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海蓝·小说】飞天

《三国演义》中有这样一句感概,就是“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准确表达了主人公内心的那种无奈以及对那些本事高于自己的人的妒嫉。其实类似的话在唐朝时就已经有了,如“既爱妙姬何宠红”。讲这句话的是一位女性,可以这样认为,她是位才华横溢的女子,只是生不逢时,又缺少些自知之明。
  天色微明,妙姬便更紧迫的搂抱住丈夫,她知道,都尉一旦离去,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再转回来。黄都尉翻了个身,就把爱妾压在下面,一番快乐之后,他便要穿衣起来,妙姬赶紧搂住男人的脖子,并撒起了娇,说我不让你走嘛。黄都尉就顺势抱紧了她,说妙姬,我还有许多公事要去办,改日吧,有时间我还会再过来看你。妙姬就逼着丈夫要口供,说官人什么时候还过来?我要你讲准了。黄都尉淡淡的笑了下,他很免强的回了句,说很快吧!
  有些话黄都尉不想与妙姬深讲,原本自己也不想过来见她,可碍于面子,隔三差五总得要过来点个卯。想当初,妙姬的哥哥救过自己的命,与情与理都要更关照她,只是这个女人有才无德,先前夫人在世时,她就争风吃醋,夫人的离去虽然与她无关,但夫人当初却经常与她发生一些不愉快。黄都尉曾经暗示过妙姬,你就是待妾的身份,夫人的待遇不能给你。后来夫人突然离世,黄都尉也曾打算过让步,大丈夫顶天立地,决不可以与妇人一般见识,只是小红的出现,马上就转变了他原来的想法。
  这个小红原本是白居易的待妾小蛮,后来便被他认做了义女,又托付刘禹锡当做他的小女儿嫁了出去,这些事情黄都尉并不知情。小蛮是位非常优秀的女子,心灵手巧,擅常舞蹈,但她的特常却是待人接物,尤其是她有一付宽阔的胸怀。小蛮当初是个穷苦孩子,她经历过许多磨难,所以很多事情都能够看开。来到黄都尉身边,小蛮非常受宠,但她从不欺凌弱小,即使是那些丫环和女佣,她也会当做姐妹来相处。
  当初在白居易身边时,家里的待妾有近百人,如果要是争风吃醋起来,随便一个人马上就可能被老爷赶出家门去,小蛮就是这样认为的。恩爱这种事情,往宽了讲,那属于上天的恩赐,往小了看,也要看个人的本事,男人不喜欢你,责任不可以推给别人,能耐可是藏在骨子里面的东西。来到黄都尉身边,这些东西不用再从头去跟谁学,讨人喜欢有先天的资本和后天的本钱,先天的东西都长在脸上身上,一定要有那连人肉,这是女人的本钱,青春年少就是比人老珠黄强得多。后天的刻苦努力也不可缺少,所有的人都要学会看火候,要能伸能屈,还要忍辱负重,没眼高低肯定不行。
  女人聚在一起最容易互相嫉妒,还容易记仇,似乎不争个山高水低就没办法活下去。其实小蛮在现实中并不和妙姬争宠,但她的表现给别人的感觉却是暗藏杀机,于是妙姬就想尽办法要把她给压制下去。妙姬自己有一套完整的争宠理论,什么不动声色、暗度陈仓,趁火打劫等等,只是她把这些外在的东西都给用死了,结果与男人的关系就越弄越拧。眼瞧着黄都尉住在小红身边就不回来了。妙姬几次去找哥哥商量,她就是要把都尉再从小红的身边夺回来。
  有些事情男人不喜欢参与,尤其是介入女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多数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基本都会转身离开。妙姬的哥哥也不想理妹妹,只是这种事情又看不过去,于是他便过来找了一趟黄都尉,就是希望他能多关照一下妹妹。酒桌上的谈话很愉快,妙姬的哥哥只是以大舅哥的身份关心了几句妹夫,其余的话一句都没有提。饮酒谈天下,回忆品人生。于是黄都尉这才特意回来看望了妙姬,然而就在许多不愉快的谈话之后,就惹出了她前面的那句:“既爱妙姬何宠红”
  面对小男人,这种话可以当做理讲,可与黄都尉讲这些,妙姬她真就不懂得什么是自知之明。黄都尉果然就有些不高兴,他还回头瞧了她一眼,然后穿起衣服,就再也没有理她,直接就去办理公差了。事以至此,也可以看做已经告一段落,只是这个妙姬一个人倒在床上越想越气,越想就越伤心,后来她就号啕大哭起来。妙姬认为,既然夫人已经过世,论资排辈也得把自己扶到前面来,这个小红她有什么资格和我比?她出了那个腰比我细一些,就再挑不出任何长处;她父亲虽然是个御使,可我哥哥的身份也不算低,尤其他与都尉还有着生死之交,与情与理都尉也不该有亲有疏,更不能天天都守着小妖精不来见我。难道小红她就有什么过人的本事?
  这样想着,妙姬就赶紧派人去找小红屋子里的丫环,她要询问清楚,这个小红到底都有什么能耐。消息很快就反馈了回来,其实小红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睡觉,白天她经常把自己关在房里几个时辰都不出来,而都尉也从没有拿她当过外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非常随便,说说笑笑,平时她也不管老爷叫官人,动不动就与老爷挎在一起,有时候还故意撒娇,说自己累了,非得让老爷背着她玩,这个贱货她真不要脸,也难怪都尉就不理了自己,原来是被狐狸精给迷住了,那他就是自愿去寻死。
  小蛮确实经常一个人守在屋里,她有很多事情要做,自己现在虽然嫁了人,可扔掉那许多东西实在太可惜,没事的时候,她就会偷偷的练功,明着不能跳舞,可背地里还可以,有些动作躲在床上就可以完成,弯个腰,劈个腿,她还能倒背过去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在屋子里来回走,这样时间就过得非常快,几个时辰很容易就混过去,主要也是小蛮喜欢做这些事,她还真就不喜欢让谁来打扰自己。其实一个人在家挺好的,可以想清楚许多事情,如果什么时候遇到了,马上就能去处理。小蛮对身边的事情看得非常清楚,都尉府里其实没有几个女人,爹有句话讲的太对了,武官的人品确实就比文官强,他们讲究的是身强力壮,卫国拒敌,床上也不是死缠住女人不放开,但真要是拚博般的玩起来,那就能惊心动魄,无限的感慨,那种感受非常快乐,飘飘欲仙,死去活来。小蛮感谢苍天,她也深刻的认识到,义父他就是比别人看得都远。只是自己现在没有办法能回去报答他,如果可能的话,一定要照顾好他的晚年。在练功的时候,小蛮的脑子一直都没有闲着,她在仔细思考并分析着都尉府里的每一个人,也就是那个妙姬还算是个对手,其余的人都不在话下。小蛮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自己并没有把都尉死命的缠住,可他就是守住自己不愿离开,天天做天天想,还要天天接着谈,他干起那个事来就没个够,还说自己就是和别的女人不一样,还说差别就是别人落了地她却登上了天。小蛮就想不明白了,自己与别人没啥不一样的,女人和女人还能差出去多远?如果说与比别人比跳舞,那她们谁都不是对手,因为她们都是凡人,而自己却是仙。
  练累了,也想够了,可还是想不明白,小蛮就轻轻从胯下抽出头,身子再慢慢的往回翻卷,无声无息中,她就站了起来,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小蛮没想到,她刚刚才站好,忽然就听到窗外有人在高声呼喊,快来人那!大家都来看那!这个女人她是狐狸精,刚才我看得清清楚楚,屋子里明明就没有人,可一转眼她就冒了出来。小蛮侧过身朝窗外看去,原来是妙姬,她怎么来了?于是就打开门走出来,说妙姬姐姐,你这是说谁呢?谁是狐狸精呀?妙姬就有些语塞,说你刚才干什么去了?我一直都在窗户外面朝里面望,屋子里并没有人,可一转眼你就出现了。小蛮淡淡的笑了下,说姐姐,你真是高抬了妹妹,快进来喝口茶吧,你再仔细的看看,不要总这样的抬举我,如果我真是个狐狸精,那也就不在这里修练了,说白了狐狸精那可是狐仙。
  府里许多人都听到刚才的喊声,这时人们就围了过来。小蛮朝众人打着招呼,说大家都到屋里来坐吧,我刚才睡了一觉,妙姬姐姐她找不到我,于是就故意的喊,她就是要把我叫出来。小蛮显得非常客气,她根本就没与妙姬记较,还过来拉住她就要往屋里走,妙姬就低下头,说算我眼光短浅,刚才我确实就没有看见你,我还有事情,改日我再过来。小蛮只得送着妙姬,边走她还在讨好对方,始终都在客气的与她谈。
  只是狐狸精这个话就传了出去,后来连都尉都经常与小蛮开这样的玩笑,说小狐狸精,你给我赶紧过来,再把你迷人的招法全部都使在我身上,我的小宝贝呀,你还成精了呢,我喜欢!小蛮就嘻笑着讲,官人,我的大哥哥!小红可不敢在您面前枉称仙。都尉这才淡淡的讲,说小红啊,再不要说这样的话,其实你就是个神仙,你救苦救难,把我救出了苦海;你善解人意,我心里想的事,你都能看明白;另外你知道怎么体贴人,看到你我心里就喜爱,有时候我就想啊,你要是我的闺女那该有多么好,也不知道刘御使怎么培养的你?小蛮就上前搂住黄都尉,说爹呀,那咱们就算是说下,以后我就给你做女儿了。黄都尉赶紧摆手,说这个话可不敢乱讲,玩笑归玩笑,我这就是不知道该怎么把你稀罕。
  讲完这番话,黄都尉就长长的叹了口气,但他始终都没有再说什么。而小蛮却从中从析出这样的内容,一定是妙姬又背着自己讲了什么,她愿意那样做就做吧,其实搬起石头最后很容易就砸到自己,有些道理自己虽然讲不明白,但如果能经常置身世外,也就是什么都不去想,也不索取,或许那就是神仙。都尉说自己知道怎样体贴人,因为他对自己有天大的恩情,自己就必须要服务于他,就是把自己的命都报答回去,那也无怨无悔。记得有句话是这讲的,“生同衾死同穴”,那意思可能就是报恩的想法,如果有一天都尉他突然离去,自己也可以这样去做,那就能永远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小蛮也希望能与妙姬把关系改善,如果这么几个女人就闹翻了天,那只能说大家谁都不够检点。
  只是这样机会始终都没有来到身边,而都尉他却真就被病魔缠身,似乎很快就要去升天。
  都尉是在一次外出回来时患上的重病,他不吃不喝,还谁都不想见。小蛮几次过去探望,都被卫兵挡了回来,于是她就隔着院墙轻轻唱起了“长相思”:泪水流,血水流,流到江边撞船头,苍山点点愁。情悠悠,意悠悠,望见归途亦始休。夜深人倚楼。
  小蛮平时不经常唱歌,她不是不喜欢唱,因为当初在教坊时,练功的时间太多,而练功的时候又需要寂静,她什么都不敢去想,否则就不容易练下去,那是一件需要用时间来检验的事情,尤其是在初始阶段,那种感受非常痛苦。因此时间长久了之后,小蛮也认为自己不愿意开口了,而有些歌她都会唱,只是不轻易唱就是了。小蛮的歌声委婉凄惨,仿佛如微风那般已飘过墙去,她知道都尉肯定能听懂。生未同时,死可相约,去若梦幻,世世相守。小蛮还想告诉都尉,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除非你把我赶出了府去,否则就是永远都不相见,我也能等到海枯石烂。
  三日之后,院子里面的人突然传出话来,说要小蛮赶紧进去与都尉见最后一面。同时进去的还有几个女人,其中就包括妙姬。有人过来指点着她们,说都尉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了,你们进去之后谁都不许太过于悲伤,另外都尉曾经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说谁想随着他一同上路,就可饮下那杯“断魂汤”。不想一同上路的,都尉也不勉强,还可以给她一份很大的家产,其中也可以包括都尉府。于是几个女人就随着传话人走进屋去。
  都尉已经被抬放到停尸案上,他两眼紧闭,脸色呈现出淡淡的漆黄,但脸上的皮肤却似乎很有弹性,尤其是他的相貌没有发生任何改变,这一点瞒不过小蛮的眼睛,她马上就辩别出来,这就是一场闹剧。虽然还不知道因为什么,可小蛮还是感到了悲哀,都尉他为什么要如此?难道他还不相信自己对他的感情?小蛮双腿跪地,她便轻轻的唱起了,“哭坟调”
  人停在床天已塌,谁肯救命快回答,奴婢也要跟随去,生死相陪丈夫他。
  其他几个女人都瞧向小蛮,或许她们都不会唱,这几个人虽然也都很悲伤,但都没有太过份的举动。小蛮唱到最后,她就站起身来,然后就轻轻讲了句,官人,你待奴家不薄,我心里有句话一直都想对你说,我们生同衾死同穴,就让小红我先行一步,我们奈河桥上见!
  说完这句话,只见小蛮轻轻端起案几上的一杯断魂汤,一扬脖就喝下去,然后她就坐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小蛮也准确的感觉出,其实喝下去的就是一杯老醋。她强忍住情感,这个时个决不能笑出来,否则也就前功尽弃了。
  有人上前询问另外几个女人,说你们几个是否也一同上路?妙姬第一个就讲出,说我就不陪着了,都尉平时也是最喜欢小红。其他几个女人都随着一起讲,我们也不陪着去了。
  几个女人转身刚要离去,突然听到黄都尉的声音,说几位爱妾还请留步!
  众人回过身看时,就见到黄都尉已经坐了起来,他微笑着瞧向几个女人,几呼就是笑着讲,我今天所以要如此这般,主要就是要品味出来,到底谁才够资格做夫人!现在看来,这个身份也只能由小红来胜任了。
  都尉假死考妻妾,小蛮情深性子烈,一碗老醋试真假,拙劣之人要警戒。   

  小蛮始终都没有忘记小时候的那些经历。
  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父母?而自己却什么亲人都没有?后来随着时间逐渐从身边流逝,有些事情便在小蛮头脑中慢慢的清晰起来。有个非常俊美的女人,或者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小蛮不敢确定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个人让自己叫她婶婶,她身边每天都会有许多男人穿梭般的来往,有时候这个刚刚送走,下一个就找上了门来,她们每次在一起时,基本就是吃吃喝喝,显得非常亲热,只是婶婶与客人吃完喝完,她就要把自己赶出来。婶婶每次都会说,咱小蛮好乖呀,你先到院子里去玩,等婶婶先把叔叔哄好了,然后你回来我们就有好吃的了。直到成年以后,小蛮才恍然大悟,婶婶所说的哄男人是怎么回事。记得和婶婶在一个院子里住了很多女人,有时候小蛮就会到她们的屋子里去玩,她也碰到过许多次奇怪的事情,她不能理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那些也让自己称呼她们为婶婶的人,她们都在哄着自己屋子里的男人,其实她们就是和男人钻进了一个被窝里。另外那些女人对自己都不错,随便到谁的屋子里去,肯定都会有好吃的送给自己。
  或许就是因为那件事,于是婶婶就和自己变了脸,也就是从那之后,婶婶才反复说了几次要把自己送人,后来虽然小蛮一再和婶婶认错,可她还是被婶婶送给了吴秋娘。小蛮在回想着往事,记得那次自己是趁着婶婶没注意的功夫就钻到床下藏起来,因为她非常想知道,婶婶为什么不哄自己,而要哄着那些大男人。后来因为小蛮看不到了婶婶的腿,另外婶婶似乎正被那个男人欺负,她叫出的声意非常凄惨,于是小蛮就从床下钻了出来。后来婶婶就说小蛮吓着了她的客人,小蛮却认为是那个客人吓到了自己,因为就是他把婶婶给扒光了衣服,并把婶婶压在身下当马骑,所以婶婶才会那样痛苦。
  送小蛮去教坊那天,婶婶与她讲了许多话,但小蛮只记住了一句,因为她不想留在教坊那里,她只想跟着婶婶再回去,于是婶婶就重重打了她一巴掌,婶婶说,我不是你妈!后来小蛮去了白居易身边,她才慢慢的琢磨明白,那个婶婶其实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因为那天打过自己之后,她哭了,那是小蛮第一次见到婶婶哭,她哭得非常难过、非常无奈。
  从走进教坊的那天开始,小蛮头脑中就有个梦想,如果自己能飞起来那该有多么的好,那样自己就可以逃出去再去寻找婶婶。然而教坊那里根本就逃不出去,那里的大门经常都紧锁着,即使那样,还是有几个很凶的人守在门口,而那里也并不是可以到处随便的去走,几乎所有的人每天只有一件事情可干,也就是在练功。那是个苦差事,稍不随了吴秋娘的意就不给饭吃,也可能就遭到一顿藤条的毒打。练功有时候还会被吴秋娘派去的人给绑到架子上,那嗞味非常痛苦,动不能动,躲没法躲,有时候人几乎就处于半死那样的状态。小蛮很多次在心里求着婶婶,婶婶那!我不想练功了,我就要想跟你回去,我再也不钻到床下去了!小蛮记得自己许多次都是跪在婶婶面前求饶,婶婶求你饶了小蛮吧,如果你再不把我带走,我就会死在教坊这里!然而每次从梦中醒过来,小蛮都会伤心的痛哭一场,她知道婶婶已经不要自己了。
  那些年留下来的美好印象只有素姐,小蛮知道如果没有素姐陪在身边,自己肯定会爬到楼上再从窗户跳下去,那样自己也就脱离了苦海。这个秘密小蛮只和素姐讲过,但素姐就劝说着她,说小蛮,你不能那样做,跳下去你也就摔死了,我不能没有小蛮妹妹!樊素姐姐确实就把小蛮当成她的亲妹妹,这一点小蛮心里非常清楚,所以她就能听懂素姐的每一句话,也包括素姐要她去想办法讨好吴秋娘。
  在练功最艰难的时候,小蛮仿佛就进入一种全新的境界,她发现眼前突然就明亮了起来,那是一种从未见到过的景象,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女人经常在天空中飞翔,她们穿着锦衣秀服,裙带随风飘舞,她们在抛洒着花朵。小蛮觉得那种景象非常美妙,于是她就经常去追逐那些仙女,她会随手接住那些花朵。小蛮喜欢两种颜色,一种是紫色,一种是浅黄色,她专门就挑那些大的花朵来收集,衣兜里装不下时,就会跑回来交给素姐保管,素姐就说要她带着一起去捡。只是素姐她如何都看不到那些仙女,也看不到那些花。于是小蛮就每次都会分出一半给素姐,她嘴里数着,你一朵,我一朵,再给你一朵,我再留下一朵,可你这个要比我的这个大了一点,咱们俩还是再换回来吧。素姐也不和她记较,还说反正都是小蛮捡回来的,你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吧。
  那些幻觉总是随着练功的结束而消失,小蛮非常希望能生活在那种虚幻的世界里,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欢乐,也没有谁再逼迫着自己去练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小蛮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一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她还问起过素姐,说你记不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些花朵?素姐就觉得奇怪,梦幻中的事情小蛮她怎么就能知道?小蛮说我在那边捡了许多花,每次我都要送给你一半,总是我一朵你一朵那样的分。素姐就笑起来,说可你总是把大一点的留给自己,小一点的就给我,反正都是你捡回来的,怎么分都随你的便。小蛮就问素姐,说其实我更喜欢浅黄色的花,可紫色的我也喜欢。素姐就说,其实我更喜欢红色的,粉色的也可以。后来小蛮就专门挑自己和素姐喜欢的颜色捡。再后来的情况就大大的改观,连吴秋娘都觉得奇怪,说小蛮这丫头真就没有看透她。
  那已经是来到白居易身边以后的事情,有一次小蛮把自己心中的秘密讲给了他,白居易就给她解释,说:紫黄灵秀舞,红粉亮歌喉,樊素聪耳目,小蛮通清幽。在那之后,小蛮虽然还经常能寻找到那种境界,可她已经喜欢上更幽深的景色。
  那一年白居易把小蛮和樊素认为义女,当时他讲了这样一句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已经陪不了你们多远了。小蛮当时就觉得再次又回到了教坊,她非常担心害怕,自己心里的事情自己最清楚,其实自己就是想寻找到一个没有恐怖、没有寒冷那样的一个世外桃园,可她又知道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地方。那些日子她又去了原来曾经去过的地方,她重新又去捡了许多花朵,只是这一回小蛮又换了两种颜色,一种是橙色,一种却是绿色,小蛮不明白花朵怎么还会有绿色的?回来之后,她就去找素姐,她要问清楚,这绿色到底代表着什么?素姐也不和她讲话,她只知道哭天抹泪,还说以后就要和妹妹分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于是小蛮就把绿色的花送给了素姐,小蛮仍然还喜爱着跳舞,她觉得黄色和橙色应当差不多。
  自从给刘禹锡当了女儿,小蛮的心情就再次又欢腾起来,她知道自己最缺少的就是长辈人的呵护,如果能重新找到母亲那就最好了!后来小蛮几次想让黄都尉去妓院那里替自己寻找婶婶,她就是想问个清楚,她与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可小蛮却记不得婶婶的姓氏名谁,于是她又想去找吴秋娘,可又不知道这教坊是不是还在老地方,因为教坊曾经搬过了几次,另外她又担心,这个事情会把义父牵扯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谁都不要再去寻找了。
  来到都尉府之后,小蛮始终都认为,只要自己与世无争,只要能巴结住黄都尉,自己的日子就仍然还能好过,因为素姐她不在身边,也只有自己的男人才能保护好自己。小蛮没有想的是,都尉身边就这么几个女人,她们就能闹翻了天,尤其是都尉竟然用装死来检验几个女人对他的感情,这就让小蛮非常难过,尽管事后都尉把夫人这样的身份给了她。
  夜色已缓慢的降临,小蛮扶窗伫立,都尉已经被她打发到妙姬那院去了。小蛮低声在唱响:微风吹过,锨翻了我的青发,带走我的魂魄。黑暗中恍惚来去,不知都隐藏些什么。我只愿迎风起舞,只去看星星闪烁,红尘中乱象起伏,有那么多的可恶,我不愿如此,也不想去奔波,更不要这般的苦涩。
  其实都尉身边并没有几个待妾,算妙姬在内总共才只有五个人。小蛮希望能与妙姬相处成亲姐妹那样,就象自己和素姐,谁都不愿意离开对方,可妙姬她却如何都要争个鱼死网破。其他几个人都属于于墙头草,妙姬喜欢争强好胜,她们就处处都回避着,其实就是谁都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小蛮也想在她面前低下头,可她却要骑到了脖子上来。明明就是都尉自己做的事情,是他自己想选出个夫人,这不是哪个女人能说了算的,可妙姬就讲这是事先做好的扣。都尉与小蛮讲,说妙姬的哥哥与自己是生死之交。小蛮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就经常安排都尉去妙姬的房中过夜。其实小蛮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单,那样她就可以深入到虚无之中去飞天。与那些仙女在一起非常快乐,她们经常翩翩起舞,青影空中荡,水袖随意抛,迎风起舞乐,伴与彩云飘。小蛮认为只有她们才是自己的恩师,因为自己跳的那些舞都是跟她们学的。
  思绪回到现实之中,已经到了后半夜。小蛮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都尉的诞辰就要到了,听说妙姬一直都在精心做着准备,她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看不清现实。小蛮觉得自己最好就是给都尉跳个独舞,因为这是自己最拿手的,只是自己不可以把全部本事都展示出来,留下八分好做人。最好能先找个舞娘来教一教,摆个样子,这样就能全部都交待过去。这个舞技巧方面不需要太精典,欢歌漫舞也就可以了。小蛮觉得就用“飞天”这个名字,舒展大方,又能把自己的性格展示出来,于是她便根据情节的需求编排出四个部分:天女散花、追求幸福、姐妹相亲、共贺新生。
  舞蹈完整的编排好,天色已经见亮了。小蛮非常兴奋,这个舞蹈除了前面那部分节奏急骤了一些,后面的三大段基本就回归于平缓。小蛮合衣倒在床上,她还要把那些零散的部分再加工修改一下。
  忽然有人推门走进来,原来是都尉回来了。小蛮赶紧起身来迎接,都尉就跟她报怨,说我让你来当夫人是管着别人的,不是让你随意的和稀泥。小蛮微笑着扶都尉坐下,就吩咐丫环先去砌一壶茶,她回来就替都尉按摩起双肩,嘴里还与他讲,官人你这是怎么了?都尉就瞒怨,说都怪你,非得要我去妙姬那边睡。小蛮就和他撒娇,说官人大哥哥,是我小红错了行不行!都尉就把在妙姬那里惹的气讲出来,说她我跟嘀咕了差不多快一夜,就这种人她哪儿象个夫人?小蛮就大方的讲,说都尉大哥哥,其实我更想让你把我当成女儿那样的来护着,实在不行就让妙姬她来当这个夫人吧!都尉就赶紧恍起头来,说就是下辈子的下辈子,她也当不上这个夫人。
  倒在床上,与小蛮亲热了之后,都尉这才讲起诞辰的事,说小红,妙姬那边可是准备了一个大型舞蹈,好象是叫“祝寿”,连乐师她们都请好了,是妙姬在领舞,丫环和下人算进去能有十几个人,昨晚上我看了一遍,可我并不开心,我是这要考虑的,你不能让妙姬给压下去,我和他哥哥之间那是另外一回事。小蛮摇了下头,说我不想把她压下去,咱们都尉府总共也没有几个女人,如果我们真要是打成了一锅粥,都尉哥哥你也不能开心。都尉就赶紧点头,说还是小红你想的对,与情与理我也不想和妙姬她就过不去,只是一走近她身边,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气人的话。小蛮没有接这个茬,而是提起要去找个舞娘教自己跳舞。都尉点了下头,说你就照量着办吧。后来都尉就睡着了。
  黄都尉的诞辰办得非常成功,但最露脸的那个人要属小蛮。
  在宴会上,当着客人的面,妙姬大声吵闹着就把她的舞蹈带了上去,她就是要抢着露脸,她把这个场面看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哥哥那些人都来了。小蛮看得非常清楚,妙姬把都尉府里那几个漂亮女人都集中了过去,她这就是要孤立自己。小蛮没敢做出任何表现,因为她们的舞蹈说白了就是群魔乱舞,先不去评价舞蹈的整齐划一,就是那些人本身的素质都不够,那些人还就妙姬算是个跳舞的料。跳舞先要讲求身段,光有个漂亮的脸蛋那可不行,另外舞蹈有语言,编舞时一定要把想要表达的意思想清楚,最后就是配合,总不能大家都去参照对方是怎么跳的。
  小蛮上场时,气氛确实不如“祝寿”那样热烈,但独舞的特点就是看技巧,小蛮只能边唱边跳,她没有请乐师。
  前面那段急风暴雨的节奏,讲的是惊奇的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些撒花的仙女,飘行于云端,她们在缓慢的起舞。惊喜交集之中,人物的身份及时进行了转换,于是小蛮就如同灵魂那般的激动活跃起来。随后就是小蛮舒缓的歌声:
  清空天,万里明,花容锦秀。弄清影,入红尘,飞天轻柔。走访仙境,曲径通幽,江山万里遇金秋。亲朋至,高官拥,小红敬酒。举莲花,四面走,碎步行舟。拜见宾客,莫把杯收,与君还要展歌喉。
  小蛮尽量不把舞蹈往精深里跳,动作基本就是点到为止,可即使这样,还是引起了轰动,尤其是黄都尉,他不断的与身边的人指指点点,他在与人们介绍着刘禹锡,说这个小红就是他的女儿。
  小蛮感觉到非常兴奋,虽然她只使出了两分功力,可她还是觉得血往上涌,仿佛自己就要飘起来那般。这也是“飞天”所追求的那种境界。后来小蛮就仿佛醉了酒一样,她真就觉得自己飘升了起来,那种感觉非常奇特,是两个自己在跳舞,一个在空中指挥,另一个就在下面随意而为。
  在“追求幸福”那一段,小蛮就来到妙姬的身边,她希望妙姬能和自己相处成亲姐妹。空中的小蛮突然发现妙姬身后跟着一个女人,那个人面孔还很熟悉。那个人手中举着一朵黑色的花,她往东指,妙姬的头就朝东看,她往西甩,妙姬的脸就朝西边瞧。小蛮突然回想起来了,她知道这个人就是都尉原来的那个夫人,小蛮看到过她的画象,看样子她和妙姬是结下了仇。
  这种黑色的花朵,普通人连碰都碰不得,谁拿到了谁就会倒霉,尤其是被魔鬼控制住的人,这种人心里只有仇恨。那一段舞开始小蛮的跳得非常滞涩,舒缓的差不多就要停了下来。可在那之后不久,小蛮的舞姿就再次又欢快起来,因为她给夫人另换了一朵花,夫人手中的花就只能是红色的。于是那个空中的小蛮就带着夫人朝着天堂的方向领引而去,这一段情节非常欢快。
  在“姐妹相亲”的那一段前面,小蛮几乎就全都是给妙姬陪着不是,其中包括:跪拜和祈求”,后来她就拉着妙姬一起下了场。这个时候连都尉都站了起来,小蛮认得妙姬的哥哥,他那么英武的人都激动的鼓起掌。
  “共贺新生”这一段就变成小蛮和妙姬的双人舞,小蛮尽量让妙姬来领舞,而妙姬却处处都让着她,仿佛就在菩提树下顿悟了一般。
  最后的收场,是小蛮和妙姬都单腿竖立,另一条腿却朝后上方伸出,两人面对,她们互扶住对方的双肩,就仿佛亲人相见那般。
  其实最后这一段属于即兴安插进来的,事先小蛮根本就没有考虑要如此,她也没想料到妙姬竟然会非常配合,于是在“飞天”结束之后,小蛮就紧紧的拥抱住妙姬,妙姬也拥抱住她,两个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与人善为先,抵住千万言,飞天一曲尽,姐妹手相牵。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海蓝·小说】飞天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