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小说 2020-03-15 20:21 的文章
当前位置: 美高美 > 小说 > 正文

被算计的少女美高美

王芳是一个清纯又美丽的花样少女,她的男朋友李阳也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两个人准备去南方打工,趁年轻出去闯荡闯荡。再说,王芳的舅舅就生活在南方一座大城市,他们准备去投奔王芳的舅舅。两个人坐上南去的火车,直奔王芳舅舅所在的那座城市。舅舅热情地招待了他俩,答应给他们两个找工作。很快,舅舅通过朋友给王芳找了一个酒店前台的工作,给李阳也找了一个超市的工作。两个人有了工作,就搬出了舅舅家,在外边租了一间房子生活。
  城市的五光十色,流光异彩吸引着两个年轻人,王芳和李阳很快就喜欢上了这座城市,两个人朝九晚五地过着城市人的生活。王芳在酒店做前台,认识了一个叫李平的女人。这个李平经常和一些男人来酒店消费,和王芳打交道多了,两人就熟识了。这李平长得雍容华贵,气质淡雅脱俗。听说是某知名外企的行政经理,经常要接待外宾。所以会经常光顾酒店。而且,她对王芳还特别热情,经常打电话邀请王芳和她一起逛街。这对于远离亲人的王芳来说,无异于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两人很快就以姐妹相称了。这李平出手很大方,每次逛街都是她请客吃饭,还给王芳买了许多时尚的衣服,使王芳感觉到了亲人般的温暖。王芳从此以后,对李平是有求必应。
  这天,王芳歇班在家,李平来电话邀请她吃饭,王芳象往常一样立刻就答应下来。来到李平告诉她吃饭的酒店,看见李平和几个男人坐在桌旁。李平看见王芳进来,就热情地介绍道:“这是我的妹妹王芳。”又对王芳道:“这是我的一些客户,今天高兴就约你来大家一起吃顿饭。”王芳冲大家礼貌地点了点头,坐在了李平的旁边。这些男人见到王芳都热情地请她喝酒,你一杯,我一杯的,很快,王芳就喝醉了,昏睡了过去。
  等王芳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家酒店的客房里,衣服被脱得精光,她吓得立刻酒醒了一半。她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强暴了。这都是李平设的圈套,怪不得她对自己那么好,原来都是有目的的。她愤怒地拿起手机,给李平打了过去,质问道:“李平,你这个披着人皮的狼,枉我把你当作姐姐,你却这样对待我!”只听电话那头李平嘿嘿冷笑道:“你一个乡下妹子,我凭什么对你好?不就看你长的漂亮,讨男人喜欢才接近你。你还以为我对你是无私的奉献哪?你做梦去吧!听着,我这里有你的裸照,你以后要乖乖地听我的,否则,我把你的裸照发布在网上,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样子。那你就真正成为世界名人了,我看你还怎么见人。”说完,李平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王芳关了手机,羞愧难当地放声哭了起来。原来这个李平根本不是什么外企的行政经理,而是一个专给男人找漂亮女人的老鸨。
  过了几天,李平又给王芳打电话,邀请她来酒吧,还威胁她如果不来,有她的好看。王芳无奈来到了酒吧,看李平和几个男人正在喝酒。李平看见王芳过来,就急忙冲王芳招手。王芳忍着怒气坐在了桌旁。一个男人邀请王芳吃一种叫摇头丸的东西,王芳赶紧拒绝了。李平拿出一个信封对王芳道:“这里面都是你的裸照,你可要乖乖听我的话,否则,有你好看。”王芳强忍着愤怒和他们周旋着,趁他们去跳舞的功夫就跑出了酒吧,溜回了自己的出租屋。她惊魂未定地关上门,放声大哭起来。过了一会,李阳回来,看到一脸泪痕的王芳,心疼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王芳看了看自己的男朋友,一脸委屈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血气方刚的李阳怎么能忍下这口气,他怒气冲冲地拉着王芳来到了李平居住的小区,按了门铃。只听见李平说道:“谁呀。”说完,门开了,李平穿着一身睡衣站在门前。看见王芳和一个毛头小伙子,就笑道:“什么事呀,大晚上地来找我?”李阳怒冲冲地说道:“把你给王芳照的裸照还给我们。”李平嘎嘎大笑道:“做梦吧,凭你一个毛头小孩,还敢和我要东西,赶紧滚。”说完就要关门。李阳一步跨进屋里,抓住李平的衣服,问她给不给?李平还嘴硬,李阳气愤不过,就掐住她的脖子。只见李平晃荡了两下就躺在了地上。李阳吓得摸了摸她的鼻息,估计是断气了,赶紧拿了一条毛巾,擦去了自己留下的痕迹,赶紧拉着王芳逃离了李平家。
  两个人急急忙忙回到出租屋,感觉这个城市再也不能待了,就慌里慌张地收拾了行李,连夜赶火车回到了老家生活。从此,再也不向人提起出外打工的事了。
  李平因为是一人独居,几天以后,人们才发现了她的尸体。因为她的生活背景复杂,接触的人比较多,而且,她从事的职业又比较特殊,案子侦破起来比较难,这就成了一起悬案。

今天李信特别兴奋,为啥?因为今天是情人节。
  以前呀,李信对情人节没什么兴趣,甚至感觉到是个负担,一看到那些年轻的男男女女手里捧着鲜花,脸上荡漾着幸福的微笑,李信就觉得特幼稚特好笑。可偏偏自己老婆也是一个爱浪漫的人,只要情人节一到,就缠着李信买礼物,缠得李信特烦,往往是随便买一样东西应付了事。
  今年情人节可就有点不同了,要问原因,还得从半年前说起。
  半年前,有个女孩分到了他们单位,李信是办公室主任,原来有一位女下属,前几个月因为怀孕请了假,因为缺人手,于是李信就把女孩要了过来。
  女孩名叫王芳,长得高高大大,白白净净,典型的美女,在这个缺少办公室美女的时代,王芳的到来无疑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王芳是那种性格开朗活泼的女孩,对谁都热情大方,因此上班的时候,其他办公室的男人总会有意无意地到他们办公室来坐坐,聊聊天讲讲笑话。以前冷冷清清的办公室,一下子因此变得热闹起来了。李信从男同事的眼神里读到了羡慕妒忌恨,他表面上虽不声不响,心里却美滋滋的。
  今天上午,李信刚一进办公室,便看见王芳眼睛红红的,李信忙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王芳抬起头,泪眼汪汪地望着李信,委屈地点点头。
  看着王芳楚楚可怜的样子,李信倒不知怎么办才好,结结巴巴地说:“谁呢,谁欺负了我们的王美女?真是吃了豹子胆了——王芳,你说说看,到底是哪个王八旦欺负你了,大哥替你做主。”
  听李信这么一说,王芳还真止住了眼泪,抽抽噎噎地说出了事情的经过:原来,昨天晚上王芳和朋友在KTV唱歌,王芳将手机放在茶几上,去了一趟卫生间,不想偏偏这时她男朋友来了个电话,一个男性朋友拿起她的手机就接,连着“喂”了几声,那边也没回话,朋友骂了一句“神经病”,随即就挂了电话。正好这时王芳出来了,便问朋友骂谁,朋友说刚才有个神经病打她电话,不讲话就又挂了。王芳拿起手机一看,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忙拿起手机走出包厢,又打了过去,对方却是关机。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男朋友不问缘由地用短信恶毒地骂了她,说她骚货,不要脸,下贱,王芳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说完,她又委屈地伏在办公桌上哭了起来。
  李信一听,忙安慰起来:“这么小心眼的男朋友,还不如吹了好,女孩子是用来宠的,不是用来羞辱的。”
  一番安慰后,王芳总算止住了哭,抬起头呆呆地望着窗外。李信看着脸上还有泪痕的王芳,更添了几分妩媚,心想,这么漂亮的女人舍得抛弃,真是傻到家了。
  从这天开始,王芳便对李信有一种特别的依赖,惹得单位其他男人眼红得不得了。李信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像喝了蜜一样,心里想,说不定王芳真赖上自己了呢。
  不久后的一件事让李信更肯定了自己的看法。那天正好是情人节,单位上有个喜欢王芳的单身男同事带着一束花来到他们办公室,坐在王芳身边大肆吹嘘自己,听得王芳不耐烦地对那同事说:“你还吹,你要有李主任一半本事,我都可以嫁给你。”一句话把那位男同事噎得无话可说,悻悻地走了,临走时还表情不自然地对着李信笑了笑。
  这话李信也听到了,任何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不可能没有反应,李信待男同事走后,对王芳说:“王芳呀,话可不能这样说,人家对你是真心的呢。”
  王芳一听,反过头来对李信说:“李主任,你是不是怕我了?”说完,一双大眼睛盯着李信看。
  李信忙说:“不,不,不是这意思——”
  “那是啥意思?”王芳不依不饶。
  “我是说同事之间——”李信心里有点慌。
  “同事之间怎么了?”王芳站起来,走到李信办公桌前。
  李信就说不下去了,虽然他心里虽然对王芳有好感,但要往更深一步发展,他还真不敢想。
  王芳可不管这些,对李信说:“今天晚上我请客,咱们去看场电影,你敢去不?”
  李信一听,这女孩动真格的了,怎么办?
  王芳看见李信低头不语,又凑到他耳边问:“是不是怕嫂子呀?”
  “去,下班就去,说哪儿话呢。”王芳这么一激,李信的防线就崩溃了。
  所以情人节这天,李信早早地买了礼物送给老婆,加上一番甜言蜜语,把老婆哄得晕头转向。等到晚上,李信对老婆找了个借口说朋友叫打麻将,便偷偷地溜了出来。他特意在街边花店里买了一束花,然后叫了部的士,既紧张又兴奋地朝电影院奔去,王芳果然在电影院旁边等他。接到李信送的玫瑰花,王芳有些兴奋,两人一起进了一间情侣包厢,看电影的时候,王芳看得不时哈哈大笑,李信却感觉像做贼,电影啥情节都忘了。看完电影,王芳兴致还很高,于是两人又来到一间小酒吧喝酒,王芳酒量不行,很快就醉了,倒在李信怀里撒娇,一直闹到深夜,李信才带着仍醉意朦胧的王芳去开了间房。。。
  第二天上班,两人见面,李信心里有些惴惴不安,正想找点话题的时候,王芳把一张红色请柬扔到了李信面前。
  “我要结婚了。”王芳淡淡地对李信说。
  “结婚?和谁结婚?”李信望着王芳,惊讶得嘴张得大大的。
  “和男朋友从大学时就开始拍拖,也应该结婚了。”王芳这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李信说。
  王芳离开后,李信仍怔在那里,半天没挪步。
  九零后女孩心里的想法,七零后男人怎么猜得透!         

本文由美高美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被算计的少女美高美

关键词: