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小偷(小说)

刘小梅从内地一所中专学校一毕业,就只身来到广州市,投奔在广州开电子公司的一个远房表叔,凭借着自己在学校所学的电脑知识,在公司里担任车间文员一职。
  工作是算是安定下来了,来广州却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那就是想见一见自己最崇拜的偶像,歌星腾云龙。也许有人会问,难道腾云龙住在广州城么?这样想那就错了。虽说不知道他住在那里,但刘小梅自有她的一套理论:广州是个大都市,每年都有许多的歌星到这里来开演唱会,说不定哪一天,自己的偶像就来了,如果说自己在小城市发展,见上自己的偶像那可就很难说。抱着这样一种想法,每个双休日,她总是要到一些广场或者影剧院去看看他们贴在宣传窗里的海报,看有没自己偶像要来广州演出的消息。当然了,有时在上班闲暇时也会在网上搜索一下自己偶像的行踪。
  又是一个星期日,刘小梅像往常一样又来到迎宾广场,看完整个宣传栏,没有发现自己偶像要来的资讯,有点闷闷不乐,坐在宣传栏前面的长椅上,发着呆。
  突然一阵急刹车的声音将正在发呆的刘小梅吓了一大跳,抬头一看,只见一台奥迪小车正停在自己所坐的椅子边,正在疑惑会是谁将车停在这里,紧跟着又有一辆宝马车停在奥迪车的背后,这时奥迪车门被打开,从内走下三个青年壮汉,内有一个个子稍高点的壮汉快步走到后面的宝马车门前,恭敬地拉开车门,然后侧身,一只手放在车门上边,过了十几秒钟,才见从里面走出一个长发中年男人。当看到从宝马车上走下的长发中年男人,刘小梅使劲地揉了揉自己的双眼,确信没有看花眼后,激动得从长椅上一跃而起,快步冲了过去。原来刚刚下车的长发中年男人,正是刘小梅到这座城市工作的另一个原因。
  然而还没有走近自己的偶像跟前,就被先前从奥迪车中走下的两个青年壮汉拦住了。这可把刘小梅急了,嘴里大声地叫喊着,“腾老师,腾老师,我是你的歌谜,给我签个名吧!”刘小梅的嗓音确实太大了,原本在休息的群众听她这么一喊,都扭过头来看,这一看不打紧,妈啊!这不是大歌星腾云龙么!现在竟然来这了!哗啦一下,就全围了过来。一个个叫嚷着,“腾云龙我爱你!”“腾老师签个名吧!”“腾老师我们合过影吧!”
  刚拦刘小梅的两个青年可有些吃不消了,而被称为腾云龙的大歌星在高个青年的护送下赶忙坐进宝马车内,然后关上车门。这时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刘小梅被挤在最前头,被两个青年死死地拦住。这时从宝马车副驾驶室走出一个谢了顶的中年男人,只见他双手握拳朝上举了举:“各位朋友,刚才腾先生是路过此地,马上就要到东莞去进行演出,时间紧迫,不能一一给喜欢腾先生的朋友们签名了,实在不好意思!”话一说完,那位刚从车上下来的谢顶男人竟然走到刘小梅面前,附在她的耳旁,“这位小姐,腾先生对你非常感兴趣!希望你能与我们联系!”说完从皮包中拿出一张名片放到刘小梅手中。“如果你对腾先生的公司感兴趣的话,可以与我联系,我是腾先生的经纪人!”刘小梅有点受宠受惊,接过名片,脑海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喧嚣的场面才告结束。刘小梅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手里握着名片,直到一声尖叫的公交车停在她的面前,她才醒过来,看着手里头的名片,尖叫着跳了起来,将刚下车的一个老太太吓了一大跳,直看到老太太用恼怒地眼神看着她时,她才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跳上公交车,往公司走去。
  回到公司给安排的单身宿舍,刘小梅总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拿出手中的名片,看了又看。原来刚才递给她名片的那位谢顶的中年男人叫李布迪,腾先生的经纪人兼公司的营运总监。想起在广场时李先生对自己所说的话,刘小梅决定给他打个电话,如果真的能在腾先生的公司工作,那是多么美好事情!
  电话打过去过了许久才接,“喂!”“您好!我是今天在广场见到你的那位小姐!不……是你见到的那位小姐!”刘小梅有点语无伦次。“你好,小姐!请问如何称呼?”“我叫刘小梅。”“刘小姐,是这样的,根据公司的需求,腾先生需要招考一些学生,当然,招考进来的学生,我们公司会负责全方位的培训与包装,肯定会让每一位学生都成为歌坛新秀的!”“是!是!我对唱歌非常感兴趣,在学校读书时还曾获过奖呢!”“腾先生听了你的声音之后,对你非常感兴趣,我想你到我们公司来发展,一定会有不菲的成绩的!”刘小梅听对方说完,心里实在是太高兴了,可一想自己还不知道到哪去才能找到他们呢?赶紧问道:“李老师,那我到哪儿来找你们呢?”“这样吧,我们今天晚上会回广州,住在蓝天国际大酒店402房,你可以今晚上来找我们!具体的事项,我们到时候再面谈吧!”……
  在公司吃过晚餐后,刘小梅没有告诉任何人,匆匆地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打了辆的士就向蓝天国际大酒店走去。
  敲门走进402房,只见李布迪一个人坐在房间内。见是刘小梅一个人走了进来,李总监起身,脸上堆满了笑容,“欢迎!欢迎!来,坐!”说完起身给刘小梅倒了杯水。刘小梅接过放在茶几上,“腾老师呢?”“噢,腾先生,刚刚累了,在另一个房间里休息,这是加入我们公司的合同,你可以先看一看!”说完,从包内拿出一份合同递给刘小梅,刘小梅接过,粗略地看了一下,主要内容是:公司会全力包装每一位新人,但前提是必须遵守商业秘密和不透露腾先生的行踪。刘小梅看完,想着这合同一签,自己就成了偶像身边的新人了,将来在公司的包装下,大红大紫,那可真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
  刚拿出笔想签上自己的姓名,李总监却将合同拿了过去,笑嘻嘻地说:“别急,合同刚才你也看了,但是出于对腾先生与公司考虑,我们还将会对你们进行三个月的培训,在这一段时间,为了腾先生的安全,你的通讯设备请交给公司保管,当然了,你可以与外界联系,但只能用公司给你提供的电话!”“那现在还可不可以用手机打个电话给一个朋友!”想起将要把手机交给公司了,刘小梅想给那远房表叔打个电话。“可以,但是不能透露你在我们公司工作和现在的地址!”“这!……”“很抱歉,我们这是出于对腾先生的安全虑,今天上午那场景你也见了,我们一时很难处理!”“行!”
  刘小梅给远房表叔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在另一个公司上班了,明天就不再来上班了,她那远房表叔一听,有点摸不着头脑,刚想还问些什么,刘小梅就将电话挂断了。将手机拿在手里迟疑了片刻,然后将手机交给李总监,李总监接过,将手机关机,这才递给刘小梅一支签字笔,刘小梅接过,在合同上签上自己的名字,正还想询问些什么,只见从门外走进来一个青年壮汉,李总监对他说:“你给小刘安排下住处,明天早晨吃过早餐后带她们到培训基地去进行培训!”“是,李总!”青年壮汉说完转过头,客气地对刘小梅说:“刘小姐,请跟我来!”
  跟着青年壮汉来到408房,只见房间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壮汉,见刘小梅来了,客气地打开门,然后礼貌地说:“请进!”刘小梅走进房间,见里面已住了五个女孩了,这时带她进来的青年男人说:“刘小姐,你有什么吩咐,叫门前的这位小肖就可以了,他会通知相应人员的!”刘小梅点了点头,看着青年退出房间,将房门关上,这才发现早先到达的五位女孩正在打量着她,看得刘小梅有点不好意思,可仔细地看了这几个女孩后,发现她们一个长长得眉目清秀,身材凹凸有致。上前打个招呼后,才知道她们也是与自己一样,是被腾先生招进公司的新人,明天一起去参加培训。
  一夜六个女孩叽叽喳喳说了一个晚上,天亮时才睡去,直到传来敲门声叫起床吃早餐了,才一个个睁开眼睛,穿衣,洗漱。
  吃过早餐后,刘小梅她们六个在两个青年壮汉的护送下坐进一台依维科车内,车子一路向前,大约走了三个小时左右才停下,刘小梅她们几个人拿自己的行李,下车。才发现车子停在天皇娱乐城门前,看着她们不解,刚才一路陪送的一个青年壮汉说:“各位小姐,你们的培训科目就在这里完成!三个月后,我会来接你们!”刚说完,就见从娱乐城里面走出七八个壮汉,走近刘小梅她们,然后一人拉住一个就向里面走去。
  刘小梅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推进了一个单间,然后便听到门被反锁的声音。刹那间,刘小梅醒悟过来,看来自己是受骗上当,别人把自己卖了,到现在才知情。想拿电话报警,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在昨晚就被李总监拿走了,找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除了一张席梦思床再也没有什么东西了,就更别说还有电话。
  关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门才被打开,刘小梅刚想冲出去,就被一个青年壮汉抓住手给拖了回来,然后便见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提着袋子走了进来,“哎哟!我的小美人,你可不能跑,我还等着你给我赚钱呢!”说完换了一副脸色,厉声说:“你给我听着,今天晚上你就给我接客,不然地话,我会让阿四他们一个一个上!”说完,刚把刘小梅拖了进来的壮汉淫笑着说:“小姐,我们一定会包你满意的!”刘小梅看着阿四那满脸地淫笑,一阵阵发抖。中年女人从手提袋中掏出一件低胸无袖衣与一条超短裙,说道:“等会将这个穿上,客人会喜欢地!”说完与壮汉扬长而去,然后便传来重重地关门声。
  刘小梅趴在床上哭泣,一切变化得太快,原本的美梦才过几个小时就变成恶梦了。
  没过半个小时,门又被打开了,进门的人见刘小梅还没有换衣服,走过去对着她就乱扯起来,刘小梅吓得赶紧坐了起来,这才看清来的正是刚才送衣服进来的那位中年妇女,刘小梅哭泣着说:“大姐,你放了我吧!”“少费话!给我换!”刘小梅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阿四!”中年妇女对外面喊了一声。“来了!”只见刚才见过的那位壮汉淫笑着走了进来。“你给她换!”中年妇女说。刘小梅一听,吓坏了,“不要啊!不要啊!”“那行,你自己换!”中年妇女不耐烦地说。到了这地步,刘小梅还想有所挣扎,也是徒劳无益,只好哭泣着换上。
  中年妇女看刘小梅换上,这才露出满意地笑容。“这还差不多,早就该这样了!等会客人来了,好生伺候!”说罢,对站在身后的壮汉说:“我们走!”
  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门被打开,一个谦卑的声音响起:“先生,里面请,这是我们刚到的新货!”接着门又被关上,刘小梅感觉到一个男人走到自己身后,刘小梅吓得紧紧地抱成一团,缩在床角。这时只见那男人轻声说:“小姐,别害怕!”一听声音,刘小梅就猛然抬头,当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正是自己的远房表叔时,叫了一声“叔叔!”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起身紧紧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原来啊!眼前的这个男人正是刘小梅在广州开公司的远房表叔。
  说来也凑巧,刘小梅的这个远房表叔刚好到这里来出差,以前出差时,经常在这个天皇娱乐城玩,次数多了,与天皇娱乐城的老板就熟了,今天老板就特意给他安排品尝新货,没想到,这新货竟然就是自己的侄女。当他安抚好刘小梅的情绪后,听完刘小梅的哭诉,这才知道,自己的侄女是被骗过来,刘小梅的表叔立马就报了警。
  很快这个拐骗、组织妇女卖淫团伙的全体成员就全部被捕了,当然刘小梅再也不可能到远房表叔的公司工作了,只好去了广东的另一个城市深圳,在一个电子厂做普通的员工。说到这里,有人就会问,那个被称为的腾云龙的歌星又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啊,那个腾云龙啊并不是真正的歌星腾云龙,而只是一个与他长得相似的人,犯罪团伙正是利用少女们盲目崇拜歌星的这一点,用他来引诱女孩上当受骗。

这是我亲身所历的事情。

下午三点多钟,买了点食品刚从超市出来。

“干什么!”一声呵斥,只见一穿着白色T恤衫的中年壮汉指着一个蹲守在自行车旁的人大声喊道。显然已经被发现,他瞥了一眼,慌忙起身,欲蹬腿就跑,却马上被其制住了。

偷车的是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留着黄色长头发的青年,25岁模样年纪。

“偷车贼,看你往哪儿逃!”壮汉按住他,死死不放。而他从一开始的抵抗到现在痛苦的挣扎,头已被死死的按在地上,那咧开的满是黑色牙质的嘴发出痛苦的叫声。

这是六七月的下午,天气燥热异常,正如这匆忙的聒噪的心绪。这个黑衣服青年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甘愿在这么热的天去冒险。当然,我没兴趣去深究这个问题了。一会工夫,这人流涌动的街道超市已挤满了各色的人,不过当时那青年在撬锁的时候却“无人问津”,显然更多是这个莫名的肢体冲突把他们吸引过来了。

“喂!干什么呢!”一男子从人群中冲出来,使劲拉住壮汉的手,“喂,你干吗打人,快放手。”

“滚开!”壮汉愤怒地推开了他,一只手指着他,另一只手狠狠得掐着偷车贼的脖子,丝毫不敢松懈的样子,“你知道什么!这个家伙刚才偷我的车!”这偷车贼因刚才被摁地上些许时间,脸上已起一个水泡,而那壮汉的手上也起了伤疤,白色的铺满汗水的T恤上隐隐地渗开一滩小小的血迹。

经此一说,大家顿时把矛头转向了被折磨半天的窃贼了。不过,大家也只是义愤填膺了一会,很多明了事实的就匆匆离去了。然而,只要“场子”在就会更多人涌来。

超市门口挤满了人,显然对此营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尽管工作人员一再劝说,但不见散去,反而围观更甚。

这时,壮汉已经松了手,毕竟青年已经逃不了了。

青年整理了已撕破的领口,找到已掉在地上的一包已快抽完的烟,手上布满了被擦伤的血迹,捂着伤口慢慢的抽出一根,低着头蜷缩在一隅,一言不发地抽了起来。

“我说,怎么处理啊。”人群中一个人说道。

“必须报警,这种贼一看就是外地的。平时都是没有工作的痞子,就该进去拘留几天。”人群中一个中年大叔淡淡地说道,带着一脸的鄙夷与不屑。

“我没带手机,你们谁有手机,借我一下,我要报警!”壮汉说道。

一个头发蓬松的蓝衣服男子,脸上长着印痕,像是疤痕。拿出手机递给他,壮汉拨了号码。

终于报了警,在这燥热的天气下,人群依然没有散去,我不时擦拭额头上不断滴下的汗水。而那个青年小偷,依旧一言不发,当然人群之中依然对他满是鄙夷地指指点点,但不会跟他说一句话。

趁着警察没来,壮汉终于不再顾着小偷身边,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歇歇脚。嘴上不时对着小偷骂上几句。

“你们看,这家伙居然还在我手上抓出血了。”说着向众人抬起手臂,那几道被抓伤的伤口和印痕,“你小子,指甲真脏,属狗的啊!”说完看着自己有点破损的衣服,索性一脱,露出一坨肥肉。

底下都是各自议论,颇是市侩的热闹。“这在干吗呢?”我身边一围观的,长着三角眼,带着好奇悄声问我,显然是看见人群刚过来看的。

“我说,大兄弟,你别生气了,这车也没丢。这种外地人无业游民就跟狗似的,很凶又很懒。消消气,来抽根烟,抽烟不?”一个刚路过明了情况的人对壮汉说道,“拘留了他就老实了”。

“有火吗?”壮汉悻悻地吐出一口烟说,“你们知道吗,我在把车停下锁上的时候,这小子肯定已经瞄上了。刚从超市出来,幸亏让我发现,不然这祸水就闯大了。为了追他,东西都散落了一地。你看,这些水果都摔烂了。”指着手上一袋已摔烂的水果,说完却愤地往那青年旁边的地上狠狠得砸去。嘴里琐碎着,使劲地抽上一口烟。

“是啊,现在小偷挺多的,都是外地的家伙。现在治安越来越差了。”人群中一头上裹着毛巾的中年妇女说道,“你知道吗,上次阿有家的电动车也被偷过。”(这里的居民好多是以前一个村的)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偷(小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