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江南小说】幻蓝城雪

天方晴了苍穹,看月光明媚,透红谁家新娘,含笑凝眸。
  一杆青枝,尚晓风浅云动,惊了路人,踏马而来,溅春泥湿袖,隐没半山竹。
  涉水而归,是谁的笑靥红了容颜,桥是谁的桥,路归哪方路,这一袭绣帕,锦阁梦影,究竟为了何,碎了天下?一把流影扇,多是鸳鸯藏扇心,半遮颜,含羞悦,雁字回时,月满楼,隔了西窗漏。漏,漏,漏。漏断闲人痴,若非酒香醇酐梦,不自醉人人先醉,去了他年华!
  少年正茂,一朝显赫入朝纲,赢了天下却输风华,他般自傲枉千年,一误失了千般缘,再忆常时街亭恨,女儿情长终究散,他得了天下怎却负了她。等君三年西湖畔,扰尽三秋送流萤,飞了兰花,碎了红妆。她一曲长恨歌,比翼难双飞,连理难成枝,好似当年君王泪,怎能再恋,还君明珠。
  流颜,流颜,我赢了天下送给你,你却怎好嫁他人?他望见她红妆霞抹入殿堂,她明眸深锁,失了颜色,更湿水瞳。
  离风,离风,你再强大也只是人臣,流颜命里注定要嫁这天下最强的人,由不得你,更由不得我。错了,错了,错了那一次,断桥残飞雪,红颜惹君动,一动眸情悦,从此难相忘。她是神话之后,传说之女。他们说,只有最强的人才能够拥有天下第一女,他是离风,却不是最强!
  这幻蓝城,第一场雪,是为她而落。美丽的桃花伴着雪,飞在城外白雪覆盖的亭台,她已是他人妻,他却依然执着,流颜,流颜,等着我,你定会是我的!
  桃花纷飞满天,妖娆的粉色漫城飞雪,她的水蓝瞳眸,是摄人的淡然如归,不见了当年俏丽笑颜,谁夺她明媚?
  离风,你看,这满城的桃花,是在为我送行,为我离开你而送行!忽尔忆起,他日约定:桃花相依,不为过客,归人故梦!
  流颜,即如此,我便为你做这天下第一人!离风誓言,在幻蓝城外雪漫苍天,她容白玉颜,却惹红无数粉色花瓣。
  流颜碎月,漫了天飞雪!她低垂明眸,盈盈眼眶含着泪,他怎可、怎可为了她,夺他天下?原歌,你要如何接受他的挑战?
  银枪舞弄,光闪半天虹日!当他知,离风为颜夺天下,与他为敌,他怎能这般平淡而视?
  一把银枪,突兀插入坚硬石山之中,英挺的身姿威严的面对着面前的女子,一阵默然,流颜,流颜,我该拿你怎么办?这天下之大,称王无数,然而第一却只属于这幻蓝城那弥金龙座,流颜,你一日是我原歌的妻,便永是我妻!他轻抚她柔滑发丝,像是在宣告世界,她只能是他的妻!流颜侧身,一双水蓝瞳眸,凝视着眼前是她夫的男人,盈白的手伸向他英俊的面庞--
  天忽然间起风了,片片洁白晶莹的雪花从天而降,满院子的桃花被风吹的四肆意弥散,雪的天,花的天…她的手轻轻抚过他的脸颊,她的声音很细,细小的仿佛涓涓水流,他听见了,同样的远处的他也听到了。他们听到她说,原歌,流颜的命运虽是由天不由己,但是流颜,一生只许一个诺,只嫁一个夫。他们听到她说,原歌,我嫁给了你做妻子,我答应你只做你的妻,但是我把唯一的诺给了离风,我要他平安……
  桃花浸然飘落,一缕六瓣白雪,几片粉嫩桃花,轻盈盈落入流颜玉白手背,她看见原歌,灼灼的眼眸,似乎要把她燃烧,她耐心的等着,然后听见他说,好,我答应你!
  雪水溶在她的手背,滑落在手心的温度,是他轻覆着她的左手,他对她说,流颜,你可知这天下人都记惦着这个位子,记惦着你,可是现在,你是我的妻,永远的妻,我不会放手,哪怕我的生命走到最后一刻,也绝不放开你的手!
  流颜禁声不语,她抬起头,看漫天雪花和桃花,莞尔间,笑了…
  好明媚的微笑,好亮丽的笑颜,连白雪都黯淡,桃花都失色。流颜笑了,原歌看见,离风看见,整个天空都明亮,连同那个天命注定的女子。原歌看着满天的雪与花,对她道,流颜,你的美另天地都失色,这幻蓝城漫天的雪为你而落,这幻蓝城遍地的桃花是为你而绽放,你可看见?
  离风从那一刻怒了,当他听到她说只做一人妻,当他看到他轻抚她如玉面庞的时候,桃折枝,愤融雪,这一世我定要做这第一给你看!
  英雄一怒为红颜。离风离开了,谁都不曾想到,他会选择离开,忽然的消失,带着所有人的疑问。
  桃花散,春雪化,锦阁铜锁谁玉颜?故人去,归不见,奈何新人换旧裳。年来年去复几许,花依容,雪裳白,寥落参差情!
  第二场雪落,时隔两年,依旧银舞纷飞,苍茫天地。只是,却没有那年为她而盛开的,满城桃花!
  等归来,人依旧,犹记当年遥谨梦,昨日是非多。他再度归来,铁骑惊破满城雪,为伊夺天下!
  他金枪铁骑,踏马而来,他对她道,流颜,我来为你做这天下第一。娇颜欲醉,她素手纤纤,轻抚他的爱马,棕红色的马身,一双灵动的眼睛,额前一缕雪白,她唤它流火,忽尔忆起多年前,她赠他宝马时的话,她说,离风,我赠你宝马,要你骑它驰骋天涯,做得这第一,我便等你,回来娶我!她对他说,离风,我为它取名,流火!
  一晃时隔多年,她竟再次见到它,却是在这样的情况。流颜仰起头,望着高高马背上,自信十足的离风,失声笑道,离风,你于他比,终究是太过于注重结果,而忽略过程,原歌如此精明之人,怎可让你轻易攻破这万人防守的幻蓝城?
  是失算?还是他真的太过自信?从未败过的他,一直以来南征北战功名赫赫的他,竟然有一天会败给了从未用过兵的他,原歌!离风于原歌,终是差了那么一点点距离,坐于马背之上,离风看见,他一身紫金龙袍,乘骑向他而来,再见流颜,忽然发现,自己是输了,而且输的彻底。
  原歌,原歌,我不甘,为何当初是你坐这天下?
  这天下本该属于最强的人,而离风本该完全有能力坐上这弥金龙座,但他没有,他拱手将龙座让给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却怎会想到,这一让竟让他失了所爱。
  原歌持紫金宝剑坐于马上,他俯身望着那两个人,眸子里尽是清冷的光。离风,你虽败了,但是我答应过流颜,保你平安…他眼睛瞟过一旁淡若自如的女子,悠然而语,离风,你走吧!
  流颜只字未语,她知道,这一场因她而起的风烟,她是最不能发言的。于离风,是害他,于原歌,是激怒。所以,静默如她,只是默然等待结束。
  离风一声大笑,原歌,我离风驰骋沙场,争战多年,从未败过,如今却败在从未用过兵的你什么。到最后还要一个女子救我。他牵着流火,走向流颜,然后松手,后退。
  流颜的心猛然惊住,抬头,一双清灵的水眸无声的注视着面前的男子,忽然间仿佛回到他们初遇那年她赠他宝马之时。没有只言片语,只是一个眼神,他们便已明了。
  离风望着一身锦色弥金的原歌,大笑着,然后不停后退。漫天的雪,妖绕妩媚,苍茫覆盖,这是幻蓝城最神圣的广场,凝重、深沉…
  一把灰青色长剑,割袍,断义。
  原歌,我不后悔认识你,与你结为兄弟,与你共闯天下,但是,我唯一后悔的就是将那本是我的弥金龙座拱手让给你。
  离风眼里笑出了泪,他绝然转身,嘴里坚决的吐出一句话,原歌,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不再是兄弟!他绝然的转身,亦不见身后马背之上那个高高在上的男子眼里清凌的泪光。一袭紫色断袍,落于白雪,耀眼的紫,刺目的紫。流颜低呼出声,眼望着那个卸甲紫衣的落漠男子,手中的马鞍一动,那通灵性的宝马奔了出去,紧随那抹黯然身影。此一别,却不知何时再见?
  离风,流颜不想看到这样的结果,但、这似乎也是最好的结局。流颜只愿,这是最后的结束。
  期许的那场桃花雪终是没有在他转身之后降临。多少年,再未见,那年,那花,那场雪!
  时隔经年,每当白雪满城纷飞的时候,幻蓝城所有的子民都会想起那一夜…
  那一夜,雪的夜,花的夜,那是第二个桃花雪落的冬天,一场漫天的红光从那座最宏伟的宫殿里映射。
  一朵红鸢葬桃花。
  流颜,你怎敢、怎敢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你的选择?离风的怒,离风的痛,皆是因为那场漫天的火光。
  原歌,这一次,我虽胜,却也败!当他终于坐上那烫手的弥金龙座,忽尔忆起流颜曾经说过的话,只许一个诺,只嫁一个夫。
  他铮铮铁拳猛的落在一盏琉璃灯上,碎的琉璃碎的灯,她可知道,这是他喂为她碎的心?
  再见原歌,他囚他在东宫,多年之后,再见、一如昨日分别。他笑,他笑…
  离风,你我已是陌路。
  我记得,当日割袍断了兄弟情谊,今日便成了仇。离风目光幽深的望着原歌,我不怨你,原歌!
  原来你竟知道!原歌长叹一声,再无言语。
  桃花雪,芙蓉面,再忆当年少年时,一别已是十三载。只记得,年少她笑含羞月,微微眸动少年郎,从此情痴缠,他转身,她不见,她回眸,却博另一少年心,两少年,从此天涯陌路变知己。
  那一次,流颜一笑,原歌与离风,同时动心,同时决心为她做第一,只是离风不知这第一便是幻蓝城内的弥金龙座,原歌却知而未语。他只是不愿、不愿心爱之人嫁他人。
  离风怅然,心早明了。原歌亦是无语相对!
  再见桃花雪,伊人不在,雪舞纷飞!
  他们本是最好的兄弟,他们本该兄弟连心,大展宏图,他们不该、不该只为一女子,乱了心,伤了意!
  她站在高高的山顶,最后一次俯望那座美丽的城落,白色的面纱下,一朵粉色花瓣赫然显露,她浅笑,转身,离开!
  离风,原歌,原谅流颜以这样的方式选择离开,流颜自知,天命难为,流颜本就不属于任何人,今日之变,流颜只愿你们同归于好,切莫反目,流颜已逝,便是永世的离开!
  她的眼角含泪,那瓣粉嫩的桃花,在她眼底,落下深深的忧伤。一滴泪落,她已离去,只留下那满山遍野粉色桃花。
  一场雪,桃花寂然,红颜倾覆。终于繁华落尽,情归情,缘灭缘…
  幻蓝城那场漫天的雪,两个男子,在繁华尽逝的广场,回忆多年的梦境。原来终是化蝶的飞!
  流颜,这便是你决绝的离开!
  无望终期,幻蓝城雪,永无停时!   

  江南的桃花雪,如诗如画,如梦如幻,窸窸窣窣洒了整个石桥。
  梦里:夜殇哥哥,你看,下雪了,你说,我将棠梨埋在雪中,将来会不会更甜……
  眼前:亦是白雪纷飞,石桥,大树,旁的一座新添的坟墓打破的洁白的色调。
  冬又来,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坟边,酒壶,袖起袖落,一杯杯斟满似乎余生只有酒作陪了,
  那一年临安初雪,也是他和她遇见的日子,抬眸望月,嬉戏流年,白雪下得很大,风刮得很冷,可是,他和她心却是热的,仿佛似一盏灯火燃烧。
  然而,好景不长,他为了权倾天下狠下心来离开了她,
  只记的送别的时候,她涔涔的笑声如铃远远的,很美,但是,也很痛。
  如今他又回到了这里,飘飘洒洒的雪好像永无休止一般。厚厚地没了他的膝盖,
  “雪”打凉了眼眶,他望着她的坟,守了流年三四轮,他望着她的坟,那曾埋着记忆的地方,“大树似乎没有,棠梨似乎看不到,但是此时此刻,他好像看到有无数的蝶,来汲取棠梨的香气,一声若有若无的铃声般的笑语响起。
  是欢快?是离殇?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江南小说】幻蓝城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