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不要将你的人生毁在一个“赌”字上面

夜,黢黑,黢黑.
  风流村沉浸在黢黑之中,没有光,没有犬吠,没有杜鹃的哀鸣,也没有嘈杂令人心烦意乱的蟋蟀的吟唱,一切都在酣睡,一切都已酣睡.世界停止了了喧嚣,死水般静寂,只有那条环村而流的金水河,闪烁着点点、粒粒、线线、圈圈的波光,清碧,幌惚,扑朔迷离,凉风乍起,水波粼粼,像万千面镜在摇曳喷光,人置身其中仿若仙境.
  五狗咬牙切齿骂:”操!”
  五狗虽然年纪轻轻,却是村里打猎的老把式.挂在他床头墙壁上的那杆祖传的老铳,他用它不知打过了几多野物,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甚至水里游的.五狗熟知各种野物的习性,掌握了其出没规律.春打跑,夏打跳,秋冬打飞翔.每年秋冬季,成群结队的野鸭飞来金水河觅食.金水河盛产鱼虾,为野鸭生存提供了丰富的饵料.为了猎获野鸭,五狗白天睡觉,夜晚就像野猫样顶寒冒冷,潜伏在河边崖侧荆丛,静悄悄地等待野鸭的到来.野鸭贼精灵,出没无常,有时天刚黑就飞来了,有时却是深更半夜,鸡都第二、三次打鸣,才姗姗来迟飞来.这可苦煞五狗,他在河边,经常一蹲就是七八个小时.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野鸭无论早到迟来,几乎每夜都要来.五狗一铳打下,少则一两只,多则三四只,甚至五六只.猎得那么多,一个人吃不完,五狗从不拿到集上去卖,也不送哥吃,五狗心里有些恨兔崽子哥压根儿不过问不关心弟的生话,哥讨了媳妇,只顾自个儿夜夜哼哼哈哈地乐,全然不顾及隔房里有个弟弟已经长大成人,难受刺激与挑逗.五狗把剩余的野鸭都送给小小嘴儿.五狗喜欢闻小小嘴儿把除羽后的野鸭拿到稻秸秆上去烤野鸭的胴体由白变黄散发出的阵阵芳香,更喜欢静静地盯小小嘴儿收拾野鸭时绾起衣袖露出的白条条煞是修皙玉洁的手臂.如果有机会,他还想看她丰腴鼓砣的奶,紧绷的屁股,高长的腿.小小嘴儿比男人的腿不晓得要鲜亮光洁几多百千万倍.有时小小嘴儿像是故意绾裤脚,露出雪白滚圆的腿.五狗就春心荡漾,不能自己,于是悄悄接近她,出其不意地去摸去捏,小小嘴儿就当拍打牛蝇一样不经意把他的手拍打开.
  “哇!”又是一声惊叫.五狗知道,那是野鸭王报警的叫声.野鸭王是野鸭群的首领,无论飞到任何水域,野鸭觅食,它站岗放哨警戒,一发现危险动响,就尖声报警.第一声是呼唤,第二声是起飞的命令.每次狩猎,发现野鸭,他总是千方百计地前挪,尽量缩短距离,因为距离越近,杀伤力越大,猎获的把握也越大.然而只要听到野鸭王的报警声,五狗就会迅速端铳向距离尚嫌远的野鸭群射击.如果不当机立断,第二声叫声一响,就会惊飞而去,一夜的苦守就徒劳无获.
  今天夜晚,五狗不是来狩猎.他那么耐心地蹲踞着,是兴奋而焦急地等待着小小嘴儿房窗熄灯.他时不时翘首向她的房窗远眺,可是灯总不熄.五狗有些等不及了:”操!再不熄,我就开灯也去.”不早不迟,恰在这时,灯熄了.起身前,他侧头金水河,黑压压的一片泅过来了.五狗激动.野鸭发出了报警声.五狗奋力把棍棒掷向河里,”轰”的一声巨响,野鸭群惊叫着腾空而起,飞入夜空,顷刻间没了踪影,只有那惊叫声在天空上回荡,久久不止,萦绕耳际.五狗迈开脚步向目标走去.今天,牌桌上的常胜将军眯眯眼输了,且输得一塌糊涂,最后输完了身带的现金,眯眯眼输红了眼,没现金投注,便把婆娘小小嘴儿押上.也该眯眯眼背时倒运,上手称口十三烂的牌没和,反而点了五狗的大七对.这下可惨,真的把小小嘴儿出让给了五狗.只是眯眯眼毕竟是眯眯眼,眼睛一眯就出了歪肠子馊心计.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乞求:”狗弟,等她熄了灯你摸索进去好吗?”
  五狗神差鬼使竟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五狗也怕光明正大进去,小小嘴儿又不同意,白白欢喜.五狗雄赳赳地跨出赌屋,信步来到金水河堤边的鹅蛋型石子堆上.任凭清谅的河风拂去他满脑的紧张.他兴奋地盯小小嘴儿的房窗眺,想象着即将进行的哼哼哈哈吟叫,心潮起伏.五狗巴不得她早些熄灯,他好早些潜入,可是那灯却迟迟不灭.五狗心想:莫非是眯眯眼故意诓我?或是小小嘴儿睡死了,忘了关灯?五狗后悔答应眯眯眼的乞求.你既然押下了婆娘,你输了,你婆娘就暂时不是你的.我就是眯眯眼,就是她老公,咋的干活,我说了算,哪管它熄灯不熄灯?操!再不熄,我可要去了.
  小小嘴儿房窗没了灯光,五狗没了探路棍,踉踉跄跄向前.
  我赢了!五狗抑制不住内心的得意,边走边呢喃呼喊.麻将那玩儿,全靠手气,手气不好,就是上手称口的牌也和不了,只好眼睁睁看着人家吃子和牌,令人心急火燎,扼腕痛惜.手气好,就是再臭烂的牌,也可摸子有用,最后称口和牌.今夜是五狗从上牌桌以来,最跑火的一夜,除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流入了他口袋,最后还赢了他梦寐以求的眯眯眼的女人小小嘴儿.
  我赢了!五狗的心里比蜜还甜.八年了,哦,是八年了.当时,五狗十六岁,眯眯眼二娶,眯眯眼三十岁,娶的媳妇与五狗同庚的.眯眯眼赌博赢了钱,而媳妇家却穷得叮当响,父亲又患病,正急需钱治病,于是,一拍即合.眯眯眼二娶的媳妇也全村最最靓昵!那天,新娘入房,五狗进房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喊开了:”崽呀!比墙上的美人画还标致哟!”五狗傻了眼,定定地盯住新娘看.五狗发现新娘的樱桃小口特别生动好看.新娘被五狗盯看得脸红耳赤,十分难为情.新娘聪明,献给五狗一把糖:”哥吃糖哩!”
  五狗被新娘突如其来的俏皮举动弄慌了神,于是作揖回礼:”婶子,莫客气!”五狗爸是斯文先生,从小教给他不少待人接物的礼仪.
  “舍子,你叫我婶?那你是我侄子美高美,!”新娘有些喜欢五狗:”莫客气吗!”调皮地将一颗剥了纸的糖塞入了五狗的嘴里.
  新娘的亲切举动使五狗又惊又喜,有生以来,除了娘还没有女人对他这么逗趣过.五狗想把糖吐出来,可是新娘不让,用小小手捂住他的嘴巴.五狗蹩气蹩不住了,猛丁张嘴,小小手指便陷入腔里.五狗也逗,一闭嘴,便轻咬了新娘的指儿,用舌头吮吸着.他不松口,她也不硬拉.俩人对峙着.直到厅屋传来喊开席的声音,新娘才挥来另一只手拧住他的鼻子,五狗破迫张囗呼吸,新娘才抽出了被五狗咬吮的手指.
  坐到酒席上喝酒,五狗有些心猿意马,很是囫囵吞枣,不识肉香味.他总觉得自己的鼻子被新娘拧过后痒滋滋似地喷香,他时不时用手去摸一下,放到鼻孔下去闻,”崽呀!比芝麻油还香哩!”五狗心想:女人咋这香?莫是女人是芝麻油凝成的?一准是.要不然,眯眯眼绝不会这边婆娘刚去逝,那边立马又迎回了新婆娘.操!夜晚有个香喷喷的女人侍睡,准他娘的比吃红烧野鸭还味道长哩!
  眯眯眼和小小嘴儿洞房花烛夜的那晚,五狗在床上辗转反侧总是不能入眠,他睁眼闭眼净是新娘与他逗乐时的音容笑貌.五狗急了,溜下床,直奔眯眯眼的新房而去.五狗很想知道眯眯眼有芝麻油香的女人侍睡,是不是睡得开心安逸.可是房里不住地传出床摇动的吱哎声和新娘那不像是痛苦而是快乐的吟呼声.五狗立即记起,他哥房结婚的夜晚,他嫂子也这么吟呼过.当时他以为是粗蛮的哥欺负嫂子哩!差点就拍墙喊了.第二天,他偷偷察看嫂子,想发现哥欺负嫂的证据.可是嫂子红光满脸,一点也不像受了欺负.五狗还是有些不放心,走近嫂子问:”嫂!你昨晚叫咋?”
  “我没叫呀.”嫂子用疑惑的眼神看五狗.
  五狗不再问,迅速走开.
  五狗隐约知道了些什么,慌忙离开.
  “女人味道哩!”从江浙竹木贩子那里,五狗知道了女人不仅香而且味道哩.再以后,五狗知道的东西更多.因此他想讨媳妇.可父母过身早,没人替他操办这事,虽然有个哥哥,可是他从不过问弟弟的事,只管自个儿乐.因此,兄弟俩,尽管同住一屋,却不相往来,哥像没他这个弟弟,弟弟也不把他当哥看.五狗孤独无聊,天天往小小嘴儿哪去.五狗太喜欢看小小嘴儿的巧笑,喜欢听小小嘴儿甜甜蜜蜜的说话声音,喜欢捱近小小嘴儿吸闻她身上飘逸的芳香.想着想着就激动,也想做哼哼哈哈的男女乐事.但他不解风情,不知如何得手.
  今天是天赐良机.五狗沿着高低不平的石板路,踉踉跄跄地往哪赶.夜黑路差,他睁大眼睛盯路,一眼不敢眨.忽然,五狗看到了一个白胖胖光脱脱的女人,五狗抑制不往,腾身一扑,牢牢地压住了她.可是折腾一下,发现下身刺痒,划亮火柴才发现是一堆干枯软绵的丝菟草.五狗搔头:明明是大嘴,咋的一下就飞了?撞鬼呀?五狗冷汗泌出.大嘴两月前死了.大嘴死前双手扣住他的衣哭喊:”五狗,你这没心没肺的东西,是你害了我,我死了变鬼来逮你!”大嘴真来逮我了?五狗毛骨悚然.大嘴是五狗的婆娘.小小嘴儿为他作的媒.
  是一个风雪黑夜,五狗想金水河结冰没野鸭打,早早吃完夜饭就来到小小嘴儿家.眯眯眼不在家.凡是冬天,脒眯眼经常不在家.小小嘴儿坐在火塘边烤火并做针线活,见五狗到来,惊喜绽笑:”五狗,快来烤火,暖暖手脚!”一边招呼一边挪动身子为五狗腾位.小小嘴儿坐的是一条双人板凳.五狗不敢坐问:”眯眯眼叔呢?”
  “赌鬼叫去了呗.”说到眯眯眼,小小嘴儿就满脸的不屑.
  眯眯眼不在家,五狗放胆地坐到小小嘴儿的身边.五狗想再次与她逗逗乐儿,再让她拧回鼻子.
  小小嘴儿一边飞针走线一边与五狗闲聊.她作针线活的动作煞是优美经看.五狗看呆了,想入非非,走神了,忘了答话.小小嘴儿停活乜斜他:”你咋盯我呀!”
  “唔……”五狗吱吱唔唔.
  “想女人呀?”小小嘴儿又问.
  操!谁不想?只有傻瓜才会不想哩!但是五狗敢想不敢说.只好忸怩而笑.
  “我把堂妹推介给你要么?”
  五狗迅速点头.但是听小小嘴儿说要几千元婚礼,却泪水滚落.
  “甭哭!”小小嘴儿掏手帕替他拭泪:”男子汉大丈夫哭鼻子多难为情呀!”
  “那多聘礼,我上哪借去?”五狗很没信心.
  “我借给你!呀”小小嘴儿怜悯五狗:”讨了媳妇要懂事,学人家江浙竹木贩子做生意赚钱.”
  五狗感激小小嘴儿对他的关心,不经意握住了小小嘴儿握手帕给他拭泪的小小手.小小嘴儿闭眼,一动不动,任凭他摸捏.五狗放胆,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挽住了她的小小腰.不知是五狗笨手笨脚弄她不舒服,还是她有意挣脱,就在五狗要拥她入怀亲吻她时,她倏地推开五狗,起身逃入了房,反关了房门.五狗赶去叩门,小小嘴儿说:”它来了,使不得.”
  它来了?谁来了?莫是眯眯眼回来了?想到这,五狗害怕,转身冲了出去.
  小小嘴儿是个好女人.她没有因为五狗的行为出格而疏远他.仍然热心引荐他与堂妹见面,并借钱给五狗完了婚.结婚后,五狗听小小嘴儿的劝,外出做生意,一年下来,净赚半万,除了还小小嘴儿的借款,还剩余两千.
  娶回媳妇的开初,五狗狼吞虎咽地哼哈.但是,乐极生悲,弄得媳妇流产,大出血,险些危及生命.五狗怕了,也精疲力竭,很无聊.于是他进了眯眯眼的赌屋.牌走生手.入赌的起初,五狗赢了一些钱,因而十分刺激兴奋.然而,毕竟技不如人,最终五狗不仅输掉了赢的钱,而且把做生意赚的两千元积蓄也输光了.五狗不服气,输红了眼,向小小嘴儿借一千元,又输个精光.五狗十分沮丧,站起身欲走.眯眯眼拉住他:”没现金押老婆也行,说不定可启死回生哩!”
  五狗太想启死回生扳本.只要扳回了本,他决心金盆洗手,不再进赌屋.于是,心一横,果真把大嘴给押上.
  又开牌,五狗上手称口的小七对,满以为有牌和,可以启死回生,最终和牌,反点了眯眯眼无经十三烂,五狗惨败,呆坐赌屋,眼愣愣地看着眯眯眼兴高采烈向他家走去.
  眯眯眼心满意足回来,五狗才踉跄回家.五狗一入房,大嘴就扣住他哭骂:”你个没心没肺的,看你害我?”
  掀开被子,面对床上的血污,五狗目瞪口呆,羞愧不己,泪如雨下.
  半年后,大嘴重病住院,是绝症,临终前,大嘴揪住五狗衣骂:”是你害了我,我到阴府做鬼来找你算帐!”五狗听了,羞愧参差,魂飞魄走.
  大嘴死后,五狗心灰意冷.五狗也不想活.他想:大嘴不会饶过他,早晚要遭报应.何不把房子押来赌输去?省得让哥捡便宜.于是又入赌.准备输了房子就跳金水河,追随大嘴而去.
  想赢不赢,想输也不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事物就是这么矛盾.五狗想大输却大赢.眯眯眼却霉气,输完了现钱,他还服气,押上婆娘小小嘴儿.眯眯眼没能扭转逆局,把小小嘴儿输给了五狗.
  五狗悄悄摸进房,上了小小嘴儿的床.床上很暖和.小小嘴儿准是睡沉了,没有任何反应.五狗拥抱她,她一转身,把头枕在五狗的臂弯里.五狗不敢动,也不好行动.他担心她清醒过来又不肯.过了好一会儿,他确信小小嘴儿睡着了,才慢慢抽出手臂,滑去摸她女儿情男儿家的地方.五狗的手像火烫似的迅速缩了回来.小小嘴儿正脏身哩!村人说女人脏身,男人不能与之同床,否则沾染霉气哩!他转身,准备下床.却被小小嘴儿抱住:”五狗,你又在跟眯眯眼学坏是吗?”
  “唔…”五狗紧张,答不上话.
  “甭跟他学坏,他迟早要遭报应的.”
  “他遭报应了,你咋办?”五狗没想到小小嘴儿会这么说.
  “再嫁人.”
  “嫁给谁?”五狗想知道.
  “你会不会要我?”小小嘴儿更用力抱住五狗.
  五用力转过身来对抱小小嘴儿.
  “五狗,你带我走吧!我不想跟他过了.”小小嘴儿说:”走得远远的,他永远也找不着我们.”
  “你不怕跟着我过苦日子吗?”
  “不怕.”小小嘴儿说:”就是做叫化子,我也不怕.”
  五狗激动,也紧抱小小嘴儿:”真的?”
  小小嘴儿没答话,猛丁把热津津滑润的舌头填入了五狗口腔里.

美高美 1

01

昨晚跟大卢小酌,依照我俩的国际惯例,喝酒之前我们肯定会玩儿一下相声界的“论捧逗”。在一些不堪入耳的“伦理哏“过后,大卢突然问我:

“大兄弟,如果你一个倍儿好的朋友家里发生了一些状况,向你借钱,你借不借?”

我说,那当然借了,谁家还没个突发情况呢,况且这人还是自己的好朋友。

“恩,可如果他对你说他借你的这笔钱不是用来救急的,而是要拿你的钱去当赌本儿,你借是不借。”

“那还借个屁呀,不借。”我坚定的对他说道。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的心里也就好受多了。”说着,他便把前两天发生的一件闹心事儿跟我讲了一下。

原来,大卢的好友小Y最近迷上了博彩。小Y的家世一般,结婚也比较早,而小Y的媳妇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这两口子的生活这几年虽然过得平淡,但也还算幸福。可就在几个月之前,小Y的媳妇喜怀二胎,可却由于两口子的疏忽,孩子意外流产了。

小Y媳妇的身体本来就差,再加上这次流产的打击,无疑是雪上加霜。这几年,小Y两口子为了经营婚后的幸福生活,俩人贷着款买了房也买了车,外债都欠了大几万,更别指望他俩人现在能有什么存款了。如今,小Y的媳妇停工在家,每天需要大量的药物来调养身体,靠着小Y一个人微薄的工资,根本支应不起每天几百块的医药费用。

于是,小Y就在朋友的怂恿下接触了号称一本万利的博彩事业。起初,小Y拿着父母补贴的几万块钱,赢了几回彩头,日子过得还算舒心。可是谁都明白,对于赌博来说没有谁能够一路旺到底的。在这之后,小Y尝到了甜头,赌的越来越大,可赔的也是越来越多。到如今,小Y不仅把父母给他赞助的“赌本”输的一干二净,还掏空了自己的住房公积金,在信用卡上透支了大几万块钱。

小Y这下子彻底心慌了,投入了这么久,不仅狐狸没打到,还惹了一身骚。小Y已经赌成了这个样子,让他现在收手认怂,对他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小Y对大卢讲,他现在已经筹了两万多块钱,只要大卢再给赞助几千块,他一注下去,如果成了的话,他现在所有的难题都能迎刃而解。除此之外他还向大卢表示这笔钱不会白借,成了会加倍奉还。还说自己如果成了立马就戒,再也不沾这东西了。

看着自己的好友如今落得这般田地,大卢心里也不好受,大卢指着鼻子骂他不是个东西,让他赶紧收手别再越陷越深,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在犹豫了几天之后,大卢还是硬下了心肠,选择了不借他钱。

大卢跟我说,他如果拿这钱去给嫂子买药,我TM的砸锅卖铁找朋友借也得给他借出钱来,可他不是啊,他TM在赌博啊,他在玩儿火啊,你说我怎么能把钱借给他?

大卢越讲越气愤,我赶忙端起酒杯劝他不要着急,想法子多劝劝小Y让他迷途知返才是正道。大卢无奈的摇摇头对我说,劝?我现在杀了他的心都有,他投了这么多,能听进我的话才真是见了鬼。

放下酒杯,我一阵胆寒,是啊,赌就是毒,不沾还好,沾上了就完了。

02

其实在这之前,我刚到公司上班时,也曾是个赌徒。

公司地处偏郊,是个公检法鞭长莫及的三不管地带。这里业余生活匮乏,同事们下班之后,要不是出门喝酒聚会,要么是躲在屋子里上网游戏。而作为当地特色,老虎机这玩意儿简直是泛滥成风,除了电玩店,厂区里、超市旁、饭店里全都摆着这个东西。上下班总能看到一些人三三两两的换着一兜子零钱,去玩老虎机。

由于当时年少,又涉世未深,几个朋友一叫便也随着他们去了。期初,我也只是看着他们玩玩儿,过过干瘾。但日子久了,每每看见机器吐钱时硬币碰撞而下的场面,心中也难以控制自己的好奇。

有次,一个朋友点儿正,赢了一大把的硬币,便随手给了我几枚让我也开开心。我想着这也不错,反正不用自己掏钱,于是我就拿着这几枚硬币开始玩儿了起来。

赌这东西真的挺奇怪,新手点正好像是一个死规律。靠着这几枚硬币,和一下午的软磨硬蹭,我足足赢了好几百块。从店里出来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充满了成就感,累成狗一样的工作也只是每天的百十来块,而我坐这一下午把星期的工资都挣得差不多了,我想这或许就是我事业的春天了。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将你的人生毁在一个“赌”字上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