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指间小说】纠结

暮春的傍晚,夜风习习,华灯初上。路边的红叶树在霓虹灯的照射下,闪着翠红葱绿。公交车和各种车辆如织地穿行着,人行道上,一对对大学生恋人亲昵地搂着挎着压着马路。
  海川从大哥家吃过晚饭,手里拎着几块洋槐花饼子,悠闲地向家走去。
  路过新开业的海大超市综合楼时,被大楼内传出的的欢快音乐和流水般的人群吸引着。心头情不自禁地产生了想进去转悠转悠的念头。
  说实在的,海大超市综合楼开业没几天,但在海大工作了好多年的海川没有时间和闲心去溜达转悠,尽管每天都要从海大超市综合楼前经过几次,但不买不卖,哪有心思去转悠转悠呢。今天难得有这宽裕的时间,不转白不转,估计转了也白转。海川对自己这想法给逗笑了。
  “路过不要错过,错过就是你的过错!”路边的临时摊贩用小扩音喇叭叫喊着,吸引得海大的学生一拨又一拨地聚拢过去。
  “会叫的猫不逮老鼠!便宜无好货。”海川不屑地从路边热闹的小摊贩前走过,眼都不眨,从容地向海大超市综合楼走近。
  海大超市综合楼里商品琳琅满目,四处张贴着“开业优惠”的宣传海报。从一楼到地下室商业广场,再由一楼乘电梯到二楼百货小五金经营区,海川浏览着观望着。溜了一圈,实在没有吸引自己眼球的商品,海川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出了海大超市综合楼。沿着路边,悠闲自在地向前走去。
  突然,从路边鲜花店里跑过来一个女孩拦住了海川的路,低声对海川羞涩地说:“叔叔,请问……”女孩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海川停止了脚步,惊诧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高个挑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惊异地说。
  “叔叔,请问你一个事,行吗?”女孩低声地说。
  “哦?什么事?”海川在恼海里快速地寻思着。
  “我来找同学,没找着。你能给我点钱吃饭吗?”女孩鼓足了勇气。
  “这……”海川犹豫起来,脑海里闪现着曾经多次遇到的行乞骗钱的事。
  还是在自己上大一的时候,那一年国庆节放假,自己匆匆忙忙地向回家的长途汽车赶路,突然被路边斜插过来的背上背着一个嗷嗷待哺的孩子的中年妇女拦住去路。
  中年妇女可怜巴巴地对海川说:“大兄弟,行行好!给我点回家买车票的钱好吗?”
  面对着如此可怜的妇女和嗷嗷待哺的孩子,海川的心软了起来,不假思索地把自己身上够买回家车票的余钱全部给了那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千恩万谢。海川连连说了几个“不客气!应该的”就赶车去了。
  国庆节过后返校,海川下了长途车向学校不行赶路。从路边闪过一个肩背嗷嗷待哺孩子的中年妇女,她可怜巴巴地拦住海川“要返回家的路费”。海川睁眼一看,天哪,怎么这中年妇女还没要够回家的路费,没有多想,正想再掏钱接济中年妇女。身后被一个结结实实地手给摁住了装钱的布兜。海川扭头一看,原来是比自己早两届的同乡学哥。学哥给他努了努嘴,示意他不要掏钱给那中年妇女。海川有些不解,学哥一把把海川拉得叽里咕噜地向前栽去。
  “咋啦?”海川有些困惑。学哥对那中年妇女说:“我上了三年学,每次都碰到你拦路要回家的路费。三年还没要够回家的路费吗?”
  中年妇女什么话都没说,转身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海川恍然大悟,摇摇头跟着老乡学哥向学校步行走去。
  “大哥,行行好!可怜可怜我给点钱让我吃顿饱饭吧!”参加工作的海川每次赶车出差,都能在车站出口遇到那个身体矮小衣衫褴褛瘦削可怜的老年妇女伸出的脏兮兮的手。第一次他可怜她,就随手给了她钱。多次遇到后,海川的同情心变作了愤恨,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老年妇女靠行乞给她儿子盖了一栋又一栋楼房。
  关于她靠行乞盖楼房的事,还是听车站的同学站长说的,站长同学常年见着她,对她的底细摸得很清。
  “叔叔,行不行哦?”女孩子低沉的声音如同春雷般在海川耳边炸响,海川从沉思中醒来。
  “你没钱吃饭?”海川近乎用审问的语气。
  “嗯!”女孩的声音很轻。
  “那好,我带你到前边的馆子吃饭,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海川被骗得不相信任何行乞要钱的话。
  “这……”女孩犹豫起来。
  “怎么?不饿啦!”海川心里有些猜忌。
  “我只是想向您要点吃饭的钱。”女孩有点偏执。
  “要钱没有,饭我管饱你。”海川有点生气。
  “那……那……就算了”女孩常出了一口气。
  海川有些鄙视这个女孩,把手里拎着的洋槐花饼子在女孩面前晃了晃,“真饿的话你就把这几个洋槐花饼子拿去吃吧!”海川同情心发酵起来。
  “不不不!”女孩连连后退,一转身快速地躲开了。
  “原来是假饿!小小的年龄也出来行骗”心里庆幸自己没有被女孩欺骗,海川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走了几步,海川有在心里嘀咕起来:这孩子和自己的女儿年龄差不多,如果是真的出来找同学,钱被人掏了腰包呢?这么黑的天,这孩子又饿又饥去哪里休息呢?如果遇到坏人怎么办啊?自己是不是太无情了呢?海川心里纠结着。
  “叔叔叔叔!”正当海川为自己的言行纠结的时候,身边传来几个孩子的喊声。海川不由得转过身去,发现那个女孩和几个女大学生模样的孩子正喊着自己。
  海川很纳闷,今晚是怎么啦?
  “叔叔,实在对不起!打扰您了。”女孩和她的同学气喘吁吁地说。
  “怎么啦?难道你们几个孩子都没找到同学,都没吃饭的钱?还是……”海川懵了。
  “不是,叔叔,我们是海大社会学系的大一学生,我们在做一项实地调查。”女孩笑着解释。
  “实地调查?”海川还是不明白。
  “嗯!是这样的,不知道大叔您听说过‘老人扶不起’、‘孩子救不起’、‘好人做不起’、‘帮人帮不起’的社会话题讨论吗?”女孩天真的神气让海川很纠结。
  “听说过啊!”海川略有所悟。
  “我们今晚就创设了这个实地社会调查情景,来调研一下关于这类话题的社会现实资料。”女孩变得很坦诚。
  “哦!是这样啊。”海川纠结的心酸疼起来。
  “大叔,我们选择了您,您不见怪吧。”女孩真诚得可爱。
  “我纠结了一路子了呢。说实在的,大叔被行乞骗钱的人骗怕了。”海川坦率起来。
  “是啊!她的演技不高,估计被您识破了。呵呵呵……”其余的几个孩子笑起来。
  “大叔,看来您是遭遇过很多次街头行乞的事了吧。您能谈谈您的感想吗?”女孩单刀直入。
  “唉!说来话长,但不论怎么样,人都是有同情心的。一旦人的同情心被骗后,人对帮助别人、对做好事这事就麻木了,麻木久了,自然就冷漠起来。这个社会公德的变化过程,用三个字概括:很纠结!”海川很喜欢这群舍身求真的孩子。
  “太好了太好了!大叔说得真地道,真可谓一针见血啊。我们今晚的社会实地调查的题目就叫‘纠结’!”几个女孩子天真快活的如同春天里的燕子。
  “饿了吧,孩子们!叔叔这里真有几个洋槐花饼子,趁热吃了吧!吃饱了咱好有劲再‘街头行乞要钱’去啊!”海川随手把手里拎的洋槐花饼子塞给几个海大的女大学生。
  “呵呵呵呵!给我一块!给我一块!”几个孩子争抢着,快乐得像一群春燕。
  “天晚了,回去吧!以后出来‘街头行乞’要注意安全。”海川叮嘱了几个海大的女大学生,心情快乐地向家走去。身后传来孩子们的“谢谢!大叔您的理解、配合和支持”的道别声。
  海川纠结的心舒朗开来,美丽的霓虹灯照亮着夜幕下的城市。明天会更好!海川坚定地想着。      

      回到家后,我把一天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和父母说了一遍,我以为父母听后会夸奖我帮助了别人。但我却看到父亲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给我解释道:“帮助别人当然很好,但是有的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全都是真的,像那个问你们要钱的阿姨,十有八九是个骗子,还有那个“哑巴”,应该也差不多。他们是靠行乞来赚钱的,来博取你们的同情心。”

      我和同学相互望了望,然后很默契的掏出钱买了一个小挂件。

      在这个快节奏,喧嚣而又浮躁的社会里,到处充斥着这些落魄,卑微的身影。他们或者在地下通道默默磕着头,或者在天桥上拉着悲凉的二胡,又或者,推着音响,从一个个车厢中穿梭。每当我遇到他们时,都会想到那两个在西单遇到的身影,然后在心里默默的想,他们,会是一样的人吗?

      吃一堑长一智,每当我再次遇到行乞者时,都会考虑该不该帮助他。

      当我听到这些回答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的失望,我一方面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为什么要利用我们的同情心,一方面抱着可能父亲想多了的心情,再一次去了图书大厦。

      可是没人能给我一个明确的回答,我听着车厢见呼啸而过的冷风,下了地铁。

      “一个孩子向我求乞,也穿着夹衣,也不见得悲戚,但是哑的,摊开手,装着手势。我憎恶他这手势。而且,他或者并不哑,这不过是一种求乞的法子。”

      “灰土,灰土……”

      但进入大楼后,我们又意外遇到一位“可怜人”。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指间小说】纠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