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美高美【江南小说】胭脂女子

【1】
  世上最香的地方,莫过于青楼。普天之最,唯独京城胭脂阁,粉色迷人。
  从唐朝武则天时期,来了一个神秘的女子。女子便在京城买了一片土地,让盖房子的人按照她的思路模型盖房子。三年后,神秘女子回到那片土地上。图纸上的房子如今建造在她的面前,她却没有一丝笑容。她为这府邸起了个名字:胭脂阁。
  胭脂阁开业,三天红遍大江南北。虽然只是一座青楼,但与众不同的是,不是什么样的男人都能进得胭脂阁寻欢作乐;不是什么样的女子都能成为胭脂阁的姑娘。
  胭脂阁的压轴人物莫过于花魁和老鸨。
  当家花魁除了才艺高超以外,还要将胭脂阁的美色独霸一绝。所以,每3个月胭脂阁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花魁选秀,能者居之。至于胜任胭脂阁老鸨之位,必有与别的女子不同之处,这一般都是上任老鸨在下台之前内定人选。
  胭脂阁的女子都是自愿成为青楼女子,所以胭脂阁是一个未解的迷。战争不断地起伏,朝代不断地更换。但胭脂阁依然生意兴隆,香客满天下。到了清朝年间,康熙微服出巡到胭脂阁一游后。便为胭脂阁提上:胭脂美味,慎有毒。胭脂女子,为天下女子福。意思是说,胭脂阁的女子很娇媚受人欢喜,要小心有没有命去享用。胭脂阁的女子,为天下女子造福。
  
  【2】
  一朵芙蓉盛四海,天下香客争宠之。
  胭脂阁花魁水芙蓉,5岁便在胭脂阁学习琴棋书画,12岁便是胭脂阁头牌花娘。她的容颜便在她未成年的时候,面纱遮蔽,很少人见过,多姿多巧的才艺已经陶醉所有的香客。
  今年的胭脂阁又是红透天。除了让人垂涎的花魁以外,还有新上任胭脂阁的老鸨风灵儿,花名风四娘。她是去年偶遇胭脂阁老鸨彩衣,成为胭脂阁一名小小的花娘。风四娘独裁的智慧让彩衣欣赏,短短两个月时间将老鸨之位传授给风四娘。一个经营数百年的胭脂阁交给一个刚来不久的黄毛丫头,引起胭脂阁姑娘们不服。风四娘温柔的时候能让人飘飘云端,凶的时候能让人胆怯如鼠。她的智慧和能力让胭脂阁层层向上,金碧辉煌。
  从此,胭脂阁内无一人反对风四娘。风四娘一句话,顶过胭脂阁一片天。
  “四娘,你在为明晚选花魁的事发愁吗?”水芙蓉端上一杯浓茶给风四娘手里。每三个月选拔花魁的时候,风四娘就会一个人发呆,然后头痛皱眉。
  “没事。姑娘们都准备好了吗?”风四娘看着没有带面纱的水芙蓉。
  水芙蓉一连四届连任胭脂阁的花魁之位,胭脂阁所有花娘无一个不服。明知胭脂阁花魁非水芙蓉莫属,但是胭脂阁历年的规矩不能变。还是按照老祖宗定下的规矩,每隔三个月比试,这样能给花娘们一个展示自己特色的机会。
  “恩。四娘,我……”水芙蓉一脸心事的样子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
  “怎么了?”风四娘按了按太阳穴,她不能停歇下来。看到下人们忙碌红罗绸缎的舞台,她一点忙都帮不上,一安静下来就会想很多事情,头就会痛。
  “今年的花魁夺冠我不想参加了。”水芙蓉说道。
  “胭脂阁的花娘没有不想当花魁的,除非心有所属。”
  风四娘一语说中水芙蓉的心思,让水芙蓉心不安。这就是风四娘明智之处,一眼就能看中别人的心思。胭脂阁的花娘是禁止赎身的,就算黄金万两也改变不了胭脂阁铁一般坚固的规矩。
  历年来,胭脂阁姑娘为了情爱要死要活的不计其数。就算铁一般规矩在爱情没有出现前就牢牢驻扎,姑娘们还是不可自拔地沦陷爱情之墓。风四娘一脸坦然接着说道:
  “我不想让你成为第二个宝儿。”
  宝儿是胭脂阁数一数二的花娘,她心仪上李牧秀才,情深到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知道胭脂阁不能赎身规矩,便以死殉情。风四娘在做花娘的时候就遇见过这类似的场景,往往老鸨将花娘容貌毁之赶出胭脂阁。没有美丽容貌的女子自然得不到心仪的人关爱,最后还是会自尽。风四娘不赞同这种做法,她认为胭脂阁既然是女子依靠的家,为何要残忍夺去她们的性命。
  风四娘撕下胭脂阁百年遵守的禁止赎身的这条训言。只要胭脂阁的姑娘遇见心仪的人,就要接受胭脂阁三关考验才能将姑娘托付,并且胭脂阁还另给一大笔嫁妆。胭脂阁姑娘们都说这主意好,但是宝儿的情郎没有通过这次考验,并且让宝儿彻底对爱情看穿不在迷恋儿女私情。这三关从此是胭脂阁斩断儿女情思利剑。
  “四娘,求你让我和他在一起吧!”水芙蓉跪在风四娘面前,伤心地哭着。她不知道风四娘出的三关题目,他能不能闯过去。即便闯不过去,她会生不如死。
  “快起来!我们情深如亲姐妹,如此大礼我风四娘怎能接受得起。四娘进了胭脂阁的门起,就是胭脂阁的人。胭脂阁的姐妹都是我们相互依靠的家人,我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姐妹受到伤害。别怪四娘绝情,一时的痛跟一辈子痛相比,我只能选择前者。明晚花魁夺冠,让他也来吧!若他对你有情,我风四娘亲自为你绣上嫁衣送你上花轿。”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明晚又是一场好戏上演了。
  
  【3】
  今晚是胭脂阁选花魁的日子。在前阵子风四娘就派人发送邀请函,被邀请的人才有资格进入胭脂阁观看花魁夺冠演出。
  “黄三爷,这是要带我们去哪?”
  几个服装华丽的男子走在繁华的街市显得格外注目,他们眉宇中带有贵气,举止不凡。
  “去胭脂阁。”被称作黄三爷的中年男子回答道,手中还摇晃设计独特的邀请函。
  “胭脂阁?那是什么地方?”楚烆殇停止前进的脚步。
  “胭脂阁是我们大清国最红的青楼。”
  青楼?楚烆殇是南诏人士,对大清国的生活习俗和文化也略知一二,他知道青楼就是男子寻欢作乐的地方。奇怪的是他此次来大清国是为了商谈减税之事,大清的皇帝居然让他跟着一起微服出巡逛青楼。
  胭脂阁对面是福安酒楼,今晚也是客满兴隆。都是为了酒楼二楼的位置可以观看到胭脂阁的姑娘美貌和才艺。
  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步摇,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水芙蓉栩栩如生挥舞着衣袖,如仙女下凡般的舞蹈慢慢展现在眼前。这是风四娘的独门舞艺,胭脂阁这么多姐妹们唯独水芙蓉学的是八九分相似。台下的人痴迷地望着,生怕错过一个小动作。
  仙女下凡啊!
   “灵儿……”楚烆殇紧盯着舞台上的人儿,生怕一眨眼的功夫她又不见了。那种失去的滋味,他不愿再尝试了。
   这舞姿是灵儿为他所编导的,如今在青楼之地看到这舞技,楚烆殇又高兴又愤怒,她怎么能呆在这烟花之地!他一步步向舞台靠近,想揭去那面纱见见朝思暮想的她。
   “这位爷舞台上禁止客观上来的。”
  楚烆殇轻轻一闪跳上舞台,拉着被惊吓住的水芙蓉手腕。
   “灵儿,跟我走!”
   “这位爷弄疼奴家手了,奴家花名叫水芙蓉,这位爷认错人了!”
  水芙蓉努力摆脱这个陌生男子力量,这个陌生男子身上焕发出来的愤怒让她恐惧。这声音不是风灵儿的声音,楚烆殇松开手为刚才的鲁莽道歉。
   “姑娘,刚刚在下失礼了。由于姑娘的舞姿与在下失踪的内人很像,多有冒失请原谅。”
   “这位爷话严重了,小女子舞姿是风四娘所教,这舞姿是她自己编出来的。”水芙蓉看到眼前的陌生男子脸上失望的表情,拥有如此痴情的男子会是什么样的人?
   “她在哪!”这舞姿出自风灵儿原创,她真的在这烟花之地吗?
   “请跟我来!”
   水芙蓉朝侧门走去,楚烆殇紧随其后。一个惦记着风四娘用什么方式考验心上人;一个迫不及待想看见寻找两年的她。
   楚烆殇和风四娘是青梅竹马,在南诏的时候楚烆殇的父皇在楚烆殇成年的时候将风灵儿许配他。在南诏人心目中,风灵儿就是南诏国母。楚烆殇登位后,忙碌于朝纲和应酬忽略他深爱的妻子。后来楚烆殇要迎娶吐番国艾玛公主为妃的事情传到风灵儿耳中,楚烆殇很奇怪风灵儿没有质问他为什么娶别的女人。就在楚烆殇大喜之日,风灵儿失踪了。楚烆殇开始从愤怒到伤痛最后思念她,他后悔背叛了当初的诺言。
  “王,若你哪天背叛了我,我便离开你。”
  少女依偎在俊朗少年的怀里,在南诏国所有百姓祝福下,他们成为最幸福的情人。少年是南诏国新登基的王楚烆殇,少女是南诏国最神圣巫神之后风灵儿。
  “灵儿,不会有那一天出现的。”少年肯定道。
  “王,若你妻妾成群的话,我也同你一样,夫君成群……”少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记带有惩罚的吻狠狠的堵住了嘴。
  “你敢!你是我一个人的。我楚烆殇发誓,不会再娶。如背誓言……”
  “我相信你。”
   两个人的爱情在楚烆殇再一次大喜之日时,彻底破灭了。风灵儿带着破碎的心离开了南诏,离开她深爱的男子。留下的是一封绝情的信—— 休书。
  
   【4】
  “不会的,不会的……”水芙蓉被眼前所看到的惊住了。
  这是海棠的房间,胭脂阁的海棠擅长妖媚之术,天下男子无一能逃离她石榴裙下。水芙蓉透过屋里的烛光照出海棠身影一件件褪去衣衫,还有一个男子的身影。
  “怎么了?”楚烆殇问道。
  “风四娘……”水芙蓉被眼前的事实伤心不已。
  楚烆殇一听到水芙蓉说到风四娘的名字,脑子里浮现出屋里的那女子必是风四娘。满腔愤怒让楚烆殇破门而入。却不是他的风灵儿。
  屋里人见有人破门而进吓得慌忙穿衣。
  “你是谁?”
  女子的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妖媚的眼神盯着闯进来的陌生人。
  “海棠,这个人是谁?”
  妩媚女子正是海棠,见水芙蓉满脸泪痕的出现面前的时候,就明白她指的是衣衫不整的男子为什么不是她心仪的人小二。
  “妹妹带着别的男子来我海棠屋里像是抓奸哦!他可是钱员外家的公子,可不是你的心上人。恭喜妹妹如意郎君过了海棠这关,姐姐我可是为了妹妹的幸福把毕生的风骚都使出来了,他都没一点色心。风四娘刚刚带他离开这了。”海棠笑呵呵地回答道,没想到天下居然还有见到她不动心的男子。
  这是胭脂阁风四娘的第一关,美人关。俗话说,酒后乱性,尤其是在胭脂阁销魂姑娘海棠面前再古板的人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这个小二哥真是毅力非凡人。
  
  “奴家给黄三爷请安!”风四娘见皇上来了,俯身请安。
  “风四娘今晚打扮美丽动人啊,若不是胭脂阁老鸨,胭脂阁花魁之位非你莫属啊!”黄三爷夸奖道。
  “谢谢三爷夸奖,胭脂阁的姑娘各个都是花魁之容,怎么能是我一人的呢?”
  “今晚我带了朋友过来,听闻风四娘大名,便随芙蓉姑娘去找你了。”
  “芙蓉给三爷请安!”水芙蓉跟楚烆殇来到胭脂阁前厅。
  “呵呵,说曹操曹操到。楚老弟快来见见胭脂阁赫赫有名的老鸨风四娘。”
  风四娘回身一看,眼神充满了陌生,面带微笑像是平时招呼一般客人:“这位爷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胭脂阁吧!”
  “灵儿,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楚烆殇看着如此熟悉的脸却陌生眼神让他感到未有的不安。
  “灵儿?这位爷,我们这儿姑娘可没有叫什么灵儿的。要不叫念念、丝丝、花花、百合来陪爷!”
  “闭嘴!叫我殇。”楚烆殇听她叫爷,跟招待嫖客一样心情非常的不爽。
  “这位殇爷第一次来胭脂阁,又是黄三爷的朋友。要是看中哪位姑娘跟四娘我说。”
  这根本不像是装出来的陌生,熟悉的面孔却是不一样的感觉。楚烆殇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风四娘,生怕一转眼她会不见。
  “不要用接待嫖客的态度跟我说话。风灵儿,不要装作不认识我。”
  风四娘彻底惹恼了楚烆殇,周围的人像是看好戏一样都看着他们。
  “哈哈,原来楚兄弟跟风四娘是老相识啊!”
  “三爷真是爱说笑,天下男人都知道胭脂阁的风四娘,是不是都是我的老相好了?几位爷好好欣赏吧,四娘还有事恕四娘不亲自招待了。”
  风四娘巧妙躲过楚烆殇身边,她终于压制自己的情绪不在他的面前表露出来。既然娶了别的女子为什么还要来招惹她呢?
  “小二,你可知道芙蓉为什么要蒙面见人吗?”小二是水芙蓉心仪的情郎,是福安酒楼的店小二。
  “不知。”店小二没见过芙蓉的样子,两人相处都是面纱遮脸。
  “芙蓉天生有一副天仙容貌,可惜天妒红颜得了一场病毁了半边脸。此病不得与男子交欢,若是急血攻心会即死亡。胭脂阁因欣赏水芙蓉才艺将她留在胭脂阁接客卖艺,你若娶她为妻,便是娶个毒药回家。这样的女子你还要娶吗?”风四娘淡淡地描述。
  “我喜欢芙蓉姑娘不是为了男女之欢,我会好好照顾芙蓉,求遍天下名医来治好芙蓉。若是一生如此,我也不会离弃她。”店小二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就算我风四娘同意把芙蓉嫁给你,但是你娘会让你娶一个不会给你家留后的女子为媳妇吗?”风四娘咄咄逼人。
  “我会求我娘答应的。”
  “你娘若是以死相逼让你娶别的姑娘呢?”
  “我……”小二开始支支吾吾,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会答应你娘娶别的女子吧!”风四娘肯定道。
  “是。”小二的话让芙蓉心痛,她可以忍受二女伺候一夫的事实,可是四娘不会答应的。
  风四娘笑笑,将芙蓉的手交给小二。
  “好好善待芙蓉。三天后是良辰吉日,你就来迎娶芙蓉过门吧!”风四娘满意的说道。
  惊讶的不是小二一个人,还有胭脂阁姑娘和客人。都知道胭脂阁祖训严格,过三关才能为姑娘赎身。这个福安酒楼的店小二是第一个得到风四娘认可的人,这三关他都是怎么过的呢?很多人都很好奇和惊讶。

位于京城繁华地界的胭脂阁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仍然是繁华锦盛。
  自从胭脂阁上任老鸨风四娘被南诏国大王楚烆殇娶回南诏国后,胭脂阁老鸨空缺一直没有人担任。水芙蓉是胭脂曾经花魁,虽然嫁为人妇,但一心还是惦记胭脂阁。
  瘦小的女孩将一封书信递给水芙蓉,便静静等待她看完信后的决定。娘亲千交代万交代,来到中原一定要听水姨娘的话。小女孩看上去十岁,一身绫罗绸缎显出她的身份的尊贵。
  水芙蓉看完信后将女孩抱在怀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原来是风四娘的女儿,你娘信中说让你接管胭脂阁,让我多照顾你。”
  女孩一点都不觉得大惊小怪,娘一直担心胭脂阁没有老鸨坐正的话,最终会败落在她手里。楚烆殇不想让爱妻灵儿离开南诏,便和小女儿云烟商量她去完成母亲的心愿,找到合适的老鸨人选。
  云烟天资聪颖、古灵精怪完全遗传了风灵儿。她的模样看上去有十岁,她跟着去中原的货商来到娘亲曾经居住的地方:京城胭脂阁。
  
  【一】
  
  云烟换上水姨娘缝制的中原裙摆,那粉红的纱裙塑造出仙女似的小美人儿。她五官本来就很小巧,站在姨娘后面显得很像刚进窑子的新来姑娘。
  胭脂阁今天特别热闹,所有的人围观在前厅没注意到有人来了。大老远就听见她们在争吵,气势很凶。
  “你们胭脂阁空挡十几年没有老鸨坐镇,朝廷已经将胭脂阁分给我百花宫名下,不要不识好歹得罪朝廷!”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气势汹汹指着一群女子说道。
  百花宫是数一数二的官宦青楼,所以赐名为宫。数年来百花宫一直对胭脂阁虎视眈眈,十多年来一直没有能者管辖想吞并这个大规模青楼。所以百花宫容娘以朝廷的名义来胭脂阁,叫那些气高宣扬的姑娘乖乖听她的话。
  那些女子气得不轻,听见身后有人嬉笑说道:“呵,胭脂阁何时由朝廷来选老鸨?真是滑稽。”一张绝美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脸上泛着惬意的表情,嘴角一抹似笑非笑的媚人笑容。
  粉红色身影吸引众人的目光,她旁边的女子她们都认识的:“姨娘。”
  水芙蓉笑笑,身边的小丫头果然气宇不凡,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小丫头怎么解决。胭脂阁几乎都是新来的小姑娘,称呼芙蓉前辈为姨娘。
  “哪来的黄毛丫头?”容娘见这个丫头胆识不小,如果经过百花宫培养一段日子必定是京城青楼绝色花魁。
  “姨娘,胭脂阁规矩向来不接待闲杂人等。叫人赶快赶走她们,真是吵死人了。”女孩捏了一块桌上的桂花糕尝在嘴里,那优雅的姿态让所有的人沉醉。
  容娘听见这个丫头目中无人,顿时火冒三丈,举起手要像女孩脸上扇去。
  “百花宫老鸨容娘?哼,回去好好收拾行李,三日后百花宫便是我胭脂阁名下的。”云烟巧妙地躲开,以一种势在必得的口气说道。
  “你是谁?”容娘觉得这个丫头实在不简单,肯定身后有后台。
  “呵,你来了胭脂阁,难道不知道主人吗?”
  这句主人让所有人惊呼,这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居然是胭脂阁主人?显然有人不相信,就连胭脂阁姑娘都不相信。看着姨娘的眼神充满了欣赏,看样子眼前的女娃就是新任的老鸨。
  没有等容娘反应,云烟就让人将他们赶出去了。她静静巡视周围的环境,然后将视线注射到那一双双看着自己的人。
  “我叫楚云烟,以后叫我云烟姑娘。三日后我将从你们中间选出才艺兼得的女子接管百花宫。”
  水芙蓉看到云烟身上有风四娘的影子,做事稳重势在必得。没想到她小小年纪说到做到,一点都畏惧百花宫在朝廷的位置。
  “姨娘,你还是离开胭脂阁吧!你已经嫁为人妇,烟花之地必会招人闲言碎语。”楚云烟一脸天真看着水芙蓉,她知道她担心偌大的胭脂阁如何交给她管理。
  “云烟,你……”
  “呵呵,云烟已经十三岁了,自小就得到娘亲爹爹外婆的真传,这小小的青楼我还可以管理。”如果水芙蓉知道她在南诏的伟绩,就不会把她看得那么娇小受不起大风大浪。
  云烟是南诏国的五公主,天资聪慧,南诏巫母将所有巫术传授给她,她将南诏祈祷神灵带到更高境界。她十三岁,爹爹将让她替母来中原掌管胭脂阁。
  
  【二】
  
  三日后,百花宫和胭脂阁斗艳,谁输了将归属谁的名下。
  这消息一夜之间轰动京城,比每年胭脂阁选花魁比试还要热闹,来京城凑热闹的外地人都拥挤到京城。讨论着三日后青楼斗艳,殊不知在客栈一角坐着两个少年,听着周围的消息。
  “少爷,我们还是回宫吧!”其中一个少年胆怯地说道,他这个主子可是爱新觉罗,凝嫣公主的未来驸马爷。这个凝嫣公主性格野蛮任性,唯独他这个主子把她当成宝一样呵护。
  “阿俊,这么好看的热闹要是回宫多可惜,本公子决定留下来。”英俊少年品了杯中的酒,对这个神秘女子产生了好奇。要不是公主要吃民间的红豆糕,他沈少白不会出宫,更不可能听到这么有趣的事。
  沈少白是江湖盟主沈弘之子,十年前生了一场大病,醒来后便嚷着要:烟儿,我要烟儿。天下女子名唤烟儿的不计其数,寻找沈少白心目中的烟儿还真不好找。一晃十年,在杂耍小摊上遇到那女子手持长鞭打抱不平,后来才知道这个女孩是爱新觉罗?凝嫣。那活泼可爱的性子正跟心目中那朦胧的影子那么相似,所以他为她求功名做了武状元。他没有要求皇上赐婚,因为心里总觉得还不成熟。宫里和民间都传遍沈少白是驸马爷,
  “少爷,听说这风四娘嫁到南诏后,胭脂阁就一直没有老鸨,怎么突然出现一个黄毛丫头当老鸨了?”
  这青楼老鸨唯独胭脂阁选拔最特别,代代都是聪明过人,一手经营本事。听说这小丫头是风四娘指定的,她到底有什么本事收服百花宫?这一点令人感到好奇和期待。
  
  【三】
  
  楚云烟在短暂的三天里教给胭脂姑娘独特的舞姿,希望姑娘们能赢得这次比试。百花宫她不放在眼里,居然虎视眈眈胭脂阁产业,那就别怪她不客气。
  胭脂阁姑娘都不服气这小丫头,当看到那仙女下凡的舞姿让姑娘们惊叹,不得不佩服这小丫头。她的舞姿看似很简单,若没有动作要领,没有人能效仿出来。楚云烟五岁跟娘亲学习舞,八岁便超越娘亲。她是南诏的舞神,给所有人带来幸福快乐的笑声。
  “烟儿姑娘,自从百花宫开业来我们胭脂阁就少了不少收入,论姑娘们的长相才艺不相上下,但……”红花是胭脂阁的花魁,看着眼前的云烟,她有小小的不服气。
  “但胭脂阁卖艺不卖身这规矩损失了不少客人。”云烟接着说道,脸上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红花姐,听说你当初进胭脂阁的时候,为了自保贞洁刺伤了侵犯你的男子。短短的一年,怎么态度变了?”中原的女子没有南诏女子自由,所以胭脂阁祖先就设定女子自由的规矩。
  红花低头不说话,当初她为了贞洁拼死反抗。但是为了钱,她出卖了自己。
  “你下去准备吧,一会比试就要开始了,这输赢到没什么,就当给姐姐们练练才艺的机会。”
  百花宫和胭脂的比试惊动了皇宫,就连忙于朝政的皇上放下奏折观赏这女人间的战争。自从风四娘走后,这京城倒少了些乐趣。
  百花宫姑娘穿着挺鲜艳的,光天化日之下还那么露骨,倒是便宜那些进不了青楼的穷百姓。这胭脂阁的姑娘各个都不服气,等待云烟发话。
  “这比试有关青楼产业归属,比试有两场,一是比试两家姑娘的才艺,二是老鸨斗智。”云烟淡淡地说道,对这两场比试她不在意,似乎没多大挑战。
  “要是打成平手呢?”容娘一脸瞧不起云烟,对付一个小姑娘她势在必得。
  “要是你赢得一项,胭脂阁就是你的了。”
  哇哦——
  所有人惊呼楚云烟的决定,这让胭脂阁姑娘们惊慌。水芙蓉想劝云烟不要那么狂言,输了胭脂阁千年的祖业怎么对得起祖宗。
  “好!好大的口气!”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身后从人群中走上前来,水芙蓉见到此人,立马向前跪下:“皇上万岁——”
  皇上来了?好气派啊,这场比试更加精彩了。所有人都跪下呼万岁,唯独楚云烟一时愣住站在原地,以前爹爹说过中原皇上的伟绩。
  “小女子楚云烟见过皇上。”云烟不懂中原的礼仪,用南诏国的礼仪请安。
  “你是风四娘的女儿?”皇上看到这个丫头心里暗暗肯定道,这丫头果然跟风四娘一样与众不同。
  “正是。”
  “呵呵,今天朕来做证人。你确定如果输一场就算输?”
  “是的,云烟不才,献丑了。”
  百花宫姑娘表演的才艺令人惊呆了,那小曲那舞姿真是美。就连胭脂阁姑娘们看了都有点惭愧不如,但是看云烟哈欠一个接一个,根本不在乎。
  那百花舞姿渐渐结束,让所有人还痴迷在舞姿中,连皇上都惊呆了。看样子大局已定,胭脂阁输了。
  “终于完了,姐姐们,加油。”云烟的笑颜那么灿烂,人群中有一个眼神一直盯着云烟。她的一举一动那么熟悉,那么美丽。她是南诏国来的。
  南诏国?为什么听起来那么熟悉?沈少白痴迷了,在哪里见过呢?
  云烟轻轻哼起小曲,像是峡谷间流水般清澈。配合着胭脂阁姑娘们独特的舞姿,像是仙女般不食人间烟火。静静地打动者每个人心灵,那么甘甜清澈。那手腕的铃铛发出来清脆的音,让人放松心灵疲惫、邪恶、伤心……
  “呵呵,不愧是风四娘的女儿。这南诏国巫术居然博大精深居然让人心旷神怡,这舞姿更是天上人间啊。”皇上从梦中醒来,他是一国之君当然知道南诏国的巫术堪称天下第一。
  “谢皇上。”
  皇上宣布这场比试胭脂阁赢,百花宫的姑娘虽然懊恼,但输得心服口服。沈少白的目光再也移不开台上女子身上,她为什么那么熟悉?
  
  【四】
  
  容娘笑道,对第一场比试输不在乎。这斗智在这京城她可算得上女中豪杰了,哪个青楼老鸨不低头。
  “小丫头这场我定赢你。”宫娘自信满满,没看到云烟已经不耐烦地打着哈欠。
  “希望宫娘不要让我,这场要是你再输了,请您老从百花宫滚出去。”
  云烟的话那么霸道,吓得周围人佩服地看着她接下来该怎么做。
  “我算得是老前辈,比试规则还是你来说吧!”
  “不要那么麻烦了,这青楼接客靠的是手腕,那就看老鸨用什么办法招揽客。从这里面你随便选个人,咱们就展示一下招揽客人的技艺。”
  芙蓉皱眉,胭脂阁规矩不出头露面接客,她这个南诏公主怎么这样大胆。
  容娘也没反对,她随手指着沈少白说道:“就这位爷吧!”
  台下一片惊呼,这沈少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对公主凝嫣是情深,对别的女子根本不动心。容娘知道这铁面无情的沈少白不会动心,所以她要难倒这个自大的丫头。
  “这下就我先来吧!这位爷要是进了我胭脂阁就我赢了。”
  云烟这才看到这个风度翩翩英俊少年,他叫沈少白,这三天里她倒是听过这个人的名字。既然对公主这么死心塌地,那她倒要看看他有多痴情。
  云烟走到沈少白面前,一抹笑容就让沈少白心猛紧了一下,这个小妖精到底用什么手段?为什么他不反感排斥,还那么渴望接下来发生的事?
  “这位爷,倒是没见过青楼女子,瞧得我心怦怦跳。我叫云烟,爷,可以唤我一声烟儿吗?”
  云烟贴身靠着沈少白,这动作让所有人猛吸口气。他居然没有推开她!
  “烟儿。”沈少白不知道为什么轻轻的听她的话,烟儿是他内心的名字。
  “我美吗?”云烟大胆地调情,她本来想用媚术,但眼前的男子似乎轻易就被她调情了。
  “美。我喜欢你,烟儿。”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沈少白会说出这样的话,最终得出结论: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那你会来胭脂阁找我吗?”云烟看到他眼里闪闪的痴情,心里说出的感觉。不想伤害他。
  “恩。”
  云烟没有用任何手段,就几句话让沈少白对这个女子痴迷住了。最后宫娘被下旨离开了百花宫,云烟就让倩儿当了百花宫主事。百花宫就这样成了胭脂阁分舵的青楼,规矩还是按照胭脂阁执行。
  自从那以后,沈少白就再也不去皇宫迷恋公主。而是真的天天来胭脂阁,寻她。
  
  【五】
  
  一个阴柔的少年挡住了云烟的去路,云烟不怒,她知道这个眼前的少年是女扮男装。她猜出这个人挡住她的目的,她轻笑。
  “请问小兄弟为何阻止我的去路。”
  那少年面无表情道:“离开沈少白,胭脂阁不许接沈少白这个客人。”
  云烟笑道:“姑娘,青楼开门做生意,哪有拒绝客人道理。”
  “你知道我是姑娘?就应该知道我是公主凝嫣。”凝嫣忍着妒意看着云烟,这个青楼女子果然倾国倾城。
  “知道如何?沈大爷还不是不顾你,来我这胭脂阁?”云烟故意挑衅,她心仪这个中原男子对她的温柔。
  凝嫣彻底火了,从来没见过胆敢无视她公主,抢夺属于她的东西。她抽出长鞭朝云烟打去,正巧被沈少白看到。速度太快了,没来得及阻止,长鞭眼看就要落到云烟身上。
  “公主的长鞭功夫不错,就是没有规律,要我教你吗?”
  长鞭一转眼就落到云烟手上,看似那温柔的云烟此时变得像小野猫一样朝公主发出攻击,鞭子打掉凝嫣的帽子。
  “你,你……”
  “请以后查清楚情敌底细再挑衅,忘了告诉你,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南诏神鞭楚云烟?”
  她当然听过,曾经也想过去南诏见识见识,没想到这个传说中神鞭楚云烟居然就是眼前女子。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凝嫣又气又恼。俗不知身后那个沈少白表情笑得那么灿烂,他终于找到了。
  
  【六】
  
  武状元沈少白昏迷不醒,还念念不忘着喊着烟儿。可是公主凝嫣已经陪伴他多日,不见好转。有人传言,他中邪了。所有人都把目标指向了楚云烟,因为她是南诏国来的,而且还会巫术。
  就连皇上的守卫都启动了,封锁了胭脂阁。楚云烟无奈,将胭脂阁交给一个新来的女子:小蝶。
  本来云烟想教小蝶技能保护胭脂阁,看样子不行了。她是南诏国的公主,中原皇帝不会太为难她。只是她真的没有用巫术迷惑沈少白,他昏迷不醒,她也心痛。
  “姑娘,我求你,救救我儿吧!”沈氏苦苦哀求,这让云烟再也镇定不了。她看着床上那苍白的模样,她心痛。
  云烟走到床头,握住他的手。唤道:“少白,我不许你再睡了,醒来,醒来……”
  楚云烟控制不了眼泪,哭得让人心疼。床上的沈少白微弱的睁开眼睛:“烟儿,嫁给我,好吗?”
  云烟看着那双眼神那么认真,点点头:“你快点好起来,我不许你再睡了,我以……”
  “南诏国五公主烟儿命令。”沈少白接着说道,这句话很早很早就听过了。他喜欢她,很久很久了。
  额?烟儿,我想吃你。
  某日,沈少白的眼神充满了欲望地说道,让楚云烟一头雾水。“为什么?”
  “因为你吃了我,这下该轮到我‘吃’你了。”
  沈少白抱着怀里的红人儿,不久将有一场南诏国与大清国联亲。当风四娘和楚烆殇来到中原,所有人又会想起当年那个胭脂阁老鸨风四娘。
  
  【七】
  
  十年前,云烟三岁的时候在后院看到一只鸡偷懒,她用树枝指着那只鸡:“大公鸡,我不许你睡了,我以南诏国五公主烟儿命令你。”
  十年前,沈少白七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只公鸡身上。这个南诏巫母慈祥地对他说,她说他中了咒语。让他在这南诏王宫呆一年。
  他只是一个爱睡觉的大公鸡,每天看到一个可爱的女孩叫自己起来,听她说秘密:娘非让她学什么跳舞,外婆让她学巫术,爹爹教她长鞭……
  这一年里,他真的很喜欢她。知道他无力地躺在那里,看着哭成泪人的她。
  “大公鸡,你给我醒来。你不醒来,我就把你吃掉。”
  那时候云烟真的那么做了,她把那只大公鸡交给厨房,做了美味的红烧鸡。那小嘴边吃边嘟囔着:看你还不听话,我就吃了你。
  少白的魂看着她笑了,心里默念着:烟儿,等我长大,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胭脂阁挂满了红罗,今天是楚云烟出嫁的日子。当年风四娘也是从这里嫁出去的,所有人都相信,胭脂阁是一个美丽的神话。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高美【江南小说】胭脂女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