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7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都缺钱美高美—路迹二十九


  桃儿二十多岁,长得很秀气。在这个小小的县城很是耀眼,时装一身身的换,回头率自然很高。
  那年桃儿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凭着自己的姿色被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看中,顺利的上了班。
  这位老板姓曹,四十多岁,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腰缠万贯,身边的美女自然不少,很快安排桃儿做了销售部经理。
  桃儿聪明伶俐,凭着自己一张凌厉的樱桃小嘴,销售部业绩很是不错,这让曹老板非常高兴。
  一日,县政府办公室打来电话,说管城建的王副县长要来公司视察工作,曹老板很重视,这么多年来,王副县长没少关照公司,一定要做好接待工作,再说了本地的父母官,巴结还来不及呢。
  思来想去,曹老板决定让桃儿出面接待,这样能赢得领导开心。这位王县长别看人前冠冕堂皇,背后没少和曹老板权色、权钱交易,有了这位副县长做靠山,曹老板在本地的房地产开发项目一个接着一个,很是红火。
  说来也快,王副县长很快带着县直有关部门的领导前呼后拥的来到公司。曹老板带着满脸献媚的微笑迎上前去:“欢迎领导视察。”说完把王副县长一行让进了会客室。
  桃儿来公司上班这么久了,还没见过这阵势,急忙给王副县长一行倒茶。
  坐在正坐的王副县长看着倒茶的桃儿,眼珠子咕噜一转,开玩笑的说:“呵呵!曹老板啊,不但公司业绩做得好,员工也越来越漂亮了。”
  接着转过脸来冲着桃儿:“姑娘,什么时间来的公司啊?”
  桃儿没有思想准备,听到王副县长问话,脸一下子红到耳朵根,赶紧回道:“我、我、我来了不到半年呢。”说完站在一旁,一双杏核眼笑眯眯的看着王副县长。
  曹老板马上介绍道:“这个姑娘很能干,是我销售部的经理。”
  王副县长似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很快曹老板汇报了公司的情况和下一步打算,汇报完以后,王副县长也理所当然的做了“重要指示。”不乏一些赞美表扬之词,看得出来王副县长很满意,曹老板也很开心。
  “王县长,今天各位领导莅临本公司指导工作,非常感谢,午饭我安排好了,请各位领导赏光。”
  王副县长站起身,挥了挥手“不,不,不,不能给企业增加负担,大家都回家吃饭,”说完夹起公文包率先走出会议室。
  桃儿感觉这县领导还真是为企业着想,连顿饭都不吃,发出了一丝赞叹。
  过了两天,曹老板把桃儿叫到办公室。
  “桃儿啊,你到公司以来,工作很出色,这是给你的奖金。”说完把足有万元的一捆钞票扔给了桃儿。
  桃儿就是桃儿,看着眼前的钞票,毫不犹豫的一边拿起钱,一边娇媚的笑了笑说:“老板,我就是看您有魄力才来咱们公司的,谢谢您!桃儿愿意随时听侯您的调遣。”说完红着脸走出了曹老板办公室。
  
  二
  桃儿拿着钱一路小跑回到宿舍。
  她激动,她兴奋。轻轻一点,一万元整,桃儿笑了,笑得很甜。
  桃儿出生在农村,家境很贫寒,从小也没看见过这么多钱。上学时的学费都是父母卖了粮食凑得,对桃儿来说这钱太宝贵了。
  当年在大学上学的时候,大款的孩子们车接车送,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吃什么吃什么,让桃儿好生羡慕。
  桃儿想,一旦自己有了机会一定要多多的挣钱,为了父母也为了自己,这不机会终于来了,桃儿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把那沓钞票放在胸前眯着眼想了很久……
  桃儿想,这人生活在世上没钱是不行的。今天的曹老板,那天的王副县长,一个个色迷迷的眼神像过电影一样在桃儿脑海里一一掠过。桃儿发出了淡淡的一笑……
  桃儿知道,钱不会白来,一定要有付出。现在的年轻人社会上的一切都看的很清楚,她明白自己将付出什么。
  即便是付出我的一切,只要有钱也在所不辞,桃儿暗暗的下着决心。
  桃儿长得漂亮,在学校里就是校花,很多男同学追求她,开始时桃儿还是很矜持,不敢越雷池半步,小心翼翼的看着这花花世界。
  一次偶然的同学舞会,一个叫扬子的男同学进入了桃儿的视线。扬子长得虽然不怎么帅气,可是很会博女孩子开心,花言巧语,落落大方的举止,让桃儿很开心。
  相貌平平,学习也很一般的小扬子,父亲是个大老板,家里有很多的钱,他花钱如流水,这让桃儿好生羡慕。在后来慢慢的交往中,桃儿的心终于被俘虏,他们很快就去学校外面租房同居,为此桃儿还坠胎两次。
  好景不长,扬子天性花心,缺乏家教,和好多女孩子有染,这让桃儿很不舒服,没过多久,就被扬子以种种理由甩了,桃儿很生气但又无奈,一个学生又不能张扬,亏是吃了,不过扬子还是甩给桃儿两千元钱算是了事。
  桃儿很聪明,不愿意为此事闹下去。可在桃儿的内心,种下的却是贪婪、欲望和复仇的种子……
  
  三
  曹老板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头脑灵活善于钻营,善于取巧,每天穿梭于政府领导中间。他的口号就是“你给我政策,我给你挣钱。”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毛病,可是他能利用自己的资金优势拉拢一大批领导下水。比如行贿,比如美女,比如……
  曹老板经营的房地产公司之所以能在这座县城独树一帜,与他投机钻营的头脑不无关系。公司内部管理,曹老板把持的也很讲究,主要部门用谁,怎么用都很有研究。
  桃儿来公司半年就做了销售部经理,被迅速提拔到中层管理人员,当然有曹老板自己的想法。当时看上桃儿的时候,就是因为桃儿的姿色,这么漂亮的美人坯子曹老板当然不会放过,在他的心里,没有不爱钱的官员,更没有不爱钱的美女。
  曹老板江湖多年,深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可是又按耐不住他那颗砰砰乱跳的色心,不过曹老板还是忍耐了半年。
  桃儿的眼神曹老板是心领神会,他明白这个桃儿能垂手可得,他也不会放过这个年轻的美人。
  机会来了,曹老板看着美貌动人的桃儿,终于下决心安排桃儿一次外出培训。
  曹老板让办公室主任把桃儿叫到办公室。
  “桃儿啊,这里有一个传真,你看看,深圳有一个营销培训,一共一周的时间,你安排一下参加培训。”曹老板边说边斜眼瞟了一下桃儿。像这种培训的传真很多,曹老板从不去理会,这次可是曹老板特意的安排。
  “哦!哦!我看看。”桃儿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还是故作镇静的看着传真,脸上飞过的一丝红晕可是被曹老板看在眼里。桃儿没去过深圳,那么前卫的城市,桃儿很愿意去游览一番呢。
  “这样吧,按照传真上的要求报上名,安排财务将学习费用打过去,坐飞机去吧。”曹老板不慌不慢的说着,“来公司半年,你的工作做得不错,参加培训也有利于你以后的工作。”
  桃儿似乎有些激动:“谢谢老板,我一定好好学习!”
  “我恰好去香港有个事情需要处理,你培训你的,我处理完了事情去看看你。”
  桃儿连声称:“那好,我去准备一下。”说完退出了曹老板办公室。
  桃儿明白这次培训将会发生什么,也是抓住曹老板的绝佳时机。曹老板明白,这段时间美人将是他的,他们各人打着各人的小算盘。
  时间如期到了,他们按照各自的行程安排分别到达了目的地。
  曹老板处理完在香港的事务,匆匆赶回深圳住进了一座豪华的五星级酒店……
  
  四
  “叮咚——”宾馆的门铃响了一下。
  正在悠闲地吸着香烟的曹老板知道是桃儿来了,忙起身开门。
  “桃儿来了?学得怎么样?辛苦了!”
  “接到你的信息,我下了课就急忙过来了,晚上可能组织什么舞会,我不参加了。”桃儿说着进到屋里。
  这时候曹老板才发现,着一身裙装的桃儿,苗条婀娜的身姿,白里透着红的脸蛋,红红的樱桃小嘴,还有那双会说话的杏核丹凤眼,简直是让他陶醉了,曹老板像是欣赏一幅世界名画一样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老板,你干嘛呢?怎么不说话,看得人家不好意思了。”说完脸上飞过一丝红润。
  桃儿这么一提醒,曹老板似乎才缓过神了。忙走到桃儿面前一把将桃儿拥入怀中,带有胡茬的嘴在桃儿脸上狂吻起来。
  桃儿没有反抗,没有拒绝,被动的随老板亲吻,这时候的桃儿也陶醉在一个中年男人亲昵之中。
  桃儿很清醒,要得到这个男人,就要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他,再说了自己又不是处女,享受男人的激情也是自己的需求。想到这里,桃儿变得主动起来,桃儿紧紧地搂住老板,任曹老板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
  曹老板喘气越来越粗,心脏跳动越来越剧烈,慢慢的脱掉桃儿的裙装,抱起一丝不挂的桃儿扔在床上,这时候的曹老板顾不得欣赏这位美人的玉体,狠狠地压在了桃儿的身上……
  床边久久地长吻,床边久久的抚摸,床上双双有节奏的裸体舞,把两个人多日来酝酿的激情狂热的倾泻着,桃儿越来越大的呻吟声,让曹老板豪情万丈,犹如被点着的火药一般,疯狂燃烧,火势凶猛,最终因火势过大,没有爆炸声响,却是狼藉一片……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两个人疲惫的躺在床上纹丝不动,床对面的电视里蔡琴正演唱着歌曲《恰似你的温柔》。
  桃儿卷缩在这个中年男人怀里,撒娇的说“你好棒,人家都进入仙境了。”脸上早已没有了少女的羞涩,唯有的只是兴奋和满足。
  “我在香港给你买了一个白金项链和一只钻戒,近万元呢,你戴上一定很漂亮。”曹老板说着起身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精美的包装盒放在桃儿面前,桃儿看都没看说:“人家不想让你乱花钱,等我们的业务做好了,攒钱买个小汽车,那才是我最羡慕的呢。”“放心吧,宝贝,只要你好好干,我答应你给你买辆小汽车。”桃儿听见这话一头扑进曹老板怀里撒起娇来……
  突然,曹老板的手机铃声响了,手机里传来王副县长的声音……
  
  五
  “曹老板啊?在哪里呢?是不是很忙啊?”王副县长说道。
  “王县长啊,您好!我在香港呢,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这两天就回去了,有什么指示吗?”曹老板很客气的回应道。
  “哦!没事啊,有点想你了,呵呵!回来后我给你接风。”
  “那好,我们回去见。”说完放下手机。
  这位王副县长的家在市里,没有特殊情况,每周末回家一次,平时住在县政府后面的宿舍里。
  这天晚上下班后没什么事情,感觉有点寂寞无聊,想起了那天去曹老板公司时见到的那位漂亮的桃儿,真有点让这位年轻副县长的心蠢蠢欲动。
  在一座县城,县太爷虽只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吏,人们也是必敬必恭,毕竟是一方官员,想接近桃儿还真不是那么方便,逐想起自己管理的曹老板,便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桃儿坐在床上问道:“王副县长有事啊?”
  “呵呵!没事!”
  “看来你跟县里的领导关系处理的都很好,佩服你!”
  “是啊,不处理好咱这业务就做不好,没有领导的支持咱也发展不了,挣钱可不是那么容易啊?”曹老板接着说“以后你也要一心一意为公司的发展努力工作,比如对上级领导的接待等等。”
  “老板你放心,只要你说到我就能做到,为了我们的公司我会努力。”桃儿看着曹老板认真的说。
  “嗯,嗯,嗯……”曹老板若有所思的回答着。
  很快桃儿的培训也结束了。
  曹老板他们为了不引起公司员工们的注意,分别乘飞机回到了公司。
  这个曹老板虽然得到了桃儿,在他的内心只不过是个玩物而已,根本不可能对桃儿有什么感情。而桃儿看上的却是曹老板的钱,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在他们的内心各人打着各人的如意小算盘。
  县里最近改造旧县城,开发一个休闲娱乐花园式广场,总造价四个多亿,其中旧城改造、居民搬迁就将近一个亿,这可是一个赚钱的好机会。据说县政府准备招商,广告也准备好了。曹老板冥思苦想,决定先找王副县长商量一下,看怎么样才能拿下这个项目。
  回到家里顾不得休息,曹老板就给王副县长挂了电话:“王县长,我回来了,今天晚上咱们一起坐坐啊?”
  “哦!哦!我还说给你接风呢。我们去哪里啊?”王副县长很高兴。
  “领导说吧,您说去哪里就去那里。”
  “这样吧,我们周末去省城,我要好好给你接风,也好好玩玩。”接着王副县长说“叫上你们那个桃儿,光咱俩多没意思啊,桃儿给咱们倒倒酒。”
  “好,好,好!我们一言为定!”曹老板放下手机心里想,看来王副县长是看上桃儿了,为了得到这个项目,一定让桃儿帮这个忙。
  曹老板把桃儿叫到办公室面授机宜“桃儿啊,王副县长说去省城给我接风,还点名让你也一起去,我们不能推辞啊,最近县里有一个大项目,需要王副县长从中斡旋,咱们要势在必得。”说完看着桃儿。
  “放心吧,我会做好。”桃儿话不多,那双会勾人的眼睛一直看着曹老板。
  “那好你去准备一下,周末一起随我去省城,见机行事。”说完示意桃儿出去。
  这时候的曹老板全然没有了和桃儿的激情,满脑子都是如何拿下这个大项目。
  桃儿的心里思衬着,他们之间肯定要有某种交易,我在其中要怎么做呢……

再见了,啊。慢点开,再来,啊。随着一辆辆吉普、华沙的车轮滚滚,县委主管农口的书记,组织部长,副县长,林业局长,这些陪元朝到青山林场就任书记兼场长的领导们一个个地离去了。若大的林场院子顿时悄然安宁。

站在院子里把领导们一一送走了的元朝和场班子其他成员,都走进元朝的办公室,其实就是场里的小会议室。场长办公室还被前任场长占用,元朝只好先在会议室暂时工作。

元朝,昨天还是东湾公社书记的他,正在三星大队和社员一起冬季农田基建会战呢。公社文书滿头大汗气喘吁吁地骑车到工地上要他马上回公社接县委书记电话,急的。元朝顺手要过文书的自行车急骑十几里的满头大汗回到公社。电话里申书记要他马上到县委来一趟,我有要事找你说。就把电话挂了。

元朝放下电话紧走几步到旁边的派出所,请所里的摩托车把他送到五十里外的县城。这就是党领导一切的好处。在公社,无论哪个单位都的听党委的。当年的公社根本没有任何快速交通工具,故有急事只能请派出所,公社驻地所有单位中唯有它有快速交通工具一辆长江750三轮摩托车支援。今天因申书记突然召见,元朝明白绝对是有急事所以只得耍耍公社书记的权威,请派出所的摩托车送他到县里去。当然哪个单位领导都知道这点是必须的,无论块块、条条领导,地方党委的话还是得听。

到县城夜色己经浓了,元朝要民警把摩托车直接开到县委门口。因不知什么事,元朝告诉民警等着。如果要连夜返回公社呢?当然只能靠摩托车了。然后快步来到申书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申书记说了句是元朝来了?进来。

元朝进去一看,好大的场面,书记,县长,副书记,副县长,组织部长,,都在屋里坐着呢。

申书记看出元朝一脸鄂然,笑了笑说:怎么样,沒有料到这么隆重的欢迎场面吧。坐吧。

元朝坐下后,申书记开门见山发言了。申书记也是老革命,曾在元朝父亲领导的部队工作过与元朝也算世交。申书记的工作作风非常硬朗干脆,干什么事从不拖泥带水。他开门见山告诉元朝,县委决定元朝到青山林场工作,书记场长一肩挑。去了要在最短时间把林场的面貌给变个样。明天上午,由胡书记,马县长,李部长陪你到任。对了,把林业局长叫上。熟知申书记性格的元朝知道申书记布置工作从来如此没有废话。你也不要假惺惺自谦或要条件。申书记早就说过,一个党员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是天职。一个党员干部,组织知道该怎么使用。一个党员干部,在组织委派的岗位上如何完成职责为广大群众服务是本份是义务没啥条件可讲。

所以元朝只是表示努力工作就不说话了。

坐在一旁的县长开口了元朝呀,是不是有点突然呢,哈哈哈。元朝笑了笑点了点头。

说突然呢也不突然。你大概不知道青山林场原场长前几天被检察院抓了。涉及经济犯罪呢。但你知道咱这林区县,林业产业是财政收入的大头。这青山林场的产业关系全县财政收入的一半呢。而现在又是防火期,林场工作千万不敢有闪失。所以县委县政府决定派你去林场工作。噢,对了,为了便于协调,我看是不是元朝在林业局也挂个名,不然

可以申书记当即表态任林业局党委常委,县防火办副主任吧。不过工作重点是林场,啊,元朝。申书记语气加重了些。

元朝,你明天上任后的头等大事就是抓住给县财政的收入进账。马上到年底了,咱县里的教师们、荣军院的功臣们还有那些五保户们,就等着财政的这点钱。今天上午新成立的工作部来要开办费,主管书记开口就让我给10000元钱,我印钞票呀?上哪给找去呀,好说歹说给了两千块,结果书记部长都给我吊个脸子。还有县长见申书记有些不悦改口道你说我这当县长的哪能不着急。元朝,你可不要辜负县委申书记和我们在座的这些人的期望。

就这样第二天上午就元朝随同县领导到林场上了任。路上,组织部长简要谈了谈前任场长涉嫌经济犯罪的一些情况。关键是他被抓后,林场的木材销售立马停了。几天来不少木材经销商到县委来要损失呢。银行也有多批大客户去提大额现金。整个县里纷纷传说咱县说话不算数木材合同履行不了,他们只好另行途径。这到年底了县里哪搭哪搭不要钱?所以书记县长急了。

奥,怪不得领导急呢,原来如此。元朝这才明白县委县政府为什么这么着急的安排他去林场呢。

等大家坐好后,元朝说我刚来,一些情况还不明,急需大家帮助。刚才县领导主持会议上,各位当着县领导的面都表态坚决服从县委决定,共同把林场的工作做好。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我们场的各位领导无论党性还是为人之道都是好样的。对此我十分感动,更增强了我同大家一起工作圆满完成组织交给我们任务的决心。各位的工作分工都不变,请各位继续按照分工职责大胆负责的做好工作。我只强调两条,一是防火工作,这项关系林区生命线的工程决不能掉以轻心。所有的措施必须落实到人。如果有问题提出来马上解决,不许问题过夜,否则请责任人立刻卷铺盖走人。另一是经济收入,我有些不明白的是怎么前场长不在了木材就发不出去货款就回不来呢?这里有什么名堂?请各位现在说明白了不要掖着藏着!如果有困难提出来咱们共同研究解决。顺便提醒大家一句,我们都要反思前任领导的教训,钱别装错了袋子。在这里我先宣布我到场里工作的第一个决定。为了便于监督管理,我这个一把手不批钱。日常小开支由主管财务的场长批。超过1000元的集体研究决定。各位,有什么请说。

在座的场领导听了元朝说的都表示赞同。但对元朝不批钱感到奇怪,现在哪个一把手不把财权死死抓住不放,怎么?

主管财务的曹场长说:书记,这批钱我的意思还是得您批,我协助做好工作就行了。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嘛。我同意、我同意。还是书记亲自批好,一支笔、一支笔嘛。还是元书记批好、元书记批好。兄弟单位都是一把手批,咱们单位另外,不好不好。有的赶快站起来给元朝续了一杯水。有的则朝元朝竖了竖大拇指。看来这财权还真是个权啊。

没什么另外,我当过股长、所长、主任、书记,那些职位也算一把手吧。但我就是没有批过钱也没有什么,不也过来了嘛。这个事情就这样。现在说说木材销售和货款回账的问题,现在有什么困难?是什么造成咱场的木材给人家发不出去?又是什么原因造成货款回不来?大家说说看!

对元朝提及的木材销售和货款回账这个事,众人一片沉默,谁也不发言。元朝明白,这个问题非常敏感,按组织部长在来的路上告诉他的情况,前任场长就是栽到这个上面。在座的个别人与此恐怕也不是很干净的所以无法说话。还有个别人呢是要给他这个一把手下马威看你怎么办。更有人呢认为与己无关所以装点糊涂,古人郑板桥不也云难得糊涂为上品嘛。己经在多个单位工作,从插队知青、军管组战士、屠宰工、护林员、民警、元朝对官场的事多少也知一二,黄土地人的耿直性格,元朝从来不信邪也不怕邪。为此元朝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但他沒有改变过,更不会像有自称硬汉为穿白衫最终拜在石榴群下的那样享受万年基业而自己却蜗居贫民窟再不能为人民服务了却一生。

我看这样吧,王场长,您是主管生产经销的领导,木材生产经销发生问题,您应当有所了解。而且就职责而言您也应该掌握了解情况,更应该提出解决的办法,您先说说。元朝直截了当地指明。

啊,这个,这个,元书记,你刚来不甚了解。我虽然主管但实际都是前任

我说,我们在座的各位谈当前的工作就说说我们应该怎么做,不要推给前任或已经不再岗位的人。那样做没有用。王场长,你主管的工作你不知道那你都作什么了呢。总不能说就喜欢拿工资而不干工作吧。

当然没有,当然没有。我,我,嘿,这事呀,就是经销站的黄经理,是个关键,她不在货就发不出去,货款也得她开条才能够转账呢。黄经理上哪去了,难道不上班了?就是,自前任被抓了她就不来了,什么都没说,所有的帐目全都在她手里控制着呢,我们找了她好几天她就是不来也不交出手续,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到底该给谁发货给谁转账,这两天就

你不是主管木材生产销售吗?怎么不知道有关帐目手续?

咳。别提了,过去咱这主管就是个名,实际权都在人家前任和黄经理手里呢,咱说了哪能管用嘛。

那好。人事科长,知道黄经理现在什么地方?

就在场子后面的家属院住着呢。

请你现在就去通知黄经理,如果不是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工作,请她立刻回场工作。否则就把手续交出来。因是女同志,元朝多了一个心眼加了句身体原因。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都缺钱美高美—路迹二十九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