍追问,让车丹在当初的惊奇之余,还觉得有一点点的失望,仿佛老奶奶并不如自己想象的知道的太多。车丹耐心地跟老奶奶讲说着,他讲的内容,大部分是从我这里听说的。而我所知道的,也是三分考证,七分推测的。
  传说太平洋中的长舌国,大概存在于中国的唐朝武则天执政、最后又还政之前,再之后,就没有了它的讯息。这个国的国民,并非人人有一条长舌头,而只是个个崇尚空谈,好说闲话,搬弄是非,巧舌如簧,信奉饭可以不吃,话不能不说。在这个国度里,谁要是不擅长言谈,就会被看作最为愚笨的人,被分配干一些粗重的活儿,少言寡语的就只能去做奴隶。尤其是该国的妇人们,尤善言谈,别的国家往往是三个女人一台戏,这里是两个,甚至一个就能说上一台戏。
  车丹又讲了他的考古发现,这些情况,竟让老奶奶意醉神迷,连那个傲慢的山本小二也被不知不觉地吸引了过来,他们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山本疑惑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车丹笑吟吟的,也对他采用了爱搭不理的态度,这立刻激怒了山本小二。
  奶奶,不要听他信口开河,他在胡编乱造!哪有什么长舌国?说的倒象是真的,不过是扯淡!山本小二怒冲冲地不怀好意地哂笑着。
  野蛮的无礼的家伙,怎么能这样跟客人说话呢?人家说的是考古发现,难道还有假吗?我倒是时常听你们那个所谓的党派,撒起谎来,无边无际的,对什么你们都视而不见,真是一群名符其实的龟孙子!老奶奶愠色盈面,很随意地骂着自己的孙子。
  山本小二笑呵呵地并没有恼怒,不住地点头,看上去,对老奶奶骂他是龟孙子,是一种崇高的赞扬和自豪,一丝无尚荣光的神情在那副凶相上抹了一层金色,他有些得意洋洋。
  老奶奶嗔怪地继续跟她的孙子说,我知道你们以此为美,再显而易见的史实,你们也不会承认的,是天生的撒谎者,以厚颜无耻为荣,不过也好,我们日本,目前也还真需要你们这些右翼政党的谎言。
  车丹终于清楚了,这个凶凶的山本小二,怪不得对自己这么不友好呢。但他突然想起,日本人对乌龟是很喜爱的,大概对乌龟之类的,比如大海龟也一样是心仪的,所以山本小二才对他自己奶奶的责骂,不感觉生气,反有点儿沾沾自喜的滋味。
  车丹很想知道,老奶奶对着大海虔诚祷告的内容,可是却犹豫着突然发问是否合适。而此时,老奶奶仿佛一下看穿了车丹的心迹,一点儿也无防备地说起来:
  我早就说过,我的祖先也是一代一代这么传的,但是谁也说不准,说不清,可我从小就是觉得,那大海里,很远很远的地方,一定在某个岛上,有这么一个地方,曾经是一个古老的小国,那里的人特别能说,祷告词里就是这么说的,它就叫什么长舌国。我从小就教给我的儿子们听,可他们宁信水中有个月亮,也不信海上有个长舌国。按祖上的规矩,这祷告词是传女不传男的,可我没有女儿,我只好传给我的儿媳,可儿媳嘴上答应的好好的,也学会了的,可就是不相信,也就不能坚持祷告的,还常常嘲笑我,说我念的象咒语。所以每年的4月1日,我不管他们信不信,来不来,我总是要来到海边的。
  老奶奶说着的时候,带着无限的怅惘和遗憾,担心她的祷告将来会失传。老奶奶转过身,又一次面向大海,开始咕咕哝哝地又一次祷告起来。山本小二看着奶奶又祷告起来,便无奈地站起身,向海边踱去。
  车丹这一次没有再问什么,他已经知道在祷告期间是不让别人打断的。
  老奶奶祷告完,才又转过身来,跟车丹不住地唠起来,也并不在乎车丹愿不愿听。
  车丹当然是求之不得的,连忙拿起手机,按下了录音键。
  老奶奶象是旁若无人地说起来:我的老家原来并不在这陆地上的,是在离这陆地不远的小岛上,岛子太小,那里只有几户人家,人多了也住不下的,所以总得有人搬出来。从小的时候,我们岛上是有几个女孩子的,我们从小就跟着村上的老太太,尤其是我的姥姥,她教我们唱这祷告词,我们不懂,只是觉得好玩,嘻嘻哈哈地学会了,对着大海做祷告,说只要心诚,总是有用的。心不诚,祷告再多次也是没效的。要不停息地念够十八遍,才能上达天界。心里的事儿,人神共知了,神就不怪罪,神不怪罪,就万事大吉。
  奶奶,您都祷告些什么呢?车丹忍不住发问。
  老奶奶停了一会儿,说本来不想说的,既然你都把你所知道的说给我听了,作为礼节,我也没必要欺骗你,反正我说的这些话,也没几个相信的,你要是不嫌我罗嗦,我就多罗嗦几句。
  车丹极尽坦诚地表示,自己非常信任老奶奶,而且表达了极大的兴趣和热忱。
  老奶奶好象获得了一种信任激发了鼓励,觉得这些话,都半辈子没人愿听愿信了,一下子来了兴趣,便耐心地清晰地反复地讲说起来,车丹有听不懂或听不清的地方,老奶奶总是停下来,直到车丹明白了或是点头了,方才继续讲下去。但大多情况下,老奶奶还不十分清楚她说出的祷告词,到底是什么意思。
  国如叶,烟波里;
  长舌天,长舌地。
  此风长,长相戏;
  王谎谑,祸事起。
  灶神怒,言天帝;
  龙王威,搅海底。
  巨浪翻,何处去;
  玉帝悯,嗔龙威。
  水族怜,驮美女;
  飘四方,望故里。
  故里缈,归不去;
  龟恋色,恩缘续。
  泪逐浪,无相聚;
  赐神咒,祷告语。
  心崇善,不妄欺;
  常念祖,烟波里。
  车丹听了两三遍,还是觉得似懂非懂,不能透彻地释解其意,可是又怕问多了,让老奶奶厌烦,心想反正有录音,以后再做整理。车丹试探着追问,老奶奶并不能说出太多,只是讲了一个从祖先那里代代流传的传说。
  车丹最后与老奶奶还是意犹未尽地道别了,看着那个不太友好的山本小二,其背影还真有些象龟背的感觉。车丹把整理的传说资料,一股脑地全部传给了我,我费了一天的功夫,才得其梗概。
  长舌国不知什么原因,就沉没了,一国的男女老少一时间都泡在了海水里,有抱住飘浮的树木的,有趴在门板或木筏上的,也有坐在独木舟上的,但更多的是无所凭依的落水者,他们呼天悲号,声音直干云霄,年龄大些的和小些的,多数熬不过海水的浸泡,被淹没在汹涌的波涛里。
  这时海里出现了许多的水怪,但狰狞的水怪并不是来乘机吃人的,而是用浮起的身体来救人的,但它们显然是有选择的,被救起的几乎全是年轻女性,尤其是孕妇,或是很有几分姿色的。那些坐在木筏或是独木舟上的,便顺风随波逐流,但绝大多数还是被饥饿和巨浪吞噬,消失得无踪无影。

浙江海底探宝就是靠摸

《舟山海底有未知古沉船?国内水下考古精英扎寨探宝》追踪

见习记者 王中亮

昨晚,十多个年轻人在宁波聚餐,纪念13天来共同的出生入死。

他们是此次浙江沿海水下文物普查的专业考古队员,都是70后或80后。过去的13天,他们穿梭在嵊泗列岛海域,探寻遗忘在大海中的宝藏。下一步,他们将去温州、台州。

我执拗地4次问本次考古队执行队长、宁波水下考古基地主任林国聪:“这次水下考古是成功的么,收获是否超出了你们的预期?”

林国聪没有正面回应:“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奔向一个又一个水下疑似点,排除99个,收获1个惊喜。”

如此心态平和地科学看待这次舟山水下考古,我觉得,老天对队员们还不错:在茫茫大海上做的5道选择题,至少对了一道。

从6月30日到7月12日,考古队依次探寻了5处疑似水下文物点,有一处文物点给了他们回报:发现一艘沉船,捞出了30个瓷碗。看做工,那是清代的物件。

队员们说,在大海中做考古选择题,决不是人们熟悉的四选一,而是现实版的“大海捞针”。

暗礁旁捞上来30只瓷碗

在两三百年前的清代,有的船运送货物到遥远的异国,有的船来往于岛屿和大陆之间,贩卖着岛民的生活必需品。

嵊泗海域有一个叫做江礁的礁石。落潮时,它是一个不小的岛屿;涨潮时,它没于海水下,成为暗礁。暗礁是船只杀手,在清代,不知有多少船被它暗算。

这次,考古队发现了其中的一只,它躺在江礁旁的海底,水面下21米。

日复一日的涨潮落潮,不可低估的自然潮汐能量将沉船冲碎。队员潜入海底,看到几块船板,一堆瓷器散落在船板四周,他们捞起了其中的一些。

捞上来的30只瓷碗,多数碎了,完整的几个,看上去做工粗糙,是百姓家用之物。但这并不能否定沉船的考古价值,它们有助于更多了解古代舟山人的生活。

水下55米能见度为零

到昨天为止,共排查了5处疑似文物点,4处在海平面以下20-30米之间,一处深达55米。

枸杞岛附近海水中的3处疑似点让队员们失望了。或查海难记录、古海图,或听渔民们口耳相传,那里似乎“有东西”,但是,疑似点水域搜过了,再把搜寻范围扩大一倍,还是一无所获。“或许强有力的洋流已把文物带走,或许海底淤泥已把它们深埋”。

还有一处疑似点在海下55米深处,队员们无奈放弃,如果硬闯,或许要付出生命的代价。那片海,靠近泥沙俱下的长江入海口,水下能见度为零。

65处疑似点可能有文物

舟山水下觅宝,始于2007年,3年间,最大惊喜来自于晚清最大军舰“海天号”。

甲午海战中,名列世界第七的北洋水师覆灭,战后,为重建中国水师,清廷从英国购买了巡洋舰“海天号”。这艘战舰长近130米、宽14米,服役8年后的1904年4月,触礁沉没于舟山海域。

当时,清廷捞起了船上的机器设备、枪炮弹药,从海水中抢出的财富价值35万两白银。40年后,侵华日军再次盗捞海天号,拿走了十多吨的铜螺旋桨和数十箱船内物品。

离开世人目光整整65年,去年7月,水下考古队在舟山嵊泗北鼎星岛附近水下再次发现了海天号,确认舰艇甲板以下依然完好。

舟山海域埋着多少条载满珍宝的沉船,没人知道。我们知道,这里是五代两宋乃至元明清远东贸易的中继站和中转港。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舟山古沉船65处疑有文物 泥沙成为考古头号大敌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