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江南小说】九阙歌 ——【江南小说】美高美

1.第一夜
  彼岸花,开不尽曼陀罗的忧伤
  
  彼岸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注定不再相见,前世的缘,今生的劫,冰层之下,如醒的睡颜,她明眸,是谁的期待?
  千年的幽闭,曼陀罗即将开满黄泉陌路,他是否还会记起,曾是她,亲手将他禁锢?
  雪,坠落在避尘寒潭,梅香萦绕,她缱卷青丝,一杯薄酒,清凉、甘涩……
  他的双眸紧闭,犹如忘世,只与她知,不过等待!
  他是魅鸾,魔界之王,而她,她是风颜,神界圣女。
  她素手纤纤,抚着冰冷寒潭,朱唇轻启,你可有见,忘川河畔、盛放的曼陀罗华?她笑,落雪成伤,禁不住一丝悲悯。
  魅鸾,曼陀罗开,你便归来,我却该何去何从?
  
  缠绕的藤蔓,如火的花朵在黑夜中竞相盛放,妖艳的地狱之花,它来自深暗的地底,死亡与黑暗并存,铺满黄泉之路。
  她转身,月是朦胧的月,孤鸦悲凄,湿冷的寒气不由的袭来,翠色的狐裘依然难驱刺骨的寒。
  她突然忆起他曾说过的话“风颜,我要为你,坐这三界唯一的主,我要这三界,唯我独尊!”她不敢再忆,只是转身,月光锦瑟,她不曾见,那寒冰之下,一双紫眸微启,他深邃眸底,血色黄泉!
  
  2.第二夜
  三生石,曾记谁几世柔情
  
  依稀还现,她眼底悲伤,他独坐潭边,落梅寒香,那杯梅花酒,是她为他斟,年复一年,转瞬便已千年。他执杯,一饮而尽,抬头,月夜雪纷飞……
  他只言道,魔渡众生,千年未变。
  孤独月下,悲雪寒潭,他紫眸闪烁,眼底,是妖冶的红色,那是只在地狱开满黄泉的曼陀罗华。
  风颜,千年已过,彼岸花开,你再奈我不何!他的指间,是她的微笑,飞向奈何桥畔。
  奈何桥,三生石,夺了谁几世记忆?
  她立于三生石前,想不起前世爱恋。她俯身轻抚光洁石面,不过一颗石头,夺了她的情,她是他等在轮回里三生三世的痛。
  他是魔界之王,她是神界圣女,注定纠缠几世。
  他返魔界,却没有听见,她唇间轻语,魅鸾,我要怎样才能将你忆起?
  
  
  
  3.第三夜
  相思泪,怎奈黄泉路相远
  
  她静默不语,听着神的旨意,早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她会被抛弃。
  他们是神,怎会允许她曾与魔有染,她不说话,听见来自神界的声音:
  圣女风颜,千年来于避尘寒潭看守魔界魅鸾,今魔苏醒,因圣女风颜曾与魔有染,今往不许再踏神界半步,永留寒潭,并受相思泪一颗…
  一滴相思泪,从此泪相思!
  相思泪,又称夺魂珠,顾名思议是要她的命,风颜笑,不过一命罢了,我三世记忆皆丢,又何顾这卑微性命?
  寒潭深远,只有她一人成伤,身前那株梅树寒香依旧,她守了千年,终究是要被神抛弃。
  风起,雪落,她服相思泪入腑,眼泪轻划她低垂的明眸,只那么一瞬,她看见他,黑色风衣立在她的身前,她听见他说,风颜,我是魅鸾。
  他说,风颜,我是魅鸾。
  仿佛一个千年的梦,当她醒来,天翻地覆。
  火红色开满遍野的妖冶花朵,他说,风颜,你看,落了千年的曼陀罗又开了……
  她看着他,眼神专注,眸子里清澈无比,无数曼陀罗华铺成一片血色地毯,她的发间,一支淡淡梅枝,魅鸾,为何不让我去死?
  这一世的恋,是他们的缘,亦是他们的劫。魅鸾俯身,轻吻她眉,风颜,神既已弃你,为何还要那么执迷,随我回魔界可好?
  妖艳如血的曼陀罗华开满彼岸,她默默不语,似是一株明媚洁白的寒梅。
  魅鸾,我已忘你三世,我们注定缘灭三生,你又何苦强求?
  彼岸花,开彼岸。花开时看不到叶,有叶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4.第四夜
  断肠草,三生石上的记忆轮回
  
  传说有一种草叫断肠草,它可以另人恢复记忆,但食断肠草必会在三日之内暴毙而亡。
  
  忘川彼岸,她静然而立,这地狱唯一的花,曼陀罗的忧伤,孤单开满彼岸。如何、如何在万花丛中寻找唯一一株记忆的草?
  魅鸾,风颜忘你三世,这一世定要永世记得你!
  指间的轮回,破碎的回忆,那是他们三世的爱恋,寒梅树影,等在轮回最初的瞬间,彼岸无花。
  避尘寒潭,魅鸾不见,她低垂粉黛含羞眉,素指纤弄影,一杯梅花酒,梅香阵阵,记忆若新。她说,魅鸾,我想念那株梅,你可愿为我摘一支?于是,他来于此。
  一支梅寒香,雪依然在落,他紫色瞳眸幽然而动,彼岸、忘川……
  他急急而归,站在忘川河畔,那个女子笑靥如花,对他说道,魅鸾,我记得你!
  寒梅忽落,零落满地的芬芳,他听见她说,魅鸾,我记得你。
  断肠草,三生三世记忆轮回,风颜,你支我离开便是为了这一株记忆的草?
  她笑的极美,连妖冶的曼陀罗都失色,魅鸾,我记得你,在我三世轮回之中,我不悔。
  梅香四溢,有一种香,忽然飘满彼岸……
  
  5.第五夜
  记忆花,千年的命定之缘
  
  一朵朵似比曼陀罗还忧伤的花,在奈何桥的彼端忽然全数绽放,淡蓝色如天空般灿烂,它们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记忆花。
  只有一株断肠草,只开一次记忆花,花开只三天。
  她对他笑,魅鸾,你看这是我三世的记忆,我终将你想起。他拥她入怀,眉间却无笑意,风颜,我曾答应过你,要把这三界送于你,你怎可这般傻,只为三世记忆,舍弃生命?
  记忆花,三世情!
  第一世,她是凡世公主,他是魔界之王,人魔相爱,天地不容,他被困幽谷,她被迫远嫁.刚烈如她,怎肯嫁于他人,嫁衣如血,她坠落悬崖,一滴泪,红了遍野草原……第二世,她是星宫一株寒梅花仙,他是魔界之王,他等她转世,再度相遇,谁料天早知因果,逼她绝路,奈何桥上,一碗孟婆汤,断了两世记忆……第三世,便今生,她是神界圣女奉命守护避尘寒潭,他是魔界之王,再度相爱,他誓要逆天,要这三界臣服于他,目的也不过能与她永世不分离,但她是圣女,注定要听命于天,是她亲手将他幽禁在极地冰层,千年花开,彼岸重生……三世记忆,三世花开,奈何桥畔三生石,记忆花,只开三日,亡天涯!
  
  6.第六夜
  忘川河,渡不过命定的劫
  
  记忆花,花开只三日,花落颜倾尽。她的生命,寄于奈何桥畔那淡蓝色美丽花上,花落,人亡。
  千年的等待,三世的爱恋,他怎会就此放手?
  这一夜,已是记忆花盛放的第二夜,他要如何、如何留住将要逝去的它们,留住将要离开的她?
  寒潭冰上,她对他笑,魅鸾,你看,这寒潭是我们这一世记忆千年的见证呢。
  她抬头,看见朦胧月,这里有唯一的景,是雪花伴着月色飘然而降,寒梅花香,她忽尔忆起,自己的前世,是梅仙……
  他只是拥她在身侧,静静看那一片天,风颜,为了你,我要逆天!
  他怒,整个寒潭在动,坚固的冰层瞬间融化,点点落梅萦绕在她指间,有一种叫作悲痛的东西填满她的心房。
  她看见他,为她独闯神界天空,黄泉彼岸,忘川河畔,那些妖冶的地狱之花,亦是死亡之花!
  她终是做不到,亲手将他毁灭,她是圣女风颜,她更是神界之王的女儿,该怎样选择才能让自己摆脱这劫难?
  致命的一击是她挡在他的身前,鲜血是盛放的曼陀罗华……
  对不起,魅鸾,我终是没有勇气背叛他,我不能背叛他,但是也不愿、不愿背叛你,所以……所以……我只有一死,来平息……魅鸾,回到你的世界去吧,不要……不要……再想着逆天……
  不!他紫眸闪烁,风颜,我要你永远留在我身边……
  终是渡不过那一场命定的劫,是吗?风颜眼泪微笑,仿佛又看见奈何桥边那些美丽的记忆之花,魅鸾,我没有忘记你,未来也不会!
  
  7.第七夜
  
  奈何桥,记川轮回里永世的情
  大片大片火红色的曼陀罗华肆虐开满黄泉,她终也将离去,这地狱里的火照之路,如血夺目耀眼,是她命中的定数,是他们三世轮回命定的劫。
  奈何桥畔,她翠色身影孤单而立,青石上映满她的悲伤,她看见自己躺在血色的曼陀罗之上,躺在他的身边,她听见,他说风颜,我答应你,回到我的世界,我们一起回去!
  她的泪滴在三生石上,变成一颗红色的珍珠,埋进了土里。
  魅鸾,风颜要离你而去,这是永世的离开。魅鸾,你可做好,永远失去我的准备?
  她的脚步轻盈,奈何桥,锁不住她的记忆,三生石,断不了她的思念,就此、殒灭吧!
  一记记川水,前世今生,生生不忘,魅鸾,是否我还差你一句错开三生的话,我爱你……
  她看见他抱着自己的身体走在无尽的黄泉路上,她离他越来越远,那是她的灵魂远渡彼岸,永生记忆,流转轮回。
  他们终不会再见,即使世世轮回,她不再是牵绊他命运的劫,而他也不再,在她的世界里出现。
  避尘寒潭,融化的潭绿水盈盈,是他重新聚集所有力量将她封在水中,凝固了冰层,她的睡颜永远留在寒潭之下。魅鸾苦笑,风颜,你看,你千年封我于冰层,而如今却换我将你容颜永固,这寒潭永为你留!
  他转身,身后落梅成雪,他道,风颜,我定要逆天,不管经历几世轮回,我都要找到你!
  
  那一夜,天终于亮,谁遥远彼岸的等候,在侯鸟的旅程里片片飞洒在天涯。
  最后一次,他经过她曾走过的路,奈何桥畔,三生石边,记忆花早已凋谢,他的泪落在三生石上,滑落土中,他看见,有一株翠色美丽的植物从地的生出,越长越高,无数粉色花朵竞相开放,那花,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魅颜”。
  他听见她说,魅鸾,这是我们两个人的花,它的名字叫做魅颜。他听见她说,魅鸾,我爱你!
  奈何桥,三生石,魅颜花开,是永世的盛放,他紫眸里,她巧笑颜兮,三世的记忆轮回,是永世的记忆花开!
  转身,离开,魅颜花艳,彼岸,曼陀罗花依旧烂漫,彼岸花,天涯花,曼珠沙华……
  
  七夜的故事终于结束,盛开在三途河畔,忘川彼岸如血花朵,依然妖冶夺目,每一夜都诉说着一个传说,彼岸,是谁的前世今生,等候在奈何桥畔,三生石边?
美高美,  那株美丽的魅颜,记忆吹蓝天空,是谁在万世轮回之后,开满枝头?

楔子:七夜之末,缠青丝难断世世情
  
  七夜已逝,恍惚几世轮回,重影覆满斑斓青石的奈何桥上,唯一一株谢败千年的记忆花残香犹存,连同那株粉色妖娆的魅颜,在记忆吹蓝天空之后开满彼岸。
  再也不见那寒潭冰层之下,绝美女子的笑颜,一袭黑色风衣而至,等在轮回里千年万世的男子,他嘴角魅惑的弧度是在为谁上扬?
  寒潭月魅、冰冷雪落、梅散幽香…
  这是唯一的景,为她明,为她落,为她绽!
  那个如夜般孤独且冷魅的男子静静驻立在寒潭之边,眼睛注视着沉睡在冰封之下绝美的女子,风颜,我是魅鸾,你可有听见?满目的柔情皆是为那潭底冰封的人儿,他黑色风衣下,藏了多少痴情,纠缠几世的爱终是抵不过一个宿命字。
  三世轮回皆错,千年阻隔,待她忆起时,记忆花逝,玉殒黄泉,如今又要受这千年牵绊,永世轮回!
  他眸中,万般柔情皆是为了那个他深爱几千年的女子,他的风颜,被神抛弃最终还要坠入轮回受永世之苦的女子。
  他永远不会忘记她说过的话,她说,魅鸾,我没有忘记你,未来也不会!
  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在坚固的冰层上,他的话那么坚韧,如同千年凝固的冰一样。
  风颜,你看你多傻,你为他们神界做了那么多,可是他们是怎么对待你?他们抛弃了你,那是你的父亲-高高在上的神界之王,可是他做了什么,他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打入了轮回!
  风颜,这一世我定要找到你,我用整个魔界起誓,若天依然阻止,那么我定要逆天,做这唯一的霸者!魅鸾转身,眸底是耀眼的红色,铺满黄泉之路,难见的笑从他的唇边绽开,魅惑而邪肆,风颜,你看见了吗?
  曼陀罗又开了…
  如血般铺满黄泉的曼陀罗华不在是这幽暗地狱唯一的花。三生石旁,曾是谁用几世爱恋,感动阴霾,魅颜花开,花开千年。
  魅鸾,我要你回到你的世界,你不该为了我,再动邪念!
  缥缈一缕青色,恍惚是那人魂聚,只是他早已离开,冰层之下,一滴温热的眼泪莫名间从那紧闭的眼角滑落,瞬间融化整片冰封!
  再见,一舞名动天下!
  
  (一):一阙渭城舞,倾颜笑靥眸中泪
  
  清秋含韵,菊芳自赏,却是渭城难得盛景。这天下谁人不知,渭城墨菊乃菊中之王,更是这渭城最美的景,如今秋韵正浓,前来赏菊的人亦是络绎不绝。
  名花是景,舞花仙子更是一景。
  这渭城菊花节有个特别的地方,那便是每年菊展当日,都会有选一位绝美的女子花海中央献舞一支,作为舞花仙子,共祝渭城繁荣昌盛!而今年献舞的则是独居渭城南湖水榭居的主人,名唤绝尘,人如其名,肤白如雪,面若桃花,冰肌似玉,黛眉樱唇,便是那绝然尘世的仙子般翩然于世,傲立花间。
  花展广场,络绎不绝的人群,五颜六色的菊花,不知谁大喊一声“舞花仙子来了!”众人纷纷望向一端缓缓而来的花车,一位身着青色纱裙的绝美女子翩纤起舞而来,她的周围满是盛放的各种名贵菊花,其中最数中间环女子一圈的墨菊高贵美丽。
  花车向广场中心靠近,车中女子忘我的舞着,冷漠绝然的表情,空寂却充满悲伤的眸子,她的世界仿佛容不得其他,只得尘世沧桑,万般轮回!她的世界只有舞蹈,她的世界之外,混沌天外,仿佛都与她无关。
  那是怎样熟悉的景,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挥之不去的梦靥。落雪的月夜,梅香的雪夜,冰层之下沉睡千年的绝美女子,恍惚间她的脑海又是无数的画面:鲜红的嫁衣,如血耀眼,高崖坠落,一滴血,染万里草原。阴暗地底,火照之路,逆天、冰破、箭矢…她为他亡,魂断奈何桥,三生石,魅颜开!
  ……
  起舞花间,她忘却一切凡尘,只记得,那些梦里纷繁扰她十九年的景,美的景,伤的景。
  “看,舞花仙子怎么流眼泪了?”人们随声望去,几滴清泪从她眼角滑落,这位来自人间的仙子舞出了千年的悲伤,舞尽了一生的泪水。
  魔冰玄镜,当他看见那镜中忽然盛放的满树魅颜,当他感受到那来自人间最美丽的舞者之泪时,他就知道,是她,是她回来了!落雪寒梅,冰上,他独坐饮酒。一杯梅花酿,他该是离开魔界了,风颜,魅鸾此去定要将你带回,永远不再放手!
  
  (二):二阙青裙念,忆锁画阁镜千年
  
  水榭花香,鸟欢鱼游,好不自在,她倚窗而立,眉目间几丝淡淡的愁丝,青色的衣裙格外美丽。昨夜的梦,又是那缠她多年的梦,模糊的景、模糊的人,她听见有人在喊着“风颜,风颜…”
  可是她不知道,风颜是谁,她的头会痛,心会痛。水榭前,粉色小花骤然开满一园,小路上,湖岸,粉色的花朵异常夺目。
  绝尘置身粉色花间,又是无数的画面晃过眼前:月夜梅雪、火色花朵、青石古桥、粉色花树,她听见一个声音,如魅如惑,风颜,我是魅鸾!粉色花儿倏然失色,绝尘站在花间,绝色容颜撞进他的眸。
  紫色的眸,火一般炙热的情。她听间他说,风颜,我是魅鸾。
  陌生的人,却有熟悉的眸,她于他是千年分别苦痛的爱,他于她,却如同路人太过匆匆。
  当魅鸾终于站在他爱的她面前,粉色魅颜开满凡尘水榭,他满心期待,却只听见,她一句淡漠回答,公子定是认错人了,这里只有绝尘,没有风颜。
  只有绝尘,没有风颜。回忆忽然泛滥,魅鸾的记忆里,任是那句失了千年的话,她说,魅鸾,我忘你三世,此生定要永世记得你。
  他记得,记得她说过的话,可是她忘了,如同茫茫世界路人一般,不记得他们点滴岁月,当初说的永世,如今梦已成空,两个早已熟知相爱千年的人,却这般天人何奈!
  绝尘的脑海忽然有无数的景漠然而生,青色的裙裳衣袂飘飘,她清澈眸底,一片紫色妖娆。
  魅鸾,我是绝尘,是这水榭的主人。
  她淡漠明媚不施粉黛的脸上如水般澄澈,不笑的眸,映满一袭青裙的念。忽尔间,他醉了似锦繁花…
  
  (三)三阙相思散,知与谁共水榭寄愁情
  
  墨染秋韵,霜湿谁袖,一夜之后话离愁。
  这千年的相思她却不知,只是这一世,梦里阑珊几许,念得他情长。魅鸾独立南湖北岸,远远望着那头泛舟的女子,前世的风颜,今生的绝尘。
  素白手指轻轻撩起冰凉湖水,鱼游鸟飞,荷绽蛙鸣。她的眉间淡淡惆怅,坐在船尾,静静的看着湖水波平如镜。
  蓦然抬头,竟望见他的影。魅鸾,我又看见你了…
  不过几日未见,她却已觉三秋尽逝。只是她又怎知,他曾千年孤寂,等她在黄泉之边,一梦千秋!
  魅鸾,我的梦里有你。她轻抚他紧锁的眉头,淡然而语,魅鸾,我喜欢看你笑,就像那天我们初遇时你温暖的笑。
  他不笑,因为她不笑,绝尘,你说你喜欢看我笑,那为何你却不笑?
  许是没有遇见会让我笑的事物吧?
  绝尘说道,目光注视着那粉色妖魅的花儿,一句话脱口而出,风颜是谁?
  魅鸾怔住,紧闭双眼,暗色中又见那沉睡冰层里绝美的女子,他的风颜…绝尘的眸里有清澈的化不开的浓雾,她默默的划这小舟,再也不问他,关于风颜的点点滴滴!
  南湖水榭居,她是绝尘,一个人的绝尘。
  清凌的湖水,在那个雨夜来临的时候不再平静,肆虐的湖水汹涌的上涨,这是在魅鸾突然消失的两天之后。绝尘撑着一把跟本无力抵挡如此凶猛风雨的油纸伞,静静驻立在南湖湖畔的,面无表情等待一个结果。
  风在吼,雨在怒,汹涌的湖水漫过了她的双脚,冰冷、刺痛…魅鸾,你看,这就是那个人给我的警告,可是我不怕,我一点都不怕呢。
  魅鸾,你到底是谁?
  为什么会如此肆虐我的梦境,连同那个叫做风颜的女子?她清冷的模样像极了那梦里的女子。
  那个人,仿佛是来自地狱的魔鬼,有像是来自天外的神者,如魅的声音仍能回荡在绝尘的耳边。
  她记得他说,绝尘,我回来了…
  她记得他说,绝尘,你忘了当初我说过的话吗?不要让任何一个男人接近你,就算是他魔界魅鸾也不行!
  风雨肆虐了整个天空,水漫了世界,漫了她苍白的梦!梦忽然泛滥,血色黄泉,妖娆魅颜,她醒来,便看到了他,魅鸾…魅鸾紧拥她在怀,傻瓜,我以为我又要失去你了!
  他的喜他的怒,他的担心他的害怕,皆是因为这个他眷爱千年的女子。纵然让他放弃整个魔界,他也不会放弃她!
  苍白的玉指抚着那个魅惑俊朗的男子,嘴唇轻启,魅鸾,绝尘不想失去你!
  魅鸾,他回来了…
  紫眸忽闪,沉色眸光里,忘川彼岸,三生石畔,魅颜花碎,落满黄泉!
  
  (四):四阙朱砂泪,落雪梅飞寒潭弃尘荒
  
  黄泉忽暗,他独立彼岸,望着那血色火照之路,满目深沉,他听见她说,魅鸾,我不想失去你。
  他也听见她说,魅鸾,他回来了…
  绝尘,我已失你两千年,这一世,绝不妥协!
  绝尘一身青裙如风似舞,站在一片火色花间,目睹这一切本该出现在她梦中的景象:黄泉、忘川、曼陀罗、魅颜…她的脑中忽然混乱不已,太多的记忆压在她的心头,痛的无法呼吸,只能大喊他的名字,魅鸾!
  黑衣如魅而至,他拥着她道,我在这里。
  魅鸾,告诉我,你是谁,他是谁,我又是谁?为什么我的头会痛?为什么这里的一切会和我的梦境一模一样。她抓着他的手臂,有无数的景在脑子里闪过,模糊的景。
  他终是无奈的叹气,抱着她道,绝尘,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于是,他们来到了避尘寒潭,看到了那个沉睡在寒冰之下绝美的女子。
  绝尘惊住,那个梦里的女子,那个叫做风颜的女子!
  绝尘震惊的看向魅鸾,唇齿轻起,我见过她,在我的梦里!
  漫天的白雪忽然从天而降,白的雪,红的梅,绝尘难以置信的听着魅鸾诉出的,所有的真相。
  他说,绝尘,她是风颜,是我千年前在她死去之后,将她的身体封存在这里。
  他说,绝尘,其实你们是同一个人,因为你,是风颜的转世,是我爱了两千多年的爱人。
  他说,我是魅鸾,是魔界之王。
  天地间一声巨响,那株美丽的梅花树忽然折断一根手臂粗的枝干,绝尘呆呆的望着那些红的梅飘舞在寒潭上,白雪间,记忆的阀瞬间决堤…
  日焰,原来是你…
  
  (五):五阙梵花劫,前尘已逝再无相思忆
  
  万年之前,太阳之耀照射天下,神界之王恐其位高,夺己权利,遂将自己女儿神界圣女郁灵指婚于太阳神君之子日焰。
  彼时,郁灵和日焰都是孩童,并未异议。
  谁料五千年后,郁灵爱上了一凡间男子,便不顾神界之王反对,执意退婚,太阳之子日焰虽怒却并未太多表示。
  郁灵以为指婚之事便可作罢,高兴之余去往人界寻找爱人,离神界之时,偶遇少年日焰,她不知,那一见,她笑靥如花便刻进日焰心中。
  彼时,日焰并不知其身份,以为她只是一个小仙而已!一次遇见,就注定他刻骨的爱。
  他倾心于她,她心却早有所属,本打算成全她的幸福,但又忽然发现,原来郁灵竟是他未婚的妻子。
  不愿再放手,他便请旨神界之王,举行婚礼,郁灵大惊之下,反出神界,藏了起来。日焰寻她不到,性情大变,杀了郁灵所爱之人,终于引她出现。
  郁灵恨极日焰,大婚之日跳下诛仙台,自此历经两千年苦难,才终于重返神界,失去所有的记忆。
  重返神界的她,名是风颜,只是那个时候却没有了太阳之子,而且日焰这个名字也成了神界的禁忌。
  最后,在风颜与魔界魅鸾三世苦恋终结之时,魅颜花下,她终于忆起那一段前尘旧事,也知道了那日跳下诛仙台后,日焰跟着一同跳下,并替她承受了万般轮回之苦,才使得两千年后,她重返神界。
  只是那时,她已走上奈何桥,遁入了轮回。
  避尘寒潭,红梅落雪,当她终于忆起前尘过往,恍若梦境,竟不愿相信。
  冰层之下,那沉睡绝美女子,瞬间化做缕缕粉色香雾,飘向黄泉三生石畔那株魅颜树上。
  为什么会这样?魅鸾大惊,双掌间汇聚灵力,想要聚合那飞散的身体。
  周围的空气,格外的阴沉,雪里加杂着金色的花瓣,异香满天。恢复记忆的绝尘莫名的心慌,对着空气大喊,日焰,我知道是你,既然来了为何又不出现?
  金光漫天,从来只受月光普照的避尘寒潭,整个被笼罩在金色的日光之中。一个紫金华服的少年从天而降,俊美妖邪的脸上不留一丝表情,他双目紧闭沐浴在一片金色之中,仿佛初生的新日,毫无杂质。
  魅鸾讶然,世上怎会有如此完美的人,连他都无法比及。太阳之子日焰,这个曾被禁忌数千年的传奇人物,如今真真实实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如临大敌般将绝尘护至身后。
  细微的动作,引来了日焰的一声嗤笑,阿灵,你什么时候居然也需要别人的保护?金色的光芒闪过,魅鸾被震得后退几步。
  绝尘大惊,忙挡在前,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来自太阳极火的杀伤之力,日焰,我不许你伤害他!
  金光里的少年收手不及,眼睁睁看着那个青衣的女子挡住他所有的极火之芒。阿灵,你忘了我说的话吗?你是我的,你只是我的!
  不!绝尘强忍住身体内灼热的真气,绝决的对着日焰的眸子说道,日焰,不管是前世的郁灵,还是今生的绝尘,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从来都不是!
  魅鸾寒目如星,紧抱着虚弱的绝尘,狠戾的射向金光中人,太阳之子日焰,呵…你有整个金宫又如何?我魔界魅鸾,就算倾尽所有,也绝不允许你动她半分?
  你找死!金光里的日焰霍然大怒,双掌聚合强烈的极火打向魅鸾,金色的眸子里冰冷刻骨。
  青色的衣裙翩若惊鸿,挡在他的身前,笑靥如花。
  阿灵…
  日焰收掌不及,虽是减轻了那一掌的威力,却还是伤了绝尘,而他也被强大的极火之力反噬,受了重伤。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南小说】九阙歌 ——【江南小说】美高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