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江南小说】倾心

这个江湖有一个传说,谁看到红色的蒲公英,谁就可以找到自己的至爱。
  莹莹的手掌摊开着,一个红色的细小绒球,静静地躺在那儿。我在柔软的衣带上发现了它。轻轻抬手,看着它在风中婉转摇曳,然后,开始它的旅途,去了未知而遥远的地方。
  我不相信传说,但我羡慕蒲公英的自由。它不属于任何人,在天空中,随着心,飞扬。
  我的记忆是从十岁开始,在那之前,我一直游离在一场飘渺,似是永不愿醒来的梦中。耳边,有一个声音,断断续续呼唤着“倾心”,清脆醇厚。我以为那是我的名字,便牢牢记在心上。
  一阵阵浓郁的带有甜味的清香,唤醒了沉睡的我。清朗的面庞,熟悉而又陌生,落入我的眼眸。我伸手,轻轻抚平他纠结的眉间,展颜一笑,你是谁?
  你,不记得了?反手握住我的手,舒展的眉又蹙起,良久,他轻叹,这样也好。
  顺着他的眼睛,我望向窗外,大片的紫,随着风,卷起一片片紫的波浪。梦中的香味,从紫海洋中涌起,攀爬上窗户,对着我,挥手微笑。他告诉我,那些紫天使,是薰衣草。我的名字就叫熏衣,而这个少年,是我指腹为婚的,邰韶风。
  至于“倾心”,则是江湖的另一个传说。它是一把剑的名字,是一个铸剑大师的杰作,锋利无比。最重要的是,谁得到了倾心,谁就可以称霸武林,独步江湖。
  我不知道,倾心和我有什么关系,也聪明的没有去问任何人,包括邰韶风。他幽深却坚韧的眸,告诉我,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愿此时的我知道。
  名扬山庄,是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因为邰韶风是庄主。这个山庄很美,种满了薰衣草。每当薰衣草花开的时候,飘香了山庄所有的人,甚至于山庄外的武林。
  邰韶风对我很好,是那种刻骨的好。他给我最华美的衣饰,最优渥的生活,我却一点儿也不快乐。一个人,陨落了过去的记忆,看不到未来的画卷,游荡在虚无的现实空间里,怎能谈快乐?
  ——二
  熏衣。
  有人唤我,独有的清醇嗓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邰韶风。
  长长的发丝,和着繁复的衣裙,飘忽间,迷乱了我的眼眸。我转身,勾起唇角。他走近我,凝视我片刻,伸手抱住了我。僵直着脊背,我还是不习惯他的拥抱,尽管温暖舒适。
  熏衣,你还是不快乐。他放开了我,眼里滑过一丝失落。我怎样,才能让你快乐?
  不发一语地,看着邰韶风走出我的视线。他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要怎样才快乐?山庄里的人都很羡慕我,庄主的宠爱,无以复加。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窗外,薰衣草,开得正欢,一簇簇,一丛丛。一张脸,出现在紫色的花丛中,清雅美丽。她直直地看着我,眼中有着我始终不懂得的怨恨和嫉妒。举起一株薰衣草,她一个一个地撕下紫色的花瓣,残忍妖娆。在漫天飞舞的紫雨里,对我露出一抹无邪的笑,离开。
  邰薇,是邰韶风的妹妹。她不喜欢我,赤裸裸的。我不知道理由,因为她从没告诉我,或许,没有理由。起风了,侍女过来替我关上窗户。
  热水氤氲着,一片片薰衣草的花瓣,游弋在水中。我轻解云裳,滑入浴池。室内撒着薰衣草的精油,燃着的香炉,也挥发出薰衣草的味道。屏风上散落的衣物,绣着一朵朵唯美的薰衣草花瓣。我的世界被薰衣草包围着,有一天,我是否也会变成薰衣草?我轻笑,没有人知道答案,在一切未出现在现实里时。
  我的睡眠极好,这几年来,我从未失眠过,即使在最忧伤失落的时候。侍女吹熄摇曳不安地蜡烛,我沉沉陷入梦的怀抱。
  红色的细小绒球点缀了寂静的天空,淡淡的阳光,透过绒球,散发出温暖的味道。我被红色的蒲公英围绕着,看着这些可爱的绒球,落在我的发上,肩上,衣袖上。快乐的旋转着,我仰着头,灵魂似乎也随着蒲公英飞走了。
  第一次,我笑着从梦中醒过来。之前的梦,都是一些凌乱的痕迹,充斥着大片大片的忧伤,让我在现实与梦境间,醒转不过来。
  我伸出手,在虚无的空气中握紧。我不想再失去我的梦,我要在漫天的红色蒲公英里,跳一支心灵的舞蹈。
  留了封信给邰韶风,告诉他,我要去寻找红色的蒲公英。
  挣开薰衣草香味的挽留,我在一个无月无星的夜晚离开名扬山庄,没有带走任何东西。我不知道,我的离开,会不会让我寻找到快乐,但至少,有人会快乐,比如邰薇。
  ——三
  又一次,我在梦中看见了满天的红色蒲公英。醒来后,看到一张同样清朗的少年面孔,却不是邰韶风。
  他是莫无痕。
  我把江湖想象的太单纯了,然后,就显得我太单纯了。离开名扬山庄后,没多久,我遇上了拦路打劫的,碰巧,路过的莫无痕救了我,带我回了他的家。
  这里和名扬山庄完全不同,连空气都充满了自由的味道。我看见了白色的蒲公英,漫山遍野的,翩跹在阳光下。我抛下一切,在山间奔跑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笑得没有丝毫顾忌的,我对着莫无痕,讲了我的红色蒲公英的梦。他只是拍着我的头,微笑着,没有言语。和邰韶风的深沉不同,他是一个很温柔清润的人。
  几天后,当他拉着我到后山时,我惊呆了。微风中,一切摇摆的蒲公英,都穿上了红色的外裳。我捻起一个淡红绒球,看到指尖遗留下红色颜料的印痕。
  没有去追问莫无痕,是如何做到的,只是,单纯的享受在这种感动中。背后的拥抱,我没有拒绝。只是,那一瞬间,我想到了邰韶风,和那忧郁蹙起的眉。
  隐隐地,心痛了一下。我闭了眼,这些天,我一直在努力地忘记名扬山庄,还有邰韶风。既然离开了,就没有必要去怀念。身上薰衣草的香味,渐渐淡去,却仍坚韧的萦绕。虽然,我开始失眠,夜夜惊梦,但我仍很快乐。
  莫无痕,我们成亲吧,好吗?望着悠悠舒卷的白云,我认真地对莫无痕说道。也许这有些唐突,但我想开始新的生活,没有邰韶风的生活,单纯快乐。
  好。回答地很干脆,我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像是纠结的东西。或许,是太突然了吧。
  一拜天地,我开始后悔,二拜高堂,我揭开了红盖头。忍着心痛,我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我不能对不起邰韶风,我是他的未婚妻。
  对不起,我敛着眸,不敢直视莫无痕受伤的神情。
  哈哈!熏衣,你终是后悔了。可惜,晚了,你现在已是我的妻,再不是名扬山庄庄主的未来夫人。疯狂的笑声从莫无痕的胸膛里迸发,他捏着我的下巴,一字一顿地对我说。
  你知道我的身份?心开始一半一半的粉碎,这些日子的快乐,尽是虚构出来的。我还傻傻地陷了进去,无法自拔。为什么?
  为了倾心。少年的眼,恨意陡涨。
  ——四
  偌大的江湖,薰衣草,只有名扬山庄才有。我的一身,是薰衣草浸出来的味道。试问,世间唯一的熏衣,不是名扬山庄庄主未来夫人,还会有谁?
  从莫无痕的嘴里,我再一次,跟倾心扯上了关系。
  我没有去问缘由,我怕背后的真相,让我承受不起。
  名扬山庄,我还是回来了。不是未来庄主夫人,也不是莫无痕休弃的妻,而是一名献赠的舞姬。莫无痕要把我献给邰韶风,博取他的欢心,因为,他要娶邰薇。
  一袭浅蓝色的舞衣,华美绝伦,同色的面纱,遮住了我的面颊。轻快地的音乐开始在空气中流淌,掂着脚尖,我轻扭着腰肢,滑进舞池。我冷冷地眼神,从莫无痕身上扫过。眼角的余光,看见邰韶风正坐在他的身旁。低垂着眼眸,不敢直视邰韶风。他对我太熟悉,我想,一个眼神,也足以让他认出我。
  旋转,飞舞。我倾尽一切,去跳这一只舞。也许,这一生,都没有机会再跳了。音乐将尽,我踩着节拍,手抚过发髻,拔下我特意插在发上的钗,在揭开面纱的瞬间,狠狠地,划过我的左脸颊。
  鲜血,流淌不停,沾湿了衣角。我对着莫无痕,冷笑。他想让邰韶风颜面无存,我偏不让他得逞。满脸的鲜血肆虐,狰狞恐怖,还有谁,认得出,我是熏衣,那个绝美出尘的女子?
  在我倒地的一刹那,邰韶风,竟然冲了过来。我对着他,轻轻一笑,宛若我苏醒初刻时。
  你真傻。睫毛的剪影,遮住了幽深的眸,我看不清他眼中的情愫。他抱起我,一脸慌乱,带着我离开众人视线。
  越过他的肩,我看见莫无痕的脸上,竟然涌着痛楚。我苦笑,讥讽我的异想天开。钻心的痛袭来,我闭上朦胧的眼眸,晕了过去。
  ——五
  师兄,我把倾心托付给你了。一个绝美的女子,满脸的泪痕,眼中却闪着某种决绝。
  师妹,你不要做傻事。师妹!
  那女子快速拔出一把剑,不犹疑地插在了自己的胸膛。一抹微笑,缓缓绽开。相公,我来陪你了。
  心剧烈一颤,我醒来,脸上洒满了湿润的液体,浸湿了包扎好的伤口。莫名地,我对梦中女子有着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熟悉感。
  淡淡的香味,钻进鼻翼,是久违了的薰衣草。我打开窗户,想看一看,紫色的海洋涌起的波浪。一抹意外的身影出现在我的窗外,是莫无痕。
  很想,对他笑,嘲讽的。可惜,动一动,脸颊就是钻心的痛。
  你以为他是爱你,才不会介意吗?他盯着我,冷冷地眼神,闪着不顾一切地残忍。别傻了。
  是啊,我是很傻,不然,也不会喜欢上你。在心里,我默默回应着。在红色蒲公英飘飞的那一刻,我相信了那个传说。
  你父亲从我爹手中抢走了倾心,你是他唯一的女儿,只有你知道倾心在哪里。讽刺的笑意浮上了他的唇角。他留你在身边,只是为了倾心而已。
  那你呢?为什么把我送回来?你不是也想要倾心吗?我忍着痛,不顾撕裂的伤口,沁出滴滴鲜血。
  冷笑,突兀地停留在莫无痕的脸上。他深深地看了我一会,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他爱你,我看得出来。邰韶风低沉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只是,仇恨蒙蔽了他的眼睛。
  我转身,看见他好看的眉拧了起来。不要再说话。他拉过我,重新给我处理伤口。
  拿过旁边的毛笔,沾着墨。倾心在哪里?字迹飞扬,透出我的急迫。灼灼的眼睛紧盯着他,以防他再次逃避,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你的名字。沉思良久,邰韶风才开口。你就是倾心。
  我愣住,没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回答。我忆起,睡梦中那一声声“倾心”的呼唤,那真的是我的名字。可是,那个传说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梦中的女子。
  我娘是怎么死的?泪,滑下,滴落在纸墨上,晕开了字迹。
  殉情。你爹因为倾心的传说,被武林人士围攻而死。你娘将你托付于我爹,她的师兄,然后,就……邰韶风眼神飘入窗外的薰衣草花海中,不再言语。
  ——六
  从那天以后,我不再见邰韶风。我知道,他经常默默站在门外,我却从未打开过门。每天,我都捧着薰衣草发呆。我的脸已经开始结疤了,突兀地疤痕,在润白的脸上,狰狞横行。这个疤会随着我对邰韶风的歉疚,跟我一辈子,我不会再美丽。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然后停在了门边。我看着门框上影印的身影,等着他离去,一如往常。
  邰薇,要嫁人了。声音停顿了一下,嫁给莫无痕。
  我啪的一声打开门,离去的背影停留了一瞬,逐渐远去。我疯了一样,跑进邰薇住的院落。
  耀眼的红,那样妖娆,邰薇正在试喜服。你终于来了。她微微一笑,带着看透一切的洞悉。
  熏衣,不对,是倾心。挥手遣退屋中的侍女,她走近我。我恨你,是刻骨铭心的恨。
  你知道吗?我本来很幸福,哥哥很疼我,爹爹也宠我。我以为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孩。她自顾自地倒了杯水,继续说下去。可是,你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我爹为了你娘,杀了莫无痕的父亲,他自己也重伤而亡。我哥呢,眼中只有你,再也看不到我的存在。
  依旧微笑着,却有着晶莹的泪滴,在邰薇脸颊上流淌。哥哥把整个山庄清空,种满了薰衣草,只是为了让你睡的安宁。他忘了,我喜爱的蔷薇。你知道吗?我围着被杀死的蔷薇,哭了好久好久。
  我不知道如何安慰痛哭的邰薇,她从没在我面前哭泣。我环住她的肩,试图抱住她,却被她推开了。
  我不要你可怜。抹去泪痕,她又恢复了平日的张扬。你抢走了我的爹爹和哥哥,这次,我不能让你抢走无痕。
  我摇头,在婚礼中,揭开盖头的那一刻,我就决定不再喜欢莫无痕。可是,他不是真的爱你,他是为了……
  为了倾心,为了报仇吗?那又怎样,我不介意。邰薇将凤冠稳稳地戴在头上,对我来说,无痕就是我的倾心。为了他,我不惜一切!
  突然间,发现自己的理由都不再存在,她是爱他的,我没有立场去反对。看着专心试戴凤冠的邰薇,那一刻,我很羡慕她,希望她可以幸福。
  ——七
  今天是邰薇和莫无痕成亲的日子,名扬山庄早已张灯结彩。
  从睁开眼开始,我就觉得不安。按照常理,此刻,山庄内应该很热闹。可是,这里诡异的安静。
  空气中,隐隐地有着鲜血的味道。我一个激灵,推开门,就往外面跑。
  地上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血渍还没有干透。顺着淋淋的血迹,我穿过庭院,奔过后山,到了薰衣草田中。那里,莫无痕和邰韶风正在对峙,他们各自身后都有着一群人。我看见了邰薇,站在他们中间,脸上流淌着绝望的茫然。
  为什么,不等和我成亲后?一步一步地,邰薇走到莫无痕的身边,在莫无痕还没反应过来时,狠狠地将身体插进了他手中的剑。我恨你!缓缓地,身体坠落,染红了薰衣草紫色的花瓣。
  不。我大叫一声,抱住邰薇。
  倾心,他的父亲是害死你父母的凶手。手指着莫无痕,血从嘴角一股股溢出。哈哈,莫无痕,你不是说报仇吗?倾心,杀了他,为你的父母报仇!

摄影">婚纱摄影 薰衣草象征着爱情的美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薰衣草的爱情传说,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小编下面为大家献上关于薰衣草的传说吧,让我们在炎热的夏季一起来个爱的告白。

薰衣草象征着爱情的美好,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薰衣草的爱情传说,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故事,小编下面为大家献上关于薰衣草的传说吧,让我们在炎热的夏季一起来个爱的告白。

相传很久以前,天使与一个名叫薰衣的凡间女子相恋。天使为她留下了第一滴眼泪,翅膀也为她而脱落,虽然天使每天都要忍着剧痛,但他们很快乐。可快乐很短暂,不久之后天使被抓回了天国,删除了那段他与薰衣的快乐时光,被贬下凡间的天使化成了一只蝴蝶,去陪伴着他最心爱的女孩。蝴蝶每天都陪在熏衣身边,但熏衣依旧傻傻的在原地等待,最后,肝肠寸断的熏衣化作一株小草,每年开出淡紫色的花。风一吹,花瓣便飞向各地,去寻找那个被贬下凡间的天使。人们叫那株植物“薰衣草”。

图片 1薰衣草婚纱摄影,拍婚纱照理想的选择。薰衣草,一种馥郁的紫色小花,它没有玫瑰那般浓烈的情绪,也不像百合那般过于淡然,但是它的美却深深吸引着每一个人,让你无法忽视它的存在,那淡淡的芬芳仿若是初恋般的心情,久久萦绕在心头,令人深深痴迷。如此浪漫的小花,有着一个美丽的花语——等待爱情。图片 2 许是因为它来自浪漫之都——法国的缘故,与生俱来就散发出独特浪漫气息,令每个人都对其向往不已,尤其是喜欢憧憬的女孩子们。在每个女孩的心中,都有那样的一个梦,梦想着最爱的人在紫色的花海中留下珍贵的影像,那一定是一件很幸福,很美好的事情。于是乎,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婚纱照的取景地选在了薰衣草庄园,让甜蜜和爱情这里得到最完美的记录。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倾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