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烤肉

做服装生意亏了本,这让二毛变得更加的谨慎。俗话说:“民以食为天,食以民为先。”二毛左思右顾,认为开家饭店总该不会吃亏吧。说干就干,不出数日,位于县城繁华路段的剑平池大街,一家豪华饭店便正式开业了,取名曰“七里香”,意含馆子的饭菜可口,味美醇厚,七里飘香。
  虽然饭店的设施一流,服务上等,但几天下来,前来吃饭的人少之又少。店外门庭若市,店内却门可罗雀,这可急坏了二毛,究竟是为什么呢?二毛百思不得其解。能用的方法都用上了,比如特价优惠,会员打折,有奖竞猜等等,到头来总是收效甚微。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就在二毛准备关门停业的时候,生意却突然好得出奇。有时如果不是提前预订席位的话,想吃上这“七里香”的饭菜都是难上艰难。短短一个月,二毛悬起的心终于有了着落,好似大病初愈一般,甚是畅快。但是大厨还是这些大厨,服务员还是这些服务员,经营模式还是老样子,究竟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成功的男人背后都躲着一个精明的女人。一天关门打烊时,老婆指着店门的牌匾说道,“想知道为什么吗?谜底就在这块牌子上。”
  “没什么啊。还是‘七里香’这仨字啊。”二毛打量着牌匾疑惑地说。
  “老公真笨,你再看看下面。”
  只见二毛定睛一看,右下角赫然写着“崔牛皮题”。
  好家伙,崔牛皮正是二毛的大舅子,刚刚升任县里的一把手,这生意能不好吗?

钱二毛的钱记烤肉店和李大鹏的极美鲜烤肉坊同是位于梅山路这条僻静的街道上。两家店呈斜对角,钱二毛在路北,李大鹏在路南,两家饭店相距不足二十米,由于同是经营烤肉,故此竞争相当激烈。 钱记烤肉店已经在梅山路经营了将近五年,但生意一直不好。当初钱二毛开饭店时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来的钱至今都没有还清。而自从李大鹏的极美烤肉坊两个月前在对面开业之后,钱记烤肉店的生意更是每况愈下,惨淡到简直可以用门可罗雀来形容。 周六的下午,时间刚过六点,李大鹏饭店的门口便停了十几辆汽车,食客们接连不断的涌进了极美鲜烤肉坊。钱二毛拿着苍蝇拍站在自己饭店的门口,看得牙根直痒。 为了把食客重新争取过来,钱二毛曾暗中向交警部门举报李大鹏饭店门口的违章停车,但李大鹏似乎早就在交警队疏通了关系,钱二毛的举报并没有起到作用。 看着李大鹏饭店门前热闹的场景,钱二毛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扭头把副经理周燕叫了过来。 周燕,你叫上几个服务员和你一起,去李大鹏的饭店吃一顿,尝尝他家的烤肉究竟比咱的好在哪儿,吃完拿发票我给你报销。 周燕领着几个人去了。晚上八点,周燕拿着发票出现在了钱二毛的面前。 打听到什么没有?钱二毛看着吃得红光满面的周燕问。 打听到了。周燕打了个饱嗝说,李大鹏的饭店有一道菜是吸引食客的主要原因。 什么菜? 冰岛雪鹿肉。 什么,雪鹿?钱二毛眼睛瞪得溜圆,扯淡,我干了这么多年的饭店,还是头回听说这种肉,一定是李大鹏这家伙在欺诈顾客。 经理,不管怎么样,那种肉的确很好吃。周燕砸吧了一下嘴说,刚才我们也点了一盘,说实在的,冰岛雪鹿肉跟一般的牛羊肉确实不一样,不仅味道鲜美,而且还非常的嫩。 你觉得是什么肉? 不知道。周燕摇摇头说,不过我可以肯定,这种肉我以前从来没吃过。 钱二毛看着极美鲜烤肉坊门口的那两个身穿旗袍的迎宾小姐,用手摸了摸下巴,他下决心一定要摸清冰岛雪鹿肉的秘密,不然的话,自己苦心经营的饭店很快就会被挤垮。 为了摸清李大鹏究竟用的是什么肉,钱二毛自己也曾乔装打扮,去李大鹏的饭店吃过一回。当他把冰岛雪鹿肉放进嘴里的那一刻,他不禁愣住了。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烤肉。他一连吃了三盘,想吃出究竟是什么肉,但最终也没吃出来。 钱二毛领着自己的小舅子姚强,对李大鹏的进货渠道侦查了将近半个月,也没查出什么名堂。那些为李大鹏提供原料的供应商,送去的都是一些极为普通的肉制品,并没有所谓的冰岛雪鹿肉。 晚上十一点,钱二毛正准备睡觉,突然接到了姚强的电话,让他赶快到饭店来一趟,说有重大发现。 钱二毛刚把车停到饭店门口,姚强便鬼鬼祟祟的钻进了车里。 这么晚了,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我已经发现‘冰岛雪鹿肉’的秘密了。姚强一脸的神秘,而且神情还显得有些紧张。 快说,究竟怎么回事?钱二毛一听来了精神。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暗中观察。姚强咽了口唾沫说,我发现每到周日晚上零点过后,就会有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停到李大鹏饭店的后门,并且会有人从车上抬下来一个包裹,直接送到饭店的后厨。包裹里是什么?钱二毛急忙问。 你猜猜。姚强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一双小眼睛在黑暗中紧紧的盯着钱二毛。 别废话,快说!钱二毛的脾气本来就暴躁,这会儿更是急不可耐。 人。看着姐夫那一脸的横肉,姚强哆嗦了一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准确的说是尸体。 你是说那‘冰岛雪鹿肉’是钱二毛浑身猛的一哆嗦,突然觉得胃里一阵恶心,这、这不太可能吧,李大鹏他再怎么也不可能干这种事吧,你不会看花眼了吧。 千真万确。姚强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说,后来等面包车走了之后,我溜到后厨的窗户偷看,看到李大鹏正在肢解 行了,别说了。钱二毛打断了姚强的话,低着头沉思着。 今天正好是周日。姚强看了一眼手表说,再过一会儿,那辆黑色的面包车肯定会来送货,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咱俩可以一起去看看。 钱二毛看了姚强一眼,对于这个小舅子说的话,他的确是半信半疑。但这件事如果真的像姚强所说的那样,那么,挽救自己饭店的机会就要来了。想到这里,钱二毛竟然莫名的兴奋起来。 面包车通常都是什么时候来送货?钱二毛问道。 十二点半左右。姚强又看了一下表说,大约还有十分钟。 走,领我去看看。 两个人下了车,悄悄的向极美鲜烤肉店走去。 果然,就像姚强所说的那样,当时间来到十二点半的时候,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突然出现在了梅山路上,继而开进了极美鲜烤肉坊饭店的后院。 钱二毛和姚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屏住呼吸,默默的看着几个人从面包车上抬下一个长长的包裹。 面包车在院子里掉了个头,悄无声息的开走了。包裹被抬进了后厨,钱二毛和姚强急忙站起身,猫着腰悄悄的走到了后厨的窗户前。 后厨里灯光昏暗,身穿白大褂、头戴厨师帽的李大鹏正站在一张不锈钢的台子前,在他的手边,分别放着一把明晃晃的斩骨刀和一把闪着寒光的剔骨刀。 包裹被一层层的打开,露出了一个女人惨白的肢体。正当钱二毛想仔细看个究竟时,李大鹏突然铁青着脸转身向窗口走来,钱二毛和姚强急忙蹲在了窗户下面。 当钱二毛和姚强站起身时,才发现窗帘被李大鹏拉上了。虽然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随后从里面传出来的那种砉然的破骨之声可以听出,李大鹏已经动手了。 李大鹏这小子竟然敢卖死人肉,他倒霉的日子到了!离开李大鹏的饭店后,钱二毛正准备打电话报警,被姚强拦住了。 姐夫,先别报警。 为什么?钱二毛不解的看着姚强。 即便警察把李大鹏抓走,封了他的饭店,咱饭店的生意还是不好。姚强表情暧昧的看着钱二毛说,我倒是有个比举报李大鹏更好的主意。 什么主意? 既然他李大鹏能卖死人肉,咱为什么不能卖?姚强犹豫了一下说,到时候咱可以打出‘北极雪鹿肉’,跟李大鹏对着干,肯定能挣钱。 听了小舅子的话,钱二毛沉着脸半天没吭气。的确,姚强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即使把李大鹏赶跑了,他钱二毛的生意也不见得能好起来,更何况李大鹏的事情一旦传出去,估计更没人敢吃烤肉了。 但是,一想起动手肢解死人,钱二毛心里还是有些发颤。虽然他生性胆大,亲手屠宰过无数头猪,但那毕竟只是牲畜。 别犹豫了姐夫。姚强递给钱二毛根烟说,现在这社会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生意做起来,我敢说一年挣几百万不成问题。 可李大鹏从哪弄来的尸体?听了姚强的话,钱二毛心动了。 这事好办。姚强一听姐夫松口了,急忙说道,回头那个面包车再来送货的时候,我开车跟着,到时候就有办法了。 让我再想想。钱二毛狠狠的吸了口烟。 看着极美鲜烤肉坊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钱二毛再也坐不住了。 姚强,你说的那件事我考虑过了,可以做。钱二毛拨通了姚强的手机,这事就交给你去办,一定得谨慎。 放心吧姐夫,一切交给我。姚强在电话里显得很兴奋。 周六的深夜,时间刚过零点,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开进了钱记烤肉店的后院。钱二毛黑着脸从后厨走出来,看到从面包车上下来两个中年男人。 姚强走到钱二毛的跟前小声说:姐夫,不要打听他们的身份,这是规矩。 钱二毛点头,把一沓钱塞给姚强,姚强转身把钱递给了其中的一个人。 包裹很快被抬进了后厨,姚强跟着两个中年人上了面包车,一溜烟开走了。 看着摆放在台子上的包裹,钱二毛坐在旁边抽了半盒烟,最后一咬牙,提着刀走到了台子前。 包裹被打开了,一个年轻女性的尸体呈现在了钱二毛的面前。钱二毛扔掉手里的烟头,举起斩骨刀朝尸体砍了下去。 正当钱二毛挥汗如雨肢解尸体的时候,后厨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踢开了,几个警察出现在了钱二毛的面前。 钱记烤肉店被查封了,钱二毛也被刑事拘留。李大鹏站在自己饭店的门前,看着不远处冷清的钱记烤肉店,从兜里掏出一张字据,对身边的姚强和他的女朋友说:我说话算数,借给你们结婚用的那五万块钱不用还了。李大鹏说完,把手里的借条撕了个粉碎,然后转身把姚强的姐姐姚倩揽在了怀里。 看着姚倩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说,钱二毛这个畜生,如果他不是整天虐待你,我还真的不会这样整他。 这是他罪有应得!姚倩恨恨的说道,然后把头歪在李大鹏的肩膀上柔声说,都是我不好大鹏,当初鬼迷心窍和你分手,跟了钱二毛,你能原谅我吗? 当然,我其实一直在爱着你。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烤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