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20 21: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埃及卢克索神庙:法老的爱情你懂么?

尼罗河畔,千古流畅,金发女郎,蓝色瞳孔,必是辅佐君王立邦。
  一 梦回尼罗河1
  古老的传说,夜夜环绕耳边。玛丽看着枕边那本《尼罗河的女儿》,她又做梦了,梦见的都是故事里的情节。玛丽拨通手机号码给浩然,浩然是玛丽的男朋友,一个说爱她一生一世的人。
  玛丽,深更半夜的,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明天我还要上班……
  还没有等玛丽反应过来,电话那头就嘟嘟占线。玛丽哭了,曾经的海誓山盟都变成过眼云烟。也许那个梦的缘故,她睡不着了,便翻开《尼罗河女儿》继续看。
  漫画里的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那一瞬间她看见漫画里的男子眼睛在眨,也许是她幻觉吧,漫画书里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动呢。玛丽一页一页的翻着,耳边传来咒语般的声音,让人不可忽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尼罗河畔,千古流畅,金发女郎,蓝色瞳孔,必是辅佐君王立邦……
  玛丽一点一点失去意志,跟着那远古的声音呢喃,尼罗河畔,千古流畅,金发女郎,蓝色瞳孔……
  二 梦回尼罗河2
  “#¥#%……”
  玛丽清醒后,看到一群野人叽里咕噜说着听不懂的语言。这是哪里?为什么这些人编织草绳遮体?在现代,还有这样落后的部落?玛丽对这些古怪的景象没有恐惧,因为这个地方跟梦里的一模一样,像是回到她第二个故乡。
  “你们要做什么……”
  玛丽被这些古怪的野人抬着离开河边,不,不对,她明明在自己的公寓里,怎么可能到河边,浑身还是湿漉漉的。她被带到一个男人面前,他好美,跟漫画里的王太像了。玛丽脑海里忽现不好的预感,埃及,这里是几千年前的埃及。
  “我不是凯罗尔,我没有金发,我没有蓝眼睛……”
  那双眼神十足的霸气,冷酷的表情洞悉一切,他高高在上的气势足以称王。这美丽的男子就是这野人族高高在上的王,她不喜欢这里,她要回家。
  玛丽在昏倒的那一瞬间感觉到皮肤被冰凉手的触摸,是什么样的人拥有这冰凉的手,他是地狱里来的使者吗?
  当玛丽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华丽的宫殿。那美丽男子在一勺一勺吹着碗里的汤汁,等待她醒来。一勺汤汁递到她的唇边,那眼神就是再说喝下去。玛丽不敢违背,张口将那勺汤汁喝掉,好苦。
  玛丽想吐,这汤汁很苦,可是下一秒被冰冰的唇堵上。玛丽停止呼吸,那张美丽的脸突然近在咫尺,让她傻傻的看呆了。而且那吻太真实了,玛丽开始挣扎。她有爱情洁癖,除了浩然她不让任何人接近自己,这个男人居然吻她。
  可恶!他不知道痛吗?她咬破他的唇,血是热的,不然她真以为他是地狱来的使者。
  “你是第一个伤我的女人,记住你以后与你共生的男人是我,伊斯曼。”
  她不是古老传说金发女郎,蓝眼睛。但她的确是从尼罗河捡起的女孩,与希塔托历史描述一样,她不是这里的女子。第一眼见到她,阳光折射她白皙的皮肤,好美,就像仙女下凡。他冰冷的心在那一瞬间一颤。
  玛丽看着漂亮的面孔,花痴想象他三宫六院那些妃子肯定多不胜数。她突然皱眉,她有爱情洁癖,她不要被这张公共嘴唇玷污。她拼命的抹掉存在他的痕迹,下一秒她的手被抓住。他的眼神有种让人不可逃避的凝望。
  “你是我的女人,这里,只属于我一个人的。”这个男人的中文不熟练,但他的言语里充满了霸道,剥夺所有权。他的女人,不会让任何人染指,她是他的。
  伊兹曼手指拂过她的嘴唇,让她心跳不已,那麻麻的感觉让人兴奋。她怎么可以对除了浩然,对其他人有感觉呢?她应该挣扎,推开他的贴近。但很快却被他的唇盖上,她忘记了排斥,一瞬间喜欢上这种感觉。
  三 洁癖之同胞哥哥伊斯兰
  “#◎¥%#¥……”那个小兵匆忙闯进殿中,嘴里叽里咕噜说听不懂的话。
  伊兹曼皱眉离开玛丽身上,匆匆离开。
  “法老,伊斯兰越狱事情有蹊跷。我们从尼罗河救那个女人回来,这段期间不可能有人进入地牢,除非这是事先安排好的。那个异族女人是他们一伙的。请法老杀了她。”
  隐隐约约听到门外声音,这不是中文,但她听懂他们的语言。摸了唇角血,是那个不要命男人的。难道是这个缘故,她多懂了一门语言?刚刚话里意思是要杀了她?门外再也没有声音了,玛丽懵了,这完全跟故事情节不一样。她不要被处死,她必须要逃走。
  不知不觉玛丽睡着了,半夜她觉得呼吸困难。朦胧看到一个胳膊压在身上,玛丽开始挣扎,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在她身边睡着了。
  “不要动!”伊兹曼胳膊朝自己缩缩,搂的更紧了。
  玛丽突然被吓到,愣愣的躺在他怀里不敢动。玛丽轻轻用手描绘他的五官,他很年轻,有着不可抗拒的王者气息。
  他的眉头紧皱,让人看的心疼。玛丽轻轻摸平他的眉结,突然被他握住。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吻上那小嘴。像是溺水的孩子找不到安全感,她轻轻的将手放在他的背上,回应他的吻。
  “不要!”
  他的手碰触到她敏感的地方,她害怕,这是闯入禁地的最后一道防线。这个男人爱她吗?他们有未来吗?
  “好好休息。”伊兹曼没有强暴她,看到她脸上的泪,他心疼了,总有一天让她心甘情愿爱上他。不仅是身子,还有心都是他的。
  伊兹曼离开了,寝宫只剩下玛丽一个人。身上还有他留下来的味道,今夜再也睡不着。心开始慢慢被不由自主想着他,担心他。
  “舍不得我离开?”
  玛丽看到伊兹曼站在门口,他又回来了?心里燃起一丝喜悦,他走近自己,那种陌生感觉越来越强烈。
  “嗯,我舍不得伊兹曼离开。”玛丽有种预感,眼前这个人不是伊兹曼。因为他身上没有散发出血腥的气息,那眼神跟伊兹曼不同,那么他是谁?
  “呵呵,刚刚我还以为你是纯洁圣女,原来你也不过如此。今晚让我好好疼疼你…”
  伊斯兰顶着法老一模一样的容颜,顺利走到寝宫看到那个从尼罗河救回来的女人。伊斯兰心一愣,她沉思的模样很像母亲。古老传说,从尼罗河来的异族女子是安国立邦圣女。她没有预言中金色头发,蓝眼睛。只要是伊兹曼的东西,他都要得到,包括这个女人。
  “你是谁?”
  玛丽确定他不是伊兹曼,他像垃圾堆来的狗,散发着恶臭。
  “我就是你心里想着的那个人。”伊斯兰很狡猾,从小到大都跟伊兹曼攀比,不择手段从他手里夺到。父王在位将他打入地牢,把至高无上的法老位置给了弟弟伊兹曼。他恨,他心中的怨念越来越强大。
  “你不是伊兹曼!”
  玛丽的警惕起来,就算别人看不出来他不是伊兹曼,她也不会让他给伊兹曼带来伤害?玛丽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惊讶,她什么时候在乎他?
  她是第一个除了母亲以外的女人认出他跟伊兹曼,伊斯兰对眼前的女人有了好感,他要她成为他的王后,在那之前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记住我的名字,伊斯兰。”伊斯兰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她玛丽记性有那么差么,被两个人命令记住名字。一个是伊兹曼,一个是伊斯兰。一听就知道是双胞胎,他们是一家人?
  “你是弟弟?”
  弟弟?伊斯兰好久没听过这个称呼,他有个弟弟,一个深的大家认可的法老。而他,招人鄙视。
  “法老权仗应该是我继承,我才是长子,拥有继承权利。是他卑鄙夺走我的一切…”
  “将寝宫团团围住…”外面传来官兵声音,他们知道那个在寝宫的男子不是法老。
  伊斯兰邪魅的一笑,玛丽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要…”
  撕——
  四 法老的宠妃1
  所有人看到男人压在女人身上,衣衫不整的敞着。伊斯兰回头看到那双眼睛也看到这一幕,他达到他要的目的,他被士兵带走,看到床上女子,他觉得刺眼,她真的那么讨厌自己?
  “痛!会痛。”伊兹曼拉住玛丽的手,她擦自己的身子,那么用力,他看得心疼。
  “脏,脏…”玛丽早已泪流满面,伊斯兰没有真正碰自己,只是让所有人看到那一幕,她就觉得自己好脏,他肯定会误会自己是那种女人。
  “你是我的。”伊兹曼将她搂在怀里,看到她这样痛苦,他心如刀绞。
  玛丽瞪大眼睛,他的怀抱为什么有种让她依赖安全感!她几乎忘记和浩然在一起的感觉,她真希望一直这样依靠他怀里。
  “伊兹曼,我是清白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解释,她不想让他误会。
  “做我的王妃!”伊兹曼认真的说道,长老们都说她来路不明,图谋不轨,不能留在希塔托国。他相信她是神赐给他的宝物,自从执掌法老权仗,他失去了母亲,失去了他想要的生活。自从这个女孩出现,他好像回到小时候无忧的年代。
  “请法老三思…”长老们都拿出法老祖训不得娶异族女子做王妃。
  “那我交出法老权仗…”
  希塔托国不能没有法老,现在伊斯兰黑暗乱党还没有完全歼灭,如果法老退位,这希塔托将是黑暗世界。
  五 法老的宠妃2
  “伊兹曼,我想回家,我不是你们时空的人,我想回家…”
  故事里描述过回到原来时空路只有法老知道,她知道在他心里视如珍宝。可是长老不容她,希塔托国不容她。她不是传说中金发女郎,蓝色瞳孔,她是来自另个世界却不能为他排忧解难。
  “不要离开我…”身旁的他又在梦里呢喃,他的怀抱搂的更紧,视乎很害怕失去心爱的东西。
  玛丽第一次主动回应他,将自己贴的更紧。让他不觉得不安,他是个让人心疼的大男孩,有时候霸道,傻傻的让人爱。也许她爱上这个傻瓜,这个爱越来越深。
  “玛丽儿,我要你。”
  这天伊兹曼喝了很多酒,他的心情特别的好。长老们同意让他娶她了,虽然条件很痛苦,但他保证他只宠她一个。
  听到宫女们说法老要立雅思公主为后,将来抵挡伊斯兰的黑暗多了一份胜算。是啊!娶公主可以强国,那么她又能为他做什么呢?玛丽看着醉倒怀里的他,他像小孩子一般撒娇索要东西。
  伊兹曼,今晚我把自己给你。也是最后一次放纵自己,当最后一件薄纱褪去,白皙皮肤像出生的婴儿让他小心翼翼品尝。
  夜很美,寝宫春光更美。宫女门悄悄退出寝宫,他们的法老终于宠幸女子了。
  六 法老的宠妃3
  今天是希塔托国法老立后庆典,伊兹曼娶雅思公主的日子。王后的宫殿被安排在西院,这并不是后宫王后的寝宫。雅思知道在法老心目中,她永远替代不了玛丽的位置。
  玛丽哭了,明明告诉自己要坚强,就算不是正妻又怎么样。只要伊兹曼爱她,她愿意一辈子留在他的身边。
  有妈疼没有爸爱的野孩子。玛丽想起童年,她没有爸爸,在别人指责和讥讽中长大。她有一双蓝眼睛,很美,却被她刻意用美瞳掩饰。她的母亲临终前告诉她,父亲是英国贵族人,因为一个承诺一直等待回来迎娶她。玛丽恨自己父亲,也许他的父亲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吧!
  “他是不会回来的。”
  门口站着的男子是伊斯兰,他又逃了。伊斯兰看到玛丽的时候,奇怪她为什么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昨晚他在牢房听见使者来报,伊兹曼宠幸了玛丽。当时他恨不得将伊兹曼千刀万剐,但是他要忍,为了大业有些该牺牲的。现在,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包括她。
  “你来做什么?不怕我叫人吗?”
  玛丽冷冷看着他,他有着跟伊兹曼一样的皮囊。这些日子里,她发现伊兹曼冷酷无情但他却赏罚分明,对她霸道的宠爱让她依赖。伊斯兰残暴无情,他独裁不顾大局。终究会像第二个法西斯被推翻。
  “他们都在忙新妃的加冕仪式,你说还会管你这个名不言顺的侍妾?”
  有的时候她在想跟在伊兹曼身边是什么样的身份呢?现在那个男人娶了别的女人,那么她就是第三者了。玛丽看到熟悉的影子出现在寝宫,她想奔到他的怀里要求他不要娶雅思公主。可是那身后的红衣女子让她收回眷恋的眼神,那女子就是宫里人说的雅思公主,她有着让人怜爱的容颜,有着富可敌国的背景。娶她,会给希塔托国带来抵挡外敌的后盾。
  玛丽忍着心痛,态度突然变得暧昧起来。对不起,我的爱。也许这样做,对那个女孩是公平的,很快你就会忘记我。玛丽挽着伊斯兰的胳膊,暧昧吐着气息:“做伊兹曼的侍妾,还不如做你的正妃。对吗?”
  伊斯兰一定是故意的,看到她这么亲密的贴着自己,一定是做别人看的。而那个人就是夺走他一切的弟弟,法老职权应该属于他的。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
  玛丽沉默了,她知道伊斯兰是挑拨伊兹曼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可是心却楚楚作痛。她不想陷入三角恋的关系,如果爱他,就应该放手让他爱上雅思。那金黄的身影匆忙朝她的方向赶来。
  “如果你能带我去尼罗河,看望我的母亲,我便嫁给你。”玛丽忍着反感挽着伊斯曼胳膊,她心里千万句对不起,希望他能忘记她。
  伊斯兰嗤笑,不管这个女人打什么主意,至少现在她这么主动贴着自己。他要所有人知道她是他的,拥有传说中的女神。他趁她不注意,将她头上的纱巾掀开,那金色的头发像麦田里的麦子金灿灿展示大家的面前。
  赶到寝宫的官兵看到眼前女子具有传说中的象征,全部俯身膜拜。但女神的话让维护伊兹曼官员惊慌,如果伊斯兰有女神庇佑,这千百年的尼罗大国将是黑暗统治。这善良的神为什么善恶不分。
  七 梦醒时分(上)
  “女人,我遵守你的承诺带你来到尼罗河,该轮到你的诺言嫁给我。”伊斯兰看着女子朝着宫殿方向凝望,那眼神充满了留恋。
  “你还希望他会追过来?伊兹曼不会挽留背叛他的人留在他身边……”
  玛丽闭上眼睛,慢慢走向尼罗河。
  “你想干什么?”这个女人变得太冷静,那冰冷的脸让人看得好心疼。明明握着她手,却像离的好远。伊斯兰知道伊兹曼来了,只是没有出现。
  “伊斯兰,跟我一起看看我的母亲,让我母亲好好看看你。”那话像是蜜糖甜到伊斯兰心里,却像万斤石头压碎了伊兹曼的心。伊兹曼不相信这个女人会背叛他,他的脚还是不听使唤的跟着过来。
  “伊兹曼,对不起,我爱你。”
  她像坠下凡间的仙女拉着没有防备的伊斯兰投入尼罗河,那一句对不起,我爱你唤醒了伊兹曼。那女人投河了,不——
  八 梦醒时分(下)
  女人,好好的给我留在原地等着,我会找到你的。
  玛丽迷恋上新的小说《尼罗河女儿之梦醒时分》,因为很像她经历的日记。可是结局应该到女主角为了心爱男子跳河应该就没有了,为什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奇怪的话。
  啪——
  书掉在地上,玛丽不敢相信那围着一堆人中有张熟悉的面孔。那只是在梦里才能看到的男子,为何会出现现实中?难道她又在梦里吗?
  “书就算写的不好,也不要乱扔!砸到脚就不好了。”
  男子帅气地在书上签上大名:伊兹曼。      


这张照片我想体现出远古和现代的对话,色彩与原色的对话。

说到埃及,人们就想起金字塔。其实金字塔只是公元前26世纪左右古王朝的遗迹,而之后中王朝与新王朝时期的遗迹则集中在卢克索。埃及人常说:“没有到过卢克索,就不算到过埃及”。

美高美,拉美西斯二世与奈菲尔塔利

美高美 1

美高美 2

她身为他的王后,和他一起管理埃及,感情很好,不管出席什么大小活动,总能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


美高美 3

他说,她想要的,我都能给。比如安全感,哄她开心啊,房子车啊钱啊,她遇到的困难我都能帮她摆平。但我想要的她给不了。

美高美 4

2016年,习近平主席拜访埃及,去的就是卢克索神庙而不是金字塔。

风化的结果,有些地方很模糊

奈菲尔塔莉去世之后,拉美西斯二世依旧对她念念不忘,他为奈菲尔塔莉建了一座恢弘的石窟庙,供世人敬仰。在失去王妃的几十年时间里,他创作了不少诗作,其中的内容中都是隐含着对爱妻的深切思念,在这期间成为了拉美西斯二世最高产的时期,他成为了埃及文学史上绝无仅有的诗人。在当时的世人都把拉美西斯二世当成痴情的男子敬仰。

和一个事业有成34岁还未婚的先生闲聊,我问他既然有女朋友,为什么还不结婚?不给人家承诺?

美高美 5

奈菲尔塔利同时身为祭司,对法老的统治有一定作用,拉美西斯并亲自为她写情话,如“每天的太阳为她而升起”“阳光为她而照”,“我对她的爱独一无二---没有人能和她匹敌,因为她是所有人中最美丽的一个。我从她身边经过时,她就已经偷走了我的心。”还有传说他为她说过这样的话“我,已经是埃及的法老,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所想要的,如果是合理的,那么你要一,我给你二,如果是不合理的,那么我也做一个不明事理的君主,满足你。” 写这些话的人不像是神一般威严的法老,更像是初坠爱河的年轻人。

美高美 6

卢克索神庙主要有两个作用

首先在每年埃及的新年在这里庆祝奥皮特节。阿蒙、姆特和孔斯的神像被放在担架上从2.5千米远的卡纳克神庙抬到卢克索神庙。一开始这个节日要庆祝11天,后来被延长到27天。在途中的小神庙里担架会被放下,做一休息。姆特和孔斯的担架要被抬到廊柱殿后面的小神殿,只有阿蒙的担架要被抬到圣殿。

·第二个作用是法老与其神灵气的结合。每年新年是法老要与他的神灵气结合,这是他的神话仪式的一部分。这个仪式首次是在他登基时进行。(百度百科)

卢克索古迹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尼罗河东岸的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卢克索神庙,古埃及供奉太阳神阿蒙、其妻穆特和其子柯恩苏的神庙。位于埃及中南部城市,坐落在开罗以南670多公里处的上埃及尼罗河畔,位于古埃及中王国和新王国的都城底比斯南半部遗址上。卢克索神庙从公元前十五世纪阿曼侯泰三世开始建造,直到公元前四世纪的亚历山大大帝时期才完成。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埃及卢克索神庙:法老的爱情你懂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