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海蓝·小说】修心

  小蛮始终都没有忘记小时候的那些经历。
  为什么别的小孩都有父母?而自己却什么亲人都没有?后来随着时间逐渐从身边流逝,有些事情便在小蛮头脑中慢慢的清晰起来。有个非常俊美的女人,或者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小蛮不敢确定是不是这么回事。那个人让自己叫她婶婶,她身边每天都会有许多男人穿梭般的来往,有时候这个刚刚送走,下一个就找上了门来,她们每次在一起时,基本就是吃吃喝喝,显得非常亲热,只是婶婶与客人吃完喝完,她就要把自己赶出来。婶婶每次都会说,咱小蛮好乖呀,你先到院子里去玩,等婶婶先把叔叔哄好了,然后你回来我们就有好吃的了。直到成年以后,小蛮才恍然大悟,婶婶所说的哄男人是怎么回事。记得和婶婶在一个院子里住了很多女人,有时候小蛮就会到她们的屋子里去玩,她也碰到过许多次奇怪的事情,她不能理解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是那些也让自己称呼她们为婶婶的人,她们都在哄着自己屋子里的男人,其实她们就是和男人钻进了一个被窝里。另外那些女人对自己都不错,随便到谁的屋子里去,肯定都会有好吃的送给自己。
  或许就是因为那件事,于是婶婶就和自己变了脸,也就是从那之后,婶婶才反复说了几次要把自己送人,后来虽然小蛮一再和婶婶认错,可她还是被婶婶送给了吴秋娘。小蛮在回想着往事,记得那次自己是趁着婶婶没注意的功夫就钻到床下藏起来,因为她非常想知道,婶婶为什么不哄自己,而要哄着那些大男人。后来因为小蛮看不到了婶婶的腿,另外婶婶似乎正被那个男人欺负,她叫出的声意非常凄惨,于是小蛮就从床下钻了出来。后来婶婶就说小蛮吓着了她的客人,小蛮却认为是那个客人吓到了自己,因为就是他把婶婶给扒光了衣服,并把婶婶压在身下当马骑,所以婶婶才会那样痛苦。
  送小蛮去教坊那天,婶婶与她讲了许多话,但小蛮只记住了一句,因为她不想留在教坊那里,她只想跟着婶婶再回去,于是婶婶就重重打了她一巴掌,婶婶说,我不是你妈!后来小蛮去了白居易身边,她才慢慢的琢磨明白,那个婶婶其实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因为那天打过自己之后,她哭了,那是小蛮第一次见到婶婶哭,她哭得非常难过、非常无奈。
  从走进教坊的那天开始,小蛮头脑中就有个梦想,如果自己能飞起来那该有多么的好,那样自己就可以逃出去再去寻找婶婶。然而教坊那里根本就逃不出去,那里的大门经常都紧锁着,即使那样,还是有几个很凶的人守在门口,而那里也并不是可以到处随便的去走,几乎所有的人每天只有一件事情可干,也就是在练功。那是个苦差事,稍不随了吴秋娘的意就不给饭吃,也可能就遭到一顿藤条的毒打。练功有时候还会被吴秋娘派去的人给绑到架子上,那嗞味非常痛苦,动不能动,躲没法躲,有时候人几乎就处于半死那样的状态。小蛮很多次在心里求着婶婶,婶婶那!我不想练功了,我就要想跟你回去,我再也不钻到床下去了!小蛮记得自己许多次都是跪在婶婶面前求饶,婶婶求你饶了小蛮吧,如果你再不把我带走,我就会死在教坊这里!然而每次从梦中醒过来,小蛮都会伤心的痛哭一场,她知道婶婶已经不要自己了。
  那些年留下来的美好印象只有素姐,小蛮知道如果没有素姐陪在身边,自己肯定会爬到楼上再从窗户跳下去,那样自己也就脱离了苦海。这个秘密小蛮只和素姐讲过,但素姐就劝说着她,说小蛮,你不能那样做,跳下去你也就摔死了,我不能没有小蛮妹妹!樊素姐姐确实就把小蛮当成她的亲妹妹,这一点小蛮心里非常清楚,所以她就能听懂素姐的每一句话,也包括素姐要她去想办法讨好吴秋娘。
  在练功最艰难的时候,小蛮仿佛就进入一种全新的境界,她发现眼前突然就明亮了起来,那是一种从未见到过的景象,那里有很多漂亮的女人经常在天空中飞翔,她们穿着锦衣秀服,裙带随风飘舞,她们在抛洒着花朵。小蛮觉得那种景象非常美妙,于是她就经常去追逐那些仙女,她会随手接住那些花朵。小蛮喜欢两种颜色,一种是紫色,一种是浅黄色,她专门就挑那些大的花朵来收集,衣兜里装不下时,就会跑回来交给素姐保管,素姐就说要她带着一起去捡。只是素姐她如何都看不到那些仙女,也看不到那些花。于是小蛮就每次都会分出一半给素姐,她嘴里数着,你一朵,我一朵,再给你一朵,我再留下一朵,可你这个要比我的这个大了一点,咱们俩还是再换回来吧。素姐也不和她记较,还说反正都是小蛮捡回来的,你想怎么分就怎么分吧。
  那些幻觉总是随着练功的结束而消失,小蛮非常希望能生活在那种虚幻的世界里,那里没有痛苦,只有欢乐,也没有谁再逼迫着自己去练功。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小蛮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脱胎换骨了一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她还问起过素姐,说你记不记得我送给你的那些花朵?素姐就觉得奇怪,梦幻中的事情小蛮她怎么就能知道?小蛮说我在那边捡了许多花,每次我都要送给你一半,总是我一朵你一朵那样的分。素姐就笑起来,说可你总是把大一点的留给自己,小一点的就给我,反正都是你捡回来的,怎么分都随你的便。小蛮就问素姐,说其实我更喜欢浅黄色的花,可紫色的我也喜欢。素姐就说,其实我更喜欢红色的,粉色的也可以。后来小蛮就专门挑自己和素姐喜欢的颜色捡。再后来的情况就大大的改观,连吴秋娘都觉得奇怪,说小蛮这丫头真就没有看透她。
  那已经是来到白居易身边以后的事情,有一次小蛮把自己心中的秘密讲给了他,白居易就给她解释,说:紫黄灵秀舞,红粉亮歌喉,樊素聪耳目,小蛮通清幽。在那之后,小蛮虽然还经常能寻找到那种境界,可她已经喜欢上更幽深的景色。
  那一年白居易把小蛮和樊素认为义女,当时他讲了这样一句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已经陪不了你们多远了。小蛮当时就觉得再次又回到了教坊,她非常担心害怕,自己心里的事情自己最清楚,其实自己就是想寻找到一个没有恐怖、没有寒冷那样的一个世外桃园,可她又知道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地方。那些日子她又去了原来曾经去过的地方,她重新又去捡了许多花朵,只是这一回小蛮又换了两种颜色,一种是橙色,一种却是绿色,小蛮不明白花朵怎么还会有绿色的?回来之后,她就去找素姐,她要问清楚,这绿色到底代表着什么?素姐也不和她讲话,她只知道哭天抹泪,还说以后就要和妹妹分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于是小蛮就把绿色的花送给了素姐,小蛮仍然还喜爱着跳舞,她觉得黄色和橙色应当差不多。
  自从给刘禹锡当了女儿,小蛮的心情就再次又欢腾起来,她知道自己最缺少的就是长辈人的呵护,如果能重新找到母亲那就最好了!后来小蛮几次想让黄都尉去妓院那里替自己寻找婶婶,她就是想问个清楚,她与自己到底是什么关系?可小蛮却记不得婶婶的姓氏名谁,于是她又想去找吴秋娘,可又不知道这教坊是不是还在老地方,因为教坊曾经搬过了几次,另外她又担心,这个事情会把义父牵扯出来,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谁都不要再去寻找了。
  来到都尉府之后,小蛮始终都认为,只要自己与世无争,只要能巴结住黄都尉,自己的日子就仍然还能好过,因为素姐她不在身边,也只有自己的男人才能保护好自己。小蛮没有想的是,都尉身边就这么几个女人,她们就能闹翻了天,尤其是都尉竟然用装死来检验几个女人对他的感情,这就让小蛮非常难过,尽管事后都尉把夫人这样的身份给了她。
  夜色已缓慢的降临,小蛮扶窗伫立,都尉已经被她打发到妙姬那院去了。小蛮低声在唱响:微风吹过,锨翻了我的青发,带走我的魂魄。黑暗中恍惚来去,不知都隐藏些什么。我只愿迎风起舞,只去看星星闪烁,红尘中乱象起伏,有那么多的可恶,我不愿如此,也不想去奔波,更不要这般的苦涩。
  其实都尉身边并没有几个待妾,算妙姬在内总共才只有五个人。小蛮希望能与妙姬相处成亲姐妹那样,就象自己和素姐,谁都不愿意离开对方,可妙姬她却如何都要争个鱼死网破。其他几个人都属于于墙头草,妙姬喜欢争强好胜,她们就处处都回避着,其实就是谁都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小蛮也想在她面前低下头,可她却要骑到了脖子上来。明明就是都尉自己做的事情,是他自己想选出个夫人,这不是哪个女人能说了算的,可妙姬就讲这是事先做好的扣。都尉与小蛮讲,说妙姬的哥哥与自己是生死之交。小蛮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于是就经常安排都尉去妙姬的房中过夜。其实小蛮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单,那样她就可以深入到虚无之中去飞天。与那些仙女在一起非常快乐,她们经常翩翩起舞,青影空中荡,水袖随意抛,迎风起舞乐,伴与彩云飘。小蛮认为只有她们才是自己的恩师,因为自己跳的那些舞都是跟她们学的。
  思绪回到现实之中,已经到了后半夜。小蛮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都尉的诞辰就要到了,听说妙姬一直都在精心做着准备,她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看不清现实。小蛮觉得自己最好就是给都尉跳个独舞,因为这是自己最拿手的,只是自己不可以把全部本事都展示出来,留下八分好做人。最好能先找个舞娘来教一教,摆个样子,这样就能全部都交待过去。这个舞技巧方面不需要太精典,欢歌漫舞也就可以了。小蛮觉得就用“飞天”这个名字,舒展大方,又能把自己的性格展示出来,于是她便根据情节的需求编排出四个部分:天女散花、追求幸福、姐妹相亲、共贺新生。
  舞蹈完整的编排好,天色已经见亮了。小蛮非常兴奋,这个舞蹈除了前面那部分节奏急骤了一些,后面的三大段基本就回归于平缓。小蛮合衣倒在床上,她还要把那些零散的部分再加工修改一下。
  忽然有人推门走进来,原来是都尉回来了。小蛮赶紧起身来迎接,都尉就跟她报怨,说我让你来当夫人是管着别人的,不是让你随意的和稀泥。小蛮微笑着扶都尉坐下,就吩咐丫环先去砌一壶茶,她回来就替都尉按摩起双肩,嘴里还与他讲,官人你这是怎么了?都尉就瞒怨,说都怪你,非得要我去妙姬那边睡。小蛮就和他撒娇,说官人大哥哥,是我小红错了行不行!都尉就把在妙姬那里惹的气讲出来,说她我跟嘀咕了差不多快一夜,就这种人她哪儿象个夫人?小蛮就大方的讲,说都尉大哥哥,其实我更想让你把我当成女儿那样的来护着,实在不行就让妙姬她来当这个夫人吧!都尉就赶紧恍起头来,说就是下辈子的下辈子,她也当不上这个夫人。
  倒在床上,与小蛮亲热了之后,都尉这才讲起诞辰的事,说小红,妙姬那边可是准备了一个大型舞蹈,好象是叫“祝寿”,连乐师她们都请好了,是妙姬在领舞,丫环和下人算进去能有十几个人,昨晚上我看了一遍,可我并不开心,我是这要考虑的,你不能让妙姬给压下去,我和他哥哥之间那是另外一回事。小蛮摇了下头,说我不想把她压下去,咱们都尉府总共也没有几个女人,如果我们真要是打成了一锅粥,都尉哥哥你也不能开心。都尉就赶紧点头,说还是小红你想的对,与情与理我也不想和妙姬她就过不去,只是一走近她身边,也不知道她哪来那么多气人的话。小蛮没有接这个茬,而是提起要去找个舞娘教自己跳舞。都尉点了下头,说你就照量着办吧。后来都尉就睡着了。
  黄都尉的诞辰办得非常成功,但最露脸的那个人要属小蛮。
  在宴会上,当着客人的面,妙姬大声吵闹着就把她的舞蹈带了上去,她就是要抢着露脸,她把这个场面看得非常重要,尤其是哥哥那些人都来了。小蛮看得非常清楚,妙姬把都尉府里那几个漂亮女人都集中了过去,她这就是要孤立自己。小蛮没敢做出任何表现,因为她们的舞蹈说白了就是群魔乱舞,先不去评价舞蹈的整齐划一,就是那些人本身的素质都不够,那些人还就妙姬算是个跳舞的料。跳舞先要讲求身段,光有个漂亮的脸蛋那可不行,另外舞蹈有语言,编舞时一定要把想要表达的意思想清楚,最后就是配合,总不能大家都去参照对方是怎么跳的。
  小蛮上场时,气氛确实不如“祝寿”那样热烈,但独舞的特点就是看技巧,小蛮只能边唱边跳,她没有请乐师。
  前面那段急风暴雨的节奏,讲的是惊奇的发现了另外一个世界,那些撒花的仙女,飘行于云端,她们在缓慢的起舞。惊喜交集之中,人物的身份及时进行了转换,于是小蛮就如同灵魂那般的激动活跃起来。随后就是小蛮舒缓的歌声:
  清空天,万里明,花容锦秀。弄清影,入红尘,飞天轻柔。走访仙境,曲径通幽,江山万里遇金秋。亲朋至,高官拥,小红敬酒。举莲花,四面走,碎步行舟。拜见宾客,莫把杯收,与君还要展歌喉。
  小蛮尽量不把舞蹈往精深里跳,动作基本就是点到为止,可即使这样,还是引起了轰动,尤其是黄都尉,他不断的与身边的人指指点点,他在与人们介绍着刘禹锡,说这个小红就是他的女儿。
  小蛮感觉到非常兴奋,虽然她只使出了两分功力,可她还是觉得血往上涌,仿佛自己就要飘起来那般。这也是“飞天”所追求的那种境界。后来小蛮就仿佛醉了酒一样,她真就觉得自己飘升了起来,那种感觉非常奇特,是两个自己在跳舞,一个在空中指挥,另一个就在下面随意而为。
  在“追求幸福”那一段,小蛮就来到妙姬的身边,她希望妙姬能和自己相处成亲姐妹。空中的小蛮突然发现妙姬身后跟着一个女人,那个人面孔还很熟悉。那个人手中举着一朵黑色的花,她往东指,妙姬的头就朝东看,她往西甩,妙姬的脸就朝西边瞧。小蛮突然回想起来了,她知道这个人就是都尉原来的那个夫人,小蛮看到过她的画象,看样子她和妙姬是结下了仇。
  这种黑色的花朵,普通人连碰都碰不得,谁拿到了谁就会倒霉,尤其是被魔鬼控制住的人,这种人心里只有仇恨。那一段舞开始小蛮的跳得非常滞涩,舒缓的差不多就要停了下来。可在那之后不久,小蛮的舞姿就再次又欢快起来,因为她给夫人另换了一朵花,夫人手中的花就只能是红色的。于是那个空中的小蛮就带着夫人朝着天堂的方向领引而去,这一段情节非常欢快。
  在“姐妹相亲”的那一段前面,小蛮几乎就全都是给妙姬陪着不是,其中包括:跪拜和祈求”,后来她就拉着妙姬一起下了场。这个时候连都尉都站了起来,小蛮认得妙姬的哥哥,他那么英武的人都激动的鼓起掌。
  “共贺新生”这一段就变成小蛮和妙姬的双人舞,小蛮尽量让妙姬来领舞,而妙姬却处处都让着她,仿佛就在菩提树下顿悟了一般。
  最后的收场,是小蛮和妙姬都单腿竖立,另一条腿却朝后上方伸出,两人面对,她们互扶住对方的双肩,就仿佛亲人相见那般。
  其实最后这一段属于即兴安插进来的,事先小蛮根本就没有考虑要如此,她也没想料到妙姬竟然会非常配合,于是在“飞天”结束之后,小蛮就紧紧的拥抱住妙姬,妙姬也拥抱住她,两个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与人善为先,抵住千万言,飞天一曲尽,姐妹手相牵。   

  现实中的小蛮心里有个很大的遗憾,她不记得自己姓什么了。
  当初从教坊一步就迈入到大诗人的府上,白居易曾经问过她,说你姓氏名谁报上来吧。小蛮微笑了好一会才回答出,说姓什么我不记得了,我就知道自己叫小蛮。白居易其实就是随口那么一问,小蛮这个名字好记又很随合,于是她就沿续的使用下来。后来小蛮和樊素非常讨人喜欢,于是她们俩与白居易的关系就得到了升华,但她们俩变成白居易的女儿之后,很快又被送了出去,小蛮是以刘禹小女儿的身份嫁给了黄都尉。
  来到都尉府之后,小蛮非常珍惜与黄都尉的感情,自然就包括了所有与黄都尉有关系的人和事物,也就是那句成语所讲的“爱屋及乌”。应当说都尉府是一座豪宅,首先是这里的占地比较大,其中:亭台楼阁、山石水榭、园林珍宝、花鸟鱼虫,都一应俱全。这里的自然环境要比白居易府上还要再上一个台阶,这是小蛮最欣赏的,所以当初一来到都尉府,她就对黄都尉产生了强烈的好感。小蛮的精灵很少有谁能比得过,她就知道这些外在的环境对于修身养性非常重要,当然个人的享受也在其中。如果嫁入这样的人家,先是吃穿不愁,然后就是个人的修养,小蛮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下一世,决不能再被婶婶送入教坊,自己一定要有爹疼妈爱,他们还要把自己当成心肝宝贝那样哄着捧着,呵护着。而生活在都尉府这样的家庭,就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根本就不用再去为解决饥寒而奔波。小蛮认为,这一世自己要把身边所有的的事情都要想清楚,这样才能在下一世不走或少走弯路,所有的事情,都是先想清楚了之后,做的时候才会不出差错,也就能做的得心应手。
  小时候,小蛮始终都认为,为什么自己就没有爹和妈?那是因为自己没有姓氏,如果自己能够记住姓氏,自己也就懂事了,那就不可能让爹妈把自己送给婶婶,这份亲情就不会失去。后来去了白居易身边,小蛮才突然醒悟过来,或许送自己去教坊的那个婶婶她就是自己的母亲,那么自己的父亲是谁呢?难道父亲他已经死了吗?也可能是父母都不在了人世,所以自己就只能跟在婶婶身边。
  自己的父母到底都是谁?这是小时候的小蛮最想弄清楚的,因为她非常想离开教坊。每次在练功最痛苦的时候,小蛮都会在内心呼喊起来,爹呀!妈呀!你们都在哪里呢?小蛮现在就要死去了!那种痛苦刻骨铭心,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尤其是被绑到架子上去练功,那真就不如去死。
  小蛮记得自己的呼喊声非常凄惨,可身边的人却都说根本就没有听到,连素姐都说自己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难道是她们的耳朵都不好使了吗?素姐说你那些感受都是梦幻,要比我们这些人强多了,我们也想睡但根本就睡不着。小蛮就觉得或许是素姐说得对,只是每次都是在自己即将就要死去的关口,奇迹也就随之发生了。
  似乎有扇门被突然打开,里面就会走出一位白衣女子。
  这个人态度非常和蔼,她每次都会把小蛮抱起来先哄上一会,然后再把小蛮轻轻放下,之后就会用手轻轻按着小蛮身上最疼痛的地方,她还会朝着那些疼痛的地方呼着嘴里的气。白衣女子人很随和,小蛮非常喜欢她,于是就和她讲起,说我认识你,吴秋娘说你是教坊的祖师奶奶。白衣女子便轻轻点了下头,说小蛮真聪明。小蛮就向她询问,说你怎么知道我叫小蛮呢?白衣女子就微笑着,并以开玩笑的口吻告诉她,说因为我是大蛮呀!小蛮就高兴的笑起来,说大蛮到底是谁呢?难道你就是我的妈妈吗?白衣女子就用手指点着小蛮的额头,说你真是个小鬼头,但我肯定不是你的妈妈。小蛮点了下头,说那我就知道了,大蛮和小蛮都没有妈妈,所以你才会同情我。白衣女子摇了下头,但她马上又接着点头,说小蛮,就是因为舍不得你,所以我才不敢让你走的太远,我真有些替你担心,怕你一时就想不开了。
  祖师奶奶,那你能去帮我把妈妈找来吗?小蛮哀求起白衣女子,说我不想在教坊这里练功了。
  你妈妈是谁呢?白衣女子向小蛮询问,说你得讲出自己的妈妈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这些你都得知道,那样我才能帮你找到她。
  那祖师奶奶你姓什么呢?我能不能把你当成妈妈?小蛮很认真的讲着,说我就是觉得你好象是我的妈妈。
  我肯定不是你妈妈,但我与你妈妈有很亲密的关系。白衣女子告诉小蛮,说我不能把什么事情都告诉你,其中就包括我的姓氏。
  白衣女子把许多道理都讲给了小蛮,她说,世上所有的人都在修练,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很痛苦,那是因为小蛮的前一世修练的还不够,所以你就连自己的姓氏都记不住。从现在起,你要专心的修练,这样你就会得到许许多多的启示,你的功力达到一定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了,她自然就会走到你的面前。你不用老缠着问我是谁,这些问题都会随着你功力的提高,自然而然就知道了。你现在就把我当做你祖辈上的一个亲戚就行,但你一定要肯于吃苦,否则我就不会再来见你了。
  小蛮很听话,既然白衣女子是自己祖辈上的亲戚,那她就不能欺骗自己。于是小蛮练功就变得自觉起来,她也是希望能经常见到白衣女子,而在白衣女子身边练功就没有那么多痛苦,另外白衣女子还能经常带着她去一些很好玩的地方,比如那里就有许多场所和高人,他们所讲的道理既浅显易懂又高深莫测,小蛮就记下许多这样的话。如:修成房屋可避雨,欲做圣人必谦虚,受辱莫怪命运苦,得道须经三拾履。
  有些话小蛮还理解不了,但白衣女子会逐句的给她解释,并要求小蛮一定要牢牢的记住,又说,小蛮如果不用功的话,以后她就不想理小蛮了。
  于是小蛮就始终都在练功,这么多年她都一直在努力坚持,既使不吃饭不睡觉,练功这件事情也决不能轻易就扔下。那天妙姬来找小蛮,当时她还有些不服气,小蛮那会就正在房里练功。妙姬当时隔窗就没有看到小蛮,她还有些奇怪,小红她还能去哪呢?后来小蛮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于是就引出了那句“狐狸精”。
  妙姬自然就瞧不起小蛮,不管怎么比较,都是我和都尉的关系更近一层。先前夫人活着的时候,那也是我吃香,因为我比夫人要年轻十多岁。另外我哥哥救过都尉的命,那是生死之交。你小红有什么能耐和我争抢男人?就凭你那个小细腰吗?如果就凭这个,那我马上就能替都尉他买回许多这样身材的待妾,你赶紧给我把头低下去,在都尉府这里,只有我妙姬才说了算。
  妙姬始终都觉得自己心口压着一口恶气,她很想把这口恶气吐出去,可内心之中就如何都翻不过去这个坎。都尉他为什么就不向着自己?他还装死,并提前把迷底都告诉了小红,到时候就让她主动上前去喝那杯“断魂汤”,却让自己和其他几个待妾下不来台。最可气的就是,都尉来自己屋里过夜,他却说这是小红的安排,凭什么就要她小红来安排我?这个夫人的身份本来就应当是我妙姬的。
  在庆祝都尉的诞辰时,妙姬本打算趁这个机会把夫人的身份再重新夺回来,事先她曾经与许多人私下讲过,你们谁都不要过去捧小红的场。然而妙姬却没有想到就会发生了那样一幕。
  小红她明明就不会跳舞,她才刚刚请来个舞娘没几天,而那个舞娘所教授的也不是如此出色,可小红她就恰恰学会了,而且还跳得非常好,她的舞蹈水平已经超过了自己。
  而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小红她身后竟然就跟着一个舞仙,那个人自己认得,因为所有跳舞的人都知道曾经的那个谢阿蛮她是谁,可这个人她就偏偏跟在了小红的身后。
  妙姬当时看得真真切切,她也惊了个目瞪口呆!
  然而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小红她不是个人呢!要么她怎么就会了分身术呢?她一个身体飘浮在半空,另一个身体就接受着身后谢阿蛮的指挥,除非她就是那种让人无法能识透的神仙!
  但最让妙姬惊心动魄仍然不是这些。
  小红她竟然就肯帮着自己,妙姬这回是真的激动了。
  那个半空中的小红,她竟然就从自己的身后领出去一个鬼魂,妙姬看得非常清楚,那个鬼魂她不是别人,她就是已经过世的夫人。
  那种感受非常深刻,妙姬当既就泪流满面。然而小红并未以功臣自居,她还反过来向自己跪拜和祈求,这些舞蹈语言妙姬都懂,尤其是此时的妙姬心里已经没有了仇恨,于是后来就随着小红下场跳起了双人舞。
  当时那种感受非常奇特,自己的身体属于自然而然的在跳,仿佛被谁控制了一般。妙姬就认为,一定就是舞仙谢阿蛮在控制着自己和小红,否则自己并不会马上就承认与小红已经做成了姐妹。
  有了这个经历之后,妙姬变了,她变化的非常彻底,仿佛就换了一个人。
  妙姬的变化首先是她不再争做夫人了;再一个变化就是她终于沉默了下来;第三个变化最重要,妙姬把小蛮当做神仙来对待,她与身边的人就是这样讲的。妙姬说,我们这些人都是凡人肉身,但我却看到了小红的真身,她不是狐狸精,她是个神仙。后来小蛮还和妙姬解释,说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刘禹锡是我父亲,不象你说的那样。小蛮还找来都尉府里许多人来做证,大家也都是象小蛮说的那样,说小红身后并没有谁跟着,那天都尉诞辰的庆典,我们都在场,不是象你说的那样。
  妙姬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她与小蛮讲了这样一句话,说就是在都尉诞辰的庆典之后,我就明白了许多事情,就是你小红救了我。所以我这辈子都要回报你。
  后来两姐妹相处的非常好,妙姬已经把小蛮当做自己的主人,但小蛮却始终都把她当做姐姐来对待,还与她讲了许多修心方面的话,妙姬听到之后就跪拜了小蛮,说妹妹是我的恩人,以后我就跟着妹妹专心学习要如何的去做人。
  迷雾遮目落深坑,心田荒芜最难耕,如若不遇警世语,谁还恳做苦行僧。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海蓝·小说】修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