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海蓝·小说】美女配英雄

日上中天挂半空,都尉侧目恋彩虹,劫婚夺得小蛮去,世间美女配英雄。
  尘世之中,最能感动心神愉悦的事情,排在前面的就是男女之间的恋情。有这样的形容“移干柴近烈火莫怪其燃”,这二者如果能相遇到一起,那就是一见钟情。从古至今都如此,男女相遇在一起,或高攀、或低就、或门当户对,仅有这三种情况。高攀时,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外在的条件一定要全部都使出来:天鹅空中过,飞石能击中,蟾蜍井中卧,美味品香浓。否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低就时就有些无奈隐藏在其中,或者曲高和寡,阳春白雪无人赏,下里巴人认为混、或者命不逢生,确实就有这样一种情况,世人偏偏就:有眼不识金镶玉、还有一种情况,也就是被逼无奈,这种情况主要指的就是面对强权,一朵鲜花偏偏就插在了牛粪上;门当户对这种情况,许多当事人并不完全都能看清,半斤八两相对站,谁都认为对方轻。其实这种情况最普遍,只是当事人往往都看重那些身外之物,结果就讨价还价,你来我往,弄到最后即使争个脖子粗脸红,也都得高抬贵手,放对方通行,自己也要求生,而相处到最后的结果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那一日,黄都尉正在家中闲坐,忽然前门守卫传来报告,说刘御使求见。黄都尉赶紧发话,说刘御史是我的贵宾,立刻有请!以后这个人再到府上来,谁都不得难为了他!一路都要迎请!这个话传出去,黄都尉就赶紧起身,他要立即更衣去迎接刘禹锡。
  那年月文人的身份非常高,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所指的就是文人。居官拜相文人做,扶佐帝王品诗书。刘禹锡的诗文在当时流传非常广泛,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样的诗文通俗易懂,含意却深远。还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等等,豪猛之气浓郁,忧患缠绕含蓄。还有很多。黄都尉非常钦佩文人,对刘禹锡的诗文他总是另眼相看,当初两个人相识是他多次主动相约才与诗人谋到面,非常不容易。而两个人相处之后,相互之间就有了许多交往,品酒论事谈天下,斟词酌句谋诗篇。正因为两个人有很深的交情,所以刘禹锡有事相求就想到了黄都尉。
  春风杨柳勤相聚,挚友面对更觉亲。
  来到黄都尉家里,刘禹锡确实有点为难的事情。白居易身边有个待妾,就是小蛮,白居易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小蛮和樊素的去向,他很怕就委屈了这两个女人,于是就认下她们为义女,然后又托付刘禹锡和元稹把小蛮和樊素嫁出去,这就了却了他的后顾之忧。
  与黄都尉相见,两个人先相互寒喧一阵,然后就谈起诗文,后来就饮酒,话说知己都沉醉,面对投缘坦心声。黄都尉很怕待慢了刘禹锡,虽然他的夫人刚刚去世不久,可他还是在酒宴上叫来年少女子上前劝酒,所谓:酒逢之己千杯少,红颜相劝话不多。这种情况不属于色情,只局限于饮酒,但酒桌上劝酒的方式非常多,尤其是有年少女子参与其中,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如果与权贵相对,劝酒者就责任重大,劝不下去可是要杀头的。投怀送抱属于平常小事,歌舞寻欢在某些场合也很常见,但知己相逢,劝酒者基本就是自己先把酒喝到嘴里,然后就移近身来,明着是要亲吻,实际这口酒就要送入来宾的口中。还没喝下去几杯,刘禹锡就有些沉不住劲了,因为他还有事情要与黄都尉商量,喝酒决不能误事,于是就在黄都尉一再的追问下,刘禹锡便把小蛮这件事讲了出来,说我小女儿小红在家已经寡居了几年,我是想托黄都尉能把她嫁出去。刘禹锡所讲之人就是小蛮。
  两个人商量的很好,黄都尉当既就提了好几个人选,又约定明日就可以把小红带过来,让她和刘禹锡都等在屏风后面,只要她能相中对方,就可以再进行下一步的考察。结果次日相见过后,黄都慰就改变了态度,他迟迟不提头一天的约定,他直勾勾的瞧向小蛮,眼睛里已经喷射出了火焰,只是碍于刘禹锡在场,否则他就能一口把小蛮吞下去。
  武将没有文官那样的修养,战场上两军撕杀就是个你死我活,没有那么多弯弯绕,古书也是经常讲,这个临阵招亲,那个也临阵招亲,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此,武将与心爱的女人相遇,就是个霸王硬上弓,行就行,不行也得行。但这个小红就不可以如此,她是刘御使的女儿,如若仙女下凡间,清秀窈窕惹人怜,相逢已是千年过,勿要仅此对愁眠。小蛮从走近黄都尉的视线开始,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她。天仙神韵牵目光,都尉此时已彷徨,美女如若离身去,三生不幸乱发狂。所以当着刘禹锡的面,黄都尉就问出这样一句,小姐你可是下凡的仙女吗?他也很难再有所顾及,而这些表情都被小蛮准确的捕捉了过去,她读得非常清楚仔细,黄都尉是明明白白的在讲:小红,我喜欢你!嫁给我吧!不准你再从我身边离去!
  此时小蛮与黄都尉一样心潮起伏,她也无法能够平静下来,所谓的男够女隔着墙,女够男隔着床。从走进都尉府的那一刻起,小蛮的内心就已经砰然而动了。灵秀女子灵秀心,爱慕豪华爱慕金,贪图享受贪图乐,两眼明亮两眼昏。先不去说小蛮的感情,男女相处在一起,那种愉悦的感受总是要流露出来,自然而然,不加掩饰,在当时那种社会,女人与外界接触甚少,一旦相逢遇到,就尤如磁石相遇,很容易就碰撞出感情的火花。在《西厢记》里,张生与崔莺莺,他们只要有三言两语发生,两个人就会相互走近,投怀送抱,访艳寻香。即使日后再不提起这件事,在感情面前也要自投罗网,无怨无悔。那个结婚的“婚”字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创造出来的。“女昏”是什么意思?并不是昏了头,而是感情萌动之后的自我感觉,有句话是这样讲的,有钱难买愿意。
  小蛮坐在刘禹锡的身旁,她与黄都尉中间隔着刘禹锡。落坐之后,小蛮始终都把上身向前微微的探出去,但头部又偏向黄都尉这一侧。学舞蹈的人都懂得肢体语言,小蛮深得此道,她对别人的肢体语言读得非常细致,黄都尉的眼神已经明确告诉了她,两性相吸不言中,内心紧张外表空,向后一步退离去,试探为假欲相拥。小蛮看得非常清楚,尽管她使用的是余光,可她还是全部都感受到了黄都尉的感情变化,他吸息急促,几乎就不能自已,他常常会两三句话合在一起讲出来,如:御使家中藏娇,黄某万分仰慕,真是太好了,小姐芳龄多少?这个忙我肯定会帮到底,小姐也请放心,哈、哈、哈。刘禹锡已经感受到自己属于多余,可这个场面又不能退走,于是他就睁只眼闭只眼,只装做什么都没有看到。小蛮也几乎什么话都没讲,可她却始终都在控制着现场的气氛。机会难得,时不再来,她把头部稍稍低下一些,面部表情也显得有些冷淡,但脸上的笑容却始终都能浮现出来,是恰到好处、不夸张的那一种。当初在教坊时,吴秋娘教过这些,这属于表演,在舞台上,内心的感受必须要表现出来,她就是要让黄都尉知道,我也喜欢你!都尉大人,你不要客气,你就直接和我爹他讲,要娶我为妻!
  小蛮看准了一个机会,爹的茶杯已经空了,她便及时的站起,给爹爹斟满茶,再把杯子递到爹的手里。这样就有了机会,她轻回身,头部偏向爹这边,但眼神的余光却瞄向都尉。小蛮媚眼瞄向西,心思都在余光里,表情准确流向外,都尉我就喜欢你。黄都尉看得两眼都直了,伸手可及,他真想马上就把小红拥入怀中,却不可以。小蛮此时的感触非常深,黄都尉方寸已乱,自己可以再拭探一二,自己有意,他也满怀深情,不如回去就跟爹提,人生难得几十年,两相恩爱摆当前,时光退走莫放松,务必珍惜每一天。小蛮猛回头冲着黄都尉就顽皮的笑了下,就是要示意给他,我已经主动过了,你也还要再勇敢。我现在就把茶水送到你手中,就看你敢不敢了。小蛮慢慢的给黄都尉的茶杯斟满,然后就双手捧起,她就是要他能正面再欣赏一下自己。
  扬起头再摆笑脸,这一形象最精典,平日已经多番练,相离都尉并不远。
  小蛮的笑脸非常甜,平日里,她与樊素两个人经常相互指点,家中待妾人过百,主人眼光经常偏,举手投足不言中,男女相近靠能耐。小蛮的动作非常标准,时间也掌握的恰到好处,这个过程要给都尉留下时间思考,是美是丑就在这一瞬间。小蛮把茶杯捧起来,两眼放光瞧都尉,艳丽甘愿配尊贵,情深意切已表达,心灵碰撞呼万岁。小蛮的动作确实就恰到好处,自然而然,不拖泥带水,她一声请,但身子已背向了爹,黄都尉就站起身,他直接把小蛮的双手握,说小姐!谢谢!
  故意非故意,两人很紧密,心思已表达,还要品脾气。
  请喝茶。小蛮淡淡的说,都尉您不要客气。
  谢谢你了小红!黄都尉随意的点了下头,说我不会客气,小姐就是把大海水都斟给我,我也会珍惜的。
  四目对视,无限深情,刘禹锡虽然没有瞧见这一幕,但他已经感悟到了。女大不能留,留会留成仇,推波助澜去,不要讲因由。小蛮的婚事最好就一步办成,刘禹锡这样想着,头就低了下去。小蛮的目的已经达到,她便低下头示意起黄都尉,她用下壳向下探了下,眼神就跟了过去,意思十分明显,也就是:都尉,我爹他可是在身边呢,你不要这么心急好不好!黄都尉怎能看不明白,小红她不反抗,不翻脸,那她就是愿意了!即使她有修养,她强忍住怒火不发脾气,那也不怕,明天我就一顶花轿抬过去,我那样那样就能把你再抬回来,就是骗、就是抢,我也只要你。
  抽回双手,小蛮并没有马上转身,她还想再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于是就故意耍刁,冲着黄都尉做个鬼脸,还把舌头轻轻的探出去。这个动作有些大胆,她就是想告诉黄都尉,我可是以舌相示,你不要只听表面那些话,不要再给我找别人,其实我就是要跟随了你。
  大胆来把男人欺,顺便还要耍顽皮,主动示好别犹豫,他才更会主动的。
  对付男人的招法,所有精明的女性都会,感悟所得,无师自通。白居易那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能把樊素和小蛮认为义女,还要替她们的人生去考虑,不能只看到他重情重义,两个女子的自身优秀以及她们所掌握的手段,不得不令人佩服到底。
  回到家中,刘禹锡还向小蛮询问,他并没有全部都读懂自己的女儿。虽然小蛮此时只是表现平淡,可她已经深深的感悟到,幸福只能靠自己去争取。
  第二日黄都尉抬来礼品以及花轿,当时小蛮就看穿了他的把戏,但直到她听清楚鞭炮响起,鼓乐齐鸣时,她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下来,她还轻轻的说了声,谢天谢地!
  上苍待我并不薄,与人为善将心掏,红尘美满多幸福,莫要忘记须记牢。
  谁家女儿娇,父母乐逍遥,穷儿富女过,明日上彩桥。   

苏东坡有这样两句名言,“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讲的非常恰当,人吃五谷杂粮,说不上就会得上什么毛病,“今日脱下鞋和袜,不知明日穿不穿。”所有的生灵都有那么一口气支着,这口气一旦离去,再高贵的的身份,再富有的家庭,撒手西去,也是一场空。
  这一日清晨,小红从睡梦中哭醒,半边枕头都被泪水浸湿。黄都尉赶紧把她紧紧地搂到怀里,然后就百般安慰,哄劝她不要如此悲伤,有什么心事就尽管讲出来。小红调整了好一会才缓过劲,她告诉黄都尉,说官人,我做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梦,或许预示着什么人已经离开了人世。其实梦醒之后,小红所担心的是自己最尊重的那个人离开了尘世,有些话她还不便讲出。但小红还是接着讲了这样几句,说在梦里,我看到一个过去的干姐妹披麻戴孝,于是就陪着一起伤感。黄都尉又仔细询问了情况,后来就说:娘子,只要你能够守在我身边,即使天塌下来那也不是什么大事,另外你说梦到过去一个干姐妹披麻戴孝,那就更不需要难过了,虽然你们姐妹情深,可她的亲人去世,与你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如果你实在放不下这件事,那也好办,抽个时间,我可以带你过去核查一下,如果情况属实,我们就顺便悼念死者、再安慰生灵,也算你对至亲的姐妹有个交待。小红含混了好一会,她只顾得上悲伤,并未讲明这个姐妹姓氏名谁,黄都尉也不便深问,因为小红前面年纪轻轻就守了寡,或许就有许多话她不愿意再提起,女人与女人相处在一起就喜欢拜个干姐妹,这属于人之常情,于是他也没有太在意,只要娘子她能与自己一心相守,就让那些不悦快的事情都远远的离开吧。
  这个小红,其实是白居易原来的待妾小蛮。因为白居易担心自己百年之后,她会失去依靠,于是就托付好朋友元稹和刘禹锡,把小蛮和樊素嫁了出去。小蛮是被刘禹锡以小女儿的身份嫁给了黄都尉。美女配英雄,百般都受宠,心灵面亦善,夫妻情宜浓。
  小蛮自从来到都尉府,她一步就登了天,并非红颜就都属于薄命。女人的命运大至有这样三种情况,可以分为上、中、下三个等级,而每个等级又可分为上、中、下三个标准。前一个上、中、下为先天而成,是父母赏赐的。后一个上、中、下就是自己的奋斗结果。如果一个人出生时命运就非常好,那他的命基本就会不错,但如果这个人她什么都不愿去做,那她的命运就要发生改变,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坐吃山空,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确实有,那是父母积攒下的善缘投给她的,只是这只无形的手不容易被人们看到。小红后来的命运应当说很不错,这其中有两方面的因素。其一是她从小就受苦,无依无靠,在教坊里长大,她学会了要如何去讨好身边的人,见风使舵对人的命运起到的做用非常大,有些灾难降临到身边她就能躲避过去,所说的“圆滑”指的就是这个意思。其二是,黄都尉经历过大风大浪,而他却在中年遭遇到失去妻子的伤痛,这两层因素合起来,也就促成了小蛮后来的命运,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吃过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聪明的女人被丈夫宠着,她知道要如何来守卫这份幸福,有个娇滴滴的俊模样,还要保持好自己的芳颜,还有体形、以及许多生活习惯,比如要知道如何与丈夫相处,举止言谈方面的学问非常深奥,但有一个八面玲珑的头脑也就足够享受了。只是这其中必须要有一个真诚相待,任何虚假的东西都不要参杂在其中,这些外在的表现小蛮基本都已经具备,因为她内在的素质非常稳固。
  吃过早饭,小蛮先缠着都尉与他撒了一会娇,然后就讲出要回家去看看爹。黄都尉便点头,说我先派人把你送回去,我这边办完公事就赶紧过去接你。过几天我还要带着你出去玩。
  回到家里,小蛮见到爹精神状态非常好,她也就安心了许多,但还是和爹讲了早晨做的那个梦,她还悲伤的掉落了几滴泪水。刘禹锡就安慰起她,说小红,不要那么多愁善感,黄都尉他待人真诚,女人嫁出去就要以丈夫为重,不能动不动就跑回到家里来。小蛮知道爹为何要讲这样的话,她便上前搂住爹的脖子,并撒娇的讲,说都尉才不象爹你这么吓人呢。刘禹锡也感到有这么个女儿守在身边非常幸福,但还是劝小蛮要尽早的回家去。后来又告诉小蛮,说我马上就会派人去查看,你义父那里,还有元大人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
  几日之后,就有消息传了回来,原来是元稹在武昌突然去世。
  接到这个信儿,刘禹锡非常伤感,原本他还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小蛮,可她却随着黄都尉出去游玩,看样子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于是刘禹锡就赶紧动身起程,朋友一场,他如何都要去送元稹一程,他是头一天中午离开的家。
  次日下午,黄都尉带着小蛮突然来到刘禹锡府上。原来是小蛮放心不下爹,路上她就和黄都尉讲,说我们出游有车、又有卫兵跟随、吃住都非常方便,不如把我爹也带上。黄都尉也觉得这个主意好,于是就半路返回,因为他与刘禹锡的关系非同一般。既然爱妻提到了,那就更应当把老朋友也带上。来到家里,小蛮就听到元大人去世的消息,当即她就痛哭起来,她又捎带把自己的梦境非常形象的讲给丈夫,说我讲的那个姐姐就是元大人的女儿,当时我就觉得那个梦非常蹊跷,果然就让我给预感到了。黄都尉也觉得爱妻的话有道理,可人死不能复生,于是他就深劝了几句之后马上又提议,说我们不如也赶去奔丧,一是这个元大人他很有名望,另外你爹也去了那里,怎么说有我们一路照顾,他也不会有什么闪失。黄都尉这番话其实就是在讨好妻子,人到中年得一红颜知己不易,他非常珍惜与爱妻之间的感情。于是黄都尉就带小蛮抄近路直奔武昌。
  路途上或乘舟船、或驾车辆,虽然名为奔丧,但也如同出游一般,另外这满目的青山绿水,就如同出入于诗画之中,同时又有丈夫陪同在身边,小蛮的伤感很快就烟消云散,轻风阵阵吹,碧野日日游,那种感受非常的惬爽。
  那一日车辆正行驶在路上,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原来是路不好走,迎面又有一伙人要折返回来,两伙人就发生了冲突。黄都尉听说有人挡往自己的队伍,当即就发起了火,说是什么样的狂徒竟敢拦下我的人马,赶紧传令,把这伙人给我冲散了!小蛮当时正倒在车里休息,她听到丈夫发火的声音,赶紧起身拦住,说官人,我们还要赶路,能让人时就躲避开吧,不算我们就低了谁一头。
  “家有贤妻,男人不做横事”,真就是如此,黄都尉马上就收回成命,说我们就先靠边,就让那伙人先过去。小蛮微笑起来,说官人你真好!黄都尉就抱起妻子,说还是娘子心地善良,以后你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就一定要提醒我呀!
  夫妻俩正在车里说着悄悄话,就听到外面就有个女人在说,让人一步不算短,我们是要赶去奔丧的,不是出来和谁吵架的!出门在外,我们一定要懂得礼让在前,不能动不动就耍泼动粗,我们可是诗书之家。
  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小蛮差一点就喊了出来,这不是我樊素姐姐吗!可她还是克制住,并低声与黄都尉讲,说外面说话的这个人可能就是我梦到的那个姐姐,她就是元大人的女儿。黄都尉赶紧命令把车停下,然后就陪着妻子从车上下来。小蛮顺着刚过去那伙人瞧去,里面并没有樊素,但有几辆车仿佛里面坐着女眷,于是她就赶紧叫人过去,说快去把刚才讲话的那个人叫过来,我有话要对她讲。
  那个讲话的人果然就是樊素。姐妹两个人相见,她们都惊喜万分,可谁都不敢太冒然了。不过樊素还是比小蛮要机灵得多,只见她直扑过来抱住小蛮就哭着讲,妹妹呀,你可想死茶花姐姐了!
  樊素和小蛮如何都没想到,她们俩会在这荒郊野外相遇,如果不是刚才樊素训斥家人,两个人也就擦肩而过了,或许赶到武昌时,她们两人也要一前一后,那样就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重逢。小蛮也很机灵,刚才她所以没有先喊出来,那是因为她还不是知樊素姐姐该如何称呼,当着她的家人决不能弄拧了。
  小蛮顺势就抱住樊素,她哭嚎着与樊素讲,姐姐呀,你可想死我小红了。
  两边的人都觉得很意外,这么美的女人太少见了,这里却一下子就冒出来两个。黄都尉这边的人还不算什么,因为小红是刘御史的女儿,另一位肯定就是元大人的女儿。他们很快就弄清楚这种关系。但樊素那边的人就不同了,因为他们始终都认为茶花是仙女下凡,那么她的姐妹就一定也是仙女。所以两边的人谁都不言语,大家都围在一起欣赏着美色。
  这次意外相遇,使樊素和小蛮都非常激动,因为两个人都有很多话要与对方讲,而且又赶上这样一个场合。樊素脑子转得非常快,她知道这种场合不能出任何差错,另外她还不知道小蛮嫁给了什么人,总不能只顾了哭,一点影响都不去顾及,她很快就收住哭声,并告诉小蛮,说妹妹你先等一下,我先去把家人都安排好,然后再过来,不知你这边是否方便?小蛮就点头,说姐姐你一定要过来呀,我还有很多话要与你说呢。
  樊素把自己人都先赶了回去,并要求他们都远远的躲在后面,谁都不许乱讲话。然后又与丈夫杨元东讲,说我遇到一个姐妹,她也是下凡的仙女,她的情况家人可能还不知道,你要管住咱们这些人的嘴,谁都不许乱讲,我还要过去再与小红她说几句话。杨元东已经见到了小蛮,他对妻子茶花的话深信不疑。
  长话短说,与小蛮突然相遇,多少也缓解了一些樊素的悲伤,好在她们很快就赶到了武昌。只是这时,元稹的尸体已经腐败,虽然他早已经被装殓好,可现场还是有很强烈的腐尸气味。看到这一幕,樊素就再次难过起来,元大人他待自己恩重如山,如果当初没有他的帮助,也就没有自己现在的生活。小蛮此时只能百般的安慰樊素,她淡淡的讲着,说人都有一死,可千古留名的人并不多,元大人有句诗文讲的非常好,“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指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比如我和姐姐,我们虽然天各一方,可我们的心始终都是相通着的,我做梦就梦到了你披麻戴孝,而这些年姐姐也一直都关照着我,那些经历我永生都难忘,下一世我们还要再做姐妹。刘禹锡慢步过来,他低声讲了句,说前几天我看到你们的义父了,只是他没想到你们俩也会赶过来,他非常伤感,所以就先一步回去了。樊素和小蛮都觉得非常遗憾,义父他怎么就不多停留几天呢?后来樊素就淡淡的唱起来:
  面前仅有棺木停,人死气消叫不应,悲伤落泪天昏暗,留给后人只有情。
  这个“情”字的意思,平时似乎很容易理解,但其中真正的意思并非如此简单,那些没有过痛苦经历的人,他们怎么能知道樊素和小蛮此时的感受?还有白居易,他怎么就突然想到?并及时把两个待妾当做女儿那样嫁了出去,这份感情惊天地泣鬼神,千古也难以再寻到第二个人了。
  也正是在这次奔丧的过程中,小蛮和樊素都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所有的人都要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幸福,各自的那份亲情,无可替代,尽此一次相逢。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海蓝·小说】美女配英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