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狐说美高美

大红的花轿,五彩的霞衣,娇艳的俏容,当她坐进花轿,心里突然黯然,她们女子只有这一次,却不是嫁给自己心爱的人。手里握着他送的海贝石,也只能对此说一声再见。
  坐着花轿不知过了多久,花轿停了,玉飞颜的心也扑通跳个不停,等着被踢开轿门。只一小会,轿帘就被掀开,她听见一个很好听有富有磁性的声音对她道,飞颜,我来接你出轿。
  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她以为这是他的声音,三年了,她再未见过他,但是犹记得他对她说的话:颜颜,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可能短时间回不来,你一定要等我,等我回来就娶你为妻。她也答应他,我等你,鸣夜,不管多久,我会等你,回来娶我。
  可是现在她在干什么呢,违背了他们的约定,嫁给了另一个男人。因为她是玉家唯一的女儿,玉家与燕王府的亲是皇上亲赐,她若不嫁,便是抗旨,她又怎能让整个玉家受难?
  燕聆枫牵着新娘的手,缓缓向大堂走去,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多年了。人群中,一双寒冷布满阴霾的眸子紧紧盯着两个走入大堂的新人,手中的剑被握的紧紧的,他的嘴角吐出只有他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燕聆枫,看来今天是杀定了!
  高堂之上,一片热闹,这可是燕王府很多年来第一桩喜事。主婚人高喊着,一拜天地……
  飞颜的心猛然害怕了,她成亲了,新郎不是他。以后该怎么办呢?心还悬着的时候,突然听到周围混乱的声音,有人高喊,小王爷…有刺客,快点!
  听到这声,飞颜惊也似的掀开喜帕,刚好看见一枚毒镖插进燕聆枫左肩,她惊呼道:聆枫……
  没事,飞颜你闪开!燕聆枫推开飞颜,拿起一边的剑便和来人打了起来。那人一人黑衣劲装脸上带着一面银色面具,燕聆枫面色一凛,暗门银白杀手,邪青!
  没错,暗门今日就是来取你的首级!那人话音刚落,又一排银色飞镖超燕聆枫射去,他已中毒,再应付这一排毒镖已是吃力。
  转身之际却没料一个红色身影一飞而起,全打走了那一排镖,聆枫欣然,知道是飞颜所为。于是便握紧剑,与她同战,却没想暗门的九叶银星毒这么厉害,让他一下栽倒在地。
  银面人见势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直向燕聆枫刺去。飞颜惊恐立刻挡在聆枫身前对着迎面而来的人大喊道:不要!
  时间仿佛静止,就在她说不要那那一瞬,她清晰的看见正前方的人看她时那一双充满愤恨的眼神!是他,果然是他!在她刚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她就知道,那个人是他!只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三年前那个斗志高昂,满腹志向的少年怎么会一下子成为现在的邪青。他是邪青啊,暗门四大杀手之一的银白杀手邪青,她怎么会没听过?只是为何,燕鸣夜却是邪青,又为何邪青要是燕鸣夜啊?
  向前的刀在靠近玉飞颜半尺的地方忽然停止,面具下的面孔变得铁青,一瞬间,他又忽然大笑道,燕聆枫,你可娶了个好妻子啊!我今日不杀你,改日定不只是取你性命而已!说完,刀收腰间,他又冷笑离开,燕王府的守卫竟无人能将他拦下。
  杀手离去,堂上总算松了一口气,但婚礼毅然破坏,燕聆枫又身中剧毒,婚礼结束,大家赶紧送燕聆枫回房,请了王府专用大夫。人是没有什么危险了,但他体内有九叶银星的毒,压是压住了,但那种毒毒性非常强,最多只能压过五日。五日后,若找不到解药,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王府上下忧心忡忡,四处求找名医,飞颜也是一刻不离的照顾着燕聆枫,心里的担心无时不有。也许,只有他才会有解药吧!可她却怎能向他去要?心里矛盾级了。
  已经是第三天了,还是没有找到九叶银星的解药,飞颜更是紧张,一直都没谁好觉。燕聆枫几次醒来都看见她趴在床边睡着了,想叫她回房睡,又不忍叫她醒来。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担忧,他依然记得那天她和邪青相视的情景,他们那分明是认识的,他害怕,那个人的出现,会把她从他身边抢走,他不许,绝不允许!
  飞颜的眼皮不停的下垂,燕聆枫爱怜的抚着她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小颜,你回房间去睡一觉吧!我这有阿怜就行了。
  可是,你的伤…飞颜不放心。燕聆枫笑笑,没事的,有阿怜照顾着就行了,你已经好久都没睡了,回去睡吧!-
  恩,那好吧!但…我要睡哪呢?飞颜想到她是燕聆枫的妻子,这间该是他们的新房才是。一边的阿怜机灵道,少夫人,特别为您准备了房间,就在出门左边第三个房间,阿怜带您去吧!
  飞颜忙招手,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过去,你留在这照顾公子吧!飞颜说完就出去了,她真的好累,所以回到房间倒头就睡。梦里意料之中的梦见了他,她看见他愤怒的拿刀指着她说,你被叛了我们之间的约定,我要杀了燕聆枫,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不要!一阵惊吓,玉飞颜从梦中惊醒,想起那个可怕的梦,不禁心有余悸。刚缓过神时,眼睛一转又是一惊!
  鸣夜…飞颜震惊的说不出话,坐在床上,看着面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看着他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鸣夜,你怎么进来的,王府那么多守卫?飞颜伸手想要摘掉他的面具,手到半空却被对方抓住了。
  飞颜怔住,鸣夜……
  我是该叫你玉小姐还是该叫你燕少夫人啊,颜颜?
  对不起,鸣夜。我不能抗旨,不能陷玉家于危害之中,我没办法,对不起!飞颜低声道,她都不敢去看那双凝视她的眼睛。
  我会杀了燕聆枫!他的目光里透着狠戾,燕聆枫必须得死,这已经不仅是他的任务了。
  玉飞颜听罢抓住他的衣服道,不要,鸣夜,你不能杀了他!
  神色一凛,邪青深眸对着她,你爱上他了,颜颜?
  没有!飞颜立刻否认,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反应那么快,她看着邪青说道,他是燕王府的小王爷,你杀了他会被朝廷追捕的。
  你怕我被捕吗?心里有一丝喜悦,知道他并没有离开她的心里,可随后听到的一句话却让他心冷到底。他听见她说,鸣夜,我已经是聆枫的妻子了,所以请原谅我不能实现我们的约定。
  她说什么,她居然对他说她已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妻子啊。
  我不会原谅你,我会让燕聆枫死,而你,到最后还是我的。
  飞颜僵住,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她的鸣夜了,他变了,变得她不认识了。鸣夜,不,你不是鸣夜,你是邪青,不是鸣夜。鸣夜才不会像你这样,你是邪青,不是鸣夜。
  邪青也有一瞬的怔愣,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些话来,但随即他又笑了,是啊!我是邪青,暗门的邪青,但是颜颜,我还是三年前你的鸣夜,但那只是三年前而已!
  邪青?为什么你要是邪青,为什么?
  邪青狭长的眸子也怔了怔,又道,燕聆枫身上的九叶银星,这世上只有一人能救。
  谁,告诉我谁?像是得到救命药草似的,飞颜高兴的问道。
  邪青的心更是冷了,嘴角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怪医琉毓。
  什么!飞颜僵住,听到那几个字她燃起的希望又瞬间被浇灭。怪医琉毓,这天下谁不知道,怪医琉毓是暗门最特别的一个杀手,他从来只救门内人和有缘人,而且,暗门还在东海之边,要请他也是来不及了。
  邪青看着她变化迅速的表情,似乎很满意,又道,你还有一个办法。九叶银星的解药,我只有一颗,明天午时之后我会将它扔进月湖。他说完之后就消失不见,飞颜还怔愣在床上,明日午时,他是要她在午时之前去找他啊!
  忽然想到燕聆枫,飞颜忙和衣下床,准备去看看他,她也是决定了。
  燕聆枫看见飞颜进来,脸上露出微笑,才想着自己就是半天没见到她就这么想她了,以后可更不能和她分开了。
  飞颜坐到床边问道,聆枫,怎么样了,你有没有好点?她觉得自己问得就是废话,中了毒能好吗?燕聆枫却是轻轻的道,没事的,你别担心!
  恩,我不担心,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小颜,你会永远在我身边的对吧?虽然堂没有拜完,但我们已是夫妻了,对吗?
  我…飞颜欲言又止,倒是旁边的阿怜开口道,公子怎说这话,这可是皇上亲赐的婚,就算不没有婚礼,公子和少夫人也已是夫妻啊!
  我不会离开你的,聆枫,我已经是你的妻子了,飞颜很认真的说道。这已成事实,所以她会接受,至于邪青,她却是不敢再想下去了。
  燕聆枫看着她,满足的笑了,想起十三岁那年第一次,看见她时他就发誓要她做他的新娘。如今已是十年,他也如愿了。
  燕聆枫中毒已是第四天了,燕王府上下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玉飞颜一大早就说去找救他的药,出了燕府。
  她来到月湖,没有看到邪青,却突然想到这是三年前他们分别的地方,月湖的亭子里,依然可以看到当年他刻在柱子上的字:不离不弃。
  飞颜摸着那几个字嘴里默默的念着,不离不弃……
  邪青从一边出来,冷笑道:原来你还记得啊?我还以为你早把我们的约定忘的一干二净了。
  飞颜转身,正对上他深邃的黑眸。鸣夜,你来了。
  不要叫我鸣夜,叫我邪青,你忘了吗?我现在是邪青,暗门杀手邪青,邪青邪魅的笑道。手里握着一个小瓶子,你是为它来的吧!可是怎么办,我就要把它扔进湖里去了?
  不要,邪青,不要扔!
  你--邪青忽然怒了,你就那么紧张他吗?
  邪青,把它给我好吗?飞颜几乎要崩溃掉,面对他,她的心始终是不能平静的。
  邪青打量着飞颜,又忽尔笑了:既然你那么紧张他,我就偏要他死!说完手一扬,便把手中的瓶子扔向湖中。
  不要!飞颜惊呼,飞身向湖中而去,而那一瞬,她没有看见,身后人脸色越发阴寒。当她抓住那瓶子回到亭子后,却发现里面居然是空的,她猛然抬起头看向邪青。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就让你拿到解药吗?邪青冷冷的说道。飞颜只感到一阵冰寒,从他的身上。
  到底怎么样,你才肯将解药给我?
  怎样都可以吗?邪青凤眸一眯。
  他的话让飞颜心中一紧,犹豫半刻,终于咬牙道:是,只要你把解药给我,怎样都可以?
  寒冷瞬间蔓延了邪青全身,他怒也似的揽起她的腰,毫无感情的吻住了她的香唇,舌尖探进她的嘴里,恣意的吻着。
  飞颜似乎被吓住了,她没想到他会突然吻她,她没有反抗,直到猛然想起自己已是别**时才猛的将他推开,跑到一边去了。邪青,我已经是聆枫的妻子了!
  是吗?邪青妖邪的一笑,很快就不是了。颜颜,你是我邪青的女人!
  邪青,你别不讲理好不好?我知道是我不对,对不起你,但是我已经成婚了,我们不可能了。
  他…碰过你吗?你们是不是早都上过床了?
  啪!飞颜毫不客气的将一巴掌打在邪青的脸上,怒视着他道,就当我今天没有来找过你!说完她头也不会的离开。
  你对他原来也不过如此啊!看来这颗解药是没用了啊!我扔了罢!
  邪青…飞颜着急的转过头,却见那瓶子向她飞来,手快立刻接住了瓶子,解药果然在里面。飞颜惊讶的看着邪青,只见他说,记住你说的话,我给你解药,你欠我一个承诺。
  好,我记着,你可以随时来找我!玉飞颜说完便离开月湖,只剩下邪青。他背靠在柱上,双目紧闭,直到你一个白色身影落入亭中,他才缓缓睁眼道:琉毓,你来了!
  白衣男子对他调笑道,邪青也会有心烦的一天。
  琉毓,九叶银星我只用过两次,却都被你所救。白衣人却摇头道,那次在雪淞潭用镖刺伤绝世仙子,云战千里找我救她,而这次,燕聆枫却实实在在是你救啊!
  呵……原本是要杀的人,我却又救了他。因为我,拒绝不了她啊!邪青再次闭眼,满腹心事。
  是啊!面对自己心爱的人,谁又能拒绝的了呢?白衣琉毓同样也是一声叹息。
  燕聆枫在服下解药后的第二天完全康复,当他问及如何拿到解药时,府里人说是找到位云游高人,赠得一药。所以他并不知是飞颜拿到的解药。
  只是,这几日来飞颜却是心事凝重,燕聆枫几次想开口询问但都作罢!
  这日,阿怜来到飞颜房间对她说道,少夫人,王妃说公子现在已经康复,让您再住这有些委屈了,特令阿怜来帮您收拾东西搬到新房去!
  飞颜一听着实吓了一跳,刚好燕聆枫看见对阿怜道,阿怜你先下去吧,我帮着少夫人就可以了。阿怜恭敬的道,是,然后就离开了。飞颜看着燕聆枫不知如何是好。但是燕聆枫先开口了,如果你不愿意,就先住这,我会去很娘说。
  聆枫…飞颜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燕聆枫眼神一黯,随即恢复正常,按住飞颜的肩道,小颜,我会等你愿意的那天。
  玉飞颜眼睛有些湿润,从他的背后轻轻的抱住他,眼泪还是在他看不见的时候倾泻而下。
  此后,燕王府的家眷-都以为他们有什么问题,可是两人仍是一起上街,一起吃饭,于是就没有人再多想了。
  飞颜却在担心,担心有一天,燕聆枫会和邪青遇上,她怕他们会刀剑相见,她也怕她会让自己不能抉择。她告诉自己,玉飞颜,你已经是燕聆枫的妻子了,即使心里还有个别人,也必须忘记。
  她一直担心的事,没想到还是发生了,那么的突然,让她毫无准备的看着他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玉家的后院里,飞颜本是想看看自己以前的房间,却没想到看见受伤的邪青,她心急的扶着他问道,邪青,你怎么会受伤啊?之前的他不是很厉害吗?可是现在……
  飞颜顾不得什么,就把他扶回自己房间,邪青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飞颜,心里全是她的模样、她的开心与悲伤……
  颜颜,这个场景多像我们三年前相遇那个时候啊!邪青忍不住开口道,一只手爱恋的抚着飞颜的头发。他是那么爱她,可是她却已是别妻了。

不一会儿,小张醒了,胡尔很欣慰。

“这是我收集的录像,你们看看吧。”警察说着把手机的U盘放在桌子上。

他们妖族在人类中和其他人一样做着各行各业的工作。因为他们体内都有内丹,除了有人类不具备的超长寿命和妖术外,其他和人类无疑。

有一天,一个陌生人敲开了胡尔家的门。

“今晚十点,我开车来接你们,你们坐在我车里,他们不会怀疑的。”警察说道。

虽然他已经八百岁,但他外貌却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帅小伙。上大三,和人类同学一起学习生活。

胡尔不懂他们的意思,他追问爸妈,爸妈闭口不答。

颜颜不再叫喊,劫匪松开她的身体后,她倒在了地上。

颜颜带着他去医院包扎伤口,那天他们在从医院出来说了一路的话,从此我们的交集越来越频繁。

可做为老师的妈妈知道后告诉了爸爸,他们坚决反对胡尔和颜颜在一起,他们说妖族和人类在一起将会是他们家族的一次劫难。

晚会过后,胡尔出校门和同学吃饭,正好碰到一帮小混混在纠缠颜颜,他们身上一股难闻的烟酒气,一直用猥琐的口吻要求颜颜唱歌,有的甚至还伸出咸猪手。

胡尔的爸爸总是在月圆之时带他到书房一间宽敞的密室里教他练习妖术。他学会了好多,但爸爸规定出了密室不能施展一丁点妖术,这是祖训,也是他们妖族的禁忌。

把颜颜送的了医院急救室,经过几个小时的手术抢救,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她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可能成为植物人。

胡尔走到他们身边说:“我可以救他,听妈妈说,我们妖族的内丹可以让人类起死回生。”

“老爷爷。”颜颜叫道。

“我们上当了!”胡尔爸爸说道。

同学报警叫来了警察,地痞流氓一溜烟的跑掉,只剩下躺在地上抱头难受的胡尔。

“你认错人了姑娘。”胡尔故作老人家的口吻道。

警察说道。

他挣脱了困住自己的那几个劫匪,劫匪们像弹珠一样弹出去好远,摔在地上不能动弹。

看到胡尔来,她微笑着。本想多陪一会儿颜颜,但她家人早早的把胡尔赶了出去。

吃过晚饭,胡尔送颜颜回家。走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里时遇到了一伙劫匪,他们带着口罩,手里拿着匕首。

颜颜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撩头发的时候也是胡尔心跳加快的时候。

“我封了你的内丹脉门,不能使用妖术。要一个礼拜后才能恢复,你再动就受内伤了。”

礼拜天胡尔和颜颜约会共享了一天二人幸福愉快的时光。

小张的爸爸悲痛欲绝,抱着小张泪流不止。

胡尔来到学校门口找个角落坐下,就像真正的老人那样吃力的扶墙,下蹲,发出吃力的叹息声。

终于有一次,胡尔向颜颜表白,她接受了胡尔的求爱。胡尔开心的差点使用妖术把她带上天。

胡尔知道颜颜心里还想着自己,爱着自己,但现在自己是一个将死的人,再多的努力除了痛苦也无意义。

他中文系好多女同学,他暗恋其中一个叫颜颜的女同学。

等胡尔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这时小张向胡尔走了过来。

胡尔和爸爸妈妈是生活在现代人类中的一家狐妖。爸爸妖龄一千二百岁,妈妈妖龄一千一百岁,他妖龄八百岁。

到了晚上十点,小张果然如约开着车在胡尔家门口等着他们一家。

可胡尔向爸爸学习的那点妖术对付普通人还行,但小张的爸爸是降妖师,胡尔怎么是他爸爸的对手,他这次没有手持大刀,而且手握一把短剑,剑刃上刻满了文字,每次向胡尔挥一剑,胡尔都感觉被偌大的力道冲击一下,疼痛难忍。

美高美 1

警察说道。

胡尔一看是小张,顿时怒火中烧。起身就要去找他讨命,可刚一起身就浑身没劲,头晕的厉害。

胡尔回到自己家,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样子一天天慢慢衰老,就像妈妈给他讲姥姥的故事那样。头发慢慢变白,脸上的皮肤也开始起皱。

内丹石化意味着一个妖族的生命结束。

胡尔先让颜颜走开,自己躺在那群地痞流氓面前任凭他们打。

胡尔赶紧去扶倒在地上的颜颜,但她身中数刀。身下血液流了一片,已不省人事。

小张没有说话,朝他扔向两颗珠子。

“你为什么骗我们!为什么?我爸妈呢?”

接下来是另外几个视频是胡尔抱着颜颜飞檐走壁,腾空而起的画面。

胡尔转身准备离开,他爸爸说道:“等一下。”

警察说道。

一年元旦,学校举办文艺晚会。那是胡尔第一次看到颜颜唱歌,那歌声胡尔听了头皮发麻,身上起鸡皮疙瘩。她那声音性感富有磁性,仿佛摄人心魄,有时候胡尔在想,她是不是也是妖族里的一员,会摄魂曲的妖族。

之前都是在家里爸妈教他学习的妖文,但随着世间变迁,人类越来越强大。妖族几乎已经被人类消除殆尽,妖族文明已经不复存在,要想生存必须融入人类社会,学习人类文明。他的爸爸妈妈都是这样过来的。

不是每个妖怪都是恶的,就像不是每个人类都是善的。

不是每个妖怪都是丑的,就像不是每个人类都是美的。

“那我们现在就走!”爸爸说着就要拉着我和妈妈收拾东西。

“老爷爷,我们在哪见过?”颜颜突然走到胡尔面前说。

“客气了!叫我小张就好。”说完小张便离开了。

“谢谢你啊警察同志!”爸爸感激的说道。

“别叫我爸,我没你这个儿子!你这个逆子!”小张的爸爸说着向胡尔扑来。

胡尔这时仇意心生,内丹在体内燃烧了起来,胡尔露出凶相,向小张的爸爸应战。

这时胡尔体内的内丹烫的他浑身血液沸腾,一股怒气直冲脑门。

这时颜颜突然大喊一声:“抢劫啊!”

劫匪头一歪,眼睛闭上。胡尔手松开,他倒在了地上。

“说的没错,死的本来就该是你,但也包括你们一家,人类的世界绝不能存在威胁人类安全的其他种族。”

他拿出证件,是一名警察。

胡尔的爸爸是一家公司的经理,妈妈是一位大学教师。她就在胡尔的大学里教书,也是他的班主任。

后来,胡尔听说颜颜出院回学校了。他实在忍不住对颜颜的思念,于是,故意穿成老年人的模样,也许这才是他现在最合适的打扮。

最后胡尔被打倒在地,小张的爸爸手握短剑正要向胡尔刺来。小张突然把胡尔推开,他爸爸的短剑狠狠的刺进他的胸口直插心脏。

“这是他们石化的内丹,留个念想吧。”

回到家里,胡尔本想告诉爸妈自己犯了大错,但他们摆出一副准备审问的表情看着胡尔,胡尔想要开口,被爸爸拦住:“你看看新闻!”原来他们早已知道。

胡尔步履蹒跚着走了,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可惜颜颜看不见,她也不必看见。

“我还是那句话,妖也有善恶,你爸妈的死你可以理解成我骗了你们,但救你我是认真的。”

电视上,就在胡尔昨夜和颜颜遇到劫匪的那个巷子里躺着几具尸体,正是那几名劫匪。

胡尔愣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听到颜颜这么一问,胡尔心头一惊。

同学拦他,说那是一帮地痞流氓,惹不起。

“对,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张派降妖师,我爸和我大伯二叔他们是张家第十七代降妖师,到我第十八代已经不学习那些降妖术了,不过你们放心,现在不是来抓你们的,我是来帮你们的。”警察说道。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狐说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